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223章弱水騎兵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大吼一聲,終於準備動手了,只要所有妖蠻聯手使用妖術,足以阻擋騎兵衝鋒。 還沒等它出手,所有人看到,重騎兵化作水霧爆開,絲毫沒有傷到妖蠻。 眾多妖蠻爬起來。不再逃跑,疑惑地望著前方冰面上...

那七百餘弱水鐵騎比人族重騎兵足足大了三圈,堪比蠻族的馬蠻將衝鋒,他們踩著冰河如履平地,又是從山腰往山下沖,竟然有萬軍之威勢。

所有妖蠻為之膽寒。

蠻族和人族中,最強的兵種永遠是重騎兵,重騎兵一旦衝鋒起來,無堅不摧。若這是人族普通重騎兵,數百妖蠻不怕,但這弱水重騎兵卻是前所未有。

「中埋伏了1逆種舉人悲憤莫名。

「奸詐的人類1

「那人一定是大學士1

星砂擋得住普通的弱水,卻擋不住這些戰詩騎兵。

連聖子都下令,群妖也顧不得什麼面子,撒腿就跑,但是,他們腳下是冰面。

眨眼間,九成九的妖蠻里啪啦摔在地上。

「這不是普通的冰1一頭牛蠻將的話音剛落,兩頭龐大的象妖將摔在冰面上,那狼蠻聖子從聖族妖象背上跳起,穩穩地落在冰面,然後半跪而下,右手按在冰面。

「呼……」血色火焰在冰面蔓延,眨眼間燒化所有寒冰。

狼蠻聖子的表情放鬆下來,妖蠻的奔跑速度很快,沒了冰面,這些弱水騎兵再強也殺不了多少人。

眾妖蠻立刻爬起奔跑,他們都知道只要躲過這一波重騎兵,就可以反擊。

但是,他們僅僅跑了三步,地面無聲無息地重新結冰,數以百計的妖蠻再一次里啪啦摔在地上。

雨水不停,才氣不絕,冰河不止。

「以妖術擊潰騎兵1狼蠻聖子大吼一聲,終於準備動手了,只要所有妖蠻聯手使用妖術,足以阻擋騎兵衝鋒。

還沒等它出手,所有人看到,重騎兵化作水霧爆開,絲毫沒有傷到妖蠻。

眾多妖蠻爬起來。不再逃跑,疑惑地望著前方冰面上的大量水跡。

很快,一個逆種舉人笑道:「原來如此!這戰詩詞聲勢如此浩大,動用的才氣如此多。根本不可能維持太久,最多只能堅持幾息的時間。」

那些人族舉人嘆息,逆種舉人說的沒錯,那些弱水騎兵已經衝出了幾十丈,絲毫不下於任何舉人戰詩詞,做到這一步已經難能可貴。

那狼蠻聖子眼中閃過一抹疑色,隨後周身氣血涌動,雙眼中的血色越來越濃,眼睛也越來越亮。

「是兵法!那些騎兵還在!好狡詐的人族1

瞞天過海哪怕只讓妖蠻們遲疑兩息,也足夠了!

一把堅冰長槍帶著淡淡的水霧憑空出現。形成輕微的破空聲,攜帶強大的衝擊力,洞穿最前面的一頭虎妖將,隨後,一個騎兵顯現全身。長槍頂著虎妖將繼續前沖。

那虎妖將體形大如黃牛,比普通獅虎壯許多,哪怕三支長槍洞穿也殺不死它,它凶性大發,就要反擊,但是,它突然瞪大眼睛。隱約看到一人一騎直入腦海中,擊中自己的魂魄。

「嗷……」虎妖將發出一聲慘叫,就見它的眼睛、耳朵、鼻孔和嘴等部分不斷向外噴射出鮮血和腦漿。

騎兵不僅能衝鋒,還可入夢。

虎妖將的哀嚎如同喪鐘長鳴。

所有的妖蠻驚駭地看到,七百多弱水騎兵包裹著淡淡的水霧從虛空出現,他們一槍一個。毫不拖泥帶水,如同砍瓜切菜一般屠殺妖蠻。

騎兵的衝擊力太強大,除了一頭妖龜縮在龜殼裡不怕騎兵長槍,沒有任何妖將能擋住一槍。

狼蠻聖子握住脖子上的狼牙項鏈,猶豫片刻。手鬆開項鏈,然後仰天一吼,一頭巨大的血狼從他身體衝出,瞬間化為三丈高的恐怖巨狼沖入弱水騎兵群中,不斷撞擊、撕咬、拍打,解決一個又一個騎兵。

那些騎兵全身由弱水組成,每撞碎一個,立刻有大量的弱水噴濺到血狼身上,消耗血狼的力量,讓血狼身體急劇縮校

「弱水騎兵不可力敵1狼蠻聖子終於明白,妖蠻擅長肉搏,而這首戰詩配合弱水正好克制妖蠻。

四頭聖族妖蠻相互看了看,默默地逃跑,冰河地面雖硬,但他們的氣血更強,落地前就可沖碎冰面,不至於滑倒。聖族血脈在身,只要不被弱水騎兵圍上,不可能死亡。

那些普通妖蠻逃不掉。

逃不掉的妖蠻將們使用妖術拚死抵抗,但它們絕望地發現,大部分妖術攻擊落在弱水騎兵身上毫無作用,只有妖術召喚出的水、巨石等自然力量才能傷到弱水騎兵。

妖蠻近身搏殺也能打碎弱水騎兵的身體,但每一個弱水騎兵陣亡,大量的弱水也會隨之噴濺,消耗妖蠻的氣血。

妖蠻的慘叫聲、哀號聲和喝罵聲不絕於耳,殷紅的血水到處流淌,讓戰場變成了屠宰間,那些弱水騎兵沒有絲毫的感情,衝鋒,刺出,踐踏,再刺出,或掉頭助跑,再度衝鋒。

不可一世的妖蠻在方運的戰詩之下如同任人宰割的羔羊。

妖蠻陷入絕望之中。

那些受傷的舉人們精神大振,同時無比驚奇。

「這是舉人戰詩,原來他已經成為舉人,不,是聖前舉人1

「這……弱水騎兵融入弱水是天時,是偶然,可他們竟然不怕許多妖術,那隻可能是……文膽之力1

「這首戰詩裡面竟然融入文膽之力?不可能啊!且不說能調動文膽之力的戰詩詞少之又少,就算是,他才剛成聖前舉人,怎麼會有文膽?」

「是文膽之力錯不了,你們回憶那些妖蠻的死相。冰槍刺穿它們不會死,冰槍的弱水進入它們身體,它們也不會死的那麼快,但是文膽之力和弱水一起進入身體,哪怕是妖帥都活不了,它們可沒有文宮。」

「不愧是十國第一秀才,成為聖前舉人我一點都不奇怪,可這戰詩的威力太強了。」

李繁銘喃喃自語:「一首舉人戰詩滅五十妖蠻將和三百妖蠻兵,等於以一己之力滅五十舉人和三百秀才,真正的以一敵百!關鍵是,他還是劇毒在身,至今也沒有完全恢復行動能力1

「嘿嘿。聖族妖蠻又怎麼樣,還不是被方運追的跟喪家之犬一樣1

「我比較好奇他的兵法,以前見過類似的,但似乎又有所不同。」一人低聲道。

「多虧有他在。不然我們已經全部陣亡。」

「唉,我們想找延壽果救他,結果不僅沒救成,反而被他救了一命。」

「就算第一舉人顏域空在這裡,也不可能憑一首戰詩殺五十蠻將。」

「第一舉人?或許要換換了。」

許多人相互看了看,沒有深說。

就在此時,足足兩百弱水騎兵繞過那些逃不掉的普通妖蠻,追殺以狼蠻聖子為首的四頭聖族妖蠻。

李繁銘看到這一幕,眼睛一亮,道:「那狼蠻聖子必然有蠻聖的力量庇護。身上肯定有特別的保命手段,我們現在才氣不足殺不死他,但既然方運調動弱水騎兵追殺,必然想逼掉它們的一種保命手段1

「走1

重傷的舉人無法出動,十一個傷勢不重的舉人一邊跑一邊口誦疾行詩。然後腳尖輕輕點地,飛快滑翔。

方運伸手一指,他們前方的冰面消失。

四個聖族妖蠻一邊跑一邊回頭望,兩百弱水騎兵不算什麼,甚至連十一個才氣不也不算什麼,但山腰處的那個人太恐怖了,只是遠遠看一眼。內心的鬥志就被打散。

而且,山上的星妖蠻虎視眈眈。

那頭聖族虎妖將嘆息道:「妖侯血珠用在他們身上真是浪費!早知如此應提前用,乾脆把他們和那些不中用的妖蠻一起炸死。」

說著,它對準追兵吐出一滴暗紫色、核桃大小的血珠。

「散開1李繁銘一聲令下,所有舉人立刻向四面八方逃開,而方運指揮兩百弱水騎兵迎向紫色血珠。

「轟……」

一股血色火焰轟然爆開。橫掃上百丈,兩百弱水騎兵被血色火焰沖得粉碎,不員揮嗖寤韉盟納摔在地上大口吐血。

聖墟的地面堪比精鋼,可依舊被炸出一個大坑。

沒有去追殺的舉人面色微變。

李繁銘一邊擦拭嘴角的鮮血一邊笑道:「值了!那可是凝聚一頭妖侯的全部力量的血珠。等於我們廢掉一個翰林的力量1

十一個舉人爬起來,慢慢往回走。

除卻四頭聖族妖蠻跑掉,所有妖蠻盡數戰死。

冰冷的雨中,腥臭的妖血味隨風而散,數百弱水騎兵站在大量的妖蠻屍體周圍,慢慢地融化,化為清水緩緩流走。

四頭聖族妖蠻站在遠處停下,那狼蠻聖子高聲道:「我想起來了!怪不得你這般厲害,你就是那個方運!翰林獵殺榜第四的方運!你記住,我叫狼離,我會在聖墟晉陞妖帥,然後回來殺你1

說完,轉身奔跑。

那熊蒼在奔跑的時候扭過頭,看著方運,大吼道:「你現在還不值得我拚命,等我成為妖帥,一定吃掉你1

方運向他們勾勾手,挑釁的意味十足。

但四個聖族妖蠻卻不停步,繼續逃跑。

方運盯著狼蠻聖子的脖子,上面有一串狼牙項鏈,讓他想起清江蛟王曾經用來雨鎖一州的蛟聖龍角。

方運發現自己的才氣所剩不多。

這弱水騎兵本身只消耗三分才氣,但存在時間越長,消耗的才氣越多,方運剛成舉人,只有三道一寸高的才氣,維持七百多騎兵這麼久,已經是極限。

遍山的星妖蠻探出頭,望向方運。

一頭妖帥道:「沒想到最強的人族竟然是他。」

牛山嘿嘿一笑,道:「他是月皇陛下,最強的舉人當然就是他1說完不由自主挺胸抬頭,無比自豪。

那幾頭妖帥相互看了看,目光中對方運的戒備已經徹底消散。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