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214章 月皇(三更)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 「到了妖王這個層次,恐怕不會在乎人族的生死。它特意為我指出前面的妖蠻敵人,可見我身上的月華多到何種程度。」 方運心中慶幸,雖然星妖本來就很少殺人,但得到星妖的幫助和得不到,絕對是兩個概念。...

那角虎妖王道:「哦,在我身後大約二十個呼吸的距離。」

「您能形容一下那人的相貌嗎?」方運再次問,若不是那幾個熟人,就沒必要去,畢竟聖墟可以隨便殺人而不用擔心被人追查,因為古地的神秘力量,做什麼都不會影響自身的文膽文心。

「相貌?沒注意,他嚇得跑回沼澤,然後死了。」角虎妖王的語氣和之前比沒有絲毫的變化,顯然不在乎一個人族的死活。

「原來如此,謝過妖王前輩。不知這裡何處有星妖村莊?」方運問。

角虎妖王伸出右前爪,指了指一個方向,道:「那裡有。前些日子聖墟天翻地覆,變化巨大,你好自為之。若是別人,我懶得理會,但你不同。你有一身強大的月華,似乎又與我星妖一族交好,死在這裡太可惜了。還有,你正前方有許多聖族血妖,你最好不要去。」

角虎妖王說完,快速奔跑,消失在霧中。

方運記下聖族妖蠻的方向,向星妖村莊走去,心中感謝妖族的分裂。

最古老的妖族只吸收星辰月亮的力量,甚至包括最近的太陽之力,但後來,妖族發現吃妖族能獲得力量,提升實力更快,於是妖族就分成吃妖族的血妖和不吃妖族的星妖。

由於血妖成長遠超星妖,甚至認為星妖是異類,在血妖壯大后,有過一次捕殺星妖的時代,後來被妖聖阻止,但使得星妖的數量越來越少,後來星妖逐漸隱居,流落各地,妖界已經成為血妖的天下。

蠻族也一樣,也分血蠻和星蠻。

在血妖血蠻獨霸妖界很久之後,人族才出了周文王,開啟才氣時代。

血妖獲得了力量。但在動用氣血之力的時候容易失去理智,而星妖的成長速度雖慢,但更具理智,很少有發狂的情況。

星妖與人族沒有血仇。反而與血妖的仇恨極深,所以星妖對人族不太抗拒,不過,大多數星妖都保持中立,只有少數星妖會為了人族而攻擊血妖。

在星妖的傳承中,月亮給妖族的力量最多,所以擁有月華的人被星妖認定是月神的祝福,月華越多,則星妖的態度越好。

「到了妖王這個層次,恐怕不會在乎人族的生死。它特意為我指出前面的妖蠻敵人,可見我身上的月華多到何種程度。」

方運心中慶幸,雖然星妖本來就很少殺人,但得到星妖的幫助和得不到,絕對是兩個概念。可以說月華和角虎妖王已經救了自己一命。

「聖墟的主要威脅是可怕的自然力量和妖蠻兩族,還有凶君的手段!星妖的幫助雖然好,但終究有限,但月華還有其他極大的妙處1

方運心裡想著,用板衣寫下疾行詩,加快速度向星妖村莊的方向奔跑。

不多時,方運見到一座村莊。村莊只是人類的叫法,按理說只能稱之為妖蠻棲息地。

那是一座兩千丈的高山,山上有許多洞窟,山下以幾十座蠻族帳篷,正式的房屋有兩座,看樣子隨時可能會被風吹塌。

兩個舉人正站在山下和一個手持大斧的牛蠻人交流。方運見過兩人但並不熟悉,隱約記得一個是賈誼世家的子弟。

賈誼的名篇《過秦論》是驚聖之文,他本人也是漢賦名家,專修儒學,后成半聖。流芳百世。

方運走到村莊邊緣,那牛蠻人和兩個舉人一起看過來。

聖墟兇險,但那賈誼世家的子弟沒有絲毫戒備,高興地快步相迎,但另一人卻警惕地後退,並且放下胸前托板,拿起筆,隨時做好戰鬥準備。

「方兄,真沒想到如此快相遇,有你在,我便放心多了。」

「賈兄客氣了,我還不知賈兄名諱。」方運道。

「若是不嫌棄,就叫我經安即可。」賈經安道。

這時候,另一人卻陰陽怪氣道:「經安兄,你素來老實,可別被人賣了都不知道。你我都是世家子弟,沒必要為了一點東西害對方,但寒門子弟為了出頭卻不擇手段,連亞聖之爭都敢參與1

方運立刻猜到這人的身份,極可能是荀子世家之人,《三字經》的一句「人之初,性本善」本來不至於讓荀家人太針對他,但《三字經》上了《聖道》頭版,孟子世家堅持的性善論大佔上風,而性惡論的荀家有些被動,於是一些荀家人就把方運當成眼中釘。

對於此事,方運也無可奈何,因為性善論或性惡論都不能算錯,在華夏古國爭了兩千多年,聖元大陸也在爭,始終沒有定論。

荀子世家和孟子世家之爭,實際是荀子引起的,因為《荀子》中明確批評孟子,而孟子始終沒有回應。

方運仔細讀過《荀子》后,很佩服荀子的一些思想,但荀子言辭太過激烈,除了認可孔聖,誰都批評,孟子、墨子等等都在他的批評之列,他是靠「批聖」而封聖的第一人。

賈經安道:「荀燁兄,你也知方運實際沒有針對荀子和你們世家的意思,何必在聖墟里敵對?這聖墟,我們的共同敵人是妖蠻。」

「孟子世家之人引用《三字經》說連蒙童都知道人之初性本善,罵我祖父連蒙童都不如,害我祖父氣吐血,大罵孟家之人和方運。我若與他聯手,那便是不孝!自古忠孝難兩全,我選孝而棄忠!你放心,我不會殺他,但也絕不會幫他!我承認他出色之處,月華更是遠超我等,但終究是秀才,他或許能在聖墟保持不死,但若想得到好處,那是千難萬難1荀燁道。

賈經安無奈道:「荀燁兄,既然你已經做出選擇,我便不再勸你。」說完,他沒有走向荀燁,依舊站在方運身邊。

方運看了看荀燁,沒有理會他,邊走邊道:「經安兄,你是準備在這裡逗留,還是自行外出。」

賈經安跟上方運,道:「聖墟太過危險,除了墨家子弟和兵家子弟可隨意獨行,其他人還是差了一些。我準備再等兩日,若是有其他人來就一起聯手探索,若是沒有,我便在這村莊周圍走走。」

「那我也等一等,對了,不要去那個方向,一位妖王告訴我那裡有許多聖族妖蠻。」方運指著一個方向說。

「謝過方茂才1賈經安非常高興,這一句話可能就代表一條命。

荀燁突然嗤笑一聲,道:「我知你月華很多,妖王也的確不會殺你,但我看遍聖墟遊記,還不曾看到妖王為人族指路。聖墟可不是別的地方,這裡的妖蠻都活不久,妖王幾乎是這裡最高的領袖,一共也不會有幾個。」

方運瞥了荀燁一眼,道:「之前我不理會你的挑釁,是因為我知道聖道之爭不容沙子,可你一而再再而三糾纏,過分了!我與經安兄交談與你何干?我若是你老師,必罰你抄寫《荀子》百遍!空有荀聖之道,無荀聖之智1

「你……」荀燁自知理虧道,「在聖墟中還如此,我以前高看你了1

「我不需要你看1方運不再理會荀燁,準備詢問牛蠻人一些情況,因為這裡竟然不在李繁銘給的地圖上,地形似乎已經變化。

方運正要跟那牛蠻人說話,荀燁立刻道:「我已經付給牛蠻人大斧,他只與我交談,請你另找他人1

方運微微皺起眉頭,正要轉身去別處,哪知那個牛蠻人突然半跪在地,無比仰慕地用妖語道:「見過月皇。」

「呃……你認錯人了吧。」方運用妖語道。

牛蠻人毫不猶豫道:「我們星蠻世代流傳,月華之力滿溢而出之妖蠻,必然是月神座下月皇。」

「可……我是人族埃」方運道。

「我們蠻族世代流傳,妖族和人族都是我們蠻族的後代,您仔細想想,我們蠻族同時擁有妖族和人族的特質,我們才是妖族和人族的祖先。」

方運愣住了,這個說法乍一聽還挺有道理的,而之前傳說是人族和妖族結合才有了蠻族,蠻族現在逆反這個說法,竟然還說得通。

那牛蠻人又道:「您若不信,可以妖語說『吾乃月皇』,您眼中必有明月。」

方運從含湖貝里拿出一面銅鏡,然後看著銅鏡,眼裡什麼都沒有,然後道:「吾乃月皇1

兩彎曉月出現在方運的眼中。

方運愣住了,荀燁愣住了,賈經安繞過來看著方運的眼睛也愣住了,只有那牛蠻人洋洋自得。

「我們星蠻世代流傳的沒錯吧?」

方運盯著鏡子看著自己眼中的兩彎曉月,又想起自己「飛到」月亮上俯視聖元大陸的經歷,覺得星蠻的世代流傳真有那麼一點可信度,自己竟然無法反駁牛蠻人。

牛蠻人半跪在地上,盯著荀燁道:「月皇陛下,我聽不懂人話,不過這人對您不敬,要不要我剁了他1

荀燁嚇了一跳,急忙後退,下意識啟用進士文寶,就見周身浮現一座光影桂樹,保護住他。

「算了,若是他想害我,你可動手。」方運道。

「是,月皇陛下。」牛蠻人站起來,挺胸抬頭,對待方運無比認真。

「先說一下周圍的情況,說完你就說一說你們星蠻的世代流傳。」方運道。

「遵命1牛蠻人不斷說著。

荀燁沒想到這月華竟然讓方運成了月皇,隱隱有些後悔,心中正想辦法彌補,發現一個老熟人帶著兩頭靈獸出現。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