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210章 明月幾時有

作者:永恆之火  |  更新時間:2014-08-18 12:16  |  字數:3571字

圓月當空,星辰稀疏。

曾經被凶君欺辱的豪門家族眾人無不拍手稱快。

那些即將進入聖墟的舉人也在議論紛紛。

一個舉人冷笑道:「這凶君在武國猖狂慣了,太小看我孔城人,也太小看方運的文名!莫說是他,就算是一代大儒敢逞凶,也必然會被孔城人千夫所指,壓其文膽!可惜他還是謹慎,不敢親口承認殺方運,否則東聖大人必然一言誅殺!」

「他是不說,可沒說不用別的方法害方運。不愧是兵家的凶君,深知養虎為患的後果,不會給對手任何機會,名副其實。可惜方運危險了。」

「凶君敢說方運走不出聖墟,一定留了什麼手段,八年前他曾入聖墟,一定發現了了不得的東西。他若在聖墟動手害了方運,連半聖都無法為方運報仇。」

「他再有手段又怎麼樣?今年的聖墟力量格外強,單單我等百人入聖墟就消耗聖院龐大的才氣,若是一個進士潛入,消耗才氣之巨等於百人之和,除了孔聖世家和六大亞聖世家捨得強行送入進士,十國與半聖世家無一家可捨得。凶君可是翰林,在進士之上,要入聖墟,需要集眾聖世家之力才能做到。所以他絕無可能進入!」一人道。

「或許有別的偏門手段,不能小瞧天下人。」

罵聲漸少,凶君依然穩坐武侯車上。

那些文位是翰林或之上的讀書人,都感到凶君周身元氣震蕩,正在對抗千夫所指的力量,甚至聽到文膽輕動的聲音。

哪怕凶君再強,對抗孔城的千夫所指也無比吃力。

蒙厲低聲道:「霖堂,你認個錯,無論真假,千夫所指都不會再針對你,何必苦苦撐著?」

凶君雙目如冰。道:「以一賤婢拒絕我之恩惠、辱我蒙家,錯的是他!」

蒙霖羽正要勸說,似乎想起什麼,立刻道:「你說的沒錯!方運就一個沒有人倫綱常的畜生。半聖世家乃是人族之長,他如此污衊,必遭天譴!我定要聯絡『禮院』眾生,抨擊他這種動搖人族根基的妄言!」

蒙厲立刻笑道:「好!」

蒙霖羽陰笑道:「霖堂,我認為你高看這個方運。」

「哦?」凶君看向這位進士兄長。

「昨日孔城的中秋文會,他被公羊家和柳家人陷害,被迫連續三詩鳴州,哪怕他再天縱奇才,今日也必然不可能有太好的詩文現世。無論是顏域空、墨杉、孫乃勇還是宗午德,都有鳴州之才。他們四人為這次聖墟文會準備數年,必然不輸於方運!」

凶君點點頭。

蒙厲笑道:「方運文位太低,就算真的詩成鎮國得到月華超過所有人,在聖墟的實力也只能勉強在十名之後,比之顏域空等人還是差一些。除非他能詩成傳天下。到時候那月華之力無比驚人,他才有跟前三人並列的資格。不過,他絕無可能做到!」

凶君的目光掃過高台側面那些即將入聖墟的舉人,又掠過方運,最後望著夜空,這天下彷彿依舊沒有人可入他之眼。

高台上,那司儀臉上恢復微笑。道:「請五位動筆以中秋明月為題寫詩文,聖墟文會已經近百年沒出鎮國詩文,望五位能讓本年聖墟文會青史留名!請!」

顏域空、墨杉、孫乃勇和方運四人立刻向各自的桌案後走去,只有那宗午德,先是愣了一下,然後無比幽怨委屈地看了司儀一眼。默默地向自己的桌案走去。

宗午德一邊走一邊低聲埋怨:「我就知道和方運同台會倒霉!前四人都介紹了,唯獨剩下我!凶君故意搗亂是為害我吧?我的文名啊!」

顏域空等人不由得一笑,方運也微笑起來,雖然雜家如今的第一人宗聖就是宗午德的曾爺爺,而雜家又針對他。這宗午德卻不像那些人一樣對方運喊打喊殺,沒有絲毫的敵意。

司儀面露慚愧之色,可現在五人即將動筆,他不可能用舌綻春雷打擾,只能低聲道:「宗公子,抱歉,我實在是疏忽了,等讓諸位大人賞析的時候,我一定重點介紹你。」

「那你可別忘了,我為了今日的文名,苦想了三年!」宗午德顯得很大度。

五人一起慢慢研墨,墨香輕飄。

高台之上懸浮的夜明珠再度暗下去,整個高台暗淡無光。

所有人盯著五個人的面前,靜等五人的才氣,看看到底能有多高。

顏域空最先動筆,僅僅寫了幾句就有才氣顯現。

其他幾人本來想動筆,可都想第一時間看到這位十國第一舉人的詩詞,於是都沒有落筆,一起看過去。

不多時,顏域空停筆,詩成,橙色的才氣懸在紙面上,衝過三尺,達到三尺四寸,詩成鳴州。

孔府學宮的古樹紛紛搖動樹枝,樹葉掉落。

歡聲雷動,所有人都在為鳴州才子祝賀。

顏域空微微點頭致意,然後看向其他人,道:「我勸你們最好在方運動筆前寫。」

宗午德想起剛才悲慘的遭遇,急忙道:「你先別寫,你若是先寫了別人都會忘記我們!算我欠你一次人情!」

孫乃勇道:「我叔公剛才給了你兩本書,你可不能過河拆橋。」

方運無奈笑道:「那你們先寫吧,我等著。」

在台下的一處桌邊,坐著氣質不凡的四個人,正是本代四大才子。

詞君笑道:「隱君,每次見你,你的相貌都不一樣,你到底姓甚名誰?不過你對方運似乎很感興趣,我們三人聯手絕無法請到你。」

隱君一言不發,望著台上。

詞君也不在意,對史君道:「懷江,你素來看重方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