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209章 千夫所指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 凶君緩緩挺直身體,如鷹如狼的眼神盯著方運,右手死死按在武侯車的扶手上,厲聲道:「方運,我如此看重你。沒想到你不識好歹,竟如此辱我蒙家1 「是你把蒙家和自己看得太高了。」方運淡然道...

全場的人無一例外,都被凶君這話驚住了。

哪怕是孔聖和六大亞聖世家的人,聽到這話都感到不可思議。

那可是堂堂半聖世家的家業。

宗午德喃喃低語:「凶君怎麼變瘋君了?」

台下的李繁銘瞪大眼睛,難以想象凶君會說出這話,更難以想象方運值得凶君這麼說!

一直呼呼大睡的兔子已經清醒,直立著身子站著,看看方運,看看凶君,來來回回不斷轉頭看著兩個人,好像在問:這是什麼情況?

凶君身邊的狼妖侯眨了好幾下眼睛,凶意消散,取而代之的是疑惑不解。

蒙家眾人最為吃驚,自從凶君開始嶄露頭角,蒙家蒸蒸日上,大有恢復往日榮光甚至超越的趨勢,他們現在對凶君已經有了盲目的信任,可就算這樣,也無法理解凶君的做法。

賓客中有一些人突然極為認真地盯著凶君。

「這一次,他凶對了。」一位大儒緩緩道。

方運好像一點猜不到凶君的意圖,道:「你是想用這些大喜換我接下來的中秋詩詞?我考慮一下,嗯,想好了,我換1

在方運開口的一剎那,司儀迅速從懷裡拿出一枚擴音海螺放到方運身前,方運的聲音進入擴音海螺后,消耗司儀的才氣,形成舌綻春雷的聲音傳遍全常

原本緊張的氣氛稍稍緩解,所有人看向凶君,等待他的答覆。

凶君緩緩道:「只要你願入贅我蒙家,娶我蒙家女子為正妻,蒙家有什麼,你就有什麼1

「凶君說笑了,我已與玉環姐訂婚,不久之後就正式成婚。」方運臉上的笑容消失。

凶君輕哼一聲,露出不屑之色。道:「區區一童養媳,能為你帶來什麼?我蒙家女子的嫁妝,是一個世家!你的童養媳有什麼?漂亮?十國之內,美貌勝她的大有人在。你要一百還是一千?我讓人去選!她如何與我蒙家女子比?當妾,已經是抬舉她1

方運和和氣氣地問:「去年,你蒙家女子可為我送上一碗葯湯?」

凶君沉默不答。

「兩年前,你蒙家女子可為我遞一枚雞蛋?」

全場寂靜。

「三年前,你蒙家女子可為我煮一碗粥?」

「四年前,你蒙家女子可為我洗一件衣衫?」

方運一年一年說下去,最後冷冷地說道:「這都做不到,怎麼跟玉環姐比?不愧是修鍊勇之聖道的凶君,你的勇之聖道恐怕已經達到最高境界,才會說出我玉環姐不如你蒙家人這種妄言。」

「哦?這麼說。你為了區區一個童養媳,可以捨得聖道?」凶君的胸口微微起伏,但語氣依舊平靜。

方運盯著凶君,堅定地道:「我方運的聖道,我自己齲不用玉環姐來換,你們蒙家也給不了我聖道!你們整個蒙家,不及我玉環姐一碗葯湯。」

凶君緩緩挺直身體,如鷹如狼的眼神盯著方運,右手死死按在武侯車的扶手上,厲聲道:「方運,我如此看重你。沒想到你不識好歹,竟如此辱我蒙家1

「是你把蒙家和自己看得太高了。」方運淡然道。

「好!好!好!豎子辱我蒙家,那便不死不休!聖墟結束之日,就是你死訊傳天下之時1凶君雙眼浮現奇異的血色,那血色流星不再一閃即逝,像是在環繞著他的眼睛不斷環行。

方運目光一冷。道:「不勞凶君費心,聖墟結束之日,我必能安然回返。既然凶君說與我不死不休,那可敢等我成翰林,與你來一場生死文斗?」

「不。你不會有機會成翰林,我永遠不會給你這個機會,哪怕你活著從聖墟走出來1凶君突然輕輕一笑,露出白森森的牙齒,眼中血光大盛。

武侯車上的四支文寶筆突然動起來,敲打著筆筒內壁,發出咚咚的聲音,那墨硯突然上下起伏,敲打著著桌面。

殺意在心,筆墨求戰!

人群中的柳子智露出興奮的笑容,有了凶君這句話,方運必死無疑,柳家就安全了。

李文鷹突然站起,道:「聽凶君的意思,是要殺我景國方運?」

凶君卻道:「我只說方運會死,何曾說要親手殺他?我蒙霖堂豈會連這等規矩都不懂?東聖大人坐鎮聖院,豈會讓我殺他1

「哦,那方運死亡之日,就是我滅兇手十族之時1李文鷹道。

「哪怕你成大儒,也做不到1

「我知道,能殺多少殺多少。」李文鷹說著坐下,慢慢喝著酒。

不遠處一人笑道:「文鷹兄多日不見,才氣越發凝練。我這人不喜打打殺殺,前些日子剛完成一幅《三蠻出征圖》,過幾日送到府上。」

眾人望向上一代四大才子之一的畫君,他乃大學士,原本只能畫和自己同層次的妖王戰畫,但他畫道境界極深,完全可以畫出更強大的大妖王,那《三蠻出征圖》極可能是三支大妖王率領的大軍,戰畫一出,可在片刻間踏平一城。

「謝吳兄。」李文鷹向畫君遙遙舉杯。

哪知畫君拿出一卷畫拋給方運,道:「這是我早年練筆之作,留之無用,你且觀賞。你那陰陽三面之說深得我心,就不要推辭了。」

數不清的人雙眼發光,方運得到的必然是畫君的戰畫,哪怕是畫君早年所作,也是精品中的精品,畫君在數年前就已經入畫道三境,正在衝擊畫道四境,有生之年極可能成為第一位入畫道五境的大師。

方運把畫卷收到含湖貝中,道:「謝畫君大禮。」

突然,一本書飛向方運,方運一邊接一邊看向書飛來的方向。

扔書之人正是那日去過玉海文院的史君。

史君點了一下頭,道:「這是我前幾日親自抄寫的《史記》,贈與你,當送行之禮。」

方運正要道謝,兵聖世家的坐席處飛來兩本書,方運來不及謝史君,急忙接祝

那扔書的老者道:「此乃我當年抄寫的《孫子兵法》與《孫臏兵法》,雖然不成兵書,但對你應有增益。」

「我前幾日撿了一塊墨錠,送你吧。」昨日主持孔城中秋文會的孔大學士隨手扔出一塊墨錠,那墨錠飛在空中有輕微的龍嘯,墨錠表面的血色紋路竟然如同龍紋。

方運有李文鷹的龍血墨錠,那是妖王龍血所制,而這墨錠更勝一籌,必然是大妖王的龍血所制。

「我們公輸家善於做些小玩藝,這千里鏡送你,作為你的大婚賀禮1

魯班家族的坐席方向飛來一支文寶千里鏡,方運伸手接住,放到含湖貝中。

「聽說你在琴道上也略有成就,這是大儒嵇康親書的《廣陵散》,我捨不得給你,借你三年1一個木盒飛向方運。

方運接住,記住那人。

接著,陸續有幾件東西飛上來。

方運心中感動,沒想到自己與半聖世家的人敵對,也有這麼多人幫自己。這些人的確有人厭惡凶君,但當著凶君的面這麼做,絕對不僅僅是厭惡,必然有一腔正氣。

原本形勢上處於下風的方運,此刻氣勢如虹,許多人甚至看得熱血沸騰,可他們手頭並不寬裕,於是不時有人叫一聲好,或者誇讚方運,絲毫不怕凶君在常

此時此刻,無一人正面指責凶君,但人人都能看到千夫所指,人人都能聽到萬眾唾罵!

無數人有著相同的念頭:凶君竟然要殺人族天才,不可饒恕!

越來越多的人怒視凶君,一股無形的浩然正氣浮現在每個人的心中。

突然,一個青年書生罵道:「無恥凶君,人族敗類1

沒人回應,過了幾息,突然有人道:「罵得好!凶君此獠若殺方運,人人得而誅之1

「我等孔城人沐浴孔聖恩德,豈能怕了如此宵小!凶君無恥1

「凶君無恥1

「凶君卑鄙1

一開始喊的人不多,但很快越來越多人跟著喊,形成一波又一波的呼喊浪潮。

孔城上空有一股龐大的力量在凝聚,所有敢於對抗這力量的都將被碾壓。

眾志成城,千夫所指!

柳子智的笑容僵在臉上,甚至面露驚駭之色。

蒙家人的臉黑如鍋底,許多人恨不一頭撞死,堂堂半聖世家竟然被千夫所指,連蒙聖當年都沒有遇到過。

哪怕心志堅定如凶君,此刻也咬著牙,兩手死死抓著扶手,胸中的怒火幾乎能燒化身上的龍鱗鎧甲。

此時此刻,凶君的文膽變得稍稍模糊,不如之前晶瑩剔透,彷彿有灰塵落在上面。

「煽動眾人以千夫所指害我,我必殺你1凶君在心中怒吼。

史君拿出筆墨紙硯,一邊寫一邊用舌綻春雷「喃喃自語」道:「十國聖墟文會竟然發生千夫所指,必然載入史冊。」

這話一出,眾人更喜,而蒙家人更是絕望。

李繁銘忍不住猛拍一下桌子,嚇了大兔子一跳,一旁的人也看向他。

李繁銘解釋道:「史君前些天已經在『史院』任職,得『筆官』職銜,他既然把這件事記載下來,那麼後世有關十國的史書就絕不能不收錄這件事,是十足十的信史!別說半聖世家,就算是更高的世家都無法抹除。」

「原來如此1許多人面露喜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