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204章戰霧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上,不僅文膽之力大增,文膽本身也在被星光淬鍊。 方運的才氣在以極快的速度消耗著。 文宮壁畫上的文心燈火突然變亮。 巨狼大吼一聲,一股和奇風相同性質的力量出現。天然奇風是從四面八...

方運心知這聖墟路的弱水、奇風或變霧都不會太強,但也足以讓數以千計的舉人無法通過,而自己還只是秀才,要更不小心。

方運一邊回憶書中記載的變霧特性,一邊仔細觀察周圍。

周圍的白霧極濃,只能勉強看到一丈遠的地方,再往遠處就看不清晰。

方運看著眼前的霧氣,突然想起那日被蛟王困在海市蜃樓里的情景,海市蜃樓也是由白色的霧氣組成,不過組成那些霧氣的是龍氣,是龍聖的呼吸吐出的力量。

這裡白色的霧氣給他的感覺和那些龍氣有些相似,但這裡的霧氣似乎比龍氣多了什麼。

「根據前人的記載,變霧是聖墟獨有的東西,別的古地都沒有。變渦氖且豢盼砑耄霧繭本身既不能像人族那樣操控天地元氣,也不能像妖蠻那樣有氣血之力。但霧繭能飲弱水、食奇風,能把弱水和奇風轉化成更強大的力量1

「弱水和奇風沒有智慧,妖蠻只要用氣血之力一擋,就能避開,但這變霧卻是妖蠻的剋星!同時,對我人族來說也無比致命。這變霧和弱水奇風一樣,幾乎沒有文寶能抵擋,所以才用來考驗我們。」

方運心裡正想著,就見一個由白色水霧組成的巨狼慢慢走過來,這巨狼外形比較模糊,但方運知道,這個變霧非常兇殘,因為變霧的習性和其常用的外形有關。

那霧狼咧開嘴,帶著殘忍的笑容撲了過來,方運一動不動,甚至雙眼緊閉,心神進入文宮之中。

霧狼撲到方運身上,突然炸成一片霧,包圍方運。

方運的文宮外,突然多了十萬隻小霧狼。這些霧狼從四面八方撲向文宮。

在變霧的眼中,讀書人的文宮是食物!

「滾1方運大喝一聲,文宮頂部晶瑩如水晶般的文膽輕輕一震,一股破滅萬物的堅定力量向四面八方擴散,那些霧狼還沒等靠近文宮,就被文膽之力震退。

方運的神念立在文宮中,口中緩緩念著《陋室銘》:「山不在高,有聖則名。水不在深,用龍則靈……」

《陋室銘》本就是煉文膽之文,隨著方運的聲音響起。文宮星空中代表《陋室銘》的星辰突然大放光華,吸收不知道從何處得來的力量,形成粗大的星光照射的文膽之上。

文膽立刻發出一聲輕敲瓷器的聲音,文膽之力暴增一倍。

十萬霧狼瞬間崩潰,化為無數的小水滴,隨後,所有的小水滴聚集在一起,形成一頭碩大無朋的巨狼。

方運卻好像什麼都沒看到,繼續不斷地誦讀《陋室銘》。而那顆代表《陋室銘》的星辰源源不斷把星光投射到文膽之上,不僅文膽之力大增,文膽本身也在被星光淬鍊。

方運的才氣在以極快的速度消耗著。

文宮壁畫上的文心燈火突然變亮。

巨狼大吼一聲,一股和奇風相同性質的力量出現。天然奇風是從四面八方進入文宮,但這巨狼的吼叫卻凝聚在一起,猶如一把利劍,輕易刺破文宮。刺向方運的文膽。

這劍的總力量還不如之前奇風峽谷的奇風,但因集中到一起,對文膽的破壞力更超奇風百倍!

「子曰:何陋之有1方運的聲音突然提高一倍。文膽立刻爆發出強大的力量,猶如颶風橫掃,迎向那無形的狼吼。

兩種力量相撞,天崩地裂,文宮劇烈晃動,而方運的神念接連後退。

那巨狼的身體再度爆開,然後重新凝聚,只是凝聚的速度慢了許多。

短暫的震動之後,文宮內靜悄悄的,文膽的光芒暗淡了許多,而方運的臉色蒼白,但神色堅毅。

「沒想到這麼快就遇到文宮之戰,更沒想到激發了文宮星辰的力量,讓文膽提前得到洗鍊!這一次,我主動出擊1

方運心念一動,文膽輕震,一股更強大的文膽之力直衝向巨狼,那巨狼剛剛凝聚,還沒來得及攻擊,就被文膽震散。

方運身體輕輕一晃,臉色更白,但是,他咬著牙,再次發動文膽的力量。

這一次,巨狼僅僅凝聚到一半就被震散。

方運深吸一口氣,文膽再震,文膽之內閃過一種無畏無懼的大勇氣息,文膽之力帶著方運的不屈意志,再一次落在變霧所化的水滴上。

每一滴變霧水滴都崩裂,碎成更巍

文膽的光芒極為暗淡,甚至出現不穩的跡象,要是再動用一次,就可能出現裂縫。

變霧則被方運近乎同歸於盡的方式打得潰不成軍,那些水滴竟然無力凝聚巨狼。

突然,方運文宮中大游水那幅壁畫似乎動了動,隨後文宮形成莫大的吸力,少許變霧水滴被吸進文宮,一部分被文宮牆壁吸收,一部分被文膽吞噬。

「礙…」

外面剩餘的變霧水滴突然齊齊發出尖叫,然後以極快的速度逃走。

包圍在方運身上的霧氣立刻倒飛數丈,然後化為一頭霧狼倉皇逃竄。

仁勇院的文殿中,一個老者鬱悶地道:「這個混賬小子,竟然吸收過龍氣!若非考驗,你哪有機會吸收變霧!虧了!虧大了1

方運神念離開文宮,睜開眼,發現眼前的霧氣全部消失,重新來到藍天白雲下,眼前是一片草地,十個人站在前方。

「咦?你沒有在弱水裡昏過去?」人群中的豐泱扭頭驚訝地看著方運。

其餘人也看向來,一個頭髮散披在身後的年輕人笑看方運,他的雙目彷彿有一片晴空,道:「我知道你一定會走到這裡。」

「僥倖而已。」方運對顏域空道。

其餘十幾人看著方運,神色各異,眼中都有詫異之色,不相信方運一個秀才竟然能走到這一步。

方運走過去,發現他們似乎在休息,有幾個人面色格外蒼白。

在眾人前面,是一座橋,橋的兩側有七對立柱,每對立柱都各有一顆獸頭。

豐泱似乎自言自語道:「方才有幾人出了變霧就走獸橋,受了點小傷,所以退回來休息。」

方運沒有貿然行動,因為這就是聖墟路的最後一關,說起來很簡單,就是接受七對妖族的氣血衝擊,但要想做到很難。

方運此刻才氣消耗極多,文膽又多次使用,沒有貿然走獸橋,決定先休息片刻。

一個異常和氣的舉人笑眯眯走過來,問:「方鎮國是吧?我憑藉一境文膽熬過弱水奇風和變霧,當然,動了一點點家裡的力量。倒是你,我很好奇是如何解決變霧。」

一人道:「宗兄,你為何不問我?」

方運心頭微震。

慶國的那位雜家半聖就姓宗。

方運看著這位宗舉人,外表不出眾,但和善的樣子讓人不由自主放下戒備心,有著無以倫比的親和力。

「我運氣好。」方運微笑,表面沒有絲毫的變化。

「倒是有這個可能,不過我更相信你不是靠運氣。另外,詩君那人氣量可以,但他弟子因你而死,他身為恩師無法釋懷,晚上的聖墟中秋文會,或許會找你麻煩。」宗舉人道。

「謝過宗兄。」

「客氣什麼,人族十國,同氣連枝,或許以後在聖墟相遇,我還會有求於你。不過,我看你好像不在乎詩君。」宗舉人笑道。

「你若有凶君說要在聖墟中秋文會上給我好看,你也不會在乎詩君。」方運笑道。

「我倒把這件事忘了。人族十國,同氣連枝,他要是為難你,我去找聖院的同窗,聯手阻他。」宗舉人道。

「那些我先謝謝了,只是還不知道宗兄名諱。」

「宗午德。」

「我聽到你姓宗的時候,就猜到這個名字,慶國雙璧,顏域空,宗午德,名不虛傳。」

「我比域空差一些。我就想當個大儒,他想封半聖。來,我幫你介紹這幾人。」說著,宗午德熱情地把其餘的舉人介紹給方運,這些人大都很客氣,但也有幾個人很冷淡。

每一個名字方運都聽過,幾乎都在這幾年的《文報》上出現過,沒上過《文報》的是那幾個大世家的人,他們不需要宣揚文名。

這裡匯聚了十國最丁

不多時,顏域空道:「諸位文會見。」說著,雙手背在身後,向獸橋走去。

每走過一對獸頭,顏域空的身體就震一下,走步的速度慢一點,走到最後一對獸頭的時候,他的速度堪比烏龜。

最終,顏域空有驚無險走過了獸橋,但在離開獸橋的時候,他身上的衣服突然化為碎片,不得不換上新的舉人服。

「我來。」就見那個騎著機關象的墨家子弟操控機關象向前走。

在眾人的目光中,墨家弟子順利走過獸橋,只是走得比顏域空慢許多,走到最後,他乾脆在機關象上睡了起來。

接著,一個兵家弟子突然大步過橋,速度比顏域空還快,而且越走越快,只是越過最後一對獸頭的時候,嘴角流出一絲鮮血。

「我休息好了。」那宗午德說完向獸橋走去,僅僅走了幾步,豐泱就跟了上去。

其餘人都動了起來,前十名得到的月華翻倍,比之後的獎勵多太多,甚至可能是一條命。

方運不甘示弱,也快步走上獸橋,與十國睹且黃鷲奪前十之位。

其中幾人看了一眼方運,輕輕搖頭。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