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202章弱水河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 李繁銘冷聲道:你怎知他是因為文宮太弱?我認為是他文宮太大,承受的衝擊遠超我等! 文宮再大,能是顏域空的幾十倍上百倍?更何況,你們看看他的表情,痛苦地閉著眼,明顯是因為文宮不夠堅固.他文宮不...

那未必,聖墟路考驗的不只是文膽.當然,顏域空必然能保證前三.李繁銘道.

方運搖頭道:我和顏域空接觸過,他不止文膽強大,聖道之心也極為頑強和純粹,不然不會被認為可能超過衣知世,說他必成半聖.他還是舉人,在妖族獵殺榜就直接入了更高的進士榜,而且排在進士第十二,乃第一舉人.

一旁的丘馳笑道:方鎮國你可真狡猾,你在妖族獵殺榜的排名還高於他,豈不是說你也有機會在聖墟路中得第一?

眾人一笑,知道丘馳在變相誇讚方運.

前面進入文殿的人越來越多,方運等人排在最後.

臨近文殿正門,方運看向文殿裡面,奇怪地發現所有人進入門后都消失不見,裡面依舊空蕩蕩的.

方運一腳邁入,眼前一黑隨後又一亮,眼前竟然是一片草地,一條十丈慨橫在前方,河上沒有橋樑.

河對岸有一條峽谷,峽谷深處白霧籠罩,不知道裡面有什麼.

方運目光微微閃動,這河流有些熟悉.

數千人站在河邊,看著流速緩慢的河水,猶豫不決.

這時候,方運聽到柳子智的聲音在喊:方運,我景國能不能力奪聖墟路第一,全靠你了!你一定要以秀才之位壓十國舉人!

方運沒想到柳子智賊心不死,這話一說,哪怕許多人知道柳子智在害他,仍然會心裡不舒服,文名是實名,不是虛名,理應當仁不讓!

方運立刻望向柳子智的方向.高聲道:卑劣小人柳子智,身為一州解元,昨日在孔城中秋文會害我不說,今日又想借刀殺人.你當天下讀書人就這麼容易被你騙?柳子智.你若是讀書人,聖墟路之後.與我文斗一場,可敢!

眾人紛紛看向方運,大多數人都是好奇和好感,只有那些慶國人和武國人表情各異.

方運和柳子智之間的人分開.兩人四目相視.

自從昨日被方運的三詩驚到后,柳子智就明白,繼續用以前的方法根本對付不了方運,以後必須無所不用其極,只要有機會就出手.

柳子智哈哈一笑,道:同是景國人,怎可隨意文斗?更何況你是秀才我是舉人.若是與你文斗,別人會說我是以大欺小,還是算了.

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我是慶國人.也是舉人,要與你文斗,可敢?

眾人立刻向那聲音源頭望去,方運被人擋著看不到,但聽到有人低聲說了那人的名字.

是半視蚩.

柳子智的嗓子好像被什麼卡住了,臉上浮現難堪之色,顏域空不僅是半聖弟子,也算是半個顏子世家的人,柳子智就算瘋了也不敢得罪這種大人物.

方運瞥了柳子智一眼,道:顏兄,多謝仗義出手,不過我和柳家的事自會解決,不然柳家必然反誣我勾結外人背叛景國.

丘馳立刻低聲道:『反誣』說的好,左相柳山本就算得上景國叛徒.

那好.諸位,聖墟路的盡頭見.隨後,眾人看到顏域空慢慢進入河裡,最後水把他淹沒,他在水底一步一步向前走.

每走一步,他的身體都震一下,走到一半甚至被水沖得橫移幾步,穩下來才能繼續前行.

奇怪的是,他衣服沒有被水打濕,也沒有被水沖得傾斜,但身體偏偏在受力,方運意識到那弱水和普通意義上的水似乎不同,偽龍珠都無法避開.

方運低聲問李繁銘:怎麼回事,這才是第一個考驗,連顏域空過河都如此困難?.

這弱水衝擊的不是身體,是文宮,你想想,大文宮被水沖得多,還是小文宮被水沖得多?

方運愣住了,因為他的文宮極大,別人的文宮的極限也就是如同皇宮,可他的文宮大殿已經超越了普通意義的建築,面積已經相當於一座小鎮.

李繁銘道:文宮小也並非全好,若是不夠堅固,會被弱水衝垮.文宮再大,只要堅固,也不會被衝垮.不過,顏域空之所以如此,是因為沒用文膽的力量,若是他文膽一動,早就走過,現在是節省力量.

方運看著十丈寬的弱水河發愁,而且確信自己的文宮比顏域空大十倍以上,連顏域空都這樣,那自己不動用文膽恐怕真過不去弱水河,可一旦動用文膽被人發現,必然舉世震驚,意義比聖前舉人都重大.

很快,顏域空走出弱水河,其餘人紛紛下水.

李繁銘道:聖墟里有許多弱水,不可能有橋讓你過,萬一下弱水雨更糟糕.唉,走吧.說著,他背著胖胖的大白兔子進入水中.

一入水,大兔子就輕輕掙扎,露出痛苦之色,但隨後李繁銘用文膽的力量保護大兔子,它這才安靜下來.

方運發現,李繁銘的身體比顏域空穩得多,沒有被水沖得偏斜,但邁步的速度很慢,身體時不時抖一下,顯然文宮遠不如顏域空堅固,被弱水一衝十分痛苦.

方運仔細觀察入弱水中的人,大部分連李繁銘都不如,有的舉人就算動用文膽.,!也顯得十分痛苦.

很快,方運看到一個秀才突然全身劇烈顫抖,身體失去控制,倒在弱水裡,但一股無形的力量包圍他,把他撈起,放到岸邊.

接著,不斷有人昏迷被撈上來,除了少數幾個舉人,大多數都是秀才.

等李繁銘過了弱水河,方運還沒下河,此刻沒下河的只剩四十多人,全都是秀才.

河邊躺著近千多昏迷不醒的人,僅僅一個弱水河就淘汰接近五分之一的人.

李繁銘的同窗無一例外,都過了河,能在孔府學宮學習本來就是佼佼者.

方運,你怎麼不過河!李繁銘站在河對岸,疑惑地看著方運.

過了河和沒過河的人一起看向方運.柳子智也已經過了河,但他這次沒有開口,認真地盯著方運.

方運無奈點點頭,慢慢走下水.

腿腳入水.方運感到怪異.這弱水的觸感和普通水差別很大,極為輕柔.像是雲霧棉絮似的,而且感覺不到溫度,十分特別.

在身體碰到弱水的一剎那,方運感到一股奇異的力量突然出現在自己的眉心文宮外.衝擊自己的文宮,這種力量一開始像是涓涓細流,隨後是江水滔滔,接著如滔天巨浪,最後化為海嘯撲來.

從涓涓細流到海嘯,實則只過了一眨眼的功夫.

方運有種錯覺,好像所有東海的水都在衝擊自己的文宮.文宮如同狂風暴雨中的小舟一樣.

這弱水不是真的水,更像是無孔不入的精神衝擊,是從四面八方沖刷文宮.

文宮有六個受力面,所以受到的弱水的衝擊力量是呈幾何級數增長.是普通舉人的成千上萬倍!

方運僅僅走到齊腰深的弱水,就感到頭暈目眩,身體被沖得側走一步.

這……

數以千計的人目瞪口呆,連那需迷的秀才也能堅持到全身入水后才被沖走,現在方運就被沖得一個趔趄,這也太奇葩了,恐怕只有童生才會這樣.

柳子智忍不住笑出聲,道:原來這就是天下第一秀才,原來文宮竟然如此弱,沽名釣譽,名不副實,虛浮不堪!

李繁銘冷聲道:你怎知他是因為文宮太弱?我認為是他文宮太大,承受的衝擊遠超我等!

文宮再大,能是顏域空的幾十倍上百倍?更何況,你們看看他的表情,痛苦地閉著眼,明顯是因為文宮不夠堅固.他文宮不固,現在恐怕如被千刀萬剮,頭腦如被撕裂,比我等疼痛十倍.

放屁!他的文宮若是不強,怎能上到書山第三山?

書山裡的事誰知道?或許根本就不考驗文宮力量,或許是他用了什麼手段,可遇到真正的弱水就暴露了!方運完了!不用看了!可惜啊,我還以為會在聖墟里遇到他,誰曾想,堂堂文人表率,詩成鎮國的方運竟然如此無能!哈哈!我還要爭舉人前八十,告辭!

柳子智大笑著,猶如報了血仇一樣,最後輕蔑地看了看弱水裡的方運,轉身離去.

可惜了,連聖墟路的第一關都過不去.一人搖搖頭,看似可惜,實則幸災樂禍.

唉,這就是突然成名的隱患啊,空有才氣而文宮不固,就是空中樓閣,若是成了舉人,恐怕連文膽都無法凝聚.若是他能吸取教訓,這次對他來說或許是好事,只是前途會黯淡許多.一人說完離開.

那些景國人看到這一幕,大多數露出悲色,沒想到這個被譽為景國唯一希望的天才,文宮竟然如此不堪,這意味著方運的根基無比脆弱,文位越高危險越大,必然會在不久的將來文宮崩潰.

一人突然失望地道:我本以為他會是我聖墟之行的勁敵,可惜,我多慮了,還是追趕顏域空吧.

李繁銘望去,正是和顏域空齊名的豐泱,他有嘲笑之意,也有遺憾和惋惜.

那個一直拍方運馬屁的丘馳默默地看著方運,低聲道:我們走吧,他不會有事的.

我再等等.李繁銘道.

我也等等.祖源河道.

我們不如你們半聖世家的人,進舉人前八十的機會極大,我先走了.丘馳說完,加快腳步跑向奇風峽谷.

弱水之下的方運卻滿心疑惑:弱水衝擊不是很疼么,怎麼只是頭暈搖晃,一點不疼?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