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199章 中秋文會(下)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的在討論景國和慶國的爭鬥白熱化,有的在譏笑公羊巡昏了頭腦,但還有人在探尋公羊巡這麼做背後的深意。 方運把三首詩文原稿收好,回到長桌。 同桌的十幾人無比興奮,激烈地討論方運的三首詩。

詞君望著《關山月》上那三尺九寸的才氣,無奈笑道:「只有起錯的名字,沒有起錯的別稱。方鎮國,方鎮國,這別稱當真是讓人心服口服,兩詩不久之後必然鎮國。」

「哼,我倒他們怎麼壓方運1那位年老的孔大學士冷哼道。

連續兩詩鳴州近鎮國,方運成了泗水院唯一的焦點。

有的人痴迷地低聲吟誦兩首詩,或者低聲討論稱讚,或探究典故意境。

也有少數人如同審案一樣觀察方運和公羊巡,懷疑這是兩個景國人聯手製造一起事件,為了宣揚文名而設局。

大多數人都確信公羊巡在藉機為難方運,哪怕詞君也不敢這麼幫別人作詩詞,萬一作得不好,必然是醜事一件。

柳子智立刻笑道:「方鎮國名不虛傳!有了此詩相助,我也算沒有丟咱們景國人的臉面。多謝方鎮國伸以援手,子智感激不盡!這次來的景國人很多,不知道你能不能一一幫忙。鄔兄,你可是景都的大才子,不會因為嫉妒方運的才名,不想讓方運幫吧?」

就見一人笑著走了過來,道:「子智你怎麼如此編排我?我像是那種嫉賢妒能的人嗎?方茂才,我若是向你求助,你會不會幫我?」

方運微笑著打量鄔舉人,問:「景國八大豪門之一的鄔家人?」

「姓鄔,名行,正是豪門鄔家之人。」鄔行道。

方運扭頭道:「繁銘兄,你幫我記著,一個公羊家,一個柳家,還有一個鄔家,我幫這三家人寫詩,日後去京城,總得討個喜錢。」

泗水院的氣氛更加凝重,許多人已經面有怒色。三人求詩太過了,今日的詩會可以繼續,但詩會結束之後,方運必然要把這筆帳算清楚!

李繁銘立刻道:「我已經記下!等你討完喜錢,我也討一遍1

一旁的祖源河道:「過幾日我就去求求我的幾位叔伯兄弟,在聖院里向公羊家的朋友討個喜錢。」

公羊巡目光一閃,很快恢復平靜。

坐在單桌后的一人道:「我多日未在聖院文斗。明日就找公羊家的文友切磋。」

公羊巡的臉色終於變了。

泗水院一片嘩然,那位可是亞聖世家之人,當今曾家家主的侄子,而曾子和曾家的傳承之道就有「省身」和「慎獨」。

慎獨就是哪怕只有自己一個人、在無人監督的時候,也要恪守自己的理念和行為,在中秋文會這種大庭廣眾之下更要守禮謹慎。不可能口出狂言,可公羊巡把這樣的曾家人逼得說要文斗,那幾乎是到了千夫所指的程度。

柳子智此刻卻比公羊巡更鎮定,他的目光中帶著別人都沒有的果決。

那鄔行很為難地看向公羊巡,公羊巡一眯眼,一抹凶色在眼中閃過。

鄔行輕嘆一聲,把手伸到紙箱里。拿出一張紙條,上面寫著兩個字:嫦娥。

鄔行心虛地道:「后羿射日、嫦娥奔月乃是古之神話,更是詠月常見,可惜我一時想不出怎麼寫一首好詩詞,還請方茂才相助。」

方運看著鄔行,點點頭,道:「《望月懷遠》寫月出,《關山月》一首寫月行中天。那這第三首,便寫一首月落之景,名為《嘆嫦娥》,以全一夜明月1

方運說完,提筆書寫。

雲母屏風燭影深,長河漸落曉星沉。

嫦娥應悔偷靈藥,碧海青天夜夜心。

大詩人李商隱的名詩一出。才氣再次過三尺,中秋三詩同鳴州。

「沙沙……」古樹樹枝再度搖晃,葉落不止。

詞君和之前一樣用舌綻春雷念著,眾人聽到前兩句。知道是在寫夜景,蠟燭的光影落在雲母屏風上,越來越暗,而天空的銀河和星辰一起開始下落,那明月自然不例外。

聽完后兩句,眾人心中稱讚,這是在寫嫦娥後悔為長生不老偷了后羿的神葯,最後卻只有碧海青天陪伴著她的心。

「一人道盡一夜月,不虛此行1詞君微笑讚歎,滿心歡喜。

唐朝情詩第一人非李商隱莫屬,此詩一成,大多數人還沉浸在嫦娥的悔意中,但有許多人已經看出這首詩中暗藏著方運的用意。

方運定要讓公羊巡和柳子智等害他的人與那嫦娥一樣,悔恨一生!

有人低聲說起,片刻後傳遍全場,所有人都聽出這首詩中的暗指,一起看向方運想要求證。

方運放下毛筆,環視四周,如鶴立雞群,最後看向柳子智和公羊巡。

「還有誰1

方運的聲音清朗激越,如戰鼓軍號齊鳴,氣勢宏大,三個字之後彷彿站著千軍萬馬,公羊巡和柳子智竟然心驚肉跳,不敢正視方運。

無人回應。

那孔大學士突然輕哼一聲,道:「明月皎皎,如此不堪之人在場,真是有辱斯文!滾出去1

就見他大袖一揮,如海浪般的狂風湧出,柳子智、公羊巡等十多人全都被吹飛出去,重重地落在門外,狼狽無比。

眾人低聲驚呼,不愧是孔家之人,這公羊巡再如何,那也是半聖世家的嫡長子,說讓他滾就讓他滾,全天下也只有孔家人有這種魄力。

公羊巡面色灰敗,長嘆一聲,轉身離去。

柳子智回頭看了方運一眼,然後低下頭,兩手死死地握成拳,匆匆離開。

「文會繼續。」孔大學士道。

可是,沒有人再上前去寫詩詞,有的議論三首詩,有的在討論景國和慶國的爭鬥白熱化,有的在譏笑公羊巡昏了頭腦,但還有人在探尋公羊巡這麼做背後的深意。

方運把三首詩文原稿收好,回到長桌。

同桌的十幾人無比興奮,激烈地討論方運的三首詩。

方運心中暗暗思索公羊世家的態度,那李繁銘低聲嘆息道:「唉,這公羊家真是昏招連出,此時此刻應該和紀家一樣閉門自保,怎會如此糊塗。」

「自保?」方運心中一動,隨後恍然大悟。若是公羊家真的一心與他為敵,在《三字經》登上《聖道》頭版后,公羊家主絕不會親自給他鴻雁傳書邀請他參加公羊家的文會,而且也沒必要在中秋詩會這種地方為難,必然會調動全部力量在景國針對他。

「原來如此,雞蛋不能放在同一個籃子里,應該是公羊世家內部存在爭議。公羊家原本與慶國雜家和左相等人交好。但《三字經》上《聖道》頭版后,使得景國的地位獲得極大的提升,慶國雜家的力量反而減弱,公羊家內部就有了不同的聲音。所以公羊家主先交好我,又不阻止公羊巡為難我,最後無論誰勝誰敗。公羊家都可以懲罰一方而有另一方可保。」

方運心中明白了大概。

「這就是衰落半聖世家的悲哀。不過,這個公羊巡被驅趕一點都不冤枉,他恐怕是代表公羊世家反對我的力量。他應該是得知我和凶君有了衝突,認定我必輸無疑,所以才趕在聖墟前出手,表示他們公羊家實際是支持慶國雜家,等以後慶國吞併景國。便可順利融入慶國的世家。」

方運正想著,突然感覺周圍安靜下來,隨後整個泗水院都靜悄悄的,而且視線所及之處所有人都望著自己和自己身側。

方運疑惑地轉頭一看,詞君竟然微笑著看著自己,急忙站起。

「晚輩想事情出了神,沒能發覺您前來,望詞君大人海涵。」方運急忙拱手施禮。對方是本代四大才子,又是大學士,剛才對自己態度也不錯,不能怠慢。

詞君展顏一笑,開玩笑道:「是不是在想那進士文寶和偽龍珠?」

眾人笑起來。

方運眨了眨眼,問:「不是說是幫別人不算嗎?我真有資格得彩頭?」

詞君立刻指著方運回頭對孔大學士等人笑道:「你們看這個方茂才,得了便宜還賣乖。幾位大人,你們說說,這次文會要是方運不拿魁首,誰敢拿?來。誰想要站出來,我讓方運幫你做三首詩,把明日的日出日落也寫一遍1

許多人又笑起來。

孔大學士笑道:「三詩連鳴州,前所未聞有。誰若搶這個魁首,老夫先把他趕出去1

詞君又道:「方運,我心中擔憂,你明日要去聖墟,這三首詩任何一首都可在聖墟中秋文會爭那文魁,你今天都作了,明日怎麼辦?」

「明日的事情明日再說,總要過了今日才能有明天。」方運道。

「你倒是豁達。今日中秋文會讓我大開眼界,明日的聖墟中秋文會我原本不想參加,不過現在我改變主意,非去不可!我會給其餘三人傳書,讓他們務必來見這難得一見的盛事。方鎮國,明日你的詩詞要是不如今天,可別怪我們四人拆你的台1詞君笑道。

不等方運開口,眾人就興奮起來。

「真的?明日四大才子齊聚?詞君大人您可不要騙我們1

「除了那年選定四大才子,四大才子還不曾齊聚過,那我們今日就要去等著,免得離得遠沒有好位置1

「方運,你這三首詩喚出四大才子齊聚,真是值啊1

「方鳴州,你何不幹脆再寫一首詩,湊齊四首,和四大才子一一對應1

「對啊!快寫,不然我們不讓你出泗水院的大門1

眾人開始起鬨。

方運笑道:「聖墟文會我無論如何都要寫一篇詩詞文,明日那首就當是第四首,以全四大才子之名,如何?」

「好1眾人齊聲歡呼。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