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197章中秋文會(上)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君坐到幾位大學士那裡,眾人才紛紛落座。 方運望著詞君,相貌平平,但一舉一動都有特別的韻味。極為醒目。 方運點點頭,詞君很合適成為本次文會最重要的人物,若是大儒前來就顯得太隆重,又不是明...

這裡的人太多,沒多少人在乎這十多個舉人加一個秀才,而景國來人很少,江州人就方運一個,沒人認出方運。

認識李繁銘的人倒很多,不過和李繁銘打招呼的人大都嘻嘻哈哈沒個正形,怎麼看都像是一起喝過花酒。

方運等人找了一處空著的長桌陸續坐下,長桌上除了一些小食還有一隻傳音海螺。

眾人一坐下就閑聊起來。

「其實文會人少才好,人一多就沒了趣味,都是一個模子。你們看吧,這次文會無非是和以前一樣,幾位大學士說一些不重不輕的話,然後有誰願意寫詩詞一較高下,就把自己準備許久的『新』詩詞交上去,最後以那些天才和世家子弟炫耀吹捧結尾。當然,若是出了好詩文,倒也是一件美事。」一個豪門弟子笑著發牢騷。

「我們就是陪襯嘛,習慣了。可這種文會是孔家發下請帖,能接到就是面子,還不能不來。其實我也不喜歡這種大文會,關鍵是爭文名爭不過那些天才,更何況,舉人進士一起文比,咱們這些舉人怎麼比得過那些進士?」李繁銘笑道。

眾人聊了一刻鐘,陸續有人進來,不時也會有人過來問候見禮,而李繁銘等人也會遇到熟人,不得不離開,不多時回來,過一陣又要離開。

有的人離開后回來很高興,有的人似乎遇到什麼事,臉色有些不好,偶爾偷偷看一眼方運。

方運誰也不認識,倒也清閑。

不多時,方運聽到有人喊詞君來了。

身為當今四大才子之三前來,眾人紛紛起立,等詞君坐到幾位大學士那裡,眾人才紛紛落座。

方運望著詞君,相貌平平,但一舉一動都有特別的韻味。極為醒目。

方運點點頭,詞君很合適成為本次文會最重要的人物,若是大儒前來就顯得太隆重,又不是明日的十國聖墟文會。

不多時。李繁銘匆匆走過來,低聲道:「你們景國公羊世家的人來了。」

方運眉頭皺起,公羊世家當年也是鼎盛世家,但自東漢后一直難出人才,便衰落下去。公羊家和左相關係密切人盡皆知,甚至有人懷疑公羊世家與慶國勾結,不過比較公正的說法是公羊家現在正搖擺不定,雖然半聖世家無所謂叛國,移國的半聖世家一直存在,但真要是被扣上叛國的罪名也有損顏面。

「難道有什麼問題?」方運問。若僅僅是公羊世家的人來,李繁銘絕不會這麼說。

「我在景國廄見過柳子智一面,他隨公羊家的人而來,你和左相柳家的事,我一直關注。」

「哦?他們坐在哪裡?」方運立刻意識到。柳子智既然也到了孔城,必然是為聖墟而來。

李繁銘指了一個方向,方運望去,很快看到一個和柳子誠十分相似的面容,但那面容更堅毅,也有一絲憔悴。

柳子智同樣看過來,兩個人第一次見面。

柳子智突然微微一笑。舉起酒杯,示意敬酒,然後一飲而盡,和旁邊的一個進士低聲說著,隨後那人也看過來,微笑著向方運點了一下頭。然後離開長桌,前往最前面的那些單人桌。

「他和左相那裡應該有我的畫像。」方運心裡想著轉回身。

「柳子智身邊的那人是公羊巡,是公羊家主的長子。你不用擔心,和凶君那種人不一樣,公羊世家就算真的與左相交好。也不會太為難你,公羊世家還是要臉的。」

「我知道,公羊家主還邀請過我,但不知這位未來的公羊家主什麼態度。不管他們,我來這裡是見一見孔府學宮,別的並不在意。」

李繁銘壞笑道:「你看那些有單桌的進士翰林們,想不想跟他們一較高下?孔城的文會魁首的彩頭可不校」

「拿到文會第一能得什麼?」

「舉薦三人免試入孔府學宮學習三年。若能讓樹先生搖頭晃腦落葉,得一件進士文寶外加一顆妖帥偽龍珠。我聽說你吞食過一顆妖將偽龍珠而後得罪了蛟王?你要是再吃一顆偽龍珠,體內龍族的力量更強,以後若是去了登龍台有大好處。你既然詩成騰龍,東聖大人一定會選你入登龍台。真龍骨就別想了,你要是能得到特別好的蛟龍骨,以劍詩文包裹相融,你的唇槍舌劍將遠超我等。那些頂尖的世家子弟,他們的唇槍舌劍都是這樣形成的,威力極大。」

「凶君的唇槍舌劍也是?」方運問。

「當然,當年蒙家為了整條蛟龍骨可沒少求人,畢竟是半聖世家,後來還是求到了。可以說,唇槍舌劍是否劍出如龍,是頂尖天才的標準之一。像李文鷹那種以殺妖磨礪才氣古劍的,萬中無一,太難了。」

「世家子弟果然不是我等可比的。」方運道。

「糾正一下,是嫡系。」李繁銘道。

這時候,一個蒼老的聲音傳遍全場,如真正的雷鳴聲壓下所有人的聲音。

「我本想和每年一樣說值此中秋佳節之際,不過今日是八月十四,還是不說了。」

眾人一起扭頭望向那位孔家的大學士,發出善意的笑聲。

「明日,我十國好兒郎便趕赴聖墟,與妖蠻廝殺。而今日,希望諸位拋開一切,盡展才華。那偽龍珠和進士文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人族青年才俊文比詩文,攜手共進……進士欺負舉人。」

眾人再次大笑,大道理聽多了,這種輕鬆的氣氛更好一些。

方運不由得暗暗點頭,不愧是孔城,如此大文會也能舉重若輕,那些小地方的中秋文會此刻必然為了彩頭劍拔弩張,但這裡就是純粹的文會氣氛,獎勵雖重,但沒有多少人刻意追求。

不過,方運也想到了另一面。

「倉廩實而知禮儀,衣食足而知榮辱。這裡的人非富即貴,自然很平和,要是彩頭換成真龍骨,他們也未必能如此平靜。」

自從「被圍魏救趙」。方運就喜歡站在不同的角度考慮問題。

那位孔家大學士只說了幾句,然後由另外一位翰林來宣布這次中秋文會的文比細則。

方運仔細聽著,原來這次文會的大主題是中秋和明月,詩詞曲賦都可以。誰要是想參與文比,就去場中的箱子里摸一張紙條,紙條之上有更加詳細的要求,有團圓、邊塞、思鄉、思友、思親、嫦娥、花、玉兔等等各種小主題,限一刻鐘內寫好。

很明顯,這就是防止有人提前準備,考得是現場作詩。

許多人搖搖頭,放棄這次文會,一刻鐘內寫一首古詩並不難,寫得平淡無奇也沒什麼。但要是寫不好,那反而丟臉,萬一有仇家譏諷,那還不如不寫。

那位翰林說完后,過了一刻鐘也沒人上去。畢竟都是讀書人,這種時候需要謙虛。

不多時,一人喊道:「你們不來我先獻醜1

就見孔家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年笑著跑過去,從箱子里摸出紙條,然後看了一眼,把紙條塞進箱子里,哭喪著臉大喊道:「我作不出1說完就紅著臉向外跑。

那大學士笑著道:「小魚。紙上寫著什麼?」

那少年邊跑邊喊道:「思夫。」

全衝堂大笑,讓一個十一二歲的男孩寫女人思夫詩詞,真是太難為孩子了。

李繁銘差點笑岔氣,指著孔小魚喊道:「讓你臭小子搗亂1

孔小魚扭頭沖李繁銘做了個鬼臉,一溜煙跑出泗水院。

有了孔小魚這麼一鬧,眾人也放開了。就見一個舉人走到那紙箱前,沖四面的眾人拱手。

「蜀國舉人曾鵬拋磚引玉,獻醜。」

眾人紛紛點頭,曾鵬本來就是小有名氣,而且是第二個出來。單單這勇氣就值得讚揚。

曾鵬抽到的是團圓,於是就寫了一首帶有月亮的團圓七言詩,頗為不俗,引得眾人稱讚。詞君還點評了兩句,惹得眾人羨慕。

詞君雖然名為詞,可詩賦等方面也不差,只是詞最強而已,甚至連詩君氖與他只在伯仲間。

此後舉人或進士陸續上前作詩,有的快有的慢,較慢的就拿了小主題就去一邊思考,在一刻鐘內賦詩即可。

這孔府學宮雖然比聖院稍差一籌,但請了詞君來,可見孔家也算重視,所以一星世家子弟使出渾身解數,不為那進士文寶和偽龍珠,只為能得詞君點評。

時間慢慢過去,不少人寫了好詩。

方運暗嘆這裡不愧是十國第一城,有七八首詩詞是出縣,最好的一首詞甚至超過出縣成達府,得到詞君盛讚,眾人也贊口不絕,乃是一位半聖世家的進士,本來就極有文名。

不多時,方運見那公羊巡微笑著走過去,向眾人行禮,引得許多人的注意,連正在談話的大學士都停下來,許多認識公羊巡的人甚至為他打氣加油。

畢竟是公羊世家的嫡長子,哪怕沒落了,也是半聖世家,身份比大學士都不差。

公羊巡沒有立刻去抽紙條,笑著道:「我的詩詞其實很一般,畢竟我們公羊家以經史見長。我呢,準備了兩首詩詞,要是沒抽中我準備的,我就請我們景國的大才子幫我,當然,彩頭什麼的就算了。方運,你不會看著咱們景國人丟臉吧?」

公羊巡微笑著看向方運。

聽到方運的名字,場內立刻響起輕呼聲,數以百計的人的聲音帶著興奮和驚喜。

除了與景國敵對的武國和慶國,方運的文名在其他各國都是正面。

柳子智坐在不遠處,微笑看向方運。

.

ps:

第三更在很晚的凌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