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195章狂君方運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候不能退,一旦後退,面對蒙聖世家必然滿盤皆輸. 蒙厲心中暗罵方運奸.,!詐,臉上的倨傲少了許多,道:你以為眾聖專門等著為你請聖裁?真是狂妄!不過,我們蒙家始終願意講道理,哪怕你買了贓物,我們也...

方運道:我聽說文寶武侯車裡有許多機關,最常見的就是毒箭,消耗才氣驅動,足以力敵一位大學士.要是裡面放置含湖貝甚至更大的飲江貝,毒箭等東西豈不是可以源源不斷?

李繁銘道:凶君的武侯車裡的確有飲江貝,還有一頁蒙聖的親筆聖文!只要聖文在,大儒之下無法動搖他分毫,而大儒也只能趕他走而無法傷他.關鍵是武侯車極快,只要才氣充足,大儒的平步青雲也無法追上.

聽到聖文,方運沉默不語,這就是半聖世家的底蘊,那些豪門甚至虛聖豪門哪怕強盛一時,只要沒有聖文,在半聖世家面前毫無還手之力.

一輛武侯車只能出風頭,還不至於讓他大出風頭吧?方運問.

武國和我們啟國一直對立,他為了增加在武國的地位,故意挑釁我啟國翰林,一日三文斗,初十,十一和十二連勝九場,第九場甚至還勝了一位新晉的大學士,啟國已經無人敢與他文斗.當年的武國衣知世橫掃我啟國,而本代啟國又出了個史君,反壓了武國一頭.隨後凶君橫空出世,以半代之差避開史君,力壓我啟國同代弟子.唉……李繁銘輕嘆.

方運這才知道是國家之爭.

啟國和武國都在最強國家之列,兩國偏偏還接壤,仇恨綿延近兩百年,一直對立.

方運意識到凶君和蒙家的聰明之處,只要不與武國皇室和武國世家為敵,全力打擊武國的敵人為武國揚威,哪怕做事比較過分,武國各世家也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甚至會維護他.讓他當武國的一把利劍.當年蒙聖雖然殘暴,可始終沒把武國的世家得罪太深,最多是摩擦而已.

凶君和蒙聖一樣,小節有虧.但大義在身.因為兩個人都通過殺妖滅蠻修鍊自己的兵法,軍功顯赫.遠超同輩人.

只要凶君不滅豪門一族,只是打壓或借用一些文寶兵書,其他半聖世家就沒有必要動手,最多只是警告.

正是因為兵聖孫家的警告.凶君不想把兵家得罪死,想舍了韓信點兵台換血滴獸皮退一步給兵聖孫家一個面子,但方運拒絕了.

砰砰砰……

方運在不在!

猛烈的砸門聲和囂張的喊聲幾乎已經表明了蒙家的來意.

衛氏夫婦去開門,大門打開,一頭頭蠻牛將氣勢洶洶衝進來,在正廳和大門之間排成兩排.

一位老者雙手背在身後慢慢走過來,他一頭銀髮.身穿白衣劍進士服,身體挺直,昂著頭,滿臉的倨傲之色.

身後跟著牛蠻帥和其餘的牛蠻將.緩緩向里走來.

正廳里的人紛紛站起,有三個半聖世家的弟子甚至彎腰作揖問候.

蒙伯伯.

蒙二叔.

蒙老先生.

方運這才知道,這位就是蒙家當今家主的弟弟,凶君的二叔,蒙厲,那日李繁銘說過,蒙厲此人非常傲氣,一直以身為半聖後裔為榮.

嗯.蒙厲很隨意地點了一下頭,在他眼裡這些半聖世家的旁支根本沒什麼地位,又不是那些著名的天才,絲毫不在意.

蒙厲看著方運和李繁銘在一起,面色一沉,冷哼道:你就是搶走我蒙家之物的方運?小堂用韓信點兵台與你換你都不換,還散布謠言中傷他?

方運筆直地站立著,腦中閃過無數念頭,很快毫不客氣道:蒙伯伯說笑了,若我手裡的東西真是方家之物,按照你們蒙家的一貫作風,必然會上門來搶然後廢我文宮.此物有紀伯伯作證,乃是我花錢買的.

李繁銘立刻道:我可以找來舅舅為他作證.

蒙厲聽到方運譏諷蒙家不僅沒有生氣,反而輕蔑一笑,道:不用了,我們已經找到那個偷走我蒙家之物的貨郎,他已經親口承認盜竊我蒙家之物,然後把血滴獸皮賣給了那個古玩商人.他已經在我武國簽字畫押,我這裡有文書.

說完,蒙厲隨手一拋,一頁紙飛向方運.

方運看都不看,任憑那紙碰到自己胸口然後掉落,因為連傻子都知道,必然是蒙家動用力量找到那人然後逼那人寫了這份文書.

上一次有凶君的堂兄來挑撥離間他和紀家韓家,這次竟然得寸進尺當面污衊他買贓物,方運忍無可忍!

方運眼中怒意升騰,道:既然蒙家這麼說,事關蒙聖世家名譽,這裡又是聖院腳下,上有眾聖,那我們乾脆請聖裁.若聖裁說那是你蒙家之物,我承認我買了贓物,賠禮道歉,去蒙家上香參拜蒙聖謝罪.若不是你蒙家之物,只需要凶君寫『我錯了』三個字給我,如何?

蒙厲一陣恍惚,心想這小子怎麼比我還狂比凶君還凶,張口就請聖裁,當半聖是縣令嗎?天底下誰也不可能一張口就請聖裁,他怎麼不按常理開口?

李繁銘等眾人也暗暗心驚,這方運真是太狠了,不僅敢請聖裁,還敢讓凶君寫我錯了,果然是上了《聖道》頭版的天才,知道這種時候不能退,一旦後退,面對蒙聖世家必然滿盤皆輸.

蒙厲心中暗罵方運奸.,!詐,臉上的倨傲少了許多,道:你以為眾聖專門等著為你請聖裁?真是狂妄!不過,我們蒙家始終願意講道理,哪怕你買了贓物,我們也依舊願意用一件大儒文寶換你的血滴獸皮.說吧,你要換什麼,只要我蒙家有的,你大可開口.

哦?方運打量了蒙厲一眼道,既然蒙家如此急公好義,那我也勉為其難答應,換一件武侯車吧,武侯車裡的聖文我就不要了,但那飲江貝得給我留著.換了武侯車,我馬上坐車回濟縣,不去聖墟了.

李繁銘等幾個人差點笑出來,這個方運簡直太會選了,武侯車由半聖才氣洗禮,本身價值就超過韓信點兵台,那飲江貝更是相當於一件不錯的大儒文寶,而這些天凶君一直用武侯車炫耀武國強盛,要是真被方運換走了,不知道多少人會惹來多少嘲笑.

蒙厲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心想蒙霖堂既然是凶君,這個方運豈不就是狂君?真是太狂了!

除了武侯車,其他任你換取.蒙厲惡狠狠地盯著方運,充滿威脅之意.

方運點點頭,道:好吧,讓我想想……不如這樣吧,《韓信三篇》相當於大儒文寶,只要凶君把《韓信三篇》還給韓家,我就把血滴獸皮雙手奉上.大家都是人族,搶人傳家寶這種不要臉的事還是少做為妙.

李繁銘吃驚地看著方運,沒想到方運竟然如此機智,凶君沒了《韓信三篇》就沒法進聖墟,就算有血滴獸皮也沒用,所以凶君不可能換,但方運這麼說,不僅事後韓家很感激他,所有蒙家的敵人都會對他大有好感,同時還化解了蒙厲的攻勢.

蒙厲臉上有些難堪,倨傲之色已經所剩不多,黑著臉道:你也不能訊韓信三篇》.

方運頓時氣憤地喊道:你們蒙家欺人太甚!先是污衊我買贓物,卻不敢請聖裁後來我退一步願意交換,可你們呢?這個不換那個不換,明明就是在欺負我一個寒門子弟!你們要是逼急了我,我現在就請聖裁,我就不信天下沒有講理的地方!

蒙厲知道自己此行徹底失敗了,除了強奪或付出真正重要的文寶,不可能得到血滴獸皮,但這裡是孔城,私軍可以囂張一些,甚至可以欺負那些名門豪門,但要是在孔城搶奪方運的東西,孔家和東聖絕饒不了蒙家.

方運的文名太盛,孔家要是眼睜睜看著方運在孔城被搶,那這第一世家的名號就別想要了.

蒙厲眼中的倨傲徹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冷意,怒意還有一絲殺意.

方家小兒,看你略有文名,蒙家先讓霖羽好言相勸,我現在又親自登門,可你竟然如此咄咄逼人,若是再不認錯,不要怪我蒙家翻臉無情!

蒙厲說著,突然底氣十足,再次昂起頭,臉上恢復了少許倨傲之色.

拿武侯車或者《韓信三篇》來換,我已經開出價碼,你回去問凶君吧,多說無益.送客.方運平靜地說道.一旁的人暗暗稱讚,方運竟然已經有了名士風範.

衛氏夫婦只是象徵性地上前一步,不敢真的強行送客.

蒙厲緩緩道:你要知道,我不只代表我自己,我代表的是蒙霖堂,是凶君!

那又怎麼樣?方運反問.

因為,從來沒有人可以拒絕凶君兩次!哪怕你想當狂君也不行,在凶君面前,你狂不起來!

方運感到莫名其妙,問:狂君?誰說我要當狂君了?至於拒絕凶君這種事,有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習慣就好了.

方運的語氣輕描淡寫,幾乎讓蒙厲氣炸了肺.

一旁的一些舉人暗暗向方運伸大拇指,敢這麼說凶君的人,天底下真沒有幾個.

你自己找死,怪不得我!蒙厲兇狠地瞪了方運一眼,轉身就走.

蒙厲剛走了兩步,他的傳音海螺出現方運聽過的聲音.

的確,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你有資格這麼說,所以我給你第三次機會,明日中秋文會,你雙手捧著血滴獸皮獻給我,半跪謝罪,你我之事一筆勾銷.如若不然,你進得了聖墟,走不出來!狂君的名號,休想得到!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