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194章武侯車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運理解這次才氣演武身份逆轉的用意,心中釋然。 「這次能快速斬首,軍中的妖蠻私軍功不可沒。現在千年條約終結,人族各國只能文比文斗,不能發生戰爭,但若是兩家有仇或者有利益之爭,可以召集妖蠻私軍。押...

圍魏救趙的第一次才氣演武,方運只是正常攻打蠻族部落,正常行軍,最後正常攻城。

在這個過程中,方運記下了每一處細節。

方運第二次進入圍魏救趙的才氣演武,立刻下達一條條嚴苛的命令。

在攻打蠻族部落的開始,方運突然動用斬首行動,集中己方的所有高文位將領和妖蠻私軍,殺死蠻族部落的一位蠻侯、兩位蠻帥和兩個逆種文人,徹底廢了這個部落的最強蠻人。

當這個部落三個最強者和兩個逆種文人的頭顱被舉在軍陣前的時候,蠻族的士氣徹底崩潰,跑的跑,投降的投降,少數死戰的被殲滅。

整個過程不足一個小時,傷亡不足一千。

方運率領剩下的大軍前往棟城,今日前去救援的士兵不僅比昨日多了整整三千,連出發時間也足足提前了半天!

這一次,方運稍稍加快了行軍速度,因為昨日他發現這些士兵還有餘力,但仍然沒有急行軍,因為還要攻城。

一天之後,隊伍到達了棟城。

此刻棟城和昨天一樣,已被這裡的蠻族大軍攻下,國君被殺死。

棟城的戰鬥剛結束不久,蠻族遠比方運的人族士兵疲憊,而蠻族的妖侯、妖帥和妖將等氣血消耗極多,實力只剩不到平時的一半,而方運一方的所有讀書人才氣飽滿。

方運一聲令下,一位位舉人、進士和翰林以消耗壽命為代價,使用了碧血丹心,讓所有讀書人的戰詩詞威力提高一倍。

有了上一次的攻城經驗,方運此次指揮更勝一籌,又是以微疲之師攻擊疲憊的蠻族,戰果逐漸擴大,佔據上風。

最後,方運率兵破城。戰鬥進入了巷戰,方運登上城門,望向殺聲陣陣的棟城。

「此戰若為保國君,則大軍和國君同亡。若是舍國君,則大軍勝,一敗一勝,就是平局,就是不敗之戰。」

隨後,方運思索此次才氣演武的意義。

「站在被圍魏救趙的一方我才明白,一旦我用出圍魏救趙,敵方有壯士斷腕的雄心放棄『魏』,同樣以緩行軍最後正面迎戰,那才是最後的考驗。所以。圍魏救趙不僅要選擇好那個必救的『魏』,要選擇好時機,要讓『趙』得救,要給對方一個『可以救下來』的假象,最後。還要有與對方正面一戰的力量和準備1

方運理解這次才氣演武身份逆轉的用意,心中釋然。

「這次能快速斬首,軍中的妖蠻私軍功不可沒。現在千年條約終結,人族各國只能文比文斗,不能發生戰爭,但若是兩家有仇或者有利益之爭,可以召集妖蠻私軍。押上土地、店鋪等物,讓私軍決一死戰。等我成舉人後,便需要慢慢物色妖蠻私軍。」

八月十四的凌晨,圍魏救趙才氣演武結束,智之聖道融入其中方運所寫的兵法中,隨後被收錄到奇書天地中。讓《三十六計》更進一步。

方運安心睡覺休息,有兩計在身,進入聖墟后更加安全。

這一次方運睡到日上三竿才醒來,隱約聽到大廳內有高談闊論聲。

方運正要離開室,發現自己的官印收到許多鴻雁傳書。便快速閱讀。

有長公主趙紅妝的,她和方運前後腳離開,竟然錯過了送別,不過兩人都並不在意。

有李繁銘的,說是知道他在周府,想來拜訪。

還有楊玉環通過文院發來的,說她和奴奴都想方運,祝福方運。

閱完其他人的傳書,方運向外走去,打開門,陽光明媚,不得不眯起眼望向左側的大廳。

「方少爺醒了1衛氏夫婦齊聲喊道,而大廳里的談話聲驟然停下,隨後聽到一人笑道:「你總算醒了,我正要請你喝花酒1

方運一聽就知道是李繁銘,就見十多個形貌各異但氣質極佳的年輕人從大廳里走出來,這些人個個身穿黑衣舉人服。

「這位就是方運方鎮國,這些人是我在孔府學宮的同窗。」李繁銘笑著說,那些舉人紛紛拱手作揖,方運立刻還禮。

隨後,李繁銘為方運一一介紹這些人,一共十六個人,十個豪門子弟,六個世家子弟,放到景國足以轟動全廄,可在這聖墟中秋文會前夕,在孔城,就顯得並不那麼誇張。

衛氏夫婦則異常小心,這麼多豪門世家子弟,而且都是舉人,卻來找方運一個秀才,這說明方運已經有資格跟半聖世家的子弟來往。哪怕都只是世家年輕的一代,那也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這些人大都面帶笑容,和善謙恭,也有少數人的笑容有些假,還有兩個人連笑臉都沒擠出來。

方運佯作不知,一一問候,禮節做足,不過發現這些人中除了豪門子弟似乎是嫡系,其他世家子弟都是旁支,沒有人是嫡系或者嫡長孫,不過那種人物也不會去孔府學宮上學,而是直入聖院。

李繁銘向來直接,道:「昨日聽說你在這裡,就來看看,沒想到你在參悟什麼,不便見客,就準備等到中午再離開。今早我和他們相聚,準備午間參加一個文會,晚上參加中秋文會。」

「今天不是八月十四?中秋文會不是在明天?」方運疑惑地問。

李繁銘笑道:「聖墟中秋文會是十國大文會,當然在明天的十五舉行。可孔城自己的中秋文會總不能也在明天吧?所以只能提前到八月十四。我們討論近十年的出名的讀書人,發現這次文會缺了誰也不能缺你,所以就結伴而來。我們這麼多人來一起請你,你總得給個面子吧。」

「這……既然各位看得起,那方某奉陪。」方運洒脫地答應。

「你們看!我就說方運這人沒架子,都上了《聖道》頭版還如此平易近人,每次跟人說我認識方運,我都能感到我臉在發光。」李繁銘開玩笑道。

「莫要污我。」方運笑著說,其他人也跟著笑起來。

「各位請屋裡坐。」方運對著正廳做著請的姿勢,眾人一起進屋。

衛氏夫婦一起忙碌著沏茶,眾人一邊喝茶一邊談天說地。

「我們和你一樣,都是要去聖墟的人。今日能聚在一起,也算是緣分,明晚一到,各位就要一較長短。來,我以茶代酒,敬各位一杯,願聖墟之後,能共聚一堂,把酒言歡。」李繁銘微笑說著,似乎就是在說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正廳內的氣氛卻為之一變,所有人默默地舉起茶杯,默默地喝了一口。

聖墟無父子。

在聖元大陸,還有聖院維護十國大禮。但聖墟什麼都沒有。

李繁銘似乎覺察不到眾人的氣氛,道:「這次去聖墟,我就是準備遊玩一番,萬一撿到什麼大寶藏,讓我成聖。我會很高興,萬一不行,也不生氣。畢竟咱們都是要臉面的人,從聖墟出來還得繼續在十國活著,諸位說是吧?」

「李兄此言有理,聖墟無序,我等心中有法。」

「我等讀眾聖經典長大。有些事可做,但有些事哪怕死也不能做。」一人道。

「那是自然。」

有的人態度堅決,有的人則含含糊糊,還有人並不說話。

李繁銘繼續微笑道:「方運是我舅舅一家人都看重的,連我外祖父都特別喜歡他。現在謠言說紀家和他怎麼樣,萬一他在聖墟里出了事。紀家人的面子上不好過埃」

眾人肅然,意識到是李繁銘發現幾個人的態度不好,馬上表明紀家和他對方運的態度,等於在說,誰要是敢在聖墟里害方運。以後朋友就沒得做了,至於紀家以後會做什麼,按規矩聖墟里的仇恨不能帶到外面,但紀聖世家總有辦法報復。

方運見氣氛不妙,微笑道:「繁銘這話讓我心花怒放,沒想到連紀家主也知道我,那以後我臉上也會發光。」

眾人一笑,這件事就揭過,但每個人都不會忘記李繁銘的話。

臨近中午,外面突然傳出沉重的聲音,大地地面在震動。

方運面色一變,因為那聲音十分耳熟,八月初十那夜遇到的妖蠻私軍奔跑起來就是這個聲音,印象實在太深刻。

方運坐在正廳中,望向對面緊閉的正門。

其他舉人也好奇地望著,那妖蠻私軍的聲音越來越大。

一個舉人突然道:「聽聲音似乎是一隊重騎兵,敢在孔城動重騎兵的,除了孔城的守將,也只有這幾天大出風頭的那位。」

眾人立刻意識到是誰,一起望向方運,凶君想用韓信點將台換方運手中奇物被拒的消息已經傳開。

幾個人露出惋惜之色,因為凶君的手段非常狠辣,連那些虛聖豪門都無可奈何,更何況一個方運。

李繁銘突然冷笑道:「這裡是孔城1說完主動站起來。

方運四平八穩地坐在椅子上,道:「客人未到,先等等。我這幾天都沒出門,那位到底出了什麼風頭?」

李繁銘坐回椅子上,道:「也沒什麼,就是有了一輛文寶武侯車。」

方運心中一沉。

諸葛亮當年在研究木牛流馬後總結的經驗,與墨家聯合製作的一種特殊寶物,名為武侯車。外形是一座上面有大傘的大椅子,但實際是一輛有轆的車,差不多八尺見方,內含墨家和公輸家強大的機關,是極強大的戰車。

武侯車產量極少,據傳一共也只有十幾輛。

普通的武侯車不可能被讀書人注入才氣,但若是長期在半聖周圍或被半聖使用,被半聖才氣洗禮,則可成為大儒文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