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193章惡毒的才氣演武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齒,露出威脅又帶著少許不屑的神色,繼續奔跑。 這隊妖蠻私軍穿過街道,揚長而去,留下一路震驚的人。 方運很好奇這支私軍的主人,因為就算是眾聖世家的人可以養更多的妖蠻私軍,...

一秒記住kanshuwo,本站為您提供熱門小說免費閱讀。

!--go-- 青魚妖的話立刻引發了集市大娘大媽們的同情,紛紛說要給它介紹魚妖媳婦。

方運越發覺得這孔城有趣。

那青魚妖立刻表示感謝,說給人送小魚,又隨口說了幾個簡單的妖語辭彙。

方運笑了笑,看了青魚妖一眼,繼續走。

路過一家大戶門前,方運看到一頭獅妖帥正和一群孩子們玩,逗孩子開心,完全就是一頭溫順的大狗。方運看了看那群孩子,好幾個人身上都戴著妖王血玉,起碼也是豪門家族的人。

「看來人族一直在大力馴化妖蠻。」方運心想。

衛氏夫婦帶著方運來到大運河邊的時候,天已經徹底黑下來,就見大運河上空浮著許多孔明燈,而河面浮著許許多多蠟燭製成的燈,有小船燈,有荷花燈,甚至還有蛋殼燈。

這是聖元大陸的傳統,元宵節的人是打花燈,而中秋佳節則是放花燈,把自己的希望寄托在花燈上,希望花燈可以順水而下,幫助自己完成願望。

方運慢慢向大運河走去。

孔城原本沒有這條河,但孔聖以一己之力開闢了一條寬二十里的大運河,西接越江,東接東海,讓與東海相距五百里的孔城直通東海,人稱小長江。

有了孔城大運河,其他地方的東西就可以通過便利的水運源源不斷到達孔城,使得孔城和曲阜更加繁榮。

看著河邊的男男女女,方運有些懷念楊玉環和奴奴,然後和衛氏夫婦一起買了幾個花燈,到大運河邊放花燈,為楊玉環和奴奴許願。

花燈放完了,方運等三人往家裡走,走了幾步,前方突然傳來凌亂但沉重的馬蹄聲。不是噠噠噠的聲音,而是轟隆隆的聲音,同時有人高喊讓開。

方運向前方望去,就見一隊騎兵正賓士在街道上,大概有五十名騎兵,一人兩馬。

那一百多匹馬格外高大,馬身上布滿巴掌大的青色鱗片,頭上生著一隻獨角,赫然是純血蛟馬,價值是普通蛟馬的百倍以上。

方運忍不住咂舌。哪怕是景國國君的儀仗隊也僅僅用到二十匹純血蛟馬而已,這隻隊伍竟然有上百蛟馬,幾乎可以換一支萬人普通蛟馬騎兵,而萬人蛟馬騎兵可以輕鬆擊潰五萬大軍。

這純血蛟馬日行兩千里都不會累,但此刻卻顯得十分疲憊。

純血蛟馬上的都是牛蠻人,身穿極為精良的鐵甲,鐵甲表面泛著藍綠色的幽光,方運曾在軍中生活,一眼認出來這是摻雜了妖王骨骼鍛造的寒鐵甲。一套盔甲價值上萬兩白銀,極為堅固,配合牛蠻人的氣血,足以抵抗多次舉人的戰詩詞。

但是。方運最驚訝的不是純血蛟馬和精良的鎧甲,而是那些氣血沸騰的蠻族騎士。

兩頭相當於進士的牛蠻帥領軍,足足五十頭相當於舉人的牛蠻將在後。

這還沒有完,在牛蠻將騎士之後。跟著二十四頭狼妖,一頭赫然是相當於翰林的妖侯,其後跟著四頭妖帥和妖將。

「這……不會是某個半聖的部分私軍吧?哪怕是李文鷹是景國第一大學士。在妖族大學士獵殺榜上排名第二,也只有大約十個左右的妖蠻隨從,最高的一位也不過是妖帥。」方運心想。

這些狼妖的眼睛外圍明顯有一圈血色圓環,代表是吃過人的妖族,除了半聖世家,沒有任何人有資格馴化豢養這種妖族。

這一隊妖蠻私軍血氣衝天,周圍的馬匹或實力較差的妖蠻都被嚇得趴在地上,街道兩邊的人哪怕在孔城見慣了妖蠻也膽戰心驚,一些孩子更是被嚇得哇哇大哭。

聽到哭聲,牛蠻人還好一些,那些狼妖竟然露出輕蔑的笑容。

那狼妖侯低吼一聲,眼中殺意濃烈,絲毫不把眾人放在眼裡。

一頭被馴化的狼妖將被那狼妖侯掃了一眼,竟然瑟瑟發抖,然後尿了。

方運第一次見到如此氣勢洶洶的私軍,心中暗嘆十國果然藏龍虎,這隊私軍一出,一萬大軍都不夠他們殺的。

路過方運的時候,那狼妖侯突然看了方運一眼,然後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齒,露出威脅又帶著少許不屑的神色,繼續奔跑。

這隊妖蠻私軍穿過街道,揚長而去,留下一路震驚的人。

方運很好奇這支私軍的主人,因為就算是眾聖世家的人可以養更多的妖蠻私軍,都只養幾個忠心的,像這種超過五十人的私軍很少,敢在孔聖世家眼皮子底下這麼囂張的人更少。

方運一邊走,一邊聽路邊的人議論。

「哪裡的私軍?嚇死個人。」

「混帳!這裡可是孔城,聖院腳下,誰人敢這麼放肆1

「我想起來了,前一陣還跟孔聖世家的朋友聊過,應該是凶君的私軍1

「原來是他,那就怪不得了,他簡直就是個瘋子。」

「哼,這裡可是孔城,他是虎得著,是龍得盤著1

「可他沒也沒盤。」

聽到眾人的議論,方運心想:凶君?很有可能。凶君是武國的狀元,所以一中進士就有大學士才有的平步青雲,他自己飛過來,但他的私軍就沒那麼快,所以日夜兼程,換乘純血蛟馬。他竟然讓私軍一起來,看來非常看重這次聖墟。

方運突然想到另一個可能。

「八年前凶君是舉人,必然去過聖墟!他這次竟然捨得用韓信點兵台換我的血滴獸皮,又特意帶了整支私軍來,明顯是志在必得的陣勢。莫非他八年前在聖墟找到了什麼重要的線索?」

方運輕嘆一聲,親眼見到凶君的私軍,才意識到自己和半聖世家的差距有多大,也才明白為什麼凶君那麼瘋狂掠奪壓榨那些豪門世家,不那麼做根本養不起這一支私軍。這支私軍的實力毋庸置疑,僅僅這一隊私兵加上凶君,可以力敵五萬大軍,要是拼文寶。凶君恐怕能全殲五萬大軍。

「怪不得凶君有重現蒙聖世家輝煌的底氣,當年蒙聖在翰林時,都不見得有這麼一支私兵。翰林的私兵竟然有妖侯,相當於半聖的私兵有妖聖,這幾乎不可能發生,但他偏偏做到了。」

「等成了進士,我也有資格豢養妖蠻私軍,真正的私軍都是喂妖族血肉,那可是花錢如流水。這次聖墟要是不能弄點聖血聖玉,以後寸步難行。」

方運心裡一邊想一邊回周府。感到壓力更大,對聖墟之行有了更強烈的渴望。

「三十六計第一計已經得到了,第二計圍魏救趙最好在進聖墟前完成才氣演武。不過……三十六計的第八計就是暗渡陳倉,而凶君恰恰有《韓信三篇》,而其中的第一篇就是《明修棧道,暗渡陳倉》!這意味的,以後在持有《韓信三篇》之人的面前,《三十六計》將永遠不能算完整的兵書1

方運沒想到,一個凶君竟然給自己造成這麼大的阻礙。

方運沉思片刻。突然眼中寒光一閃。

「先把《圍魏救趙》這第二計寫出來再說1

回到家后,方運囑咐衛氏夫婦不要打擾他,然後開始正式書寫《三十六計之圍魏救趙》。

在寫到最後一個字的時候,方運第二次進入才氣演武。

方運一睜眼。發現自己坐在中軍大帳中,一人從外地衝進來大喊:「稟報方將軍!我軍原本明日就要攻下蠻族部落,但另一支蠻族部落用圍魏救趙之計攻打棟城,而國君就在棟城中!棟城空虛。國君已經下了聖旨,讓您放棄這個蠻族部落,返回救援。」

方運目瞪口呆。心想明明是我要圍魏救趙,怎麼被圍魏救趙了?這才氣演武也太惡毒了!哪怕兵家半聖來了也得吐血。

圍魏救趙之計,有大勢和陽謀在,乃第一毒計,無法破解。

不過,方運僅僅氣了片刻就恢復正常,他一直研究兵法,自然也會思考破解之計,心中早就思考過,這圍魏救趙要麼不用,一旦用出來,誰也不可能破解,除非天降聖人。

「但是,兵法不能破解,不代表就一定戰敗!此計不可破,但也有勉強應對之策。」

「我若現在帶領全軍救援,且不說到達后士兵疲憊會被迎頭痛擊,就算能堅持一戰,也必然遭到前後夾擊。若是分兵,同樣是自尋死路,當年龐涓就是這麼輸給孫臏的。這次才氣演武的蠻族既然用了圍魏救趙,必然有逆種文人,不可能給我機會。」

方運不斷思索這些天所學,最後做出決定。

「勝是不可能了,但有機會不敗1

於是,方運下令連夜攻打蠻族部落,憑藉絕對的實力取得勝利,但也有了一定的傷亡,同時兩萬大軍也只剩下一萬五可用。

方運下令眾人吃飽喝足休息,明日前去棟城救國君。

第二日,傷員留下,可戰的一萬五千士兵出發,但不是急行軍,而是緩行軍,保持所有士兵的體力,避免被蠻族圍點打援。

緩行軍,不是勝利之計,而是唯一的不敗之計!

本來急行軍半日能到達,方運用了一天半的時間到達,而棟城已經被蠻族攻下,國君被殺。

方運下令攻打棟城,最後兩敗俱傷,方運戰死,蠻族所剩無幾,圍魏救趙第一次才氣演武失敗。

方運再一次睜開眼,發現自己還在書房裡,然後詢問衛氏夫婦,實際只過了一天的時間,仔細一算,發現才氣演武中扣除行軍的時間恰好是一天。

方運休息后,有針對性的翻找兵書,學習攻城之策,等才氣恢復,進入圍魏救趙的第二次才氣演武。!--over--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