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181章 琴心

作者:永恆之火  |  更新時間:2014-08-04 08:02  |  字數:3472字

方運微笑看著崔暮,等他回答.

我年齡尚小,道理懂得不多,只說我親眼見過的.去年景國戰敗,爺爺大罵奸臣,病情更重,哪怕請來醫家人用醫書也無濟於事.今年有方先生橫空出世,爺爺和父親等人都說您是景國的希望,是人族的希望,特別高興.只要聽到您的詩詞,必然書寫下來掛在書房中.每每有關於你的事,我們全家飯後都會討論.我想,爺爺願意耗盡才氣為您製作文寶,是把景國復興,人族崛起的希望寄托在您的身上,是他為景國,為人族最後一次出力.

崔暮說到崔老進士病情加重的時候,已經紅了圓圈,但始終堅持著沒有哭出來.

少年稚嫩的聲音淳樸真摯,沒有絲毫的大道理,但包括方運在內,每個人都被打動.

崔老進士欣慰地笑著.

方運仔細看著崔暮,點點頭,道:你覺得崔家失去用文寶換官爵的機會,可惜嗎?

崔暮想了想,有匈疑.

旁邊一個中年人嚴厲地道:你想什麼就說什麼!不準隱瞞!

崔暮只好道:當然覺得可惜.不過爺爺前些日子說過,您比劍眉公封聖的可能都大,您要是封聖,我們崔家要是宣揚一下您的文寶是我爺爺才氣注入的,好處肯定比普通官爵大!

滿屋子的人都笑起來,馮院君笑得最歡,這孩子說得倒是事實.

你背了嗎?方運問.

崔暮驕傲地抬起頭道:凡是方先生所作,我都背了下來!

方運看玩笑道:也背下來了?

啊?那也算啊?崔暮瞪大眼睛,臉上充滿了愁苦,終於露出孩子應該有的樣子.

眾人再度笑起來.

那你背一遍我聽聽.方運道.

崔暮立刻大聲背誦完,一字不差.

方運又考了崔暮一些蒙學知識,還考了一些他對一些事物的看法,提出的問題都是現想的.不可能有人教他怎麼回答.

最後發現這個孩子果然比較出色,要是放到大源府的方氏族學裡,必然是頂尖的學生.

不錯,基礎紮實,頭腦靈活,對答得體,又有自己的見解,沒有完全被外物影響.當我的弟子足夠了.方運點頭道.

一旁幾個崔家人立刻給崔暮使眼色.

崔暮猶豫一下,有些害羞地捧著一杯茶,跪在方運面前.恭恭敬敬地地上:學生崔暮,給先生敬茶.

方運一手接過茶,一手扶起崔暮.

崔老進士眼中閃過激動之色,呼吸不由得急促,崔家人立刻上前幫他.

馮院君道:先讓老人家休息,我們先出去.

離開崔老進士的卧房,馮院君幫方運和崔家人定下才氣注入之事,然後讓方大牛回去取震膽琴.

在方大牛取琴的過程中,方運和崔家其他人聊天.發現崔家人不愧是書香門第,不愧是出了崔老進士的名門,雖然家裡無人是舉人,文位最高的是秀才.可全都十分明事理.

不多時,方大牛帶著震膽琴回來,崔家上下都流露出哀傷之色,但都沒有反對.

崔老的長孫親自把震膽琴送入崔老的卧房.不多時,新的震膽琴拿了出來.

震膽琴的琴體原本是黑色,但年長日久顯露出木材的底色.現在呈棕色.受琴弦和聲音震動的影響,琴體的部分地方出現輕微的斷紋,形成了極為罕見的蛇腹斷.

琴弦大多地方潔白如玉,但有一部分位置經常接觸手指,已經變了色.

和之前的震膽琴相比,新的琴表面有一種極淡的光澤,整架琴散發著一種渾厚的氣勢.

方運知道,這架琴承載著崔老進士的希望.

方運想見崔老進士,但崔家人說老人家正在睡覺,不方便見人,方運只好作罷,甚至也打消了為崔老進士奏一曲的念頭.

在臨走前,方運囑咐了崔暮幾句,還隱晦地說了一句等崔老進士仙逝就告訴他.

失去才氣的支持,崔老進士活不過八月.

崔家人非常通情達理,禮貌地送方運離開.

上了車,方運的情緒有些低落.

馮院君勸說道:你第一次遇到這種事,自然想不開.不過,你可以這麼想,既然事情已經發生,再想下去也沒用,不如好好學琴,發揮這把文寶琴的威力,殺妖滅蠻.殺的越多,崔老先生會越高興.

我明白,也不是想不開,只是有些傷感而已.

那便好.

回到家裡,方運把文寶琴放到琴架上擺好.

楊玉環和奴奴都對文寶琴感到好奇,奴奴跳到琴上,用小爪子胡亂撥動琴弦,但彈出來的聲音特別難聽,它自己忍不住捂著耳朵離得遠遠的,嚶嚶叫著像是在說:破琴!

被奴奴這麼一搗亂,方運的心情好了許多,開始試琴.

方運先把右手食指放在琴弦上,向內彈,這是古琴基礎技巧中的抹.

嗡……

.,!方運點點頭,音色純正,而且多了普通琴沒有的奇特力度,仔細聽真有點像戰鼓聲.

接著,方運依然用右手食指彈琴,不過是由內向外彈,這個是挑.

隨後改換中指,同樣是由內向外彈,就不能稱其為挑,而是剔.

方運慢慢用兩手試音,先是用基礎指法,接著有組合指法,越發覺得這進士文寶琴順手.

試完文寶琴,方運和楊玉環則試著琴瑟合奏一曲,雖然方運掌握得不夠純熟,而且合奏過程兩人頻頻出現小問題,但兩個人都很滿意這種感覺.

奴奴也異常羨慕兩個人琴瑟和鳴,等方運彈完,它又試著用小爪子撥弄琴弦,弦聲一震,它全身一抖.露出實在忍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