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178章 選琴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任掌柜和夥計大吃一驚。 「那個方半相?」 「應該就是我。」方運微笑承認。 「那、那您要是急用,現在就可拿走,等回頭再派人把銀票給我們文友軒即可。」 「你們就不怕我是騙子...

方運沒想到鯨王會因為龍人的事情賠罪,於是前往「文友軒」。

文友軒是玉海城少有的大店,是陳聖世家的產業,文友就是指琴棋書畫四友,所以主要經營是普通的琴棋書畫和文房四寶。

文寶琴棋和戰畫雖然利潤高,但成交量極少,並非文友軒的主營範圍,只有聖院和十國國都才有大型的文寶專營大商家,其後台都是各國的老牌半聖世家。

天地貝中的文友軒佔地極廣,一家店鋪獨佔一條街,分琴棋書畫四個大店鋪,今日從各地調集夥計三百餘人,正在接待數以千計的顧客。

方運進入文友軒,問清楚夥計后,來到出售文寶琴的地方,發現這裡只有五架舉人文寶琴和三架進士文寶琴,都是別人寄托在這裡,寫了交換條件,只交換不賣。

每架琴都有鑒定書,上面寫著文寶琴的來歷、年代和才氣注入次數。方運又通過斷紋論代判斷,年代方面和鑒定文書說的一樣,都是很普通的文寶琴,根本不值得鯨王開口。

「我需要一架進士文寶琴,而值得讓鯨王開口的,必然不是普通的進士文寶琴。他的話里,似乎有考究我眼力的意思,應該是這八架文寶琴有一架很特殊。」

方運再一次仔細鑒定了八架文寶琴,還是看不出什麼來。

「難道是其他普通琴中藏著一架文寶琴?可能性太校文寶琴和非文寶琴差別太大,文友軒不會犯這麼大的錯誤,鯨王到底想說什麼?」

方運第三遍檢查八架文寶琴,但還是一無所獲,只好找了夥計前往不遠處賣精品古琴的地方。

方運來到店中,發現這裡豎立著十多排貨架,上面擺著許許多多架瑤琴,外形各異,顏色各異。伏羲氏、仲尼式、連珠式、靈機式等等應有盡有,古香古色。

這裡不像是商鋪,像是古琴的殿堂。

僅僅是看著,方運就感到耳邊響起自己最喜歡的樂曲。心神愉快。

「若是那八架文寶琴沒有特別,一定是這幾百架琴里有特別之處。」方運開始慢慢尋找,他不看新琴,只看有年代的古琴。

來這裡買琴的人也和別處不同,腳步輕鬆,悠然自得,不是在挑選商品,而是在欣賞藝術品,引龍閣的喧囂彷彿全都被隔絕在外。

楊玉環的雙眼格外有神,因為琴瑟不分家。這裡除了琴還有瑟。

方運見她喜歡,就讓奴奴陪著她,自己慢慢鑒賞那些精品古琴,尋找可能存在的好琴。

要是全面鑒定,一把琴需要半刻鐘的時間。一天一夜也鑒定不了一百架琴,所以方運只用「斷紋論代」來快速鑒定。

琴過百年才有斷紋,百年有冰裂斷,其形如裂開的冰面。但過了二百年,琴體其他部位會有一些新的斷紋,斷紋如一絲絲牛毛,名曰牛毛斷。

還有極少數的琴因為材質太特別。前幾百年不會出現斷紋,過好幾百年才出現更高級的斷紋。

方運快速看完所有的琴,最後站在最裡面,望著一長排的貨架,上面擺著十架古琴,每一架古琴都曾是文寶。現在哪怕才氣消散也極為珍貴。

其中最貴的一架古琴是數百年前秦國的著名制琴師所制,雖然有些破損,但價值二十萬兩白銀,是這裡的鎮店之寶。

方運仔細觀察,發現這架琴上面有兩種斷紋。一種是過五百年才能出的「蛇腹斷」,斷紋長而間隔寬,平行排列,如蛇的腹部一樣,是極為珍貴的斷紋。這種斷紋不僅能證明年代久遠,斷紋本身就有巨大的收藏價值。

第二種是過七百年才有的「梅花斷」,那斷紋如同一朵朵梅花綻放。

琴弦和聲音彷彿一支畫筆,在古琴的琴體留下一道道奇異美麗的斷紋。

聖元大陸的人不在意,方運卻因為第一次親眼看到梅花斷而無比喜悅,梅花斷已經是傳說中的斷紋,再往上一步的千年龜背斷則接近神話,並沒有實物,方運只在奇書天地的《藏琴錄》里看到過寥寥幾句,其中有一句「千金難買龜背斷」印象極深。

「若是真有龜背斷,那第一殺琴『號鍾』上必然有。」

方運心裡想著,不由自主又觀賞一陣那些美麗的斷紋,才開始認真尋找可能存在的古琴。

最後,方運發現了一件有問題的古琴!

那架琴的鑒定文書沒有製作者的詳細資料,標明是四百年前的古琴,歷經兩次才氣注入。

鑒定文書上還誇這古琴材質特殊,保存四百年而音色不變,至今可以彈奏,而且琴聲格外厚重,雖然達不到傳說中琴如洪鐘的境界,但彈戰曲的時候「音震似鼓」,猶如軍鼓齊響,讓敵人聞風喪膽,故名「震膽」。

但是,上面有一片蛇腹斷!

四百年的古琴不可能出現蛇腹斷。

方運斷定,這架古琴至少有五百年的歷史,又因為這古琴曾經是文寶,才氣的力量能減緩斷紋生成,那麼這架古琴的實際年齡接近六百年!

方運仔細觀察,綜合華夏古國和聖元大陸的鑒定方法,發現這把震膽琴明明有六百年的歷史,磨損的痕卻像四百年,不僅說明這琴的材質好的可怕,更說明這琴實際經歷過三次才氣注入!

震膽琴歷經六百年才磨損了這麼點,完全可以承受第四次才氣注入!

文寶琴一旦接受第四次才氣注入,那麼所彈奏的戰曲威力加倍!

「鯨王說的應該就是這架震膽琴,因為不是著名琴師之作,標價只有兩萬六千兩,但需要找即將去世的進士注入才氣,有半截蛟王龍角足夠,畢竟十國一年錄取許多進士,蛟王的角一年都出不了一支。等我練到琴道一境或成為舉人,就可以使用進士文寶琴彈奏戰曲,彌補自身的不足。」

「諸如琵琶、古箏等曲都可以改成文寶琴來演奏,後世著名的《十面埋伏》《霸王卸甲》《將軍令》一旦改成戰曲,威力必然非同凡響。《十面埋伏》和《霸王卸甲》都是名曲。尤其是前者更是十大古曲之一,兩者都取材於楚漢相爭,不過前者主角是劉邦,后一首曲子的主角是項羽。」

方運想到這裡愣了一下。腦海里浮現一個很荒謬的念頭。

「《十面埋伏》和《霸王卸甲》的內容在華夏古國是普通的戰爭,但在聖元大陸,表面的歷史沒變,但實際歷史是扶持楚漢的眾聖戰勝秦朝背後的眾聖后,出現分裂,楚漢兩個陣營的眾聖進行了一次驚世之戰,最後支持劉邦一方的勝利。萬一《十面埋伏》受才氣激發,引動的不是劉邦項羽的大軍,而是更高層次的力量,那……絕對會是遠超一切的第一戰曲!要是能配合第一殺琴『號鍾』。不敢想象。」

方運搖搖頭,感覺可能性有點小,然後伸手取下震膽琴。

這個舉動立刻引來眾人的目光,多個夥計一起走來,這種價值高昂的古琴都被隔開。誰要是不經店方同意就拿下來,那就非買不可。

方運雙手捧著震膽琴,對過來的夥計道:「帶我去見你們掌柜。」

「是。」夥計立刻帶方運走,不多時,在一間小屋裡見到一位五十多歲的男人。

「這位就是我們的任掌柜。任掌柜,這位公子要買震膽。」方運道。

任掌柜客氣地過來迎接,雙方寒暄后。任掌柜問道:「您是現在付錢,還是讓我們送到貴府?」

方運笑道:「誰逛街也不會帶這麼多銀子,送到我家裡吧。」

「敢問公子名諱?」任掌柜問。

「方運。」方運道。

任掌柜和夥計大吃一驚。

「那個方半相?」

「應該就是我。」方運微笑承認。

「那、那您要是急用,現在就可拿走,等回頭再派人把銀票給我們文友軒即可。」

「你們就不怕我是騙子?」

「玉海城還有人敢冒充方半相?」任掌柜反問。

兩人齊聲笑起來,方運道:「那就先包好。明日送到我家裡。我倒是不著急。」

「好,您放心,明日一早我親自送到您家裡。」

「多謝任掌柜。」

「您客氣了,您來我們文友軒,讓這裡蓬蓽生輝。應該是我們說謝謝才是。」任掌柜笑道。

方運離開,然後找到楊玉環,回到琴會地點,想找那位洪秀才,但卻沒找到他,一問才知道,洪秀才剛剛賣了那琴,帶著四件舉人文寶離開了。

方運站在那裡想了一陣,才和楊玉環等人走到門口,和其他人匯合返家。

一路上,方運不斷撫摸皮毛,而奴奴也對皮毛很好奇。

到了家,方運把奴奴抱進書房,然後把皮毛放在桌子上,道:「說吧,這皮毛到底是什麼?」

奴奴搖搖頭,表示真不知道。

方運不由自主想起那人衣袖中閃現的一角木片,問:「你也看出他手裡的東西很強大。那我們做個比喻,那位懶文宗你也見過,如果他的實力有這麼厲害,那塊木片你感覺有多厲害?」方運說完,拇指和食指捏著然後分開,空出一寸長的距離。

奴奴想了想,然後直立起來,把兩隻前腿當手臂,用力向兩側張開,最後兩臂平伸,表示比文宗厲害得多。

「恐怕就是那幾件東西之一,不過具體是什麼,還是猜不準。」

方運說完,盯著黑色的皮毛,看著上面三滴鮮紅卻乾涸的血,感受不到一點力量。

「真的跟聖墟有關?」

奴奴下意識點了一下頭。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