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177章 奴奴立功

作者:永恆之火  |  更新時間:2014-08-02 23:02  |  字數:3656字

文寶一條街離琴會地點很近,中間只隔著兩條雜貨街。

方運這次沒有細看這兩條雜貨街的東西,只是走馬觀花一看,眼看就要進入最大的文寶一條街,奴奴突然跳到他懷裡,仰著頭,用爪子抓住他胸膛的衣服吊在他身上,表情十分嚴肅,兩隻小眼珠不斷使眼色,好像怕被人發現。

方運意識到奴奴有話要說,於是慢慢走到一處僻靜的地方。

「你有重要的事要說?」方運低聲問。

奴奴認真點頭。

「說吧。」方運道。

奴奴用一對烏溜溜的眼珠盯著方運,作出一副很認真很努力的樣子,最後卻突然泄了氣,用爪子指了指自己的嘴,好像在說自己不會說話。

「那你會寫字嗎?」

小狐狸害羞地搖搖頭。

方運無奈道:「那我來猜吧,我說的對你點頭,不對就搖頭,能聽懂嗎?」

奴奴點頭。

「你發現的是壞事?」

奴奴搖頭。

「好事?」方運更加感興趣。

小狐狸用力點頭。

「是個人?」

小狐狸搖頭。

「是東西?」

奴奴想了想,點點頭。

……

接下來,方運費勁九牛二虎之力,終於通過一問一答的方式,得出事情真相:奴奴在一個店鋪里發現了好東西,具體是什麼好東西它也不知道,只知道很好很好,想讓方運買下來,但又怕被人看出來提價,它等方運走過了才使眼色提醒。

於是,方運與奴奴商量找那東西的方法,然後告訴楊玉環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又往前走了一陣,才抱著奴奴慢慢往回走。假裝認真看東西,走一會兒,停一會兒。

走到一家賣雜貨的店鋪前,奴奴突然暗中用小爪子按方運的手。示意就是這家店鋪。

方運裝作漫不經心地掃視,發現這店鋪不小,差不多有兩丈寬,兩側的貨架擺滿了東西,而且東西特別雜,有古書,有殘破的文寶,有瓷瓶玉器,有銅鼎石雕,屬於典型的古董店鋪。

店鋪里有幾個人。有的在談論古董的年代,有的在和店家討價還價。

方運一邊看一邊對楊玉環道:「文寶的歷史悠久,但太過昂貴,最普通的舉人文寶就價值數萬兩銀子,而且很多時候都不賣錢。所以那些才氣消散的文寶甚至破碎的文寶。都被當場上佳的收藏品。你看這方官印,是漢代的文寶,已經才氣消失,和漢代的普通官印毫無區別,但就收藏價值來說至少是普通官印的三倍!」

「嗯,我在濟縣的時候就聽說有個老秀才喜歡收集破碎的瓷片,更不用說文寶了。」楊玉環順著方運的話說。

當方運走過一處貨架的時候。奴奴的小爪子突然又按了一下他的手。

方運心領神會,目光落在貨架上。這處貨架比別的都雜,是一個五尺見方的大盒子,裡面放著許多破碎的東西,以各種破碎的文寶居多,其中一些甚至還有殘留才氣的氣息。

方運並不急於尋找避免被行家看穿。對楊玉環道:「這些都是破碎的文寶,你看那支筆桿,還有才氣,雖然只剩半截,也值兩百兩銀子。不應該擺在這裡。這家店鋪應該是新開的,否則應該會選更大的鋪子,把這麼貴重的東西一一擺好,而不是倉促放在一起。」

這時候一個中年人笑呵呵伸出大拇指,道:「這位秀才好眼力!我們縣裡的幾個貨商合夥來玉海城做生意,才來不到一個月,也是第一次來引龍閣,的確倉促了。既然秀才公是行家,不會辱沒了寶貝,你買的第一件打九折!」

方運順勢笑道:「你都這麼說了,我定要選一件,不然就浪費店家的一片真心。」

兩人客氣一笑,方運把奴奴放到肩上,低頭在大方盒中翻找東西,一件一件拿起看,偶爾還會問店家價格,甚至討價還價,並且選了一件有收藏價值的小石雕,和正常買東西毫無區別。

在摸了十幾件後,方運碰到一塊獸皮,就要放到一邊。

與此同時,奴奴的小爪子用力按他的肩膀。

方運立刻拿過獸皮仔細觀察,這獸皮呈純粹的黑色,極為厚實,足有一寸厚,與其說是皮不如說是墊子。

獸皮的皮毛很短,不到半寸高,不扎手,摸起來很舒服。這毛皮明明很古老,卻又顯得很新,上面有三滴乾枯的血跡,本應該發黑,卻紅得鮮艷,讓人有時代錯亂的怪異感,很像是仿造的。

方運雖然鑒藏經驗不多,但速讀過許多雜書,對妖蠻兩族的獸類非常了解,已知的妖獸不可能有這種皮毛。

這獸皮只有巴掌大小,成為唯一的缺陷,獸皮必須要大一些才有用,巴掌大的獸皮只能當抹布,很難以利用,又難以確認來歷,收藏價值大打折扣。

方運不想有任何意外發生,之前又做足了準備,拿起這皮就問:「店家,這獸皮多少錢?」

那店家沒有絲毫懷疑,伸出手,五指分開。

「哦?五兩?」

那店家立刻道:「公子說笑了,是五百兩。」

「好,這東西是我的了!玉環姐,給他錢!」方運立刻抓住獸皮。

那店家一看就意識到方運淘到好東西,實際價值一定遠超五百兩,臉上浮現肉痛之色,猶豫片刻,道:「五百兩就五百!日後公子若是發達了,別忘了多來我們的小店。這是我們店鋪的名刺。」說著遞過一張磨得很薄的竹片。

方運暗暗鬆了口氣,這種時候要是再討價還價就太蠢了,一口氣答應並付錢,按照律法來說這東西就已經屬於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