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玄幻魔法

儒道至聖 第169章龍角磨劍,奴奴……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人和進士都羨慕地看著方運。 錘鍊唇槍舌劍的方法有很多,成劍前可以用一首劍詩文為胎醞釀,成劍后需要外物磨礪,其中龍角是最好的神物之一。像這種直接斬斷的妖王龍角更是神物中的上品,足可以用來磨礪大儒...

慶國人默默地看著興奮的景國人。

「不要泄氣,還有機會!拿出詩君的七夕詩,必然可以力壓群雄1

「對,等方運的詞一出來,立刻用詩君大人的詩壓他1

在眾人歡慶的時候,馮院君和方運在城樓的角落裡聊著引龍閣的事。

聊了一會兒,馮院君低聲道:「人多的時候,我不便說。你那首《詠日》是明紅通韻,一點問題沒有,只是原文後兩句論氣勢遠不如前兩句。最後一句的『日破雲濤神州紅』,神州紅用典應是《史記》中的『赤縣神州』,但那『日破雲濤』四字,卻隱隱有帝王相爭之勢,所以才讓那大日金龍更強,到底指何事?」

方運暗道這位即將成為翰林的馮院君果然不凡,但那是另一個世界的事,只能岔開話題道:「這個以後談,我只是好奇那金龍最後會怎麼樣?」

馮院君笑道:「這種涉及龍族的事情,恐怕連聖人知道的也不多。以前也有過帝王詩,詩頁中飛出的騰龍無一例外,都是去了龍宮。至於那些龍具體如何,有的猜測投胎成真龍,有的說成為寶物,不一而足。」

隨後,馮院君話鋒一轉道:「不過,每位寫出帝王詩的人都會受到龍族特別優待,你以後入了海,只要說你是寫《詠日》的方運,沒有海妖敢傷你。蛟龍一族雖然跟妖界關係密切,但也不敢明面害你。以後你就算在戰鬥中被龍族抓住,只要沒有殺死真龍血脈,龍宮依然會待你如上賓。」

「原來如此。」方運道。

旁邊一人低聲道:「有龍族特使剝聖族蛟王皮向你道歉,妖族近一兩個月內必然不敢針對你,不然那些要面子的龍族肯定會沖入妖界大殺數天。」

「不過……」馮院君猶豫片刻道,「現在不似以前,就算做出帝王詩也不會被十國皇室猜忌,反而會被皇室招婿。只是。作出帝王詩的人,無一人封聖。」

方運笑道:「那作不出帝王詩的人就能封聖了?天下一共出了多少聖人?」

「也是,不應計較這些。或許等你真成了文宗,去悟道河坐幾天就能突破。」馮院君笑道。

這時候。二十多個士兵把兩根龍角抬進城樓。

龍角和鹿角有些相似,不過更大更硬更粗,呈淡黃色,上面還有淡淡的光暈。

清江蛟王年齡不大,兩根龍角只有五尺高,被放在木板上,十個童生老兵慢慢往裡抬,看樣子不會低於三千斤。

旁邊一個偏將解釋道:「這龍角不是蛻掉的普通龍角,而蘊含蛟王的氣血精華,所以比普通的龍角沉許多。恭喜方半相。若是成了進士,便有了磨劍之物。」

在場的所有舉人和進士都羨慕地看著方運。

錘鍊唇槍舌劍的方法有很多,成劍前可以用一首劍詩文為胎醞釀,成劍后需要外物磨礪,其中龍角是最好的神物之一。像這種直接斬斷的妖王龍角更是神物中的上品,足可以用來磨礪大儒的唇槍舌劍。

董知府道:「劍眉公的瀝血古劍就是因用一截龍孫的龍角磨礪得極強,一劍出,與普通大儒的唇槍舌劍不相上下。」

「這兩根龍角論質不如劍眉公的龍角,但論量則勝過太多。」

「方運起碼明年才會成進士,不如把一根龍角種入地里,用龍血稀釋澆灌。種出來的糧食有強身增壽之效,據說眾聖世家的天才弟子都是吃這種龍血糧食長大的。」

「誰說方運明年才會中進士,或許今年就可能中。」

「他若今年中進士不足為奇,但中狀元就難了。畢竟今年有好幾位豪門世家的舉人要爭那狀元之位,方運應該避其鋒芒。」

「此言有理……」

眾人一邊聊著,一邊看著那士兵把龍角抬到方運面前放下。

方運伸手撫摸龍角。十分光滑,但摸上去有一點點的刺痛,好似有無形的力量在排斥他。方運心中大定,這才是真正的龍角,乃蛟王身體的一部分。力量還在,蛟王不死,自然會排斥他這個大仇人。

方運想起蛟王被龍族印璽抓走時候那極度憎恨的目光,淡然一笑。

小狐狸好奇地走到龍角邊,鼻子輕輕嗅了嗅,突然眉開眼笑,張口露出一排小白牙,用力咬向龍角。

「嘎……」

龍角上面出現極淺的痕,小狐狸的牙齒卻發出一聲怪響,同時一顆帶著血的潔白小牙從它嘴裡崩出來。

奴奴茫然地看了看龍角,又看向方運,眼中分外無助,嘴裡輕嚶一聲,像是在說:硬!

小狐狸低頭看了地上的小白牙,再次抬頭看著方運,亮閃閃的眼裡充滿了淚水和委屈,好像在說:疼!

方運急忙把小狐狸抱起來,想仔細看它的牙齒,哪知奴奴緊緊閉著嘴,淚水奪眶而出,用兩隻前爪捂著嘴,一邊嚶嚶叫著一邊把頭埋進方運胸膛哭泣,彷彿在說:牙沒了!破相了!

方運立刻像哄孩子那樣,伸手拍打龍角,一邊打一邊說:「奴奴你看,我替你報仇了!我用力打1

不一會兒奴奴抬起頭,用粉嫩的小爪子揉了揉眼睛,生氣地看著龍角,然後揮動小爪子做出打龍角的樣子,揮了好幾下才解恨,然後跳下去抓住自己牙齒,扭頭看著龍角,眼裡閃爍的仇恨的目光。

奴奴突然閃電般地伸爪抓了一下龍角,然後迅速竄到方運的懷裡,得意洋洋看著龍角,嚶嚶嚶地開心地說著,好像報了大仇一樣。

方運拿這個傻萌的奴奴哭笑不得,周圍的人大笑起來。

「你們幫我把龍角送到家裡吧。」方運道。

「是1

士兵們抬著龍角離開,許多人羨慕地目送龍角出門。

馮院君笑著道:「這龍角剛剛斷掉,蘊含蛟王的氣血力量,自然又重又硬。等七日後氣血力量融入龍角,便可變輕變軟。龍角的用途很廣,除了錘鍊唇槍舌劍和種龍血糧食,磨成粉可入葯吊命,比老山參都更好。」

董知府道:「方運,你有李大學士的龍血墨錠,再要蛟血墨錠意義不大。你不如讓他們把屬於你的蛟血凝聚成幾塊蛟血玉,用處極大。我們中進士后,都會得到朝廷賞賜的妖王血玉,成為大學士,則可得龍血玉。」

董知府說著,把腰間的妖王血玉佩亮出來,是一塊直徑寸許的紅玉,有奇光在上面流動。

馮院君道:「我們進士得到的都是普通的妖王血玉,只有獲『內閣參議』加銜,才能得蛟王血玉,你倒好,不僅是半相,過幾天可以叫你方參議了。」

眾人善意地笑起來,內閣四相為首,而少數高品的官員則可參與內閣議事,統稱參議,之下則是「內閣行走」,只能聽而不能參與議事。

景國文人歡聲笑語,慶國文人則死氣沉沉。

慶國文人悲哀地發現,以前打壓景國文人跟遊玩似的,可打壓一個方運怎麼就這麼難!

柳家的哭喪隊遲遲不來,最大的危機江州雨災一掃而空,連龍宮都在間接幫方運,誰要是再拿雨災的事指責方運,那絕對等於是幫方運提升文名,一個秀才寫出帝王詩逼得堂堂聖族蛟王斷角扒皮,還想讓方運怎樣?

一個慶國人小聲嘀咕:「帝王詩而已,又不是戰詩詞,沒什麼可誇耀的,妖族都未必在乎。有本事當個聖前舉人試試,妖族絕對會派遣一切力量殺他1

「等他們的詞會吧,只要方運做不出好詞,一定要他好看1

但過半的慶國人沉默不語,他們是徹底怕了,已經徹底放棄打壓景國,只想平平安安回到慶國,然後死也不會踏上景國一步!

方運真是太可怕了!

只有詩君首徒握拳咬牙,等待最後一個機會。

隨著太陽落山,城樓下的人漸漸多了起來。

城樓下圈出一大片地方,擺了許多桌椅,可供數百人坐下。而在不遠處街道上擺著許多臨時小攤,其中以吃喝小攤最多。街道上掛著許多燈籠,讓周圍南副城城樓附近變得無比明亮。

方運寫出帝王詩、喚出大日金龍驅散水災的事已經在全城轟傳,越來越多的人向這裡趕來,比端午節都更熱鬧。

許多男男女女出現在街道上或空地上,仰頭看著城樓,靜靜等待今日的七夕詞會佳作。

楊玉環和賴夫人龐夫人兩家人以及周圍的鄰居來到這裡。

「今年的七夕格外盛大,去年就沒今日的排常」

賴偏將道:「那是當然,今日方運詩成騰龍,官府特別宣揚,張燈結綵,為祝賀方運,也為慶祝水災退去。」

一個少女大膽地道:「聽說七夕文會若出了有名詩詞,讓牽牛織女星變亮,那麼在場的人都能找到意中人!方茂才這麼厲害,一定能。」

「傻丫頭。說方茂才寫出鳴州的七夕詞我們都信,可要引動牽牛織女星光,那需要詩成鎮國。七夕詩詞年年有,但能鎮國的唯有那首無題詩『迢迢牽牛星,皎皎河漢女』,最後那一句『盈盈一水間,脈脈不得語』乃點睛之筆,傳唱數百年才能鎮國,詩成當日也沒能引動牽牛織女星光。」賴偏將笑道。

「那……也不是沒可能。」一旁的方大牛有些不服氣。

龐舉人微笑道:「大牛,盲目誇讚方運要不得啊!我們比你都希望方運詞成鎮國,可不能妄言。」

方大牛更加不服氣,道:「我們家少爺又不是沒寫出過鎮國詩文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