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165章 文宗駕到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已經沒有絲毫的風雨。 若是仔細看,就會發現他的頭頂上彷彿有一柄無形的大傘,如華蓋一樣籠罩在頭頂,阻攔一切外物。 文宗羅敬廷的目光比雨水更涼,他看著甲牛車上的「柳」字,冷哼一聲。 ...

傾盆大雨之下,甲牛車被包裹得嚴嚴實實,可仍然有少許雨水滲到車內。

雨水落在車篷上發出里啪啦的聲音,卻遮不住車廂內眾人的怒火。

一個比柳子誠還小的秀才道:「馬上就到玉海府了!定要讓他方運遺臭萬年,然後讓左相聯合群臣摘掉他文人表率的封號!過去被摘掉文人表率封號的,無一不是犯了叛國逆種的大罪,一旦他被摘掉封號,必然文宮不保1

「要是玉海府的人敢攔我們,那就不要怪我們婦道人家狠毒!子誠留的兩房小妾,正好養著費糧食,在玉海府下去陪子誠,也算是全了她們的貞潔。至於那一子一女,終究是柳家的血脈,以後認我為親娘,我不會虧待他們。」柳曲氏說完,看了一眼對面那個和柳子誠有三分相似的男人。

柳子智點點頭,道:「子誠雖然有錯,但終究是我的弟弟,可打可罰,方運既然逼死他,若是不去子誠墳前認錯,我絕不善罷甘休。更何況,叔父在京城看著我!我若不能扳回柳家的顏面,那他絕對不會像以前那般看重我1

柳子智面容堅毅,目光有神,當年大源府第一花樓公子的輕浮和張狂全都消失,遠比柳子誠更英武成熟,只是過於陰沉。

「唉,你不在大源府,不知道這些天咱們柳家是怎麼過的,我們這些人天天被別人戳脊梁骨,不知道多少人罵我們家是國賊,是逆種。唉……方運不死,我們柳家只能搬走了,這景國沒法待了。」一個老人輕嘆。

「柳家打拚兩百年才有這家業,我柳子智豈能眼睜睜看著毀在方運手裡!今日,就是方運的污名傳天下之時1

車內的柳家人齊齊點頭,方運不死,那柳家害景國大才的罪名將一直存在,方運文位越高,柳家的壓力就越大,直到被方運的文名徹底壓塌。

天空掠過的白雲突然停下,然後跟在甲牛車上空。

白雲之上,一個乾瘦的老頭站在上面,他彷彿有種逆轉自然的力量,狂風暴雨到了他近處逐漸變小,到了他身邊已經沒有絲毫的風雨。

若是仔細看,就會發現他的頭頂上彷彿有一柄無形的大傘,如華蓋一樣籠罩在頭頂,阻攔一切外物。

文宗羅敬廷的目光比雨水更涼,他看著甲牛車上的「柳」字,冷哼一聲。

「你們運氣真好,哪怕再早十年,現在也已經死了。回去吧。」

羅敬廷話音剛落,百里內的天地微動,元氣被抽空,隨後一股奇異的力量落在兩輛甲牛車上,隨後兩輛甲牛車竟然調轉方向,返回大源府。

車明明在轉彎變向,可車裡的人卻感受不到絲毫的問題,仍然在咒罵方運。

罵著罵著,他們就覺得累了,一點沒有覺得遲遲不到玉海府有什麼問題,完全失去了時間上的概念。

羅敬廷的「平步青雲」以極快的速度掠過空中,飛到玉海城近處,他雙目一掃,目光落在南副城的城樓上,疾馳過去,緩緩下落,裡面的慶國人正在冷嘲熱諷。

「怎麼,方茂才不敢說話了?好威風啊,把一家名門逼到如此地步,也配稱文人表率?」

「那柳子誠雖然有錯,但絕不可能殺人,你卻以文人表率來壓他,誰受得住啊,只能以死來抗爭1

「柳家一門忠烈遭如此羞辱,我慶國文人必然要為他討回公道1

景國人氣得睚眥欲裂,柳子誠死都死了,必然死無對證,他們哪怕把柳子誠誇成文人表率別人也不好說什麼,因為除非柳子誠犯下叛國逆種大罪,否則死者為大,不能太過貶損。

要是事後景國官府嚴查,把柳子誠的殺人之罪定下來,這些人絕對會馬上污衊方運連死人也不放過。

文人嘴利比刀劍。

方運果斷地道:「可笑,這種事斷然不會發生。」

一個慶國人卻笑道:「柳家人當然到不了這裡,因為你會唆使玉海府的士兵攔截他們。不過,我們等等看,柳家人最後到底會怎麼樣,唉,柳家一個小小名門,怎麼可能是一國表率的對手1

所有景國人心生寒意,意識到柳家人的來意比先前想的更加可怕。

方運正要開口,瘦小的羅敬廷慢慢悠悠進入城樓內,緩緩道:「誰說方運把柳家人逼得來求饒?妖言惑眾,掌嘴1

羅敬廷的聲音明明不大,但落在所有人的耳中,字字如狂風呼嘯,句句如海浪澎湃。

連續六聲清脆的耳光聲響起,包括詩君首徒在內的六個慶國人全都被無形的巴掌打得離地倒飛,六個人撞在城樓的牆壁上,滿嘴血污,左臉又紫又腫,卻嚇得一句話也不敢說。

眾人驚恐地看著羅敬廷,起碼要大儒才能聲出如風,而文宗則能語出如潮,隨便說幾個字就微言大義,擁有可怕的力量。

馮院君第一時間認出來,急忙恭敬地彎腰作揖道:「學生馮子墨,見過敬廷文宗1

眾人急忙跟著彎腰作揖。

「拜見文宗大人……」

成為一國文宗后,上可罵昏君,下可罵群臣,半聖之下無人可擋。

被打吐血的六個人一聽是敬廷文宗,嚇得骨頭都軟了,拼了命也要站起來,可有一人實在站不起來,乾脆跪著問候,哪怕有傷也不敢坐在地上。

這「懶文宗」的名號之所以天下聞名,不是因為羅敬廷真懶,而是因為當年羅敬廷剛成大儒為了軍功要去邊疆守三年,於是前往三蠻之一的林蠻邊界的一座邊城。

可是到了林蠻邊境第一天,羅敬廷連邊城都沒進,獨自一人殺入林蠻中,三天內滅了邊城附近大大小小近百個蠻族部落,二十多萬蠻族滅亡,殺死三個等同大儒的大蠻王,大蠻王之下的蠻族死傷不計其數。

回到邊城后守將驚駭地問他為什麼這麼做,羅敬廷回答:「三年的時間太久,我這麼懶,哪有時間留在這裡。我就在這裡等三天,你遣人問問周邊林蠻,三年之內不進犯我人族行不行,哪個部落說不行,我親自去再問一次。」

結果周邊林蠻全部承諾三年內絕不出現在邊城百里內,羅敬廷待了三天後回聖院。

那座邊城不僅三年內無蠻族敢進犯,直到現在也沒有大股妖蠻敢靠近。

懶大儒的名號隨之傳揚,等羅敬廷成文宗后,就是人盡皆知的懶文宗。

正是傳說這羅敬廷和妖蠻一樣不講理,什麼都可以用懶當借口快速解決,所以慶國人驚恐不已,生怕犯了羅敬廷的忌諱被罰。

眾人行禮過後,董知府道:「不知文宗大人駕到有何貴幹?」

羅敬廷掃視眾人,最後目光落在方運身上,微微一笑,道:「我自聖院來,有要事找你,與我出去詳談。」

「我是方運,沒認錯人?」方運邊走邊問。

羅敬廷懶洋洋道:「城樓之上,獨你一人可使我前來1

景國人心服口服,慶國人很不服氣,可也只能繼續不服氣。

羅敬廷走出城樓門,突然停下腳步,回頭看著那六個靠著牆的慶國人,道:「文會結束后,你們六個去南疆的雨葉城,在軍中服役五年。」說完轉身就走。

六個慶國人無助地呆在那裡,那雨葉城就是當年羅敬廷去過的邊城,雨葉城的人把羅敬廷當成保護神一樣,他們去了那裡絕對會非常凄慘。

方運跟著羅敬廷向城牆下走去。

「不知文宗大人找我何事?」方運問。

羅敬廷邊走道:「你的《三字經》原稿可在手中?」

方運愣住了,心想這文宗竟然不遠萬里要自己的原稿,這……給還是不給?

「你怎麼不會說話?」羅敬廷回頭一看方運的表情,忍不住笑道,「離開聖院前我看了看你的……事情,似乎有人為了搶你的文稿打起來。不過你放心,這《三字經》我可不敢搶。東聖大人派我來榷三字經》原稿,是為了放入眾聖殿。」

「什麼1方運忍不住驚叫起來,他太清楚把《三字經》放入眾聖殿的意義,只有能大量增強人族氣運的名作或聖物才能放入眾聖殿,名曰鎮壓氣運,讓人族氣運不流失,而且還有神秘的作用。

哪怕是傳天下的詩詞文章也沒資格放入眾聖殿,一旦《三字經》入了眾聖殿,那絕對是可怕的大功績。

方運在野史里讀過入眾聖殿還有其他好處,可具體什麼好處卻不知道,而那寫野史之人說連大儒都要為之瘋狂。

「怎麼,你原稿沒了?」羅敬廷笑著問。

「有,當然有!走,我帶您回家去齲」方運道。

羅敬廷道:「玉海城這麼大,一去一迴文會怕是結束。你家在何處,指給我看。」說著對著前方一抓,元氣涌動,匯聚成一座一丈見方的玉海城圖,大到平湖,小到一棟小屋,全都惟妙惟肖。

方運仔細一看,竟然還有人來人往。

方運指向自己的家,他的手指越往前,指著的地方越是放大,最後整個方家的大院佔據一丈見方的地圖。

奴奴正在院子里跟一隻蝴蝶嬉戲,不過突然一抬頭,看了看天空,然後繼續跟蝴蝶玩。

「沒想到你竟然養了一隻香狐。」羅敬廷一揮手,元氣影像破碎,然後腳下出現平步青雲,載著方運急速飛往方家。

地面的景物快速倒退,不過十幾息的時間,兩人就出現在方家上空,緩緩落下。

.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