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162章 三重殺機!

作者:永恆之火  |  更新時間:2014-07-26 08:58  |  字數:3575字

這幾個月一直對方運推崇備至而飽受壓力的孟大學士差一點要大笑起來,他的資歷在聖院是深,年齡最老,是很受敬重,但年紀大也證明沒了潛力,再難有所突破成就大儒。

方運又是聖院的話題人物,再加上最近捲入聖道之爭,許多人紛紛避而不談,就他脾氣直,一旦有人說方運的不好他必然支持方運,久而久之,就被一些人排斥,但也因此獲得另外一些人的讚揚,所以他才能一直堅持下來。

現在方運的《三字經》竟然被半聖欽點進了眾聖殿,而且他是力推的,這必將成為他的一大功勞,說不定能因為這件小事而青史留名。

最重要的是,證明了自己的眼光!

孟大學士已經年過七十,可笑起來跟個孩子似的。

安大學士則長長鬆了口氣,幸好自己一向秉承中庸之道,不偏不倚,其實他也不太看好《三字經》,但本身喜歡方運的詩詞,又認為孟大學士剛正秉直,所以一直當和事佬,沒想到最後逃過一劫。

此刻羅文宗已經完全忘記那個讓他難堪的小名,他現在眼裡心裡滿是《三字經》。

身為大儒,他要比所有人都鎮定,所以他第一時間想的是《三字經》本身,至於外號、榮辱或者得失,過眼雲煙而已,不能在他的心裡留下絲毫的痕迹。

葛大學士本來就後悔阻攔方運,聽完《三字經》要入眾聖殿,眼前發黑,身體輕晃。

他呆立片刻,自責又痛苦地道:「眾……眾聖殿?這《三字經》能增我人族大氣運?其實際作用還在傳天下之上?是了!是了!此文才氣不顯,又無精深義理,那應該和《千字文》等一樣,有著莫大的教化之功!我卻沒能看破,我有罪啊!我要是知道此文有如此大功勞。絕不敢阻撓啊!我真是蠢,方運明顯是有封聖的資質,我怎麼就看不破!東聖大人,我求自罰十年。無論去三蠻還是去兩界山,我都願往!」

「如此甚好。」

葛大學士羞愧離開洗塵樓。

孟大學士看著他的背影,點頭道:「同樣是為難方運失敗,事後的解決辦法卻不一樣,慶國人直接離開,武國人卻坦然贖罪,武國人終究比慶國人有骨氣,怪不得可以力拒蠻族而不落下風。」

安大學士道:「誰能想像《三字經》有那麼大的教化之功。仔細想來,《千字文》也好,《百家姓》也好。都是『字』,而之後蒙童要學的諸如《論語》《孟子》等眾聖經典,都是『意』,字和意之間,缺了太多太多。蒙童在學眾聖經典前,應該學學別的。」

「以前也有人想過,可我們終究知道的太多,想得太多,反而不適合編寫啟蒙讀物。這個方運,恐怕就是在悟道河邊想通這些,等開竅後才慢慢完善。」

「是啊。不知道他還會寫出什麼啟蒙讀物。只此一本《三字經》,就足以讓他名傳千古!」

羅文宗輕嘆,道:「我懷疑,他之前之所以並不出眾,恐怕就是在思索如何彌補『字』和『意』之間缺失的環節,思索如何彌補教化之道。但在外人看來卻是木頭腦袋。等他悟通這教化之道後,豁然開朗,才學一日千里,所以能在請聖言中無錯。」

兩位大學士連連點頭,這種說法最為合理。因為類似的事情的確發生過。

「希望他能繼續完善教化之道,哪怕其後的啟蒙讀物不如《三字經》,但只要能彌補教化之道,他的功勞都遠超我等!」

安大學士突然疑惑地問:「我前些天還查過『立木法典』,功績簿上沒有記錄方運的功勞,難道商君的法典忽視了他?」

羅文宗道:「恐怕不是沒有,是你我看不到。」

安大學士立刻露出釋然的笑容,道:「我鑽牛角尖了,眾聖必然不可能任由他真正的功績曝光,不知道他到底還有多大的功績沒被公布。」

孟大學士道:「我最期待第一次公布他功績的時候,會多到什麼程度。」

「是啊……」

聖院內發生的一切無人外泄,一切都在井然有序地進行。

日子離七夕文會越來越近,而七月一日的《聖道》刊出後,那句「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更是成為膾炙人口的名句,許多人相信若是幾十年內沒有詠荷詩壓過這句,那麼這首詩必然能晉陞為鎮國之詩。

軍中的消息很難傳到外面,但外面的消息都能傳到軍中。

方運這次真正靜下心來當兵和學習,不到七夕絕不離開軍營,甚至也不關心外界,但因為一個什十五人都在一個房間睡覺活動,還是聽到了許多消息。

江州各地頻頻舉辦止澇文會,所有的書生士子輪番出面,甚至出現過數百讀書人一起寫止澇詩詞的壯觀景象。

頻繁的止澇文會減輕了大雨,但也僅僅是減輕而已,雨仍然在下,江州今年註定減產,眾多官員已經開始向各地收購糧食,避免江州糧價過高。

方運還聽說江州的翰林和李文鷹大學士多次出手,都多次減輕江州的災情,但始終無法讓大雨止住,哪怕用大儒真文也不行。

很快又有新的流言,這次大雨跟四海龍宮有關,似乎動用了什麼特別的神物,連大儒來了也無用,必須要半聖出馬才行。

時間就在各種流言中慢慢流逝。

七月流火,天氣轉涼。立秋之後的夏雨成為秋雨,遙遙望去,整個江州都被烏雲和陰雨籠罩。

七月六日的傍晚,方運心情極好,因為明天可以休假,趁機回家。

吃過晚飯,方運回到營房前納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