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160章立木法典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聖院才是你的根基,在立木法典上力壓群儒才是正道。左相和劍眉公同為大學士,那左相雖然權傾朝野,可始終拿劍眉公束手無策,甚至曾被劍眉公在朝堂之上斥責也不還口,就是因為劍眉公在立木法典的軍功比他多。」...

「將今日之事細細說與我聽。」李文鷹道。

於是方運就把之前發生的事情說出來。

李文鷹聽完后稱讚方運和所有人,並說三天內會論功行賞,然後離開。

眾人繼續處理戰場,直到東方的天空濛蒙亮,他們才返回軍營。按照慣例,夜巡之後免除上午的操練,方運卻和正常一樣起床,吃完飯去軍營的藏書室學習兵法。

午休后,一營未受傷的人繼續出操,結果連一百人都不到,衛將軍乾脆讓他們都回去休息。

昨日方運所在的房間是三隊的聚集地,可今日卻成了整個營的休息室,上百人擠在這裡,連其他隊的傷員也來湊熱鬧。

氣氛一開始也有些壓抑,但很快眾人就談論論功行賞和科舉的事,氣氛活躍起來。

一營有五百人,這次活下來的只有一百六十三人,而其中有一百三十多人決定回家重新讀書,參加明年的科舉。剩下的人捨不得這次功勞,決定一邊從軍一邊備考,等有十足的把握再去科舉。

軍人不能隨便退伍,但這次人人都立功,都有退伍的資格,但軍功也會一併消除。而那些不退伍的人必然會因此升遷,哪怕是最普通的士兵,也會在一年內晉陞為什長,可指揮十四人。

一什的什長洪城最為高興,他原本就有功勞,加上這次的功勞,他不僅能直升為隊長,而且因為有這一次大功,以後有資格成為從九品的副尉軍職,成為正式的軍官。

這一天平靜地度過。

新的一天到來,陰雲密布,大雨傾盆,但一營的人卻絲毫沒有影響,因為州軍考功司派人前來為眾人論功行賞。而定海將軍於興舒的親兵則親自來找方運。

傾盆大雨中,方運和那親兵各手持雨傘來到將軍大帳。

雨下得太大,哪怕有雨傘,那個親兵腰以下的衣服也濕了,而方運衣服上的雨水自然流下,僅在腳下多出一灘水跡,身上的衣服乾乾淨淨,沒有一絲水痕。

方運把雨傘放到一邊,道:「方運見過於將軍。」

定海將軍於興舒的表情相當無奈,開門見山道:「你這根錐子太尖銳。無論放到什麼地方,都能刺破一切馬上出頭。我昨日和劍眉公商談,連他都沒想到,你進軍營第二天夜裡就立下這麼大的軍功。救數萬人,避免人族重要港口被毀,足以讓你連升兩級。等你考中進士后,這份功績會由聖院遞交景國。你怕會是十國歷史上第一個剛成進士就能成為五品大員的奇才。」

「這是個巧合。」方運沒有居功,不過想想也覺得奇葩,蔡禾是正牌子進士出身。現在也才是正七品縣令,離正五品知府還差了四級。

於興舒頗為羨慕地道:「你在聖院內的『功績簿』上已經有了實打實的軍功。救玉海港之軍功,幾乎可以抵得上一個普通進士的一生之軍功。不過你的身份太獨特,這份功績不會對外公布。等到恰當的時機會一併公布。」

方運驚喜地問:「那功績簿可是法家半聖商鞅的文寶『立木法典』的一部分?」

「正是。商聖的法律以嚴苛著稱,所以人族每個人的功勞都會被記錄,絕不可能有半點問題。」

方運點點頭,心知商鞅嚴苛。曾被人稱之為酷吏,甚至也曾反對儒家和縱橫家。后商聖輔修儒學,並發現過於嚴苛的法律為秦國留下的隱患。雖然依舊反對縱橫家,但不再反對儒家思想,並重塑成聖根基,獲封半聖。

商鞅變法前,為了取信於民,曾把一根木頭立在秦國國都的集市南門,並出示公告說要是有人把這根木頭搬到北門,則賞賜十金。沒有人相信,於是商鞅發布告示提高到五十金,一個人抱著試試的態度把那木頭搬到北門,立刻獲得五十金的獎勵。

「立木建信」「商鞅立木」轟傳秦國,成為商鞅變法的基礎,而商鞅封聖后的聖基文寶便是著名的「立木法典」,那不僅僅是一部律法,還是一套無比嚴苛的功績體系,成為聖院考察人族良才的基矗

據說孔聖曾認為商鞅的立木法典太苛刻,有法而不仁,但後來卻親自把立木法典設為聖院律法根基,後人不得擅改。

從那以後,法家地位得到提升,成為顯學,而法家弟子無不敬佩孔聖的胸懷。

於興舒道:「你才華驚世,在成大學士之前可以在朝堂上歷練,但成大學士后,若非雜家修權術,聖院才是你的根基,在立木法典上力壓群儒才是正道。左相和劍眉公同為大學士,那左相雖然權傾朝野,可始終拿劍眉公束手無策,甚至曾被劍眉公在朝堂之上斥責也不還口,就是因為劍眉公在立木法典的軍功比他多。」

「學生明白。」方運道。

於興舒臉上閃過一抹怪異的神色,輕咳一聲,道:「我任定海將軍多年,過幾日要去聖院報告東海事項,會順路去一趟悟道河。」

「預祝將軍成功悟道。」方運現在已經不會再勸什麼。

「只是試一試而已,就如同學子科舉前都要去拜武侯祠或各地的半聖祠堂一樣。」於興舒道。

方運心想這是把悟道河和半聖祠堂並列么?

隨後於興舒道:「我們本以為你會在軍中默默無聞,可沒想到你會立下這麼大的功勞。既然連軍中都不能讓你變得平凡,只能為你改名了。以後你這個身份就以兵家傳人的身份出現,名為『房兵』,這個名字很普通,你只要不暴露,沒人會把你跟方運聯繫起來。」

於興舒一臉的無奈。

「好,以後我正式化名房兵,身份是兵家傳人。」方運記住房兵這個名字。

於興舒點了一下頭,道:「我得到兩份情報。第一份是來自慶國的,詩君首徒會親自把詩君的七夕詩送來,作為祝賀我玉海府七夕詞會的賀禮。七夕詞會上,我景國人若是能做出好詞,他們不會生事,若是做不出好詞,詩君首徒必然會出面力壓我景國文人。」

「那些人還不死心?」方運用手指了指天空,暗指雜家的那位半聖和縱橫家的幾位大儒。

「連陳聖都無法阻止他們,你更不能。」於興舒道。

「唉……」方運一聲長嘆,既然已經被捲入聖道之爭,就只能一步一步走下去,勝,或者敗。

「第二個情報是龍族傳來的,蛟王睚眥必報,他會在最近發起複仇行動,不過你放心,我們一定會充分準備。」

方運腦海中浮現蛟王離開前那憎恨的眼神。

「還有一件事,柳子智從京城回來為柳子誠奔喪。」

「謝將軍提醒。」

這麼多事交織在一起,方運感到山雨欲來風滿樓,若是過了這個坎,就能安然參與十國文人齊聚的中秋文會,然後入聖墟,若是過不了,只能縮在軍中繼續研讀兵書。

方運正要離開,就見於興舒似乎收到鴻雁傳書,不過因為是密文,看不到文字鴻雁,只能通過於興舒的表情和動作猜測。

不一會兒,於興舒輕嘆一聲,道:「昨日開始長江泛濫,水量暴漲,江州各地都有大雨,看來洪水期要來了。我江州河流無數,春天從不缺水,但再過一個多月就要秋收,一旦形成水澇,農田被淹,必然會減產。各地文官即將組織人手舉辦止澇文會,我還要在玉海城防海妖江妖,聖院去不成,悟道河也去不成了。」

「不知屬下有什麼可以幫得上的地方?」

於興舒搖頭道:「若是今年的大雨不成災,有沒有你都一樣。若是真的災遍江州,你一個人也做不了什麼。只是傳書中說只有江州下大雨,其他州和一江之隔的慶國卻無雨。希望只是天象,不是龍宮從中作梗,否則陳聖閉關,事情會變得無比麻煩。」

方運知道他公務繁忙,道:「若是大人有差遣,屬下必當遵命,若是無事,屬下告退。」

「嗯,明日你會更名為『房兵』,改去一衛一營,整個衛三千人都不會有人認識你。你所在的營也不用出城巡邏,避免麻煩。這些日子你全力準備七夕詞會要用的詞,不能讓慶國人比下去。」

「屬下遵命1方運道。

方運手持雨傘離開,回到自己的營房中,這裡的人已經獲得相應的功績,興高采烈。

所有人通過考功,有的人會在幾天內退伍離軍,有的會被分入軍中各處,離別之愁在屋裡醞釀,眾人慢慢說著軍中發生的大事或有趣的事情,排解憂愁。

定海軍不是府軍,不得飲酒,眾人連大醉一場的機會都沒有,只是決定明早在食堂吃一頓便各奔東西。

傾盆大雨持續下著,黑夜過去,到了清晨依然沒有停歇。

早晨醒來,方運站在營房門口,皺眉望著白茫茫的雨中世界,要是再這麼下去,一旦玉帶河、平湖等水溢出,玉海城必然內澇,給居民帶來極大的麻煩。

突然,天空驟然變亮,方運下意識眯起眼。

就見玉海城正上方出現一片圓形的晴朗天空,烏雲全都被排開,而且圓形的晴空在迅速擴大,不一會兒就擴大到整座玉海城的上空。

玉海城晴了,但玉海城一里之外依然下著瓢潑大雨,落在頭上砸得人生疼。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