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158章突圍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舉人。 其中兩個秀才隊長最為激動,因為兩個人都感覺自己三年內必然可以中舉。 他們感激地看著方運,這幾乎就是傳說中的「雷鳴聖音」「顯聖開竅」,若非現在是危急關頭,他們必須要跪下拜方運為恩...

在眾人眼裡,這裡位於一排酒樓后,但在方運眼中,這裡白色龍氣環流,如同被白雲包裹,殺機重重。

那二百多妖兵把出口堵得死死的,兩側都是有危險的白色龍氣,只有從正面突擊才有機會衝破封鎖。

方運深吸一口氣,慢慢掃視眾人,緩緩道:「蛟王原本要在平妖文會中偷襲,但因為聖墟提前開始,蛟王這才提前從海中偷襲。若我們無人能衝出去示警,在蛟王收回虛樓珠的時候,必然會全部死亡。」

眾人慢慢點頭,沒有人懷疑方運的話。

「只要衝破兩百妖兵的阻撓,我們就可以撕裂官印紅文向聖廟示警,但是,妖族統帥不可能給我們衝出去的機會,一旦我們這麼多人出現,它們必然會增派更多的妖兵。你們現在誰有辦法衝出去?」

無人應聲。

「既然無人應聲,那我就說出我的方法。我手中有一部兵書,可以把我們這兩百多人偽裝成十多人,讓妖族看不到其餘人,這樣敵方會掉以輕心,而這十個人也會面臨巨大的危險。但只要這十個人衝到妖兵陣前,我們兩百人一起現身,就能迅速衝破妖兵封鎖,一起衝出出口。現在,要選出十幾個人當誘餌。」

眾人大喜,對方運兵家的身份更是不再懷疑。

一人問:「你能不能把那十個人化成妖兵?」

「不行,我現在可把多化少、把少化多,甚至也可以把一人化成妖兵,但無法把兩百人化十幾人的同時,再把十幾人化為妖兵,那是『兵書雙疊』,我文位不夠,無法用出。」

石隊長道:「方運不愧是兵家傳人,十幾個士兵為正。被兵法遮掩的兩百多人為奇,此時以正掩奇是王道,否則一個不慎讓妖族警惕,再派遣數百妖族進入。我們絕無勝算。現在我們就選十幾個人當誘餌,假裝向外闖。還有,挑選三十個最壯的童生士兵當先鋒,一旦衝到妖兵前,這三十個童生要殺出一條路,然後攻向妖將,讓其他人衝出出口撕開官印紅文救援。」

「由各位隊長決定,我來準備兵書。」

方運說著,心中考慮如何使用瞞天過海之計。

「這兵書不像戰詩詞,消耗完才氣就可以使用。只要兵法持續使用,就會持續消耗才氣。這是第一次為兩百多人使用瞞天過海,不知道能堅持多久,之前不能浪費一點才氣。」

很快,五個隊長選出十五個人當誘饈五個人雖然不想死,但都是主動參與,心中有大義在,視死如歸。

而其餘二百多人也沒有絲毫的僥倖之心,除了極少數的人害怕,大多數人都做好了死亡的準備。

方運看著這些普普通通的人,心中熱流涌動。引領大勢的或許是那些聖賢英雄,但真正推動世界的,卻是一個個普通人,他們才是這個世界的基石。

此戰人人都可能陣亡,方運不由自主脫口而出:「孔曰成仁,孟曰取義。唯其義盡,所以仁至。」

這話是一代宋代大儒文天祥臨終前的《衣帶贊》的前四句,意思是孔子說志士通過犧牲來成全仁德,孟子說用生命去換取道義,但只要把「義」之道做到極致。那麼自然也可以成就「仁」之道的最高境界。

這十六字一出,方運如手握聖權、口含天憲,悲壯的聖道之音向四面八方傳播。

這十六個字乃微言大義,許多士兵原本聽不懂,在聖道之音的力量下,所有人都聽懂了,這是在說現在眾人正在英勇就義,若是能衝出妖族封鎖,發出示警,解救玉海港中數萬軍民,完成大義,也就做到了大仁,在臨死前已經不下於聖人。

每個士兵的心神都被這十六個字所感染,心中的恐懼、猶豫和負面感情都被衝散。

幾乎所有童生突然之間覺得眼前打開了一扇大門,如同被開了竅似的,每個人都感到若是今天能活下來,明年的科舉必然能中秀才,以後甚至可能中舉人。

其中兩個秀才隊長最為激動,因為兩個人都感覺自己三年內必然可以中舉。

他們感激地看著方運,這幾乎就是傳說中的「雷鳴聖音」「顯聖開竅」,若非現在是危急關頭,他們必須要跪下拜方運為恩師。

那些妖族沒有絲毫的感應,但這裡臨海,聖道之音傳入海中,最後傳到龍宮正門之上。

那龍宮金色正門足足有千丈高,此刻突然生生拔高一尺,門庭生輝,神光四射。

百里內的許多魚跟瘋了似的向這裡游來,用生命來躍向龍門。

龍宮中,一個身穿宮裝女子輕咦一聲,扭頭望向玉海城的方向,它額頭有兩支白玉般的小龍角。

一同望向玉海城的還有龍宮中所有純血龍族的妖王和大妖王。

但是,龍宮深處傳來一聲冷哼,所有妖王和大妖王的目光都被無形的力量擋住,唯有那宮裝女子目光穿過海面,看到玉海港外發生的一起。

玉海城李府內,李文鷹緩緩睜開眼睛,慢慢從床上坐起。

海市蜃樓內,等兩個秀才隊長吟誦完振奮詩《詠刑天》和增護詩《與子同袍》,方運看著士兵們堅定的目光,道:「各位,我們走1

說完,方運一伸手,手中浮現兵書《三十六計》,他把才氣注入其中,就見兵書自動翻頁,裡面「第一計瞞天過海」的字連成一線飛出,每一個字都被智之聖道的光芒包圍,吸收了大量的天地元氣后,化為一片白光籠罩眾人。

除了那被選出的十五個人沒有變化,其他兩百人在別人眼裡已經完全不存在,所有的形象、聲音都被「瞞天過海」的力量掩蓋。

方運也在其中,而被瞞天過海改變的人,身上都散發著淡淡的白色光芒。

除了少數人見過兵書的作用非常鎮定,大多數人都十分驚奇,隨後把這份驚奇壓在心中。

方運感受到自己體內的才氣正在迅速流逝,道:「快,我堅持不了多久1

「殺1石隊長低喝一聲。

十多個顯露身形的人在前。被瞞天過海之計隱蔽的兩百多人在後,一起根據方運的指示向前進發。

此刻方運被眾人圍在中間,眾人不想讓他有一點損傷。

繞過由龍氣組成的酒樓,眾人看到一道城門。而城門口站立著兩百多江妖,在兩百多的妖兵后,三頭妖將虎視眈眈。

那十幾個士兵見到魚妖后假裝大驚失色,有的甚至連武器都握不住,但隨後咬著牙,衝上來。

「讓我們出去1

「放我們走1

「殺光妖族1

十五個人沖向兩百多妖族,在人族一方看來十分悲壯,但在妖族看來卻無比可笑,眾妖兵紛紛譏笑,但這些妖兵訓練有素。笑歸笑,可仍然手握兵器,等著這些人衝過來。

這些妖兵中有一隊可以噴魚刺的魚妖,但看到只十幾個人,都只把魚刺含在口中不噴吐。而三個妖將方才殺了兩隊人,消耗了不少氣血,也不準備插手。

十五個人很快衝到魚妖對面,前方的魚妖立刻舉起兵器,而後方的魚妖手握兵器準備看熱鬧。

突然,超過五十支利箭憑空飛出,全都射向魚妖脆弱的部位。那些口裡骨刺的魚妖遭到最嚴重的打擊,全部死亡。

與此同時,七十多把長矛憑空捅出,最前面一排的魚妖全被捅個透心涼,連第二排的一些魚妖都被重創。

哀嚎聲聲中,妖血噴濺。

魚妖們被這詭異的一幕嚇到了。只有三個妖將反應過來,一邊大叫著向外面求援,一邊使用妖術。

接著一個個左手盾、右手刀的強壯大漢突然跳出,一把把雪亮的長刀如同怪獸的利齒扎進魚妖隊伍中。

數十個魚妖的頭顱飛起,成片的屍體倒地。

過半的魚妖在短短几息內死亡。魚妖隊伍瞬間崩潰,節節後退。

三個妖將十分鎮定,聯手使用妖術,三道洪流衝擊無形的隊伍。

方運毫不猶豫消耗大量才氣,瞞天過海蘊含的元氣立刻向外爆開,與大水相撞。

妖術洪水漫天四散,沒有傷到任何人,瞞天過海之計被破,露出所有的人族士兵。

實力最強的五十個童生老兵或持刀,或握矛,如猛虎出籠,一部分殺向妖將,一部分則為方運和後面的人開路,讓後面的人能第一時間逃出去,撕碎官印紅文。

每個妖將都被十個童生老兵圍住,不斷有童生老兵受傷,但短時間內妖將難以突破這些童生老兵的封鎖。

五支隊伍只有兩個秀才隊長,兩個秀才已經寫完《易水歌》,兩個鬼魅般的煙霧刺客不去管妖將,而是殺戮那些擋路的妖兵。兩個秀才幾乎每天都練習這首戰詩,煙霧刺客比許多舉人的都更加強大。

沒了妖將的阻礙,近百士兵如同長矛一樣洞穿妖兵的隊伍,衝出出口。

在衝出出口的同時,十多個人從懷裡拿出官印紅文,一起撕裂,向聖廟和官員示警。

方運也在這些人中,擦了一下額頭的汗水。

他體內的兩條才氣本來已經超過九寸,但現在一條才氣耗盡,另一條才氣只剩一寸半。

「剩下的才氣還可以寫一首強弓詩《擒王》。」方運拿出隨身攜帶的盪妖筆,因為李文鷹的隨從曾叮囑他一直帶著,可發現自己的身份是普通士兵,沒有穿板衣。

與此同時,不遠處的海邊突然傳來一聲憤怒的吼叫。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