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156章 海市蜃樓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百人的營分成十個隊,在分開前,金營校讓所有人打起精神,因為前些天李文鷹曾去長江殺妖,按照慣例,江妖會報復玉海府,這種攻擊州軍而非平民的行為,不會引發李文鷹親自反報復。 十支隊伍分散開,每一支隊...

一秒記住kanshuwo,本站為您提供熱門小說免費閱讀。

!--go-- 等繞城跑結束,三隊的所有人聚在一起慢慢往回走,最後一起進入一什的營房。 本站網址:kanshuwo

一間營房住著一個什,兩側是通鋪,一張大通鋪可睡八人。

三四十人一起坐在屋裡,一起聊天閑扯,可現在是夏天,人一多屋子裡滿是汗味臭味,所有士兵都不在乎,方運也沒有絲毫的嫌棄,因為他也是其中的一員。

方運聽著這些士兵的談話,更加理解於將軍為什麼不讓他改名,怕說漏嘴在其次,主要是這軍中和別的地方不一樣,交流渠道很窄,交際圈很校

一個隊之間的士兵交流很頻繁,一個營有十個隊,不同的隊的交流就比較少,而不同營之間的普通士兵大都不認識。

方運估計不久后只有這個營的人或多或少知道他,別的營很難得知他的消息,至於別的衛更不用說,傳到定海軍外的可能性幾乎為零。

軍中是一個盛行競爭但也是一個崇拜強者的地方,現在方運展現了自己的力量,這些人又把他當成兵家傳人,很快接受他。

那些伍長什長一點也不怕方運搶他們的位子,他們清楚方運要是想當官,最差也能當個從九品副尉,跟他們不會有任何方面的衝突。

方運對兵法、軍情、陣列等宏觀方面知道的比較多,但終究沒當過兵,所以他聽得很仔細,從方方面面了解軍營,因為一個很小的細節就可能決定一次戰鬥的成敗。

這些士兵什麼都聊,海妖、龍族、女人、訓練、上官等等,簡直就像在方運眼前展開軍中百態,其中一些細節對兵法、統軍等十分重要。

按照常規,三點過後所有人要操練,但因為進行了繞城跑,三隊沒有訓練,一直在聊天。吃完晚飯後又聚在一起閑扯。

因為有了方運這個厲害新兵的關係,老兵們都很高興,而方運經常問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情,讓這些老兵滔滔不絕說著,有的甚至還因為見解不同而爭論。

直到夜裡九點多,才有人陸續睡下。

第二天五點半,早鐘響起,玉海府的所有士兵陸續起床。

一群只穿內褲的大漢們開始洗漱,個個身體精壯,個別童生的精氣神比普通妖兵的氣血力量更強。

之後三隊的人一起說說笑笑去一營的飯堂吃飯。

清晨七點。定海軍的營房全部空了,上萬人排著長長的隊伍向軍營外跑去,慢跑一個小時是軍中的慣例,是三百年前一位擅長練兵的半聖總結出的最佳練兵法。

慢跑之後,定海軍的二十個營開始訓練不同的科目。

方運所在的二衛一營從兵器開始練起,方運先練弓箭。

有文膽一境在身,方運對身體的控制遠超這些士兵,箭無虛發,每一箭都能射中箭靶心。而射移動靶的時候和射固定靶毫無區別,已經把君子六藝中的射練得出神入化。

「神射手1所有人不由自主伸出大拇指,連別的隊的人也暗暗稱奇。

弓手雖然一直要射擊,但也隨身帶著刀。方運又練了一刻鐘的刀。他的刀法一般,但終究經過四次才氣灌頂,力量和反應都超過所有童生,引得許多人喝彩。

練完兵器。開始練軍陣。一營有十隊人,在營校的指揮下開始布陣,或以錐形陣衝鋒。或以圓陣防守,不斷變化,應對不同的情況,考驗士兵的種種能力。

半個小時后,方運所在的營和五個營組成一衛,一起練陣列,三千人的陣列就比較複雜,士兵經常出小錯,但旁邊的戰友都不斷提醒,讓軍陣得以繼續。

最後,三營的人配合舉人營校進行攻擊,已經接近演習,而營校每次使用完大範圍的戰詩詞后,都會指揮隊伍行動。

方運雖然是第一次當兵,但笮魏兔令比這些老兵更加熟悉,一次都沒有錯,有時候甚至還糾正旁邊老兵的錯誤,告訴對方怎麼理解軍陣。方運的話淺顯易懂,周圍的老兵一聽就明白。

「不愧是兵家傳人1眾人無比敬佩。

現在已經沒人懷疑他是那個文人表率方運。

演練結束后,各隊都進行總結,就有人把方運教導老兵的事情上報石隊長,石隊長誇讚了方運,然後讓大家吃午飯。

午休時間很長,短暫的午睡過後,方運所在的一什營房的人越來越多,很快成了全隊近五十人聚集的場所,這在之前是少有的。

和昨天的閑聊不同,今天許多老兵向方運提出軍陣方面的問題,方運一一用最通俗最樸素的語言解答,但有的問題方運也不知道,畢竟很多情況他都沒有遇到過,他記下來,說以後會思考,一旦有了結果就告訴那人。

有的人不僅問軍陣,還有問兵器用法、臨陣的對敵手段,偶爾會引發討論,方運也會聽到有益的東西。

在下午三點休息完畢的時候,方運已經積累了二十多個問題,這些問題有的是真的一點不會,有的則是需要一段時間思考才行。

下午三點到五點是第二輪操練,方運一邊參與其中,一邊思索那些問題。

方運發現軍中的一個問題,所謂的兵法也好兵書也罷,都是讓中級將校掌握的,像隊長、什長或伍長最多就是自己看一些兵法,很多時候並不十分清楚兵法的用處,主要是沒有人向他們詳細講解。

「現在我對練兵還不太了解,等有了足夠的經驗,得想辦法寫一本給基層官兵用的練兵手冊,用最簡單最直白的語言告訴他們怎麼做、為什麼做、不這麼做的後果等等。」

方運搖搖頭,心想不是那些更高層次的兵家人不懂,而是他們懂得太多了,因為各種方法都明明白白寫在兵書上,人人都可以看,而且更強大的兵家傳人甚至能控制士兵的陣形,所以就不在乎基層士兵的想法。

「基層軍事教育缺失啊,若是在軍中加強軍事教育。或許能出現更多的兵法家。」

方運趁著晚間的休息,前去軍中藏書庫,尋找練兵類的書籍認真看,在記憶的同時,也能在奇書天地里形成新的書籍。

兵書的作用很廣泛,比如《孫臏兵法》中的《十陣卷》,一旦釋放力量,可以控制百萬大軍的陣形,讓每個士兵都出現在正確的地方,足以讓整支隊伍的實力增加二成到三成。作用巨大。

陣形是兵法的最高境界,陣形兵書極少。

臨近午夜零點的時候,方運離開藏書室趕回營房,三隊的近五十人已經站在門前。不一會兒,石隊長出現,帶領所有人離開,最後在軍營門口和一營的其他人匯合,接受一位進士的壯行詩《常武》的加持。

在夜色下,一營的五百人離開定海軍軍營。出了東副城,開始巡邏。

東副城的玉海港是景國重地,玉海府太大,港口已經離開玉海府聖廟的籠罩範圍。港口雖有大儒真文守護。但大儒真文不會去攻擊遠處的小妖,所以港口附近經常有江妖和海妖騷擾。

妖將級的妖族還有理智,行動前會考慮得失,但那些妖民妖兵智力低下。總想著吃人,讓人族很頭疼。

巡邏隊伍的存在就是避免有妖族誤闖害人,或者發現潛在的危險。畢竟妖族有許多辦法在短時間內騙過大儒真文。

五百人的營分成十個隊,在分開前,金營校讓所有人打起精神,因為前些天李文鷹曾去長江殺妖,按照慣例,江妖會報復玉海府,這種攻擊州軍而非平民的行為,不會引發李文鷹親自反報復。

十支隊伍分散開,每一支隊伍相距半里地,這樣任何一支隊伍出問題,最近的隊伍都可以發現。

海邊的夜晚幽暗寂靜,偶爾有海浪拍打岸邊的聲音,或者沖刷沙灘的聲音,普通士兵拿著火把,而童生們有明眸夜視,可以清晰地看到周圍的一切。

玉海城的東側是東海,而南面就是長江,五百人的巡邏營就在東海、長江和玉海府三者之間的岸邊巡邏。

根據金營校的命令,所有人都比較關注長江一側,畢竟是江妖報復而不是海妖報復。

夜色深沉,過了兩個小時后,在越來越涼的海風中,士兵的精神被消磨,沒了一開始的警惕。

一旁的洪城也不再像之前那般嚴肅,微微笑著對方運道:「怎麼,半夜巡邏還適應嗎?」

「還可以。」

「你殺過海妖?」洪城問。

「殺過江妖,但沒殺過海妖,一般海妖比江妖厲害一些吧?」方運問。

「那是當然。我們知道你厲害,不過海妖不一樣,你可別被嚇到。海妖一來就是兩三百,咱們三營對付起來比較吃力,你能行吧?」洪城道。

方運知道洪城在用激將法,笑著看向東海海面,道:「海妖也是妖,沒什麼可怕的。咦?那裡就是海妖嗎?不對1

眾人一起扭頭望去,就見三層巨浪從海中升起,向岸邊撲來,一層比一層高,而每一層巨浪都有幾十丈寬,數十里長,巨浪上面站著密密麻麻的江妖,不是海妖。

而在群妖的中心,露出一個巨大的蛟龍頭,僅僅頭顱就和一間屋子差不多大。

「不好1洪城和許多人第一時間去拿官印紅文,要去撕碎示警。

但是,一股無形的力量隔絕玉海城內外,隨後所有人發現天地一變,自己竟然站在玉海城中,可城裡的建築都是半透明的。

「海市蜃樓1許多老兵不由自主驚叫,個個面色慘白。

「完了,我們死定了!來的應該是蛟王。」!--over--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