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151章妖皇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全場寂靜。 許多人發愣,心想劍眉公這話也太嚇人了,也就方運鎮定,換成別人今晚別想睡覺了,那可是連北聖都奈何不了的妖皇。 方運也愣了一下,想了想,看著李文鷹的眼睛,認真地回答:「我也宣布...

「妖族可恨!仲子之勇,連孔聖都稱讚,誰知竟死於妖族偷襲,真是天大的冤屈1

「唉,三人有錯,但錯不至死,而子路半聖又以身道歉,它們怎能如此!妖族欺人太甚!不殺光它們,我人族永無翻身之日。」

「妖族入侵我聖元大陸、掠奪我億萬子民卻不知錯,我人族半聖不過毀其墳墓外圍,連墳墓都沒碰,就殺我人族半聖,此仇不共戴天1

一個偏將道:「方半相,若此次你能入聖墟,請一定要殺光妖蠻,報我人族半聖之仇1

方運點點頭,道:「妖族把我人族當食物和奴隸,它們不亡,我人族永不安寧。若我能進聖墟,絕不會心慈手軟1

過了片刻,等眾人發泄完怒火,馮院君道:「那聖墟不僅是我人族復仇之地,也有許多奇珍異寶。原本每隔十年誰都可以進,但因為六聖大戰,那裡變得異常奇特,據說是跟妖界有關,越是強大的人或妖蠻越被排斥的越厲害。就好比漁網,小魚可以在網眼中自由來去,大魚就穿不過網眼。」

「聖墟是妖界的一部分?」方運問。

「不是,但跟妖界相連。據說是一處古地之一,和龍族的登龍台或一些聖地相似。」馮院君道。

方運也知道古地是一個籠統的稱呼,包括各種神秘的地方,具體是什麼眾說紛紜,據說書山學海等聖地實際就是被改造后的古地。

「哦,那若是今年聖墟的阻礙力量太強,我們秀才是不是就不能進入了?」

「是的。聖墟的力量有時候太強,如同漁網網眼太小,連舉人都進不去,只能秀才進去;有時力量弱,如網眼太大,進士翰林都可進。如果進士能進去,那妖帥蠻帥也能進入,對秀才來說就太危險了,聖院不會准許秀才進入。若是進士進不去,舉人能進,那麼聖院可允許一部分秀才進入。」

「原來如此,那妖族也一樣吧?」

馮院君神色凝重,道:「去聖墟的妖族,至少是王族,而且還有一些聖族,若是妖聖孫輩還好說,若是妖聖子輩,那麼其能絲毫不亞於我人族天才,甚至還要強上一線。妖族的本代妖皇就是最好的例子,上一代四大才子聯手,才勉強和他抗衡。」

在座的人聽到妖皇之名無不色變,連李文鷹的神色都有細微的變化。

人族雖然一直防止妖皇之名流傳,但方運接觸的人雜,早就知道妖皇之名。

妖皇是一個封號,是對妖族半聖之下最強之妖的冊封,而本代妖皇的可怕之處就在於,他在妖王的時候就力壓過半大妖王,相當於人族的大學士力壓部分大儒,而其餘大妖王不敢得罪他,放棄爭奪,最終他獲封妖皇。

上一代四大才子之末的風城絕之所以背叛人族,就是被妖皇力量所征服,認定妖皇是妖族的孔聖人,必將帶領妖族夷平人族,統攝萬界。

方運曾聽到一個可怕的傳言,本代妖皇現在明明只是大妖王,卻能在妖聖手下堅持一百息而不敗。

不過,最可怕的傳言是,潛入妖界的北聖曾三次刺殺妖皇,第一次重創妖皇,第二次無功而返,第三次則遭到伏擊。

「妖族中興之主,他不死,則人族亡。」這就是北聖對妖皇的評價,之後北聖再也沒有刺殺過妖皇。

方運發現,每次有人提到妖皇之名,所有人都有一種深深的無力感。

馮院君緩緩道:「希望妖皇不會盯上你。妖皇曾經說過要殺三個人,兩個大儒一個舉人,全死了。」

宴會靜得可怕,每個人都看著方運,有期盼,有悲哀,有鼓勵。

沒有一個人不擔心。

方運默默地喝了一杯酒,他自然知道妖皇的可怕戰績,兩個大儒被他親自殺死,而那個舉人,因被龍聖親口稱讚為孔家之龍而廣為人知,有亞聖之資,各方面完美得不似人,孔家和聖院用盡一切手段保護,甚至有一位大儒和一位大學士暗中保護,可仍然被殺死。

「我還只是秀才,更何況只是詩詞優秀,經義和聖道方面遠不如那位孔家之龍,而且起步晚,他恐怕是泡著孔府才氣長大的,妖皇不會注意我的。」方運看氣氛不對,急忙緩和一下。

李文鷹用低沉的聲音道:「妖皇有龍族血脈,喜詩文,並且認為詩文寫得比他好的,都該死。」

「這我真不知道,那妖皇如果是人,以他的才學,起碼也是大儒吧?」方運問。

「他連童生都考不上。」

方運愕然,說:「這豈不是說他一點才華沒有,想殺掉所有文人?」

「是的。」李文鷹的語氣相當無奈。

「他真喜歡詩文?」方運忍不住問。

「準確說,他喜歡一切擁有力量的東西,包括人族天才的人頭。」李文鷹的聲音更加低沉。

「啊?那我的人頭還沒有資格被他收藏吧?」

李文鷹盯著方運看了一陣,緩緩道:「有了。」

方運沉默片刻,道:「那沒關係,我還沒資格被他親口說要殺我。」

「快了。」

方運無奈地道:「院君大人,您能不能不要亂說實話?你這麼一說,我壓力很大啊1

李文鷹突然微微一笑,嘴角盪著殺意,眉眼飛著血光,問:「他若是宣布要殺你,你當如何?」

全場寂靜。

許多人發愣,心想劍眉公這話也太嚇人了,也就方運鎮定,換成別人今晚別想睡覺了,那可是連北聖都奈何不了的妖皇。

方運也愣了一下,想了想,看著李文鷹的眼睛,認真地回答:「我也宣布殺他,然後找個地方藏好,聖院能收留我嗎?」

「好!這才是文人表率1李文鷹大笑。

眾人跟著笑起來,只當是玩笑。

方運隨後道:「馮大人,能簡單說一下聖墟的環境嗎?」

馮院君點點頭,道:「聖墟長寬大概有五百多里,原本是平地,但六聖戰鬥過後,就全亂了。聖墟入口十年一現,在人族只有一個入口,可在妖界有百十來個,所以陸續有妖蠻進入其中,一困至少十年,或者十年後連出口都找不到只能一輩子留在那裡,所以有一定數量的妖蠻在裡面居祝」

「我們進去就是為了殺妖蠻?」

馮院君道:「孔門世家的子弟去那裡是為了殺妖蠻,準確地說是為了殺王族和聖族妖蠻,而其他子弟進入其中則是為了尋找天才地寶。半聖之血,千年不腐,而半聖骨肉可化聖玉,都是好東西。裡面共埋葬七尊半聖的軀體,那絕對是巨大的寶藏。更何況那裡是古地,生身果和延壽果等神果都可能出現。」

「裡面既然有妖蠻,會不會都被找光了?」

「聖墟無比危險!弱水,奇風,異木,怪草,萬一吞食聖血聖玉,更加可怖,連進士翰林都能被殺死,更不用說秀才舉人。不過你放心,在你進入聖墟前,聖院會派人送你一本書詳細介紹聖墟,我現在只是簡單說一下,就讓你有個準備。」馮院君道。

「原來如此,那我就放心了。」方運道。

因為談到妖皇,宴會的氣氛比較壓抑,眾人不再談笑,默默地喝酒吃飯,過了好一會兒才恢復正常,但已經不如方才那般熱烈。

不多時,李文鷹便跟馮院君低聲說要走。

見李文鷹要起身離開,方運道:「院君大人,您何時返回大源府?」

「三日後。」李文鷹道。

方運正色道:「我曾說過,若我成秀才,必報柳子誠兩次殺我之仇!柳子誠污我文名,我可原諒,但他兩次要殺我,這件事必須要查個水落石出!我若是污衊他,那我不配當這個文人表率;若是他兩次殺我而不被繩之以法,那就是律法崩潰!這件事,必須要有個結果。」

許多人為之心驚,方運這是要開始對左相出手了?若是柳子誠背上殺方運的罪名,無論那時候方運是不是童生,必然會被景國人的唾沫淹死,以後寸步難行,估計天天會有熱血學子去衙門門口請願嚴懲柳子誠。

差一點殺死景國第一天才、未來可能的半聖,這個罪名太大了,甚至可能會有人去刺殺柳子誠,然後自殺死諫,防止此類事情再度發生。

「讓我送你一程?好,三日後我去你家門口接你。」李文鷹道。

眾人心中羨慕,李文鷹雖然不是那種狂傲的人,但必然講究尊卑,哪怕一位翰林要搭他的車,李文鷹也不可能這麼說,他竟然說去接方運,那就是把方運當成和他地位接近的人物。

方運急忙道:「萬萬使不得,三日後我去大人家門口等著。」

「也好,你和我一起吃午飯,然後回大源府。」

「謝院君大人。」

李文鷹起身,所有人相送。

送走李文鷹,眾人繼續吃飯,到了晚上,眾人陸續離開,最後方運也告辭。

一個人離開馮府後,直奔文院鴻雁傳書給京城,而且是用只有雙方才知道的密文傳書。

不多時,京城的新密文傳書到了大源府,傳到一個八品文官的手裡。

那八品文官破譯完密文,走向柳府。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