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149章 產業鏈

作者:永恆之火  |  更新時間:2014-07-20 08:36  |  字數:3600字

方運暗道不妙,放下筷子走出去,而門房搶先一步衝出打開門。

馮院君的隨從欣喜若狂,道:「我們老爺鴻雁傳書到了文院,文院的人把消息傳到家裡,老爺特意托我過來感謝您,他明日就回來。」

「馮大人成翰林了?」方運知道馮院君是進士,再上一步就是翰林。若想成為翰林,最佳的途徑則是去聖院深造,若不去聖院深造,一個進士至少要三四十年才能熬到翰林,而且會有部分人終生無法成為翰林。

那隨從道:「比成翰林還好!大人在悟道河邊坐了三天三夜,文膽突破,正式達到第一境韌如草木大成,就算翰林也未必做到。」

馮院君去過聖院,現在突破成為翰林不算什麼,可現在能把文膽煉到一境大成,那他在五年內必然能成為翰林,到時候會進入文膽二境。一旦進入文膽二境,意味著他成大學士的機會是其他人的數倍。

方運心中無奈,只能說:「一定是馮大人努力刻苦才有所成就。」

哪知那隨從說:「不!我們家老爺說,之前沒有一點感覺,但自從看了你的『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後,從中同時感受到壯闊和明艷之美,又借悟道河的力量,所以才能一境大成。」

「馮大人客氣了,我不敢居功。」方運更加無奈。

「我們老爺說了,等他回來一定大擺筵席慶賀,而且要讓你上座,感謝你的無私,願意告訴他悟道河的秘密。」

「我一定會赴宴。」方運心想悟道河要是有用,濟縣這些年早就天才輩出,可這數百年濟縣也只出了他這個不算濟縣人的濟縣人。

「謝謝方半相!我有一事相求。」那隨從兩手握著鬆開,握著又鬆開,十分不好意思地看著方運。

方運道:「不知有什麼事?」

「現在全景國的人都說您是文曲星下凡。我就是個下人,不敢要您的墨寶,我能不能去您家裡的花壇取一朵花?一片草也行,讓我兒子隨身帶著。保佑他能考上童生。」

方運感到莫名其妙,很想說這是封建迷信,可又不好意思在這種小事上拒絕別人。

「方爺!我知道我的要求過分了,不過您看在我們家老爺的面兒上,就讓我摘一片草吧,就一片!指甲蓋那麼大就成。」四十多歲的隨從說著都要哭了。

方運無奈地說:「你誤會了,我不是不想給你。去吧,花壇里有花,你想摘就摘一朵。」

「謝謝方老爺!謝謝方老爺!您真是天底下最好的讀書人!」那隨從立刻嘿嘿笑起來,生怕方運反悔。三步並作兩步衝進花壇,摘了一朵花,視如珍寶,小心翼翼放到衣服口袋裡。

「小的告退!」他快步走出大門,然後向方運鞠躬九十度。連鞠躬三次,最後高高興興離開。

「悟道河之後,家裡的花花草草也要跟著倒霉了嗎?」方運無奈地看著家裡的花壇。

方運發現庭院的氣氛不對,掃視庭院,發現門房、方大牛、丫鬟、江婆子等人都直勾勾地看著花壇里的花。

方運翻了一下白眼,搖搖頭,繼續回去吃飯。

吃完飯。方運繼續讀書,還沒到午飯的時候,奴奴就突然進了屋子。

「嚶嚶嚶嚶……」

方運聽小狐狸的聲音有些焦急,還有些憤怒,把書放下回頭看。

奴奴一臉委屈地跳到方運懷裡,然後用小爪子指著院子。嚶嚶叫個不停。

「怎麼了?」方運抱著奴奴向外走,出了門口,掃視院子。

「沒什麼啊。呃……」方運的目光停在院子里的花壇上。

今早的花壇里還有二十朵花,可現在就剩九朵,實在太明顯了。而且有一些葉子也被摘掉,雜草更是破天荒被清理得乾乾淨淨。

方運看向其他人,但所有人都低著頭,忙自己的事。

奴奴用小爪子一個一個點著這些人,嚶嚶叫著,好像在告狀:你看他們啊!把花都摘光了!

方運哭笑不得,可這種小事還真不好教訓他們,於是道:「大牛,你們別聽別人亂傳,我不是文曲星下凡,這些花花草草都沒用。」

方大牛卻道:「那可說不準!您現在是文人表率,不是文曲星下凡是什麼?您的字我們都不敢拿,那東西金貴,燒了比流傳出去好。這花草受您的才氣滋潤,肯定對讀書人有好處!自從當了您的長隨,我感覺自己比以前聰明多了!」

其他人紛紛點頭,無比認同方大牛的話。

方運心想真是徹底敗給這些人,還什麼比以前聰明多了,做廣告呢?

方運隨口道:「幾朵花而已,摘了就摘了吧,別往外傳。」

方大牛突然露出一副狗腿子的模樣,笑嘻嘻道:「少爺,要是別人買咱家裡的花草,賣不?」

「你想多了。」方運沒管這事,抱著奴奴回屋,心想這哪能這麼巧,不可能有人買,自家的花花草草還能形成一條產業鏈不成?

方大牛看了看門房,又看向江婆子,沖江婆子擠擠眼,江婆子點點頭,沖楊玉環的房間看了一眼,表示她會跟女主人說。

方運回屋,把奴奴放在一邊,拿起《吳子兵法》朗讀。

吳起是和孫武齊名的兵家半聖,他是子夏的弟子,而子夏又是孔子的親傳弟子,所以吳起可以說是儒家嫡系,在聖廟的地位略不如孫子,但比孫臏高許多,被封為兵家第二人。

奴奴跳到桌子上,走到《白蛇傳》稿紙前,伸出小爪子翻頁,翻到最後一頁,又把稿紙整理好,坐在桌子上,幽怨地看著方運。

這些天方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