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145章雨不濕身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等到年過三十才能正式掌握自己的命運。所以幾百年來兵家半聖無比隱忍老辣,對妖界造成極大的損失,妖族眾聖以後真要大舉入侵,首先要殺的一定是兵家半聖。」 「我必須走儒家大道!我的才氣演武一定失敗1方...

才氣演武對大儒來說只能說少見,還算不上罕見,成功完成才氣演武才算罕見,可是,才氣演武從來沒出現在秀才身上。

「我可以不說嗎?」方運問。

馮院君笑道:「你不說,我們可以猜。看你身體毫髮無傷,甚至隱隱有一股凌厲之意,必然是得了好處,再根據你家人的表現,只有幾個不多的可能,我們十餘人慢慢猜,不需一刻就能猜出來。」

眾人一起微笑,看樣子隨時可能出口猜測。

方運環視眾人,只好道:「其實也沒什麼,經過書山的歷練,我發現我有所成長,就決定選一門輔修聖道。後來我想到現在三族征伐,兵家的作用僅次於儒家大道,於是就準備輔修兵家。這些天一直在研究兵法,昨夜也不知怎麼回事,回憶起我在悟道河的日子,腦中靈光一閃,就想把前人的兵法總結歸納一下,變得更加通俗易用,結果一不小心進入才氣演武。」

「嘶……」眾人倒吸一口涼氣。

張破岳是將軍,來為他送行的大都是軍人,他們最清楚才氣演武的重要性,一旦有人能做到才氣演武,必然在兵法方面有驚人的天賦,對人族的作用極大。

「我們只以為你在詩詞、書法、繪畫和經義方面有所成就,沒想到你的兵法造詣也如此深厚!你這是要做全才啊!哪怕是孔聖,也算不上全才。」

張破岳忍不住問:「文鷹兄,你第一次獲得才氣演武是在翰林的時候吧?」

文鷹點了一下頭。

「哪怕幾位兵家半聖,也只有零星兩三個曾在舉人的時候才氣演武,只是都失敗了。方運,不要告訴我們你才氣演武成功。」董知府道。

方運道:「當然失敗了,我區區秀才怎麼可能過得了才氣演武。」

「這還差不多,你要是能完成才氣演武,那兵家恐怕會直接來搶人,先關你幾年。磨掉你所有的稜角,然後把你送到各種險境,用盡一切辦法折磨……不,是磨礪。然後再把你扔到兩界山磨練十幾年,最後再給你自由。」

方運差點冷汗直流,道:「兵家的人不會這麼兇殘吧?」

「會的。兵家世家那些天才七八歲就開始被磨礪,除了參與科舉書山等,幾乎不跟外人接觸,等到年過三十才能正式掌握自己的命運。所以幾百年來兵家半聖無比隱忍老辣,對妖界造成極大的損失,妖族眾聖以後真要大舉入侵,首先要殺的一定是兵家半聖。」

「我必須走儒家大道!我的才氣演武一定失敗1方運道。

李文鷹笑道:「你就算成功也無妨,我們對你期望可不僅僅是兵家一途。你若是主修兵家,太浪費了。」

「說的是。唉,真是不敢想象啊,才氣演武,我都還沒有過。」張破岳似乎很不開心。

馮院君道:「你有時間也去悟道河坐坐。或許也有機會進入才氣演武。」

「說的好!宴會結束我就改道去濟縣的悟道河,兩日後再去京城接受冊封。」張破岳道。

馮院君可憐兮兮地看著李文鷹,道:「院君大人,我的假期您是否同意?」

李文鷹面無表情地看著馮院君,馮院君目光堅定,好像一點都不怕這位殺名遠播的大學士。

「罷了,准你五日之期。」李文鷹無奈地道。

「謝大人。我敬大人一杯。」馮院君愉快地笑起來,舉杯喝酒。

李文鷹不理會馮院君,問方運:「你今日是第一次進才氣演武?」

「是首次。」

「外人不可干涉才氣演武,你萬萬不可向他人請教,否則會出現巨大的變化,甚至會失敗。」李文鷹道。

「學生知道。」方運道。

李文鷹看了趙紅妝一眼。又看向方運,問:「聽說你要儘快考舉人,甚至可能準備在今年考進士,成為世間第一個同年進士?」

若是在經曆書山幻境之前,方運斷然不會想成為古往今來在一年內同時考上童生、秀才、舉人和進士的人。但書山的經歷彌補了他的短板。

「我想試一試。」方運道。

「你的詩詞和經義自然不用多慮,但九月的州試要考策論,你有信心?」

「學生認為,策論無非就是治國之道,而學生通讀眾聖經典,更是閱遍史書,雖不敢說有定國安邦之才,但在策論方面也小有所得。」

若是別的方運不敢說,但策論方面卻不怕,畢竟在那個時代有太多相關的信息,不像聖元大陸十天才能看一次文報,有關時政的新聞不到五分之一的版面。

「你既然有信心,那就試著一拼。你現在雖然有名,甚至可能在史書上一筆帶過,但未必能上傳記。若是能成為第一位同年進士,你極可以有機會上傳記,真正青史留名。」李文鷹道。

讀書人對青史留名極為看重,旁邊一位將軍羨慕地道:「李大人必然能青史留名,張將軍若能再上一步,也會有傳記。至於我們,能在史書上留下一個名字,已經是光宗耀祖。」

眾人紛紛點頭,極為羨慕方運、李文鷹和張破岳三人。

張破岳卻道:「我和劍眉公至多是上傳記,方運,你可以有機會更上一層,進入『世家』之列,千萬不可自廢文宮。」

「學生一定努力。」方運謙虛地道。

一旁的趙紅妝露出落寞之色,她雖然貴為公主,恐怕也只會在史書里有個名字而已,絕不可能像漢朝的呂后那樣以「在權不在位」的理由列入本紀,和帝王並列。

在無人看到的桌下,趙紅妝緊緊握著拳頭。

名為紅妝,身為公主,在這裡卻如同綠葉一般。

趙紅妝低下頭,眼中的不甘只有自己知道。

一位將軍奇道:「方運,你在府試的那篇經義到底怎麼回事?按照慣例,一府的甲等經義要在文院中展覽,供院生學習。可今年為什麼只有乙等的?」

馮院君和董知府相視一眼。兩個人親身經歷了那次驚天動地的閱卷過程,親眼看到傳天下的試卷,半聖的力量紛紛登場,當場殺死一位翰林。在科舉中百年難得一見。

「這……我不便多說。」方運道。

「那就奇了,董知府,馮院君,你們兩位是考官,也不能說?」

兩人低著頭,一言不發。

這事連李文鷹和張破岳也不清楚,現在看到兩個考官的態度,意識到極可能是刑殿或半聖下了封口令。

包括趙紅妝在內,眾人大眼瞪小眼,可沒人敢說一句話。不多時,眾人就隱約猜到,方運既然得了甲等,必然是極好的經義,那經義很好卻不能傳揚。那必然是好到過分,起碼是鎮國,甚至可能是傳天下,因為聖院絕不可能為了鳴州的經義如此大動干戈。

眾人立刻想到那天夜晚玉海府上空晝夜不斷交替的場面,意識到恐怕是聖人為了方運出手。

詩詞是小道,甚至策論也是小道,可經義不一樣。那可是對眾聖經典的解讀,是真正的儒家大道,一個秀才能寫出鎮國的經義,那可比寫出十篇鎮國的詩詞都更加可怕。

「有望埃」一個將軍低聲說了三個字。

雖然他沒說完整,但每個人都知道,他想說「方運的聖道根基有望」。成聖的機會極大。

房間內平靜片刻,眾人繼續交談。

因為張破岳要去北地與狼蠻周旋,所以接下來的話題幾乎都是在談北地的戰事。

戰爭和外交有不可分割的關係,眾人很快談到縱橫家的態度,但沒人認同谷國每年繳納大筆金銀財寶和糧食當歲貢換取和平。這些將領幾乎都認為只有把蠻族打服了,打得他們認識到人族不弱於妖族,才可能拉攏他們,然後共抗妖族。

這些將領不是反對聯合蠻族攻擊妖族,而是認為要兵家在前、縱橫家在後,絕不能讓縱橫家和雜家主導兩族局勢,絕不能學谷國奴顏婢膝,否則人族必亡。

一直到傍晚酒席才散,眾人醉醺醺地離開,那張破岳則坐上長途甲牛車直奔濟縣悟道河而去,馮院君準備明日就去。

方運也不好勸他們,默默離開。

「千萬不要有人在悟道河邊悟道埃」方運在回家的路上一直在心裡念叨。

六月的天氣變化多端,方運還未到家,天空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

到了家門口,方運走下馬車,方大牛明明有傘,卻不給方運打,而是自己打著傘,羨慕地看著方運。

雨水落在方運的身上和衣服上,不會淋濕半點,而是會無聲無息流走,方運整個身體就彷彿一把大傘,所有的雨水無法沾身。

自從方運吃下偽龍珠以後,就再也不怕下雨,甚至連洗澡都減少,因為偽龍珠讓他的身體有了自凈的能力,雖然不像奴奴那樣腳不沾塵,但只要身體有了灰塵,會很快被無形的力量排開。

方運住的地方更加乾淨,那些蚊蟲根本就不敢靠近擁有偽龍珠之人,連周圍的人家也享受到一個沒有蚊蟲的舒適夏季。

雨水從身上流過,方運沒有任何不適,步入大門。

庭院內,奴奴像條撒歡的小狗一樣,在雨里跳來跳去,時不時突然一抖身體,身上的雨水四濺。

看到方運來了,奴奴立刻笑嘻嘻地向方運揮舞小爪子,讓方運陪她玩,方運搖搖頭,笑道:「你自己玩吧。」

奴奴點點頭,繼續自顧自玩著。

ps:

下一章23點前更新。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