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玄幻魔法

儒道至聖 第134章變局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聖文,合在一起就是陶聖的封聖根基,。據說他以此建立『世外桃源』,立誓拯救被妖族擄到妖界的人族。可惜最後直到聖隕,我們也不知道是否真的有『世外桃源』。不過,陶家人信誓旦旦說有,可信度很高,畢竟半聖文寶也...

方運道:「既然這樣,那我就閉門讀書,不外出便是,而且我早就跟別人說過,只在七夕文會出現。」

「我不怕你出風頭,但我怕你被他們激將,從而上當。你現在是書山之首,他們自然不敢直接害你,但光明正大贏你,連半聖都沒有辦法說什麼,劍眉公也不好出手。當然,張破岳應該會事後偷偷報復。」趙紅妝道。

方運想起離開書山後半聖的囑託,讓他千萬不要出風頭。

「你放心,我會說我強行闖書山導致文宮震蕩,不會出頭。」方運道。

「這樣最好。他們一定會用各種手段刺激你,你只要不聞不問,就沒人能拿你怎麼樣。」趙紅妝道。

方運無奈地道:「他們這次來的人很不一般吧?」

「何止不一般。據說有個席家的人也前來,曾被詩君救過一次命,這次來報恩。」

「席家?慶國的半聖世家?席雲霄席聖所在的席家?」

「是。席聖似乎閉關修鍊,多年未出,要是知道一定會被氣死。」趙紅妝無奈道。

「既然是報恩,席聖知道也無法阻攔吧。」

「唉……所以我才不讓你出面。那人雖然在十國不是最頂尖的天才,比不上顏域空,但在慶國是噸一,你只是秀才,差得太遠了。」趙紅妝道。

「我明白,只要我不在文斗失敗,他們鬧的再歡也對我景國沒有大的負面影響。」

趙紅妝道:「你果然明事理,對。無論他們怎麼樣,你只要閉門不出,他們就拿你沒辦法,總有離開的一天。」

「嗯,你放心,我不會參與這次文斗。」方運道。

趙紅妝點了點頭。微微一笑道:「我還以為你會逞強,這樣我就放心了。」

楊玉環兩手緊緊地揪著衣角,現在緩緩鬆開,神情平靜了許多。

奴奴吃完鴨脖,開始吃鴨腿。

方運想起趙紅妝的身份,問:「紅妝,你知不知道有關的大儒真文的事情?」

趙紅妝想了想,道:「和本為一體,不過是在封聖前寫完,只是大儒真文。而在封聖后完成,是聖文,合在一起就是陶聖的封聖根基,。據說他以此建立『世外桃源』,立誓拯救被妖族擄到妖界的人族。可惜最後直到聖隕,我們也不知道是否真的有『世外桃源』。不過,陶家人信誓旦旦說有,可信度很高,畢竟半聖文寶也不算少。比如諸葛武侯鑽研而創出的『八陣圖』,陳聖的『觀海山』都是存在的。」

「那和世外桃源的情況如何?」

「世外桃源自然不見了。的聖文還在陶家,但卻早就遺失,據陶聖後代說。陶聖封聖前深入妖界的時候,為了保護十數萬人族子民,不得不捨棄。不過和本一體,只要還在。就存。前些年我聽說有人得到殘篇,還有人說被妖聖之血化為大儒污文,真真假假。你為什麼問起這個?」

方運答道:「我昨日讀了陶聖的文集。對世外桃源很感興趣。」

趙紅妝點頭道:「半聖文寶誰都有興趣,據說諸葛武侯的『八陣圖』早就遺失,所以他老人家聖隕后,諸葛家族的力量就大不如以前。不過,這些事情跟我們關係不大。等這件事過去,建議你去軍中歷練幾個月,然後練習秀才戰詩。以你的才能,今年考上舉人不成問題,所以建議你九月一定要參加州試,等你成為舉人,更有自保之力。」

「我記得你以前勸我要穩紮穩打,像顏域空那樣兩年參加一次科舉。」方運道。

「此一時彼一時。以前你雖然有名,但也有限,可你現在在風口浪尖上,無論是妖蠻還是慶國武國都視你為眼中釘,你一定要拼盡全力科舉,越早成為進士越好。根基只要不是特別不穩,都有辦法彌補。」

「我會好好考慮。」

方運見趙紅妝說完后不僅沒有放鬆,憂色更濃,問:「紅妝,是不是出了大事?」

趙紅妝搖搖頭,道:「也不算什麼大事,就是童侍郎已經靠向左相,和我趙家算是決裂。這樣左相在軍方又得一員大將。」

方運的心深深沉了下去,左相在軍方的力量原本很一般,現在得到兵部二號人物的相助,勢力大漲。

「這件事,有沒有人怪我?」方運問。

「有,但你放心,我們心裡看得明白,這件事與你無關,是慶國人挑唆。那童侍郎未必只是為了他孫子復仇,可能是認定左相勢大,藉機投靠而已。廟堂上風雲變幻,這種事不少見,我們已經習慣了。」趙紅妝雖然這麼說,可眼中隱隱有些悲涼。

「若是你們趙家放棄我而支持童侍郎,童侍郎恐怕不會投靠左相吧?」方運問。

趙紅妝輕輕太高下巴,用極為堅定的語氣道:「景國可無,趙家可無,但我們趙家人的骨頭不可無!你沒有錯,為什麼要支持童侍郎?」

方運露出淡淡的微笑,道:「謝謝,順便替我謝謝太后。」

「太后就不必謝了,她始終沒說什麼。」趙紅妝道。

方運知道趙紅妝和太后關係不和,不過,上一任國君和趙紅妝的關係卻很好,太后一直沒有為難她。

「童侍郎既然投靠左相,跟蠻族交界的密州恐怕會出問題吧?」方運問。

趙紅妝道:「密州那裡不會出問題,但玉海城要有麻煩,左相的手恐怕會伸到玉海府。」

「怎麼?連玉海府都不放過?玉海府要是一亂,龍族和蛟龍宮絕對會出手。」方運神色嚴肅。

「李文鷹在,玉海就不會有事。所以他們不敢動李文鷹,會動別人。」

「董知府?馮院君?不會是我大伯吧?」方運道。

趙紅妝搖搖頭,道:「若是這三個人,我們根本不會發愁。我懷疑他們會把張破岳調走。」

「張都督精通海戰,對龍族是勝多敗少,對蛟龍宮更是從無敗績,他一走,玉海城危矣,聖院也會不滿。你們就沒有辦法阻止?」方運問。

「沒有,因為……出了一些事情,我們不得不妥協,消息過幾天就會確定。」趙紅妝流露出少許悲哀之色。

方運正要問,但閉上嘴,既然趙紅妝不願意說,那必然是她不想提及的事情。

「唉,那我明白了。不過下一位江州都督不會是左相的死黨吧?」

「不是,是童侍郎多年的好友,當年也曾在玉海城任職,只是跟李文鷹不和。當年,是李文鷹逼得他離開。」

方運頓感頭疼,道:「沒想到事情這麼複雜,看來我以後不能走文官一路。我不是主修雜家或縱橫家,若是當了文官,恐怕一輩子都會深陷在勾心鬥角之中,別想在戍成就。那新來的都督會不會針對我?」

「蘆翰林和左相不一樣,雖然會和李文鷹爭權,但不會針對你,畢竟他心裡清楚,要是在玉海府得罪你,那他將寸步難行。據我猜測,他不會為難你,但也不會交好你,但是,若是你自己出了問題,他恐怕會給予你致命一擊。」趙紅妝道。

「他一定這麼對我?」

趙紅妝猶豫片刻,道:「這只是最壞的可能。不過蘆翰林平時官聲不錯,按理說,應該不會害你,畢竟和你有仇的是童侍郎,不是他。」

「以後我會小心防備。」方運道。

「嗯,你盡量不要得罪蘆翰林,能拉攏就拉攏,畢竟他將來是江州名義上的軍方第一人。不過只要劍眉公在,他就不敢做得太過,你放心。」

「這件事劍眉公會有什麼反應?」

「唉,他現在比誰都累,要防著風城絕對你報復,要監視長江蛟龍宮,更要防慶國。幸好因為聖墟提前出現,龍族決定九月才攻打玉海府,不然他更忙。」

「紅妝,你說那聖墟,我去還是不去?那裡據說非常殘酷。」

「這件事我做不了主,不過我會讓人請示文相和劍眉公,到時候你聽他們兩個人的,他們兩個人不會害你。」

「好。反正聖墟是八月十五開啟,還有兩個多月,我不急。我現在就在家裡悶頭學習,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聖賢書。」

趙紅妝眼中微光一閃,道:「你果然有大才,哪怕是隨口一句也能有妙言。我記下來,明日交由聖院報備,避免日後有人搶了你的名言。」

方運無奈,自己拿這種脫口而出的語句真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那就謝謝紅妝了。」方運道。

「不知道我什麼時候也能有才氣。」趙紅妝說著,幽幽地望著門外的天空,屋裡的每個人都能覺察出她的不甘心。

「嚶嚶!嚶嚶1奴奴高高舉起爪子,好像在說自己和趙紅妝想得一樣,也想有才氣。

方運微笑道:「人族一直在進步,或許你會等到那一天。」

趙紅妝搖搖頭,道:「跟人族無關,跟才氣有關。人族才氣若沒有突然增多,多到用不完,聖院就不會允許我等女子科舉。不過借你吉言,我會慢慢等。」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