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131章 書山有路勤為徑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拔得頭籌。剩下的,都是詢問對聯的事情,原來不止我玉海府的文院有變,天下十國所有的文院的門口都多了這副對聯。因為聖院已經記錄下這副對聯是方運所作,他們都想核實一下,所以各地官員或院君都發來鴻雁傳書詢問。...

眾多官員聽到張破岳那番話,露出一副就知道會這樣的表情,張破岳號稱景國第一滾刀肉,哪怕李文鷹、左相或文相都拿他沒辦法。

一些人連連搖頭,這話說得也太沒有節操了。

張破岳摸了摸下巴上的大鬍子,笑著對方運道:「我本想去西副城,聽到半聖的聲音就來看看,沒想到慶國的小畜生想逃,就順手了結。你不用怕,劍眉公一定會解決。這些天我要住在巡龍船上,沒什麼事別打擾我。」說完轉身就走。

眾官員啞然失笑,果然還是那個張破岳,該出手的時候一定出手,該縮著的時候絕不露頭,去了巡龍船,詩君絕對拿他沒辦法。

「對了,今日我讓人給你送個蛋1張破岳的聲音遠遠傳來。

一干人一起看向方運,很好奇張破岳會送個什麼蛋。

董知府低聲對方運道:「張都督殺了施德鴻,詩君就不會找你麻煩,只會去找他,你不用擔心。」

方運點點頭,自然明白張破岳這是在幫他。

那幾個慶國人灰溜溜地向外走,景國人揚眉吐氣地看著他們離開。

馮院君大聲道:「我景國百年未有書山之首,今日方運勇得第一秀,乃是我玉海府乃至景國的大喜事。方運,你何不留下墨寶,紀念本次盛世,勉勵後學勇攀書山?」

眾人期盼地望著方運,因為名句名聯對讀書人都有很好的激勵作用。現在江中的讀書人家家戶戶都備著《陋室銘》。

「那我就寫一幅勸學,與諸位讀書人共勉。」

文院從來不缺文房四寶。立刻有人抬著桌子帶著文房四寶來。

許多學子翹首期盼,希望方運能親眼見到方運的親筆墨寶,這可比書鋪里賣的更好。

方運提筆略一醞釀,落筆寫字,在寫字的過程中,他的筆下傳出朗朗的讀書聲和泛舟海上的聲音。

聽著這聲音,已經沒有人去關心方運寫的內容,或盯著方運的臉。或盯著方運的筆,無人能掩飾心中的震撼。

在聖元大陸,書法是君子六藝之首,更是文人四友琴棋書畫之首,從來沒有捷徑,必須要長時間勤學苦練,所以書法好的人有時候比文位高的人更受尊敬。一旦到了書法三境,隨便一副字就價值千兩,若是佳品書法,往往價值數萬。

至於書法四境的作品,那是連龍族都趨之若鶩的寶物,連半聖都很少達到。

眾人紛紛猜測。方運這麼年輕就能達到書法一境筆落有聲,那以後很可能達到三境甚至四境。

方運心無旁騖,慢慢寫勸學對聯。

書山有路勤為徑。

方運身後的官員看到一半就嚇了一跳,差一點要阻止。

書山學海在孔子立聖院之前只是普通的詞語,可自從有了書山和學海兩聖地后。幾乎沒有文人敢把聖地的名號寫進詩詞文章對聯里,寫不好被人指責評判就算了。最可怕的是萬一有不敬之意或者偏離聖地設立本意,可能被聖地的力量反擊。

聖地有靈,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情。

不過,那些官員忍了下來,方運既然被半聖親封為十國第一秀,那寫一寫書山學海也不算犯忌諱,只是希望他寫的不要太差,不然書山降下力量反擊,那就丟人了。

很快,方運寫完兩句對聯。

書山有路勤為徑,學海無涯苦作舟。

許多文人一眼看出來這對聯格律工整,幾乎可以算得上七字聯的範本,連連點頭,而且其中的意義也頗為值得咀嚼。

「轟……」

聖廟突然才氣衝天,發出強勁的爆鳴聲,隨後向四面八方形成強勁的震蕩,如同環狀大風吹出。

眾人不得不抬起手臂護著臉面,眯著眼看向大門內的聖廟。

「完了,方運寫的對聯難道犯了書山的忌諱?」許多官員心生寒意。

但是,奇怪的一幕發生了,方運的那副對聯竟然隨風飄起,飛向文院正門的兩側。

這副對聯連紙帶字融入岩石門框上,然後門框的岩石徐徐凸起,化為方運所寫的十四個字。

與此同時,十國各地所有縣文院、府文院、州文院和十國學宮的正門門框上,全都浮現這十四個字。

書山有路勤為徑,學海無涯苦作舟。

玉海府文院門前,滿場皆驚。

所有讀書人都難以置信的看著方運,因為文院前不掛聯是多年前的舊事,還曾引發眾聖討論。

天下文院、文院內的聖廟、聖院、聖院內的眾聖殿,這四個地方都只有名字牌匾而沒有對聯,按理說,這種地方都應該掛一些對聯的。

可眾聖最終也沒有定下來,乾脆就交由天下聖廟和聖院自選,可這一等就是數百年。

可現在,聖廟和聖院選了方運的這副對聯。

以後天下所有人只要路過各地的文院,都會看到這副勸學聯,就文名來說,這可比十首鎮國詩都可怕。

方運頓覺無奈,這副對聯可是唐宋八大家之首的韓愈的手筆,詞聖蘇東坡贊他為「文起八代之衰」,是說宋、齊、梁、陳、魏、齊、周、隋這八個朝代和唐前期的文章衰落,而韓愈卻能崛起,一改文章衰敗的大勢,重振古文雄風。

論古詩,韓愈遠不如諸如李杜、小李杜等人,但論文章、論在儒家的地位,韓愈還要勝過,而且他是入孔廟的大人物,整個唐朝可謂群星璀璨,但也只有兩人入了孔廟,不像後世宋明時期那麼容易入。

方運原本只想挑個最熟悉的,而且和書山相呼應,所以就選了這幅對聯,真沒想到竟然給拓印到文院門上了。

一個官員低聲道:「這下好了,以後方運在景國和一些文人的心中地位更高,可慶國人武國人或少數人心裡,恐怕無比嫉妒甚至嫉恨。」

「當時就有一個共識,各地門前的對聯不僅要有深刻的意義,而且要通俗易懂,讓凡是識字的人一看就明白,可說的簡單,做起來難。方運倒好,不僅敢寫書山學海兩大聖地,不僅通俗易懂,連其中寓意也非常深刻,聖廟不選他的選誰的1

「幸好只是一副對聯,要是方運作出一篇經義或策論傳天下,妖聖蠻聖們一定會發瘋。」

「可十國文人們不能不『關注』啊1馮院君道。

楊玉環和趙紅妝就在人群里,楊玉環捂著嘴,驚訝到了極點,眼裡滿是喜悅之色,她不懂這些,可周圍的人議論紛紛,她也就聽懂了。

楊玉環望著被眾多官員眾星捧月的方運,眼中的柔情更濃。

趙紅妝望著方運,神色恍惚。

方運一看事情越鬧越大,果斷抱拳道:「諸位,我先回家了1

「慢走,我們送你1

「走!你上車,我們在車下送你1

「對啊!你是十國第一秀才,又剛為文院題了對聯,可不能有失。」

「老子在玉海城這麼多年,好不容易碰到這等震動十國的大人物,怎能就這麼看著你走?必須要送你到家門口1

一干武將興奮地涌了過來,把方運包圍,那些文官想了想,一半人沒動地方,另一半人走了過來。

方運呆若木雞,愣了好一會兒才說:「各位,我自己走吧。」

一旁的方守業笑道:「我們送……咦?」說完向聖廟上空看去。

方運也好奇看過去,就見聖廟上空突然飛來一大片黑壓壓的文字鴻雁,足足上千隻,簡直鋪天蓋地,而且有越來越多的趨勢,有的飛向馮院君,有的飛向董知府,只有極少數密文無人可見,進入某些官員的官櫻

沒人見過這麼誇張的場面。

看著上千隻文字鴻雁在天空盤旋,一些人獃獃地看著,一些人忍不住笑出來,這個場面實在太有趣了,然後好奇地看著董知府和馮院君,想知道是怎麼回事。

兩個人打開一隻又一隻文字鴻雁。

兩個人越看越高興,尤其是董知府,笑得一直合不攏嘴。

馮院君發覺別人正眼巴巴地等著,笑道:「少數人是祝賀我玉海府的秀才拔得頭籌。剩下的,都是詢問對聯的事情,原來不止我玉海府的文院有變,天下十國所有的文院的門口都多了這副對聯。因為聖院已經記錄下這副對聯是方運所作,他們都想核實一下,所以各地官員或院君都發來鴻雁傳書詢問。」

許多人羨慕地看著方運,全天下恐怕也只用方運能引出這種事。

方運急忙道:「我走吧。」

方守業笑道:「走,我們一起送你,你現在可是十國所有人都關注的大人物,我們可不放心讓你一個人回家,走。」

方運無奈地向前走,二三十個起碼七品的官員圍著他,一起向前行走。

前面的人紛紛讓路,許多人笑著目送方運離開,同時眼中流露出艷羨之色,能得這麼多官員護送,方運以後可以在玉海城橫著走了。

楊玉環、趙紅妝和保護方運的龐舉人就在人群里,楊玉環和趙紅妝急忙過來,方運上前握著楊玉環的手,絲毫不避諱別人,楊玉環掙扎了幾下,最後低著頭,美滋滋地跟著方運一起走。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