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玄幻魔法

儒道至聖 第126章連詩殺敵!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那三個妖蠻人的屍體消失,又有一妖、一蠻和一人出現。 一頭妖將,一頭蠻將和一個秀才,相當於兩個舉人一個秀才。 方運心中暗道:「書山太變ti了!雖然我有上品文心,實力相當於普通舉人,可...

逆種秀才正紙上談兵,牛蠻兵保護秀才,狼妖將沒有冒進,慢慢逼過來。

這狼妖將足有小牛犢大,鼻子皺起來,露出白森森的牙齒,喉嚨里發著嗚嗚的低鳴,目光充滿殺意,周身氣血翻騰。

趁那秀才不能動,方運立刻紙上談兵,一息詩成,《石中箭》所形成的利箭直射向逆種秀才。

「吼……」狼妖將立刻對著利箭噴出一道氣血所化的力量,把利箭的力量削弱九成,而那牛蠻兵一斧劈散利箭。

那逆種秀才絲毫不受影響,繼續書寫。

狼妖將的眼中更加警惕,方才的那一箭太強了,要是近身相遇,根本無法躲避,必然會被殺死。於是打消了向前沖的念頭,等待逆種秀才的戰詩完成。

方運慢慢後退,三息一過,敵方秀才出現黑霧刺客,而方運也再次紙上談兵,喚出自己的黑霧刺客,憑藉書法第一境筆落有聲,他的黑霧刺客遠比對方的更加凝實。

那狼妖將依舊不敢冒進,和牛蠻兵以及黑霧刺客緩緩逼近,保護後面的秀才。

方運突然發覺狼妖將周身的元氣流動加快,意味著這狼妖將準備尋找下一次機會出擊。

「好一頭妖將!竟然也和人族一樣在找機會,它現在已經逼近,只要我下一首詩寫完,趁我沒有殺敵之力,它就會立刻撲上來。」

不一會兒,方運突然提筆,一息間完成。

將軍健如虎,行步疾飛奔;夜下追蠻帥,拂曉洗血刃。

此詩寫一位將軍發足狂奔,在夜間率兵追殺蠻帥,最後旗開得勝,清洗沾著蠻將血的刀刃。

蠻帥相當於進士,身體遠比人族強大。其逃跑速度可想而知,但最終被將軍追上,可見將軍何等神勇。

原作寶光,首本寶光。外加筆落有聲增加的兩成力量,讓這一首疾行詩的威力暴漲到正常的兩倍多。

詩頁燃燒,化為一團光芒,那光芒內彷彿有一員虎將怒吼,隨後引動大量的元氣進入方運的身體。

方運周身立刻颳起狂風,他的身體變得無比輕盈,彷彿可以操控風一樣。

那狼妖將呆了一下,沒想到區區秀才竟然能寫出這麼強的詩詞,終於意識到自己除了硬拼別無他法,立刻衝上去。

方運一步邁出。跨越三丈,腳尖一點,又飛出三丈,衣衫飄飄,如鷹飛空。瀟洒的不似秀才,倒像一位從容不迫的狀元。

狼妖將拚命追趕,但始終追不上方運,惱羞成怒,張口大吼,一道蘊含著他的氣血力量的狼嘯襲向方運,這一聲狼嘯足以讓普通秀才七竅流血。

但是。方運的文膽一震,文膽之力粉碎這狼嘯,並且順勢反撲。

除了少數妖蠻神念強大,大多數妖蠻只是身體強壯而已,這狼妖將低估了方運的文膽力量,使用狼嘯反而是引火燒身。不得不再次消耗氣血,擊潰方運的文膽之力。

狼妖將在短時間接連消耗氣血,身體輕輕晃了晃,腳下一緩,卻看到方運先用黑霧刺客攔截那秀才的黑霧刺客。然後突然停下來提筆寫字。

狼妖將這才發現,自己已經被方運帶得遠離那秀才和蠻兵,此刻已經救援不及,悲鳴一聲,不顧一切撲向方運。

《石中箭》出,銀光一閃,破風驚雷。

在《石中箭》面前,連半視蚩粘晌舉人後都只能勉強躲避,這普通秀才根本反應不過來,但那蠻兵反應的極快,擋在秀才身前。

「噗噗」兩聲利箭入肉的聲音響起,蠻兵和秀才同時被洞穿。

一箭雙鵰。

方運現在每一次的《石中箭》都帶著原作、傳世和詩魂寶光,威力是正常情況下的四倍,連普通妖將都可殺死,更不用說區區蠻兵和秀才。

「吼……」狼妖將徹底瘋狂,拚命追擊,卻暴露了妖族的不足,一旦發怒則會失去理智,雖然爪更利、牙更尖、力更大,可在冷靜的讀書人面前卻更顯脆弱。

接下來,方運先以黑霧刺客刺傷狼妖將,然後在狼妖將撲過來的時候,以《石中箭》將其徹底殺死。

「呼……」方運感到無比疲憊,倚著牆壁站著,心想妖族也是根據血脈、年齡來劃分實力,幸好這狼妖將只是普通血脈,要是有狼聖血脈那根本不用打了,連進士碰到都頭疼,更不用說他一個秀才。

「上品文心果然強大!我區區秀才本不可能殺得死妖將,可有了上品奮筆疾書,一息成詩,對上普通的妖將根本不怕。這首疾行詩既然助我殺狼,就叫《虎行詩》吧。雖然不是傳世,但足可以讓我用到成為舉人。」

方運的才氣在迅速恢復,最後漲回九寸。

不多時,那三個妖蠻人的屍體消失,又有一妖、一蠻和一人出現。

一頭妖將,一頭蠻將和一個秀才,相當於兩個舉人一個秀才。

方運心中暗道:「書山太變ti了!雖然我有上品文心,實力相當於普通舉人,可一個人面對這個陣容,幾乎不可能取勝,這次不能試探了,要是兩頭妖蠻先後前來,我可以憑藉《石中箭》取勝,要是一起來,我殺一個后必然會死在另一個手裡,到時候就只能使用『連詩』!幸好我已經有九寸才氣,不然作連詩所需要的才氣都不夠!要是我能通過這次考驗,不知道會得到什麼獎勵。」

那秀才立刻紙上談兵,他沒有寫《易水歌》,反而是寫《與子同袍》。

「真是煩透了這些逆種文人1方運心中暗罵,妖蠻的身體本來就比人族強大,要是再被戰詩詞增強,會變得異常可怕。

「不過,這裡畢竟只有三個,只要連詩成功,有機會取勝。要是像之前第五山那樣三個妖將領著數百妖兵,我再厲害也不可能勝過。」

方運心神一定,提筆寫《虎行詩》,這次沒有首本寶光,效果不如之前好,但也足以不會被對方抓祝

那秀才的詩詞遠比方運寫的慢,秀才的《與子同袍》還沒寫完,方運的才氣就已經穩固,再寫出《易水歌》,留一個黑霧刺客在身邊,可有很好的保護作用。

那新的狼妖將和牛蠻將死死盯著方運,等《與子同袍》完成,兩妖蠻身上的皮毛被增強,然後包向方運。

方運這次沒有逃跑,文心一動,就見他右手化為數不清的殘影,毛筆以瘋狂的速度寫字。

將軍健如虎,行步疾飛奔;夜下追蠻帥,拂曉洗血刃。

但是,這首《虎行詩》寫完后什麼都沒有變化,就好像寫了一首普通的詩一樣。

妖將蠻將越來遠近,兩頭妖蠻的氣血甚至已經鼓起輕風吹了過來,淡淡的腥風進入方運的鼻腔。

寫完《虎行詩》,方運沒有停筆,而是在下面寫出一首新的殺敵詩。

一息后,一首新的殺敵詩出現。

不惜千金換寶刀,將軍陣前逞英豪;引刀一斬山為開,妖血滾滾化碧濤!

此詩先寫了為寶刀而一擲千金,再寫將軍身先士卒,最後用誇張的修辭展現將軍一刀之下的威力,最後殺得妖蠻血流成海,和前一首《虎行詩》隱隱相合。

原作寶光,首本寶光。

還有第一次出現的連詩寶光!

兩頭妖蠻就在一丈之外!

詩頁燃燒,一把古樸的三尺長刀浮現在方運身前,刀身之上布滿可怖的血色紋路,好似是這刀的血管,一股斬天斷山的強大殺意籠罩兩頭妖將。

刀光一閃,竟然消失在原地,出現在那狼妖將的後背上。

「噗1

一刀斬下,狼妖將一分為二,肚破腸流,滿地鮮血。

牛蠻將大吃一驚,眼有懼色,不僅不逃,反而殺向方運。

那血紋寶刀再一次消失在原地,隨後如惡龍出水一般浮現在牛蠻將的脖子邊,一刀斬下,碩大的牛頭飛了出去,鮮血噴了方運一身。

連斬兩敵,血紋寶刀消散。

兩具妖將屍體倒在地上,鮮血慢慢地擴散,鮮紅的血液上倒映出方運的面容。

神秘宮殿內越發冰冷。

方運抹了一把臉上的鮮血,再寫《石中箭》輕鬆殺死那個不知所措的秀才。

「書山太強了,不僅逼出一首疾行詩,還逼得我不得不寫連詩。下一次會有一蠻將一妖將外加一個舉人嗎?連詩在手,我還有機會贏,但要是出現妖帥或進士,那我必輸無疑。」

方運的才氣很快恢復,而殿中再度出現三個身影。

一頭妖將,一頭蠻將,還有一個逆種舉人。

舉人和秀才不同,普通的秀才只會一首《易水歌》,對方運的威脅微乎其微,但逆種舉人至少會一首《大風歌》,然後額外掌握兩到三首殺敵詩詞,威脅極大。

方運仔細一看,那妖將和蠻將並不准備衝過來,竟然先等舉人使用戰詩詞。他迅速做出判斷,再等下去必輸無疑,於是先寫《虎行詩》為自己加速,然後主動沖向逆種舉人。

「不能讓他們準備好,否則我沒有一絲機會1

妖蠻和逆種文人稍稍愣了一下,沒想到方運竟然敢搶先衝過來,但是上一次衝鋒已經證明了失敗,所以他們沒有迎上去,這次選擇穩紮穩打,只要逆種舉人有時間完成戰詩詞,他們一方必勝。

ps:

咳咳,抱歉,下一章在23點前更新。這個沒別的原因,就是我寫的慢了,為了一首詩花了一個多小時。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