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125章神秘宮殿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前,方運的《石中箭》射出,穿透毫無防備的野豬妖將,將其殺死。 方運也只能做到這一步,隨後鋪天蓋地的飛針將他紮成刺蝟。 方運眼前一黑一亮,睜開眼,本以為自己會回到第五山的山頂,或者出現在...

出口成章雖然不能被奮筆疾書加速,但卻可以一邊跑一邊使用,是用意念引動才氣和天地元氣。

書寫戰詩詞卻不可能跑動,必須用筆墨來引動天地元氣,停下、轉身、書寫、再轉身開跑,需要大概三息的時間。

顏域空毫不畏懼地沖著方運殺過來,不僅僅是《易水歌》形成的黑霧刺客,還有他自己。不足二十丈的距離,一個舉人完全可以在三息內衝過來。

方運瞬間明白顏域空的戰術:石中箭再強,黑霧刺客也能將其引偏或減緩,顏域空可以輕易躲過去,然後有足夠的時間追上方運。

兩人此刻相距很近,若是方運沒經歷過三山二閣,必輸無疑。

「我在三山二閣度過了很久的時間,雖然高文位的天賜或戰詩詞都是假的,我沒有真實修鍊,但秀才能學的《易水歌》等戰詩詞我都有練習並掌握1

方運第二次紙上談兵寫出的,和顏域空一樣是《易水歌》,一個黑霧凝實度絲毫不弱的刺客出現!

方運的《易水歌》,經過幻境中的「李文鷹」親自教導!

方運利用黑霧刺客攔截顏域空的刺客,一旦顏域空要衝過來,那麼可以控制黑霧刺客襲擊他,自己只要和黑霧刺客保持十五丈的距離,不至於離得太遠導致刺客消散,同時等待才氣重新穩固。

黑霧刺客的利刃極強,速度又快,哪怕方運和顏域空都有戰鬥經驗,也撐不過幾下,所以顏域空不得不停下,讓兩個黑霧刺客相互廝殺。

顏域空因為之前的高速奔跑而胸口劇烈起伏,呼吸急促,看了一眼方運就在不遠處,然後低頭開始書寫。

「滿眼流星透煙霧。道是我軍飛箭發……」

方運心中清楚,顏域空或許做不出傳世的戰詩詞,但以他的天賦,必然有屬於自己的戰詩詞。

顏域空身為舉人。又有中品文心,才氣穩固的速度遠比普通秀才快,所以他見無法跟方運近身搏鬥,就將計就計,讓黑霧刺客相鬥,而黑霧刺客一旦離主人超過十五丈就會消散,這樣把方運控制在近處,再用小範圍的戰詩展開攻擊。

顏域空的這首《飛箭詩》雖然距離近、威力小,但也相當於二十個弓手齊射,現在的方運根本躲不過去。

但是。歷經幻境的方運可不是那個只有一次殺妖經驗的方運,他可是被「李文鷹」手把手指點如何戰鬥。

兵不厭詐,是「李文鷹」教給方運的第一招。

方運發現第一篇《石中箭》無法殺死顏域空后,就知道這顏域空經驗太豐富,若是正面戰鬥絕對殺不死他。必須要用計。

顏域空再天才,沒有經過文曲星動,才氣也只是如霧。

方運文位不如顏域空,但文曲五動讓他的才氣更高一步,才氣如水。

才氣如水遠遠比才氣如霧穩定,方運實際只需三息就可穩固才氣,但之前花了五息才紙上談兵。就是給顏域空一個錯覺,讓顏域空誤判他的才氣重新穩固時間,其目的就是等現在,等顏域空分神難以躲避。

在顏域放心低頭書寫戰詩的時候,方運提筆,一息而成。而且他又故意壓著筆落有聲的聲音,避免顏域空聽到。

眼看《飛箭詩》差幾個字完成的,《石中箭》的銀光利箭已經飛到顏域空面前。

顏域空眼中無比驚駭,不相信區區秀才竟然比舉人更能早一步穩固才氣。

「轟……」利箭穿透殘破的山嶽虛影,殺死顏域空的意念。

顏域空的意念還原為書山中最純粹的力量。進入方運的體內。

隨後天地色變,一個巨大的漏斗狀元氣現形,直接灌入方運的頭中,無比粗暴。

方運一翻白眼,暈了過去。

不多時,方運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四山的山頂,同時發覺自己的雙眼有異樣,可又不知道怎麼回事,於是不斷眨眼四處看,過了好一會兒終於明白。

「這竟然是『過眼雲煙』。元氣只有在高度凝聚的時候才能被感知到,我有了過眼雲煙,雖然不能看到平常的元氣,可元氣稍稍凝聚或者流動,眼中就可以看到元氣如同雲煙一樣。這種力量實際是明眸夜視的更高層次,是大學士才能有的力量,沒想到四山竟然獎勵我。」

「過眼雲煙的用途並不廣,可能看了幾十年也沒用,可一旦起作用,那就可能救自己一條命。舉人上四山不會得到這種力量,莫非是秀才上四山的獎勵?極有可能!過眼雲煙雖然遠遠不如文心,但也總比沒有好。」

四山和五山的山頂之間,出現一座巨大的石橋,石橋兩旁狂風怒號,方運還沒等接近,就感到那奇風的強勁。

方運此刻文膽極強,在這足以讓普通舉人痛不欲生的奇風中不疼不癢,順利到達第五山。

書山裡的其他人從敬佩、歡呼,到現在已經有些麻木了,秀才過三山是奇,那過四山是什麼?沒人知道怎麼形容,實在是超出了所有人的料想。

那些眾聖世家的人最為特別,他們的心情非常複雜,很為人為出了這種驚世大才而高興,可身為豪門世家被一個普通人比下去了,還是難以馬上接受。

很長一段時間他們不知道該說什麼。

眾聖殿的半聖們也不例外。

「東聖大人,方運是不是有幾首特別厲害的自創詩詞?若是沒有,他不可能通過四山,畢竟秀才和舉人差距巨大。」

「有關方運的事情,列為四聖機密。」

三個半聖愕然,四聖機密就是除了極少數相關人員,只允許人族四聖知道,而到了這個層次的機密,必然關係人族氣運,單純潛力高不可能到這個層次,哪怕當年衣知世都達不到。

「他的戰詩詞是傳世?而且超過《易水歌》?」米奉典忍不住問,不是他沉不住氣,是因為他在方運考童生的時候就關注方運,自以為對方運了如指掌,可沒想到自己對方運的了解竟然還是那麼少。

「不止。」王驚龍不再說。

三位半聖相互看了看,米奉典低聲道:「那一定是方運寫出能增人族氣運之物,看來以後只看《聖道》還不足以了解他。」

眾聖的目光落在第五山上那個無比明亮的光點上。

第五山同樣有一座石門光幕,但和之前的青光光幕不同,這片青光光幕裡面竟然摻雜著一絲血色。

方運神色凝重進入裡面。

裡面同樣是草原,但數裡外有五百多頭妖兵在三頭妖將的帶領下沖了過來,有皮糙肉厚的野豬妖,有嗜血好戰的狼妖,還有最讓人族頭疼的豪豬妖。

「怪不得連顏域空也過不了第五層,普通進士在沒有文寶的情況下,殺這些妖族都要小心翼翼,再有經驗的舉人在沒有文寶的情況下都不可能殺死這些妖族。眼前的妖族實在太多了。」

方運自知死在這裡也沒什麼,所以毫不退縮,邁步迎向這些妖族。

不多時雙方相遇,在豪豬妖的漫天飛針臨身前,方運的《石中箭》射出,穿透毫無防備的野豬妖將,將其殺死。

方運也只能做到這一步,隨後鋪天蓋地的飛針將他紮成刺蝟。

方運眼前一黑一亮,睜開眼,本以為自己會回到第五山的山頂,或者出現在山下甚至回到文院,可發現自己竟然處於一座宮殿中。

這座宮殿非常寬敞,四四方方,邊長有大約五十丈,比玉海城的馬球場都要大。

宮殿的牆壁、地面、屋頂和立柱等都由黑亮烏光的石頭組成,宮殿內看不到任何燈火,可卻處處明亮。

方運愣了一下,哪怕在幻境歷經磨難,心中也有了一絲激動。

「這裡應該是傳說中的神秘地方之一,書山既然讓我來到這裡,必然是好意。只是,不知道有什麼好事。不會比上品的奮筆疾書文心都珍貴吧?」

方運心裡想著,仔細觀察,發現神秘宮殿的地板中心,寫了一個巨大的「一」字。

「這是第一個宮殿,難道還有第二個?」

突然,一頭狼妖兵、一隻牛蠻兵和一個身穿秀才袍的人憑空出現。

「三個秀才跡俊狽皆寺慢後退,隨時可以攻擊。

「吼……」狼妖兵大吼一聲,和牛蠻兵一起沖了過來,而那個人族秀才正在紙上談兵。

狼妖兵離的越來越近,越來遠近,在狼妖兵來到五丈開外的時候。方運突然書寫《石中箭》,狼妖兵躲閃不及,一命嗚呼。

三息后,方運又誦《易水歌》,先用黑霧刺客殺牛蠻兵,又纏住那個秀才的黑霧刺客,然後憑藉第二箭石中箭殺死秀才。

「這裡就這麼簡單?」

隨後,三個新的身影出現,讓方運明白了這裡不僅不簡單,反而很麻煩。

三個新的身影里,除了一頭蠻兵和一個秀才,還多了一頭狼妖將,相當於人類的舉人。

方運深知狼妖將的奔跑速度極快,除非是召喚出李廣的神念,否則在正面交戰的情況下,狼妖將可以輕易躲開。

「除了疾行詩,沒有別的辦法1

那狼妖將非常聰明,沒有第一時間衝過來,而是同樣打量方運,似乎在思索如何殺死方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