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玄幻魔法

儒道至聖 第119章聽寫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 於是,方運先回想所有孟子說過的話中末尾有「德」字的,然後根據老者的語速判斷出那句話應該在十二字到十四字之間,最後移除所有字數不夠的語句。 接著,方運一個一個試,最後發現「求也為季氏宰,無能...

米奉典看著慢慢前來的王驚龍,道:「既然東聖大人前來,那就應該彈指傳音。」

「不必了。該知道的自然會知道,不知道的,就不知道吧。」

三個半聖考官眼中閃過一抹異色,隱隱有些震驚,但都沒有說什麼,繼續看著那九座書山虛影。

在眾人的注目下,方運慢慢踏上第三閣。

聽寫。

方運看著匾額上的兩個簡單的字,正猜要怎麼考,耳邊突然響起蟲鳴鳥叫,高低起伏,頗為悅耳。

一個鬚髮皆白的老先生浮現在方運一丈前,老者清瘦高大,目光有神。

「我說,你寫。兩刻鐘后結束,錯字不可超過五個。有三次機會。」

「是,長者。」方運禮貌地拱手道。

那蟲鳴鳥叫的聲音依然沒有結束。

方運立刻明白,這是要考一個人的注意力、記憶力、定力和分辨力等等,紙上談兵或出口成章的時候最容易被外界打擾,任何意外都可能導致失敗,從而被殺死。

方運手中憑空浮現一支已經蘸滿濃墨的筆,他迅速把筆垂在紙頁上,深呼吸,隨時可以書寫。

「轟……」

天空突然出現一道閃電,正好落在方運和老者之間,方運下意識後退躲避,耀眼的光芒閃得方運雙眼微痛,不得不眯著眼,雷鳴同時炸響,震得方運耳朵嗡嗡直響。

這閃電雷鳴太突然了,任誰都不可能想到這時候會憑空冒出一道雷電,但是,雷電本身還不能讓方運震驚。

讓方運震驚的是,在雷電出現的同時,這老者正好張口,等雷鳴結束,方運最後只聽到一個字。

「……德。」

方運差點氣得一口血噴出來,這出題的人簡直太無恥了。沒有絲毫的線索,這哪裡是聽寫,根本就是玩人!眾事結尾的句子太多了,怎麼可能猜出來!

但是。那老者根本不理方運,雙目望天,自顧自說出第二句話:「小人之言有同乎?君子者,不可不察也。」

方運也不敢多想,急忙留下一行空白,先寫第二句,這是顏子在《孔子家語》中的話,方運記得很清楚,立刻寫。同時心有不甘,猜測那句話到底是什麼。

老者幾乎沒有停頓,繼續說第三句:「鳥之將死。其鳴也哀;人之將死,其言也善。」而在這個過程中,周圍突然傳來大風呼嘯聲,還有風吹樹葉聲,和蟲鳴鳥叫一起讓人心中煩躁。

方運排除雜念。提筆書寫,這第三句是曾子的話,流傳甚廣。

接著,老者一句一句地說著,語速一直保持恆定,周圍越來越大、越來越多的聲音絲毫不影響老者。

除了一開始的蟲鳴鳥叫,很快又多了風吹雨打。接著就是雞鳴狗叫,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雜。

方運曾每天只睡兩個小時學習,再有文膽增強自制力,基本不受影響,他不僅能繼續寫。而且還不甘心地思考第一句。

「那一句到底是什麼?以德結尾的眾聖經典太多了,我根本蒙不出來啊1

「哪怕是書山,也不可能出一個靠蒙的題,應該有什麼我不知道的技巧。」

奇書天地紋絲不動,對方運沒有絲毫幫助。

「回憶一下。對了!第一句聽不到,但後面五句我聽到了,分別是顏子、曾子、荀子、子思子和周文王的話,一共是五位亞聖,而第七句是半聖韓非子之言,其後都是半聖的言論,那第一句極可能是亞聖孟子的話。」

「孟子說過以德字為一句話末尾的太多。諸如『志於道,據於德』『且以文王之德』『尊賢育才,以彰有德』等等等等,還要進行第二次篩選!那要靠什麼判斷?」

方運繼續一邊想一邊聽寫,雖然雜音越來越多,但他都能一字不漏地寫出來。

不多時,方運終於有了眉目。

「語速!停頓!明白了!他的語速自始至終都沒變,而且連每句話的停頓都相同!我雖然沒聽清他的話,但看到他開口的時間,還記得他閉口的時間,就知道那句話大概有多少字,絕對有機會猜到1方運大喜。

於是,方運先回想所有孟子說過的話中末尾有「德」字的,然後根據老者的語速判斷出那句話應該在十二字到十四字之間,最後移除所有字數不夠的語句。

接著,方運一個一個試,最後發現「求也為季氏宰,無能改於其德」這句話和老者的語速最為貼切,而且這還是一整句話的前兩句,要是斷句不慎稍微不注意就會錯過這句。

方運立刻用最快的速度把這句話寫上,同時記住此刻老者的話,然後加速寫完。

僅僅十幾息后,老者的語速驟然加快,是之前的兩倍很多。

周圍的聲音也一直在疊加,除了自然的聲音,開始增加人聲。

「賣包子嘍!餡大皮薄的大包子1

「豆腐花!豆腐腦!您是要甜的鹹的還是辣的?應有盡有啊1

「客官,上樓來坐坐吧,今兒個我們紅袖招的花魁正有閑著呢。」

「賣粽子嘍……」

方運立刻感到壓力倍增,那些自然的聲音對他來說沒有意義,可那些人類的聲音卻不一樣,而且跟人的生活很貼切,必然會讓人不由自主來理解那些話的含義,眼前甚至會浮現各種食物,這必然佔用更多的心神。

可現在老者的語速偏偏增加,這難度比一開始增加幾十倍。

方運發覺那老者正好過了一刻鐘才開始加速,額頭冒出細密的虛幻汗水,心中暗暗慶幸,幸好自己在一刻鐘前想到破解之法,要是在一刻鐘后才想到破解之法,一點用處也沒有,因為他現在一旦分心去推敲,必然會出錯。

「一開始那個雷聲,不僅是考驗,也是陷阱!要是不去想。堅持只寫後面的,只要一個不錯,仍然能通過第三閣。但要是捨不得這第一句,極可能會因此分神。導致全盤皆輸。」

「這不僅僅是考驗我們的能力,也在考驗我們的取捨!若真的遇到強大的敵人,不要去考慮殺敵,而是應該逃跑,等活下來,再去考慮復仇1

方運完成第一句話,心中沒了牽挂,全力應對接下來的聽寫。

在還剩最後一百息的時候,老者的語速再度加快,而聲音里多了戰場的聲音。

擂鼓聲。喊殺聲,兵器砍在妖族身體上的聲音,大量舉人在出口成章,許多妖族在使用妖術,士兵的哀號聲。妖兵的喊殺聲,在方運的耳邊不斷回蕩。

「殺妖!殺死妖怪,為我報仇1

「我不想死啊,我家裡還有父母礙…」

「救命啊,我怕,不要殺我,不要殺我。礙…」

「哈哈哈,人心真好吃,不過我還是喜歡吃人腦……」

此時此刻,方運突然無比慶幸自己曾在童生的時候前去殺妖,要是沒有經歷過那數以百計士兵死亡的場面,沒有親眼見過妖族吃人的場面。心神必然會被這些聲音所撼動。

「我堅持的越久,攀登的越高,我將來殺的妖蠻就越多!不是我冷血,而是我在為殺妖滅蠻積蓄力量!無人能阻止我的聖道1

方運的心神高度集中,文膽被他的精神所帶動。形成無形的力量籠罩在周圍,盡最大可能削弱那些聲響。

半個小時一過,老者停下,幾息后,方運寫完最後一筆。

「通過。」老者說完,身形消散。

方運感覺無比疲憊,立刻坐在地上休息,隨後第三閣放出白光落在他身上,讓他再次享受到奇異力量的洗禮。

「這書山的白光對所有人有益,而且沒有副作用,極可能跟文曲星或孔聖的才氣有關係。書山雖有九山,但只有前三山每山有三閣,從第四山開始,每山只有一次考驗。四山開始,獲得的洗禮可能會更多,若是得到,我的文膽恐怕會無限接近顏域空的境界。可惜這次書山這麼難,我幾乎不可能到達,不多想了。」

有了第三次白光的洗禮,方運文宮、才氣、文膽等各方面都再次增強,但精神上的疲憊卻無法立刻消失,所以他沒有立刻上去,而是坐在地上默讀《論語》養精蓄銳。為接下來的第二山做準備。

方運心中隱隱有了一絲憂慮,這書山的難度超過了他原本的估計,方運甚至懷疑,秀才時期的詩君弟子施德鴻要是出現在這裡,連這第一山三閣都過不去,第三閣考的聽寫太奇葩,以施德鴻的性格不可能放過第一句不答。

方運足足休息了一個小時,才感到精力恢復,睜眼一看,已經有三個眾聖世家的弟子在第三閣。

「不愧是眾聖世家的弟子,不過,看他們這樣子,似乎不妙埃」方運看著這三人。

這三人都沒有在寫字,而是愁眉苦臉坐在地上,方運猜測他們是考過一次然後失敗了,正在拖時間思考對策。

方運心中暗嘆,這種考試不會讓任何人取巧,這些人拖得越久,後面的題應該越難。

這時,一個半聖世家的秀才抬起頭,看方運也坐在地上,嘆了一口氣,有些同病相憐的意思。

另一個秀才也看過來,向方運投以鼓勵的目光,方運心道這人是真君子,點點頭也報以鼓勵的目光,然後穿過第三閣,向第二山走去。

留在第三閣的三個秀才頓時如同被妖術石化一樣,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一個秀才不知道說了什麼,然後做出擦淚的姿勢,另外兩個秀才一看,真有哭出來衝動。

一個寒門子弟竟然把所有的半聖世家的精英甩在後面,現實太殘酷了,世家裡的那些長輩和書籍可不是這麼說的!

ps:

卡文,第二更會延遲,22點左右更新,抱歉。

但第三更肯定會在後半夜寫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