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114章 史君

作者:永恆之火  |  更新時間:2014-07-06 05:25  |  字數:3638字

童黎沒想到這人竟然能讓詩君自嘆不如,立刻流露出震驚和崇拜之色,問:「他這麼年輕,卻讓四大才子之一的詩君這般,是四大才子之首的史君,還是眾聖世家的天才?」

「當然是本代史君,當年他和恩師談詩論文,我就在一旁伺候。」施德鴻刻意提高聲音,讓周圍的人都聽到。

幾乎過半的童生髮出輕呼,雙眼閃閃發亮看向那個氣質出眾的英俊青年。

方運雖然也是文名冠絕江州,但終究出頭不足三個月,無論是文位、功勞還是文名,都不可能跟史君相提並論。

「史君陸懷江啊!四大才子之首,雖說在晉陞大學士的時候沒能引動文曲星動,但那是因為他把更多的精力用來學習史書。」

「未來的史家半聖竟然來這裡,真是太高興了!」

「他可是十國文人的楷模,遠比其他三大才子更受敬重。」

「第一部編年體史書《春秋》乃孔聖編寫,可以說孔聖本身就是史家鼻祖之一,史君雖然重史不重其他,但絕對是我儒家正統,自然當得起楷模。」

「很多人說,他在歷史方面的成就將不亞於左丘明、司馬遷等幾位史家半聖。據說司馬家主甚至賜予他一卷司馬遷親書的《史記》,相當於不完全的半聖文寶。」

「可惜啊,這個史君認識那個慶國人,方運要倒霉了。」

「唉,今天太巧了,誰勸勸方運,躲起來避避風頭。這位史君在經義方面不行,但以整本《春秋》凝練文膽,無論是心志還是殺妖之能,比之劍眉公都不差。劍眉公曾言,史君只是年齡尚小,一旦史君成就大儒,凝聚出歷史長河,那麼半聖之下無人是其敵手。」

方守業輕嘆一聲,道:「方運,走吧,施德鴻既然認識史君,那史君一句話便能讓你身敗名裂。君子不立於危牆之下,我們走吧。」

方運卻絲毫不動,目光堅定,神色如常,道:「我無罪無錯,天下之大皆可去,這文院門口也不例外!」

方運的聲音不大,但異常堅定,周圍的童生聽在耳中,有的敬佩,有的嘆息,一個秀才敢直面大學士,這份勇氣足以證明方運的傲骨。

遠處的人聽不到,但從文院里出來的許多進士和史君陸懷江的聽力極佳,全都聽到這些人的話,一起望過來。

施德鴻一步搶先,擋住陸懷江的視線,彎腰作揖道:「詩君弟子施德鴻見過懷江先生,多日未見,先生越發神采飛揚,若恩師見到,一定又會自嘆不如。」

施德鴻面帶微笑,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自信。

許多童生充滿同情地看著方運,史君若是出手,也只有李文鷹能攔住,可李文鷹不在這裡,方運必然倒大霉,文宮動搖那都是輕的。

方運目光依舊堅定,但背後的冷汗不斷滲出,本代四大才子之首給人帶來的壓力太大了。

陸懷江眨了一下眼,雙目中彷彿有文字流轉,徐徐道:「孟子曰:伯夷,非其君不事,非其友不友。不立於惡人之朝,不與惡人言。」

眾人都知道這是《孟子》中的話。這話是說,伯夷這個人,不是他心中理想的君主就不去輔佐,不是他認定的朋友就不會結交。不在有惡人的朝廷里做官,不跟惡人說話。

眾人嘩然,堂堂史君說出這話,幾乎可以說是亮劍於敵,不死不休。

可這話是對施德鴻說的還是方運說的?

施德鴻大喜,心中確信史君不會這麼對自己,畢竟四大才子之間關係頗好,而這位史君還指點過他。

方運卻是為之變色,史君若是說出這種話,那就意味著自己將面臨滅頂之災。

陸懷江繼續道:「滅獅妖,破狼蠻,降牛蠻,單于奔走,其後十餘歲,狼蠻不敢近趙邊城。」這話是《史記李牧列傳》的內容,列舉戰國四大名將之一的李牧的功績,讓妖蠻不敢靠近趙國的邊境。

史君念史絕非無的放矢,所有人都意識到一個可能,史君把《史記》聖言的文字化為實際的力量,要為難方運,於是齊齊看過去。

方運深吸一口氣,靜等陸懷江的力量顯現,而方守業微微張口,隨時可以口吐才氣戰槍。

但是,什麼都沒發生。

「咦?」許多人輕咦起來,不過,他們的餘光看到一件怪事。

就見那笑容滿面的施德鴻被無形的力量托起來,雙腳離地一尺,巨大的力量推動著他離開,而他身後的人也被無形的力量分開。

前一息這位施德鴻說自己認識這位史君,可後一息就被史君以史書聖言的力量推開。

「先生……」施德鴻悲憤地看著陸懷江,不明白史君為什麼如此對他,這裡可是敵對的景國,而且是文院的門口,又有大量的文人士子!

陸懷江這麼做,等於在親手毀他的名聲。

施德鴻還想詢問或哀求,可他不過是區區舉人,而陸懷江是大學士,催動的又是《史記》中的力量,施德鴻根本無力反抗,持續被強大的力量推走。

文院門口站著數萬人,每個人都看到施德鴻被吊在半空中,被無形的力量推離文院,越來越遠,看樣子至少能推到十幾里外。

施德鴻全身劇烈地顫抖,恨不得一頭撞死,堂堂詩君弟子被當眾如此侮辱,這已經超出他所能承受的極限。

他寧可被陸懷江罵一聲滾,也不願意這樣先被《孟子》之言定為惡人,後以《史記》力量推走。

陸懷江看向方運,點了一下頭,道:「此等宵小不足為懼,我們在聖院等你。」

陸懷江說完,腳下生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