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113章星羅棋布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重罰,卻不曾想方運以近似『星羅棋布』的布局寫下這文。三位半聖共觀察百萬童生,一人不落,必然最先發覺方運文成傳天下,然後立刻進行遮蔽,連我等都被騙了。」 「當時誰能想到府試里竟然有人的經義能傳天...

「府台大人,我們是考官,在閱卷。」周主簿輕咳一聲道。

「明日聖院就會派人來拿走這篇經義,今日自然要仔細參悟1董知府道。

董知府說著,把四頁經義依次鋪開,擺在桌子上,然後聚精會神一個字一個字地細細看。

馮院君和周主簿也站在一旁仔細閱讀,三個人的閱讀方式一模一樣,都不只是單純地看和記憶,而是把這一切印到自己的腦海里。

他們不僅要理解文章的內容,更要牢記每一個字的筆畫特點,因為一篇文章到了較高的層次后,每一個字都蘊含作者的神韻,思想和文字必然會共鳴,他人也可以通過閱讀文字來跟原作者共鳴。

在努力記憶這篇文的過程中,三個考官的才氣逐漸消耗。

周主簿是舉人,才氣最先耗盡,不多時,馮院君開始休息,董知府堅持到了最後。

「你們也來看看。」董知府對其他文院舉人說完,走到周主簿和馮院君身旁休息。

董知府輕嘆一聲,道:「我以前只當方運有詩詞天賦,其他方面未必出色,看了他的經義,我才明白此人的可怕。他的破題雖然巧妙,仍然只是對曾經的總結,但到了論述未來之禮的時候,字字如星,當空而照,盡得禮之妙處。」

「我最感慨的是他的文字。幾個月前我還說他文字空有大家之風而無大家之實,現在,他的書法已經摸到第一境的門檻,而我也不過這種程度而已。」周主簿道。

馮院君點點頭,道:「他的文字和其文意結合極深。尤其是說到未來之禮的時候,我和府台大人的感覺相似,感覺自己彷彿置身於一片星空中,那星辰是聖道大義,而那黑色的夜空同樣是聖道至理。而方運,像是隨手摘得星辰的人物。」

「的確。我等是舉人進士,去聖地看那半聖的筆跡反而無法看透,方運此文對我等來說比半聖真跡更重要。這個方運真是奇怪,他才多大,文章竟然有種『星羅棋布』的文意,這真是太可怕了。」

「星羅棋布?你這麼一說我才發覺!的確。據說那是半聖飛到天外,神遊星空后才能有的文意,以星辰為字,讓文章如棋局般精妙,一字一世界,一文一乾坤。方運這麼小就好像知道那星空間的奧秘,委實驚人。」

「或許,這就是他的天賦吧。不過現在稱其為星羅棋布還言之過早,他應該還不懂星羅棋布,只是因為對星空軌跡有所了解,不知不覺受到影響,從而讓文章布局有了星羅棋布的影子。」

「有道理1

周主簿冷冷一笑,道:「現在想想,那耿巡察不是蠢,而是太倒霉了。他有慶國、武國和亞聖世家撐腰,以為害一個天才就算被半聖發覺也不會受到重罰,卻不曾想方運以近似『星羅棋布』的布局寫下這文。三位半聖共觀察百萬童生,一人不落,必然最先發覺方運文成傳天下,然後立刻進行遮蔽,連我等都被騙了。」

「當時誰能想到府試里竟然有人的經義能傳天下,根本就不可能把文院震動和方運文成傳天下聯繫。不過,我突然想笑。你們想想,方運剛寫了幾個字就出現異象,但卻被眾聖遮蔽隱藏,必然以為出事,你說他現在是什麼心情?」

其餘人隨之笑起來。

「眾聖蒙蔽天機,這篇傳天下的文章只要不到聖院,就不會為方運增加才氣,他恐怕到現在都不知道這經義到底寫的怎麼樣。」

周主簿道:「我太清楚方運,他一向小心謹慎,現在恐怕還在疑神疑鬼,不等明天放榜,他絕不會放鬆。」

「可惜啊,真想看看他一副擔驚受怕的樣子,這個小子,什麼都比咱們強,好不容易有這麼個機會,不能錯過了!明日放榜前,咱們一同出門。」

「一言為定1

在三個無良考官商量著看方運熱鬧的時候,方府的家宴已經結束,方運今天喝了很多酒,晚上沒有讀書,躺在床上胡思亂想。

「唉,那篇經義必然出問題了。若是不出問題,必然會在我的文宮星空內出現,可是直到現在我的文宮星空都沒有出現,和以前那些寫的普通經義一樣,看來真的是哪裡出了問題。」

在胡思亂想中,方運昏昏沉沉睡過去。

第二天就是放榜的日子,方守業特意前來,錢舉人等人原本想來的,但被趙紅妝勸走了。趙紅妝今早也沒有來,都提前去了聖院,知道方運心裡難受不想見人。

上午九點多,一行人來到文院街,和每一次來都一樣,這裡人山人海,無比嘈雜。

方運一手拉著楊玉環,一手抱著奴奴向文院門口走去。

方守業就在一旁跟著,若是有人敢過分打擊方運,他一定會出手。

龐舉人跟在稍遠處,不時掃視方運周圍的人,心中十分警惕,但表面看上去什麼都不在乎。

還沒走到文院門口,方運就被人認了出來,眾人對他依然熱情,但許多等待放榜的童生不由自主流露出惋惜之色,開始低聲議論。

「可惜了,聽說方運昨日的經義出了問題,被施德鴻和童黎羞辱了。」

「誰都有失手的時候,不能怪方運。」

「問題是,方運若不能考中秀才前十,就不能上書山,就等於輸了,必然會自毀文宮,太可惜了。」

「不過這種事也說不準,或許方運沒出問題。」

「唉,身為玉海人,誰不想他好一些?只是我昨日聽說施德鴻和童黎已經提前慶祝了。」

方運默默地向前走,雖說這些人都同情他,沒有因為這件事而譏諷他,但他心裡還是有些發堵。

楊玉環用力握著方運的手,緊緊地靠著他,希望可以舒緩他的心情。

奴奴也覺察方運的心情,不再玩鬧,默默地陪著,偶爾用伸出舌頭舔舔方運的手。

整個玉海城的人都關注方運的書山賭局,而參與今年考試的童生更是人盡皆知,所以昨天施德鴻和童黎稍一傳揚,各地的童生就全知道了。

「方運,我們相信你!不要被那些小人重傷1

「對,我們相信你有大才1

一些不願意看到方運失敗的童生陸續鼓勵方運,有些人十分激動,根本不相信方運連秀才都考不中。

方運只能強顏歡笑來向這些人點頭致謝。

那些童生很默契的為方運讓路,讓兩個人很快走到張貼金榜的牆壁附近。

這裡幾乎是最擁擠的地方,不過周圍的人都非常禮貌地為方運和楊玉環讓出一點空隙,這是玉海府的童生們唯一可以表達感激的方式。

「方兄,聽說你經義寫的極好,起碼是鳴州,今年玉海府的茂才非你莫屬了1一個熟悉的聲音突然在一旁響起。

方運扭頭看著童黎,目光冰冷。

童黎繼續大聲道:「恭喜恭喜方茂才!如果我所料不錯,從今天開始,你的新別號就要改成方五甲了!嘖嘖,十國前所未有啊!等你當上狀元的那一天,你一定會成為大名鼎鼎的方全甲。」

一旁的童生都聽出來童黎是在譏諷方運,一人忍不住怒道:「童黎,你怎能如此無恥?和慶國人聯手來害我景國子民,你還有一點良心嗎?」

童黎詫異地問:「這位兄台,你是妖蠻派來挑撥離間人族的姦細嗎?十國以前是相爭,但自從與妖蠻的千年不戰協議失效,我十國就不準相互征戰,只能通過文比來佔領對方的領地,可以說十國同氣連枝。這些年慶國也曾派兵幫我景國殺妖蠻,現在我向施兄學習,怎麼會無恥?」

「你……」那童生氣得面紅耳赤,童黎這話雖然是狡辯,但也句句在理。慶國和景國曾有國讎,但那是幾十年前的事,聖院一直在淡化各國之間的矛盾,爭取在妖蠻大舉入侵前把人族擰成一股繩,可以發揮更大的力量。

所以哪怕童黎和施德鴻來往頻繁,許多高文位的景國人也不便斥責童黎,避免被扣上挑撥離間人族的帽子。

「方兄,你說是不是?我這個慶國人不遠千里趕到這裡,就是為了與貴國文人合作,共抗妖蠻。」詩君弟子施德鴻微笑道。

方運心情極差,看了看兩人後並不搭話,這兩人明顯是在誘導他開口,然後逼他生氣,等榜單一出,則進行最致命的打擊。

就在這時,文院的正門打開,眾多身穿黑色衣服的差役從裡面走出來隔開人群,隔離出一條通往張貼告示處的通道。

不一會兒,多位官員從文院中走出來。

在一群身穿官服的人中,一位身穿便服的青年氣質格外出眾,如鶴立雞群,他的眉目間有淡淡的蒼涼,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個青年人應具備的神態。

所有人都對那青年人恭恭敬敬,只有幾個官員的態度無比諂媚,而那青年根本不拿正眼看那幾個諂媚的官員。

很多人不認識這人,但施德鴻面露喜色,頗為自豪地掃了方運和其他人一眼,仰頭挺胸向那人走去。

童黎急忙跟過去問:「施兄,你認識這人?這人氣質如此不凡,起碼是翰林吧?」

「翰林?你太小看他了。他四年前就已經是大學士,比我老師更早一步。」

「你怎麼拿他跟詩君相比?可千萬別讓令師聽到。」童黎好心勸說。

「哈哈哈,不是我拿他和恩師比,而是恩師一直說自己不如這位。」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