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111章 請聖裁

作者:永恆之火  |  更新時間:2014-07-05 06:50  |  字數:3376字

耿巡察冷冷地盯著周主簿道:「聖院既已委派我擔任科舉巡察,為何還要驚動眾聖?這考場是聖院的考場,還是景國官員的考場?你可要想好了,我終究代表聖院。若不是大是大非問題,一旦三位半聖考官不滿,降下聖罰,爾等可要想清楚後果。」

周主簿面無懼色,道:「方運此次經義或有瑕疵,但結構嚴密,論證紮實,對『非禮之禮』的闡述角度別說超過秀才,甚至遠超你我,隱隱有一絲孔聖心中的『天下大同』之意!此文雖才氣不顯,但卻蘊含至理,遠遠勝過童黎那篇經義。」

耿巡察收斂怒氣,道:「此文的確眼光獨具,甚至可以說目光超前,可若是說此文蘊含連孔聖都做不到的『天下大同』的至理,那這是在逼我請聖裁!別說蘊含一絲天下大同的至理,哪怕是觸摸到邊緣,其上的才氣也必然能鎮國!此文才氣不顯,那就說明他所言的眾選並非切實可行!」

「耿大人,你莫要逼迫我等。你敢對你文膽文宮發誓,他的經義不如童黎嗎?」馮子墨問。

耿巡察眼中流露出遲疑之色,隨後認真道:「你們不要狡辯!方運這篇經義在許多方面都超過童黎,我從未否定這一點,但一篇經義不能看一句、一段,而是要看全篇!我之所以堅持認為童黎應得甲等,有兩點。其一,他的經義才氣遠超方運,這是毋庸置疑的事實。其二,我更喜歡童黎這種踏踏實實寫『小禮』的經義,不喜方運這種近似夸夸其談的『大禮』。他方運未到二十就談國家大禮,我豈能被他矇騙!」

「那耿巡察是被《陋室銘》矇騙了,還是被《濟縣早行》矇騙過?」董知府不客氣地問。

馮子墨立刻道:「我被《春曉》矇騙過。」

周主簿則道:「我被《枕中記》矇騙過。對了,李文鷹大人也一直被他矇騙,還有我國文相。」

耿巡察目光落在考卷上,心想若方運的請聖選和詩詞有問題。可以此來阻礙他,於是無奈一嘆,道:「不如這樣,你們先評判他的詩詞和請聖言。容我考慮考慮。」

三位考官相互看了看,點點頭,若是事情有轉機,他們也不願意請聖裁把事情鬧大。

三人繼續閱卷。

馮院君批閱方運的請聖言,提筆從頭看到尾,一直沒有落下。

一旁的董知府低聲問:「府試的請聖言他也能得甲?別看錯了讓人找到把柄。我答秀才試的請聖言都不敢說無錯。」

馮子墨道:「我再看一遍。」

不多時,馮子墨直接把近兩百頁的請聖言試卷推給董知府,道:「您來看看。」

董知府心中詫異,習慣性地提起硃紅色的毛筆準備判卷,一張一張地看著。等看完最後一張,他的筆遲遲無法落下。

「周主簿,你來看看。」

「是,大人。」

周主簿花了更久的時間看完。

「無錯。」周主簿道。

董知府沉吟片刻道:「請耿大人閱卷,我等或有疏漏。但耿大人乃翰林,才氣如抱,自然不會有所遺漏。」

耿巡察眼中閃過一抹異色,認定這三人有問題,但也不怕,走過去提筆判卷。

結果和三個考官一模一樣,耿巡察手中的筆始終沒有落下。

耿巡察獃獃地看著方運的請聖言試卷。身為聖院的官員,身為武國的老牌翰林,他經歷了無數的風風雨雨,這次若不是被人勸說報兒子之仇,絕對不會來景國這個傷心之地。

耿巡察很清楚自己的使命,是配合慶國和武國聯手扼殺一個天才。兩國半聖不會允許這麼做,但兩國的國君和許多大臣卻不願意看到景國出現這樣一個天才。

在慶國和武國的人看來,景國遲早會被兩國吞併。

看著字跡工整、毫無錯漏的請聖言試卷,耿巡察心中升起了愛才之心,但是。在他心底的最深處,仍然回蕩著兒子的呼喊。

許久,耿巡察道:「請聖言無錯,文字也已邁入第一境的門檻,甲等無誤。」

董知府微笑道:「我聖元大陸第一個無錯甲等府試請聖言出現了,以後稱方運為十國第一秀才,恐怕無人敢反駁。」

周主簿笑道:「聖前秀才,無錯請聖言,我已經不想誇他了。自從方運橫空出世,我們江州文院的同僚只要一談方運,除了讚揚,什麼話都說不出來。我不點評,只論等,請聖言、詩詞和經義,全部是甲。」

三人為方運的試卷寫上評語,董知府看向耿巡察,道:「耿大人,您決定得如何了?」

耿巡察低頭不語,他想起武國吞併慶國的機會,想起臨行前那人的囑託,最後,他想到自己才華橫溢有望成為大學士的孩子。

「我兒天縱之才,十五歲中秀才,十七歲來景國遊學,不過對一個區區小戶少女用強而已,就被人活活打死。景國至今不交出兇徒!我兒乃是秀才,有大學士之潛力,就算殺一民女又如何!若是我兒還在,恐怕已經是進士,執掌一縣甚至一府,必然會和這方運一樣名滿天下!景國殺我一兒,我就要景國用一天才來陪葬!這個機會,我等了十年了!十年了!」

「得知我兒死去,我竟生出殺光景國人之惡念,與我平日的道義背道而馳,導致文膽不穩,幸好我以三綱之理固我文宮,只要我為子復仇之心堅定,文膽就永不碎裂。今日是我為子復仇的大好時機,一旦完成復仇,了卻我的心愿,我極有可能更近一步!」

「更何況,他們許了我成去聖地的機會,我必成大學士!君臣義,父子親,夫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