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玄幻魔法

儒道至聖 第111章請聖裁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簿笑道:「聖前秀才,無錯請聖言,我已經不想誇他了。自從方運橫空出世,我們江州文院的同僚只要一談方運,除了讚揚,什麼話都說不出來。我不點評,只論等,請聖言、詩詞和經義,全部是甲。」 三人為方運的...

耿巡察冷冷地盯著周主簿道:「聖院既已委派我擔任科舉巡察,為何還要驚動眾聖?這考場是聖院的考場,還是景國官員的考場?你可要想好了,我終究代表聖院。若不是大是大非問題,一旦三位半聖考官不滿,降下聖罰,爾等可要想清楚後果。」

周主簿面無懼色,道:「方運此次經義或有瑕疵,但結構嚴密,論證紮實,對『非禮之禮』的闡述角度別說超過秀才,甚至遠超你我,隱隱有一絲孔聖心中的『天下大同』之意!此文雖才氣不顯,但卻蘊含至理,遠遠勝過童黎那篇經義。」

耿巡察收斂怒氣,道:「此文的確眼光獨具,甚至可以說目光超前,可若是說此文蘊含連孔聖都做不到的『天下大同』的至理,那這是在逼我請聖裁!別說蘊含一絲天下大同的至理,哪怕是觸摸到邊緣,其上的才氣也必然能鎮國!此文才氣不顯,那就說明他所言的眾選並非切實可行1

「耿大人,你莫要逼迫我等。你敢對你文膽文宮發誓,他的經義不如童黎嗎?」馮子墨問。

耿巡察眼中流露出遲疑之色,隨後認真道:「你們不要狡辯!方運這篇經義在許多方面都超過童黎,我從未否定這一點,但一篇經義不能看一句、一段,而是要看全篇!我之所以堅持認為童黎應得甲等,有兩點。其一,他的經義才氣遠超方運,這是毋庸置疑的事實。其二,我更喜歡童黎這種踏踏實實寫『小禮』的經義,不喜方運這種近似夸夸其談的『大禮』。他方運未到二十就談國家大禮,我豈能被他矇騙1

「那耿巡察是被《陋室銘》矇騙了,還是被《濟縣早行》矇騙過?」董知府不客氣地問。

馮子墨立刻道:「我被《春曉》矇騙過。」

周主簿則道:「我被《枕中記》矇騙過。對了,李文鷹大人也一直被他矇騙,還有我國文相。」

耿巡察目光落在考卷上,心想若方運的請聖選和詩詞有問題。可以此來阻礙他,於是無奈一嘆,道:「不如這樣,你們先評判他的詩詞和請聖言。容我考慮考慮。」

三位考官相互看了看,點點頭,若是事情有轉機,他們也不願意請聖裁把事情鬧大。

三人繼續閱卷。

馮院君批閱方運的請聖言,提筆從頭看到尾,一直沒有落下。

一旁的董知府低聲問:「府試的請聖言他也能得甲?別看錯了讓人找到把柄。我答秀才試的請聖言都不敢說無錯。」

馮子墨道:「我再看一遍。」

不多時,馮子墨直接把近兩百頁的請聖言試卷推給董知府,道:「您來看看。」

董知府心中詫異,習慣性地提起硃紅色的毛筆準備判卷,一張一張地看著。等看完最後一張,他的筆遲遲無法落下。

「周主簿,你來看看。」

「是,大人。」

周主簿花了更久的時間看完。

「無錯。」周主簿道。

董知府沉吟片刻道:「請耿大人閱卷,我等或有疏漏。但耿大人乃翰林,才氣如抱,自然不會有所遺漏。」

耿巡察眼中閃過一抹異色,認定這三人有問題,但也不怕,走過去提筆判卷。

結果和三個考官一模一樣,耿巡察手中的筆始終沒有落下。

耿巡察獃獃地看著方運的請聖言試卷。身為聖院的官員,身為武國的老牌翰林,他經歷了無數的風風雨雨,這次若不是被人勸說報兒子之仇,絕對不會來景國這個傷心之地。

耿巡察很清楚自己的使命,是配合慶國和武國聯手扼殺一個天才。兩國半聖不會允許這麼做,但兩國的國君和許多大臣卻不願意看到景國出現這樣一個天才。

在慶國和武國的人看來,景國遲早會被兩國吞併。

看著字跡工整、毫無錯漏的請聖言試卷,耿巡察心中升起了愛才之心,但是。在他心底的最深處,仍然回蕩著兒子的呼喊。

許久,耿巡察道:「請聖言無錯,文字也已邁入第一境的門檻,甲等無誤。」

董知府微笑道:「我聖元大陸第一個無錯甲等府試請聖言出現了,以後稱方運為十國第一秀才,恐怕無人敢反駁。」

周主簿笑道:「聖前秀才,無錯請聖言,我已經不想誇他了。自從方運橫空出世,我們江州文院的同僚只要一談方運,除了讚揚,什麼話都說不出來。我不點評,只論等,請聖言、詩詞和經義,全部是甲。」

三人為方運的試卷寫上評語,董知府看向耿巡察,道:「耿大人,您決定得如何了?」

耿巡察低頭不語,他想起武國吞併慶國的機會,想起臨行前那人的囑託,最後,他想到自己才華橫溢有望成為大學士的孩子。

「我兒天縱之才,十五歲中秀才,十七歲來景國遊學,不過對一個區區小戶少女用強而已,就被人活活打死。景國至今不交出兇徒!我兒乃是秀才,有大學士之潛力,就算殺一民女又如何!若是我兒還在,恐怕已經是進士,執掌一縣甚至一府,必然會和這方運一樣名滿天下!景國殺我一兒,我就要景國用一天才來陪葬!這個機會,我等了十年了!十年了1

「得知我兒死去,我竟生出殺光景國人之惡念,與我平日的道義背道而馳,導致文膽不穩,幸好我以三綱之理固我文宮,只要我為子復仇之心堅定,文膽就永不碎裂。今日是我為子復仇的大好時機,一旦完成復仇,了卻我的心愿,我極有可能更近一步1

「更何況,他們許了我成去聖地的機會,我必成大學士!君臣義,父子親,夫婦順,此乃三綱!為吾子復仇,乃是人倫正典,聖人都不能罰我1

耿巡察雙目赤紅,兩手緊握,面色潮紅,片刻后恢復冷靜,抬起頭,緩緩道:「方運的經義在奇在偏,童黎的經義在正在才,各有所長,又各有其短。我認為,兩人的文章不分上下,都為乙中。」

「耿大人,看來您還是逼我請聖言埃」周主簿眯著眼,看著眼前的翰林。

耿巡察冷漠地掃了三人一眼,緩緩道:「我身為聖院巡察,代表聖院的臉面,代表半聖的威儀!若是我無理取鬧,你們可請聖裁,但我有理有據,聖人必然會考慮聖院顏面,選擇兩人乙中,最後讓童黎的經義為甲等!而你們,將會被聖人裁決為錯,文膽和文宮受損,此生再無寸進。」

周主簿微微一笑,道:「那又如何?就算我今日身死,又如何!下官恭請聖裁1

周主簿洪亮的聲音出現在閱卷房內。

耿巡察面沉似水,不得不和其他人一起彎腰面向孔子聖像。

此時正值夜晚八點多,夜幕之下,玉海府文院靜悄悄的,而文院周圍的街道遍布燈火,無比熱鬧。

突然,文院上空出現一輪太陽,黑暗被驅散,露出圓柱狀的白日天空,而這圓柱狀的白日天空正在向四面八方擴散。

不多時,這片白晝天空籠罩整座玉海城,讓整座城市由黑夜化為白天。而在城市之外,卻依舊是一片黑夜,城內城外黑白分明,無比奇異。

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驚呆了,此刻明明是夜晚,怎麼會變成白天?

不等眾人反應過來,白天突然消失,玉海城又被夜色籠罩。但是片刻之後,不等玉海城人適應,白天再度出現。

然後,玉海城就開始反覆交替出現晝夜,嚇得許多人膽戰心驚。

州都督府內,張破岳驚訝地站起來,看著窗外一會兒明一會兒暗的天空。

「改天換日,這是半聖的力量啊!當年在草原與妖蠻聯軍作戰,陳聖只手改天換日,讓夜晚變為正午,群妖不適,而我人族士氣如虹,最後贏得勝利。不會是慶國的聖人殺我來了吧1

方府內,方運正在和眾人喝酒吃菜。

「怎麼回事?莫非有妖族進犯導致半聖親臨?我先行離開1方守業急匆匆向外跑。

趙紅妝走到院中,看著天空道:「改天換日的中心在文院,莫非裡面發生了什麼事?這改天換日恐怕不是刻意而為,而是境界極高的半聖力量外泄引起。還好,若是那位實力再進一步,那咱們玉海城可就慘了,會在短短時間內不斷發生四季交替。」

「不會是跟科舉有關吧?」方運想起之前自己經義的異象,有些心虛。

「不知道。」趙紅妝搖搖頭。

閱卷房內,所有人大汗淋漓,每個人夠感受到屋裡憑空多了一股看不到的力量,那力量好像是大海的潮汐,不斷推動他們的身體。

許多人心中驚懼,以前請聖裁最多是得半聖的答覆,可現在半聖的力量外泄,導致改天換日,這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耿巡察臉上浮現冷笑,心中清楚,自己絕對無法引得半聖顯現這種力量,一定是有別的原因,吃虧的不是自己。

在黑夜與白天不斷交替的過程中,一個蒼老的聲音從天際傳來。

「為何請聖裁?」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