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玄幻魔法

儒道至聖 第100章聖院科舉巡察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 「你可一試,若是他輸給你,那我也沒必要在學海等他。」顏域空道。 施德鴻平復情緒,道:「你放心,那方運縱然熟讀經書,但亦有不可彌補的缺陷,我有辦法勝他1 「你是說書山?」 「...

童黎的幾個好友慢慢地後退,他們也認出那佩刀的式樣。皇族國君的地位雖然不如半聖,但翰林之下在國君面前卻也不算什麼,更何況他們只是童生。

那御前侍衛見童黎放棄逃跑,推刀入鞘,望向玉帶河的龍舟。

在《競渡》詞成后,方運所在的二號龍舟以恐怖的速度疾馳,龍舟快到幾乎是在水上飛,那鼓手嚇得雙腿發軟,扔下鼓槌用力抱著鼓架,生怕自己掉下去。

短短几息的時間,二號龍舟逼近慶國的一號龍舟。

錢舉人怒吼道:「施德鴻,去年你說我景國無人,今日可再敢說一遍1

兩船靠近又分開,每一個人都能看到對方的表情。

慶國六人除了顏域空表情沒有變化,其他幾人的臉色格外精彩,尤其詩君弟子施德鴻,那表情如同在夢遊,至今都不相信方運能作出一首不帶「舟船」字樣卻偏偏能為舟船增速的戰詞,連他恩師的好友「詞君」要寫這種詞也得花很久的時間。

龍舟急速掠過,帶起大量水花,一號龍舟的所有人都被河水濺濕,無人敢言。

方運所在的龍舟繼續向前駛去,錢舉人回頭道:「方運,今日之恩,一生不忘。若沒有你,我景國將永無翻身之日1

另一人道:「以後若有差遣,我們玉海葉家必當鼎力相助1

「與方運同舟,何其榮幸1

「諸位客氣了。」方運謙虛地笑道。

龍舟很快駛到龍頭橋下,並被官印的力量控制,快速停祝那抱著鼓架的鼓手輕輕擦了一把汗,渾身無力地坐倒。

錢舉人站起來,滿面通紅,用顫抖的雙手拔出旗杆,用力揮動。

橋上和兩岸的無數景國人高聲歡呼,那些早早等在龍頭橋上的未出閣閨女,把自己繡的手帕用力往龍舟上拋,所有人的目標都是最後那個儒雅少年。

方運看著漫天手帕落向自己,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乾脆當沒看到。

這是十國的習俗,凡是這類文會,未出嫁的女人都可示愛,若是得手帕者同意,則可直接上門迎娶,不需要考慮其他繁文縟節,許多才子佳人通過這種方式擺脫包辦婚姻。

橋上的女孩咯咯直笑,她們也不是非要嫁給方運,只是圖個熱鬧沾沾喜氣,盼著以後的郎君也如方運這般有大才。

「奪錦標,摘龍頭1一波接著一波的人開始叫喊起來。

「奪錦標,摘龍頭1

上一次玉海城人齊聲喊出這六個字,是在十七年前。

錢舉人舉著旗杆始終下不了手,最後回頭看向方運,道:「方運,你來吧,你是最大的功臣1

橋上的女孩們也大聲叫喊。

「讓方運來1

「我的手帕還沒扔,讓他過來,一定要扔到他身上1

眾多女子嬉鬧。

方運卻道:「錢兄,還是你來吧。」

錢舉人急忙道:「我參與賽龍舟並非想出風頭,而是為了洗刷景國恥辱。你身為此次龍舟文會的最大功臣,必須由你來挑下錦緞1

方運正色道:「我正因知道錢兄並非是貪圖虛榮之輩,所以才讓錢兄摘龍頭。玉海城人為景國背負了太多,今天的榮譽,應由玉海城人親自摘下!錢兄,請1

錢舉人愣了瞬間,很快眼眶發紅,年年的兩國龍舟文會都在玉海城舉行,每次輸了,景國其他地方的人都會罵玉海城人。

哪怕明知道龍舟文會難以勝過慶國,哪怕明知道事後會丟臉,錢舉人這些玉海文人仍然堅持參與龍舟文會,文比可敗,但不能丟人!

一城文人連續十七年為敵國人當陪襯!

只有親自參與龍舟文會的玉海城士子才明白,這個過程是多麼難熬。

「方雙甲高風亮節,以後誰再污你文名,我必以仇敵之血洗刷1

「謝錢兄。」方運微微一笑。

錢舉人抬起頭,高聲吼叫:「奪錦標,摘龍頭1他把心中十七年的怨氣全部吼了出來,然後用紅旗旗杆挑下龍頭橋龍嘴銜著的錦緞,高高舉起。

「好……」

歡聲雷動,半個玉海城的地面好像都在震動。

不遠處的楊玉環和趙竹真微笑望著,兩岸人群歡呼,橋下一艘龍舟碧波,舟上紅旗和錦緞一起隨風飄蕩。

時隔十七年,玉海城的端午節再一次有了端午節應有的氣氛。

離龍頭橋還遠的一號龍舟上,顏域空坦然看著一切,面色依舊不變。

「我絕不會接受這份侮辱!我不能當慶國的罪人1施德鴻雙拳緊握,低聲怒吼,他不敢相信慶國十七年的努力竟然毀在自己手上,不敢相信自己身為舉人竟然輸給一個秀才,更不敢相信自己身為詩君的弟子竟然輸給一個寒門子弟。

顏域空淡然道:「我怎麼沒覺得這是侮辱?」

「我和你不同!你不在乎,但我們施家依附的那位要爭荀家的下一任家主。我若是能勝過寫出『人之初,性本善』的方運,那位自然會在荀家更受重視,必然會對我們施家更加看重。」

「你可一試,若是他輸給你,那我也沒必要在學海等他。」顏域空道。

施德鴻平復情緒,道:「你放心,那方運縱然熟讀經書,但亦有不可彌補的缺陷,我有辦法勝他1

「你是說書山?」

「書山只是後手。科舉考『精』,而書山考『雜』,他一個寒門子弟,如何學得百家百藝?我等豪門世家有錢學習百家技藝君子六藝等等諸多雜項,他一個窮秀才憑什麼超過我們?或許他生而有才氣,但並非生而有一切1

「這倒是。我起初也不懂恩師為何讓我學那些看似無用的東西,得到文心后我才明白。那書山的確太難了,哪怕是我和衣知世,也只能得中品文心。不過,所謂考『雜』也只是前三山而已,從第四山開始,卻不一樣。具體如何,我也說不上,畢竟除了眾聖,所有人在書山的記憶都是一片模糊,只能知道大概。」

施德鴻擦乾臉上的水跡,望著龍頭橋下的方運背影,堅定地道:「今日河水濺身,他日我必將傾一江之水相報!他方運太小看我慶國的力量,太小看半聖世家的力量。書山,他未必上得去。」

顏域空的目光微微一變,嚴厲地道:「難道你想動用……聖院一方的力量。」顏域空說完掃了一下周圍,沒有說出完整的話。

施德鴻卻毫無顧忌看了一眼不遠處的景國官員,自信地道:「我用的是堂堂正正的陽謀,他們奈何不了我。更何況,我們還有其他助力。六月府試,聖院科舉巡察必將駕臨玉海城1

顏域空呆了片刻,最終搖了一下頭,低聲背誦《論語》內容:「子曰:當仁不讓於師。子曰:君子貞而不諒……」

他的聲音彷彿有一種奇特的力量,讓施德鴻的信念更加純粹,堅信自己是為了家族,是在行大義,使得文膽不動遙

顏域空一邊低聲背誦著《論語》,一邊看向前方,目光再次變得空洞無物,眼中只有天地。

高樓上,董知府和馮院君相視一眼,怒容滿面,兩個人的官印籠罩河段,把顏域空和施德鴻的話聽得清清楚楚。

董知府道:「真是太猖狂了,竟然視你我如無物1

院君馮子墨低聲道:「真沒想到他們竟如此卑劣!一旦科舉巡察插手,任何瑕疵都會被無限放大,那些人是雞蛋裡挑骨頭的好手,偏偏還都會遵守規矩。慶功宴我不參與,我要親自去大源府稟明李大人。」

董知府點點頭,道:「去吧。我乃府試主考官,就算是聖院之人敢違聖訓,也要過了我的唇槍舌劍再說!我這就去靖海樓準備慶功宴。」

一旁的方守業大驚道:「怎麼回事?怎麼會動科舉巡察?那些人簡直就是屬錐子的,沒問題也會扎出一個洞。」

董知府就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周圍的官員大怒,施德鴻故意那麼說很明顯,就是在告訴所有玉海官員,哪怕慶國輸了龍舟文會,也能夠在別的地方找回來。

「這個詩君弟子太囂張了1

「一定要請我國半聖世家前去阻止他們。」

但是,接下來卻沒人回應,連說話的那名年輕官員的神色也是為之一暗。

荀子世家是六大亞聖世家之一,僅次於孔子世家,景國無一世家可比。

方守業緩緩道:「除非陳聖出關,親自去聖院,否則景國無人可阻擋。荀家終究是亞聖之,其家主只要能中進士,哪怕再無寸進,也可入聖院,陸續獲得才氣灌頂,成就大儒文位。不過歷代亞聖世家的家主都有傲骨,無一人接受才氣灌頂,都把這個機會讓予家中其他人。可這樣,也足以讓亞聖世家永遠有大儒坐鎮,有時候甚至有多位大儒,堪比我景國。」

「正是因為亞聖世家根深蒂固,那施德鴻才如此狂妄。可惜荀老家主時日不多,根本不會管這種事,否則我等聯名懇請,他不會讓荀家做打壓人族大才之事。」

「我們沒有其他辦法?」

「聖院太過複雜,一旦亞聖世家出手,其他世家除非撕破臉,否則不會出手阻攔。」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