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100章 聖院科舉巡察

作者:永恆之火  |  更新時間:2014-06-30 22:27  |  字數:3483字

童黎的幾個好友慢慢地後退,他們也認出那佩刀的式樣。皇族國君的地位雖然不如半聖,但翰林之下在國君面前卻也不算什麼,更何況他們只是童生。

那御前侍衛見童黎放棄逃跑,推刀入鞘,望向玉帶河的龍舟。

在《競渡》詞成後,方運所在的二號龍舟以恐怖的速度疾馳,龍舟快到幾乎是在水上飛,那鼓手嚇得雙腿發軟,扔下鼓槌用力抱著鼓架,生怕自己掉下去。

短短几息的時間,二號龍舟逼近慶國的一號龍舟。

錢舉人怒吼道:「施德鴻,去年你說我景國無人,今日可再敢說一遍!」

兩船靠近又分開,每一個人都能看到對方的表情。

慶國六人除了顏域空表情沒有變化,其他幾人的臉色格外精彩,尤其詩君弟子施德鴻,那表情如同在夢遊,至今都不相信方運能作出一首不帶「舟船」字樣卻偏偏能為舟船增速的戰詞,連他恩師的好友「詞君」要寫這種詞也得花很久的時間。

龍舟急速掠過,帶起大量水花,一號龍舟的所有人都被河水濺濕,無人敢言。

方運所在的龍舟繼續向前駛去,錢舉人回頭道:「方運,今日之恩,一生不忘。若沒有你,我景國將永無翻身之日!」

另一人道:「以後若有差遣,我們玉海葉家必當鼎力相助!」

「與方運同舟,何其榮幸!」

「諸位客氣了。」方運謙虛地笑道。

龍舟很快駛到龍頭橋下,並被官印的力量控制,快速停住。那抱著鼓架的鼓手輕輕擦了一把汗,渾身無力地坐倒。

錢舉人站起來,滿面通紅,用顫抖的雙手拔出旗杆,用力揮動。

橋上和兩岸的無數景國人高聲歡呼,那些早早等在龍頭橋上的未出閣閨女,把自己繡的手帕用力往龍舟上拋,所有人的目標都是最後那個儒雅少年。

方運看著漫天手帕落向自己,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乾脆當沒看到。

這是十國的習俗,凡是這類文會,未出嫁的女人都可示愛,若是得手帕者同意,則可直接上門迎娶,不需要考慮其他繁文縟節,許多才子佳人通過這種方式擺脫包辦婚姻。

橋上的女孩咯咯直笑,她們也不是非要嫁給方運,只是圖個熱鬧沾沾喜氣,盼著以後的郎君也如方運這般有大才。

「奪錦標,摘龍頭!」一波接著一波的人開始叫喊起來。

「奪錦標,摘龍頭!」

上一次玉海城人齊聲喊出這六個字,是在十七年前。

錢舉人舉著旗杆始終下不了手,最後回頭看向方運,道:「方運,你來吧,你是最大的功臣!」

橋上的女孩們也大聲叫喊。

「讓方運來!」

「我的手帕還沒扔,讓他過來,一定要扔到他身上!」

眾多女子嬉鬧。

方運卻道:「錢兄,還是你來吧。」

錢舉人急忙道:「我參與賽龍舟並非想出風頭,而是為了洗刷景國恥辱。你身為此次龍舟文會的最大功臣,必須由你來挑下錦緞!」

方運正色道:「我正因知道錢兄並非是貪圖虛榮之輩,所以才讓錢兄摘龍頭。玉海城人為景國背負了太多,今天的榮譽,應由玉海城人親自摘下!錢兄,請!」

錢舉人愣了瞬間,很快眼眶發紅,年年的兩國龍舟文會都在玉海城舉行,每次輸了,景國其他地方的人都會罵玉海城人。

哪怕明知道龍舟文會難以勝過慶國,哪怕明知道事後會丟臉,錢舉人這些玉海文人仍然堅持參與龍舟文會,文比可敗,但不能丟人!

一城文人連續十七年為敵國人當陪襯!

只有親自參與龍舟文會的玉海城士子才明白,這個過程是多麼難熬。

「方雙甲高風亮節,以後誰再污你文名,我必以仇敵之血洗刷!」

「謝錢兄。」方運微微一笑。

錢舉人抬起頭,高聲吼叫:「奪錦標,摘龍頭!」他把心中十七年的怨氣全部吼了出來,然後用紅旗旗杆挑下龍頭橋龍嘴銜著的錦緞,高高舉起。

「好……」

歡聲雷動,半個玉海城的地面好像都在震動。

不遠處的楊玉環和趙竹真微笑望著,兩岸人群歡呼,橋下一艘龍舟卧碧波,舟上紅旗和錦緞一起隨風飄蕩。

時隔十七年,玉海城的端午節再一次有了端午節應有的氣氛。

離龍頭橋還遠的一號龍舟上,顏域空坦然看著一切,面色依舊不變。

「我絕不會接受這份侮辱!我不能當慶國的罪人!」施德鴻雙拳緊握,低聲怒吼,他不敢相信慶國十七年的努力竟然毀在自己手上,不敢相信自己身為舉人竟然輸給一個秀才,更不敢相信自己身為詩君的弟子竟然輸給一個寒門子弟。

顏域空淡然道:「我怎麼沒覺得這是侮辱?」

「我和你不同!你不在乎,但我們施家依附的那位要爭荀家的下一任家主。我若是能勝過寫出『人之初,性本善』的方運,那位自然會在荀家更受重視,必然會對我們施家更加看重。」

「你可一試,若是他輸給你,那我也沒必要在學海等他。」顏域空道。

施德鴻平復情緒,道:「你放心,那方運縱然熟讀經書,但亦有不可彌補的缺陷,我有辦法勝他!」

「你是說書山?」

「書山只是後手。科舉考『精』,而書山考『雜』,他一個寒門子弟,如何學得百家百藝?我等豪門世家有錢學習百家技藝君子六藝等等諸多雜項,他一個窮秀才憑什麼超過我們?或許他生而有才氣,但並非生而有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