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玄幻魔法

儒道至聖 第九十六章半聖弟子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君的弟子,方運也不遑多讓啊,你怎麼會有十足的把握勝過方運?」 童黎依舊微笑,道:「你們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也是昨日才知道,慶國半聖的關門弟子顏域空也隨之前來!賽龍舟不是一個人的比賽,而是三個...

童黎臉陰了下來,他最擔心事情還是發生了。

方運跟玉海城的秀才和舉人們沒有絲毫的利益衝突。

他祖父雖貴為三品侍郎,甚至和李文鷹關係不錯,在玉海城也有一定的勢力,但這玉海城終究是聖院和李文鷹等人的天下,方運得李文鷹看重,李文鷹的人自然會幫著方運。

秀才考舉人是整個江州一起考,方運在哪個府城都一樣,所以玉海城的中層士子不僅不反感方運,反而期待方運在玉海城留下天大的文名,許多人甚至期盼自己能沾光留下美名。

童黎心裡大罵這些人,怪不得這些人明知道方運在這裡也不提醒,根本在等著他往坑裡跳,然後擺出和方運同仇敵愾的樣子。

童黎很清楚自己的水平,所以他故意晚兩年參加府試,為的就是第一的茂才之名,至於第一舉人的「解元」之名他想都不敢想。

為了茂才之名,他準備了多年,確定今年的機會最大,沒想到橫空殺出個方運來,他咽不下這口氣。

童黎的臉色很快由陰轉晴,笑道:「你們也看到了,你們想讓方運參與賽龍舟,可他卻不想參加,我來這裡,就是想激將他,也是為他好。各位可否聽我把話說完?」

「那你說說。」那舉人道。

童黎微笑道:「方運,你恐怕未必知道,這每年的賽龍舟,其比賽規矩源自聖地『學海』吧?」

「倒是在書里看到過,但並不知詳情。」方運道。

「那就是了。這玉海城的賽龍舟,會有知府和院君大人一起動用官印,調集聖廟的才氣籠罩賽龍舟的河段。咱們這裡的賽龍舟,不是比誰最會划船,而是比誰寫的詩詞文好。詩詞文的才氣越多,則和官印呼應的越強烈,帶動的天地元氣越多,從而會推動龍舟。這一切規則都是改自『學海』,你若是今年參加賽龍舟,以後中了進士去學海釣文心,自然事半功倍。」

眾人沒有反駁,單這麼來說,的確對方運有益。

童黎繼續笑道:「不過方運既然不圖虛名,那我為了激將他,就賭一局。只要方運能贏得這次賽龍舟的第一,我不僅願出一張祖父贈我的聖頁,還會在龍頭橋那裡當眾跪拜認錯,並全力澄清之前搶書山名額的事,放棄今年的府試。若是方運你爭不到第一,我也不需要你跪拜,只需要你在靖海樓擺一桌謝罪宴向我道歉,然後回大源府考秀才,如何?」

這下連那些幫著方運的舉人也不好反駁,畢竟童黎付出的代價極高,明顯是方運佔便宜。

眾人一起看向方運。

趙竹真眉頭輕皺,給方運使了一個眼色,似是讓他不要答應。

方運沒有回應趙竹真,盯著童黎看了好一會兒,才道:「童兄真是一片苦心埃我若是不參與賽龍舟,那就是辜負童兄的美意。也好,這個賭我答應了!哪支龍舟隊願意讓我參與?」

眾人遲疑起來。

童黎立刻看向那個呵斥他的舉人,道:「錢兄,既然你也參與賽龍舟,何不讓方運加入?」

錢舉人看向方運問:「方兄,你真願參與賽龍舟?」

「自然。」

「那好。按照規矩,每艘龍舟可乘坐三個舉人和三個秀才,我們龍舟換下一人,換你上去。」錢舉人十分高興,作為一個跟方運沒有利益衝突的人,他更想結交方運。

方運向眾人一拱手,道:「諸位,你們今日幫我做個見證,若是我和錢兄等人的賽龍舟失敗,我馬上離開玉海城,從此絕不踏入一步。」方運說完,看著童黎。

童黎立刻大聲道:「那我也請各位做個見證,若是方運能摘得賽龍舟第一,我馬上在龍頭橋當著全城人的面跪下,給他磕三個響頭1

趙竹真道:「童黎,既然你這麼說了,到時候要是做不到,可別怪我逼你磕頭1

每個人都看出趙竹真心裡的火氣,大多數人都不知這個人到底是誰,怎麼敢跟童黎這麼說話,而少數人則露出少許驚色。

「我童黎一言九鼎!我先去龍頭橋等著!告辭1童黎一拱手,快步下樓,他身後的幾個童生立刻跟上。

走出玉河樓,童黎身後的一人急忙道:「童兄,你今天是怎麼了?那方運的詩名詞名誰不知道,怎麼還要跟他賭?」

「是啊,童兄實在不智埃」

「我倒覺得童黎這小子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定然知道什麼,老實交代1一人笑道。

童黎哈哈一笑,道:「你們可知今日慶國派了什麼人來參與賽龍舟?」

「據說有四大才子之一詩君的弟子,這個真假不知道。但就算對方是詩君的弟子,方運也不遑多讓啊,你怎麼會有十足的把握勝過方運?」

童黎依舊微笑,道:「你們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也是昨日才知道,慶國半聖的關門弟子顏域空也隨之前來!賽龍舟不是一個人的比賽,而是三個舉人和三個秀才同在一條船,是多人的比賽。一個詩君弟子不如方運,那加上顏域空,他方運勝算有多大?」

「啊?真是那個顏域空?據說他的天賦不僅超過慶國詩君,甚至絲毫不下於百年第一奇才衣知世,是慶國下一位半聖最可能的人選,他怎麼來了?」

「就是那個十歲中案首,十二歲茂才、十四歲解元的三首天才?據說他十六歲就能中進士,但被他的半聖恩師壓著,親自帶他遊歷天下,今年要考進士,正好十八歲。去年就有人說,顏域空不僅要爭慶國的狀元,還想爭十國國首!他要是成為十國國首,必然會成為五首才子,下一代的四大才子自然不在話下。」

童黎臉上的笑意更濃,道:「你們知道顏域空的才能就好。那方運雖然有名師,但哪裡比得上顏域空得半聖言傳身教!他所謂的名師,或許只是某位大儒或半聖隨手指點,他自己攀附那人當恩師,那人可未必想認他為弟子1

「童兄說的是!方運這次死定了1

「童兄老謀深算啊1

「怪不得慶國捨得把山川棋盤拿出來。可惜了。」說話的人輕嘆一聲,隨後其他人意識慶國和景國之間不和睦,甚至還奪過慶國一州,便不再說話。

童黎臉色一陰,也不好發作。

「童兄,那個娘娘腔是誰啊?」

「那人似乎是女扮男裝,童兄,她到底是誰?」

童黎的面色更加陰鬱,道:「是你們和我都得罪不起的大人物。我本不想得罪她,但她既然不喜我,那我就乾脆爭我的茂才,她也不能拿我怎麼樣1

玉河樓里,趙竹真對方運說了半誓事,說完后,嘆了口氣繼續道:「我方才給你使眼色,就是想讓你不要中計,可你還是答應了。單單一個顏域空還沒有壓倒你的力量,但加上詩君弟子和其他人,你幾乎沒有勝算。」

方運問:「半聖弟子為何會參與這次賽龍舟?」

趙竹真憤恨地道:「慶國那位半聖或許不會指使人來,但慶國皇室卻一直對我景國虎視眈眈。去年我景國大敗於狼蠻之手,而今年的形勢更加嚴峻,慶國自然會趁機借龍舟文會壓我景國。說的再誅心一些,就是慶國在向十國和我景國人宣揚他們慶國的強大,為日後接手我國領土做準備。」

方運仔細瞧著這位趙竹真,突然想起景國皇室就姓趙,莫非這位女扮男裝的趙竹真是一位郡主或者公主?

方運立刻回憶景國宗室的人,郡主不少,但年輕的公主只有一位,是先皇的妹妹、當今三歲皇帝的姑姑,其他公主沒有這麼年輕。

「原來如此。若是派詩君弟子來,那不算什麼,但連半聖弟子都派來,實在太過分了。」方運道。

「當然!這次他們是做的太過分了!否則我也不會親自來1趙竹真更加激動,但卻沒掩飾聲音,更像女人。

方運心裡冒出一個念頭,問:「不會是你讓李大人要我來看賽龍舟吧?」

趙竹真坦然道:「是我求李叔叔讓你來的,不過看你不喜賽龍舟,就沒多勸你。只是沒想到童黎那個混蛋竟然激將你,我真不知道該不該感謝他。童黎在京城被童侍郎管得規規矩矩,一旦離了京城,就成了不成器的紈子弟,真想替童侍郎教訓這個混蛋。」

方運沒想到這個趙竹真是個直性子,才認識不久就把自己當成熟人。

趙竹真很快發現自己失言,急忙解釋:「我喜你詩文,曾反覆琢磨,今日見到你就覺得格外親近,你不要誤會。」

「趙兄客氣了,我最喜歡快人快語。」方運微笑道。

「那便好。」趙竹真點了點頭,又恢復了平時的從容,隨後又道,「我知你才華不下於顏域空,但顏域空此人已有文心。雖然文心的真正作用是用於戰鬥,但只要有文心燈火在文宮,無論是才思、文膽、才氣穩固等各方面,都有一定的提高,對寫詩詞文也有極大的幫助。」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