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九十章 字墨成骨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役,最後只留下方大牛和江婆子,而談語和聶石的家業都在大源府,也不好帶他們去玉海城。 方運這一天沒有閑著,寫了許多書信給好友故人,先留著不發,等到玉海城后,周主簿會幫忙投遞。 臨近午夜,...

方運和在場的許多人都沒想到事情這麼順利,不過仔細一想便釋然,那妖族和逆種文人自以為勢大,完全把這些府軍當成囊中之物,以為不費吹灰之力就能殺死方運,失去戒備之心,可沒想到一輛車裡竟然隱藏著那麼多強大的文人。

妖帥本來就比翰林低一級,溫征桓又是那種成名多年的老翰林,哪怕他獨自正面對戰這些逆種文人和妖族,也可以穩勝,更不用說他是和八個進士一起偷襲。

「換輛車,我們繼續回大源府。」老翰林淡定從容,絲毫不像是一口氣殺光上百人的狠人。

威脅已經消失,陳溪筆和府軍留在這裡善後,其他官員和文院的院生繼續坐甲牛車回大源府,方運回到文院的甲牛車上,和同窗們坐在一起。

陸宇道:「太痛快了!殺得真是爽利1

「逆種文人終究是少數,現在一次死了三個逆種進士和那麼多逆種舉人,我們整個景國都會安全許多。」寧志遠笑道。

「我之前還擔心等方運成為舉人後,逆種文人會派進士殺他,誰知道方運吉人自有天相,他們這是飛蛾撲火自取滅亡1

「說起來,我們真要感謝那頭妖龜。要不是那頭妖龜,溫老翰林和那些進士也不會來,也不會讓他們遇到逆種文人。這樣方運可以安心遊學了,至少一年內逆種文人不會有力量來殺他。」

「那可說不好。萬一逼得風城絕親自動手,那反而是大錯。」

李雲聰道:「極有可能!那風城絕的實力比劍眉公都高出一籌,他要是親自動手,江州無人能敵。不過他雖以逆種逆人為榮,但骨子裡還是有傲氣的。除非認定方運能威脅妖族,否則他不會親自出手。只是,他們既然已經知道方運是聖前秀才,這次又死了這麼多人,哪怕他不動手,其他逆種文人和妖界的人也不會善罷甘休。志遠你只說對了一半,經此一戰,我景國是安全多了,但方運卻危險百倍1

「是埃」眾人憂心忡忡地看著方運。

方運鎮定地道:「江州這麼大,我要是想藏起來,他們拿我沒辦法,你們無需多慮。」

王先生思索片刻,道:「雲聰說的有道理。我即刻上奏院君大人,讓院君大人把你的學籍調往玉海城。那裡是州軍駐紮之地,除了北副城,其他地方都戒備森嚴,聖院力量極大,逆種文人一直無法滲透。那裡也是我族和龍族的交戰前線,龍族雖然也屬妖族,但卻跟妖界有很大的分歧。而許多真龍喜愛我人族詩文,若是文人被俘虜,往往只需要寫出好詩文,那些龍族就會將其釋放。龍族也極為瞧不起逆種文人,絕不會與逆種文人合作,所以,為了防止風城絕親自出手,還是讓方運去玉海城為佳。」

「先生考慮得周詳,方運的確不適合在大源府了。我之前聽人說過,大源府已經被逆種文人滲透得跟篩子似的,全是漏洞。」

方運問:「不如我先參加完府試再去玉海城吧。」

「不可!現在殺了這麼多逆種文人,他們會出現暫時的混亂,顧及不到你。你要是一直留在這裡,等六月府試后再離開,他們定然會做好充分的準備,到時候就算劍眉公親自護送你,萬一那風城絕出手,你也是有死無生。」

「可是,若是我一直留在府城,足不出戶,他們也拿我沒辦法。」

「唉,你還是小看了妖界和逆種文人的力量。我問你,若是有意志不堅定的童生或秀才的家人乃至整個家族被逆種文人抓住,以此來威脅他,讓他殺你,你躲得過嗎?你知道之前有多少天才是在城裡被殺嗎?毒箭、毒蟲、血爆等等太多的方式可以殺死你。不到進士,沒有唇槍舌劍,終歸有大隱患。」

方運不由得點頭,王先生說的沒錯,妖族殺人方式太多了,以後留在大源城內一點不比外面安全。

「身為你的文院老師,這件事我替你定下。你的存亡,已經關係到景國未來,甚至跟人族的氣運都有了千絲萬縷的關係,我絕不能看著你受到絲毫威脅!

「謝先生。」方運心中感動,這位王先生不僅學問好,昨夜與妖龜之戰更是消耗十年壽命用出碧血丹心,乃真正的仁義之士。

「不需要謝我,你只要能壯我人族,我們的所有犧牲不會付之東流,我便滿足了。」王先生微笑著,只是氣色遠不如之前,原本烏黑的頭髮里彷彿多了一層層霜雪。

方運道:「若我將來學有所成,必然赴妖界搜尋延年益壽的奇物,為先生延壽。」

王先生笑道:「你有這份心就好。」

車到了文院門口,眾人紛紛下車,臨走前,王先生把方運拉到一邊低聲道:「若是有人為難你,切不可心軟,當斷則斷!不要在乎他的背景1

看著王先生轉身離開,方運心中思忖:莫非說的是柳家人?我已是聖前秀才,那柳子誠已經不足為懼,那柳子智更是不會舍了前途來針對我,唯有那左相的態度是關鍵。

方運回家后,楊玉環笑靨如花,不斷噓寒問暖忙前忙后,高興得跟過節似的,一整天都在笑。

第二天一早,方運檢查文宮才氣,欣喜地發現才氣已經達到一寸三,遠比普通秀才增長得快。

早晨剛過,周主簿悄悄來訪,他是帶李文鷹的手令而來,讓方運今天準備妥當,玉海城已經派人來接應,深夜時分帶著重要物件和信得過的人在家裡等待,到時候會有人送他們離開。

周主簿說話的時候語氣里充滿羨慕,方運感到怪異,也不知道該怎麼問,也就沒說。

家裡的人雖然信得過,但周主簿千叮嚀萬囑咐不要泄漏,楊玉環只能辭了一些僕役,最後只留下方大牛和江婆子,而談語和聶石的家業都在大源府,也不好帶他們去玉海城。

方運這一天沒有閑著,寫了許多書信給好友故人,先留著不發,等到玉海城后,周主簿會幫忙投遞。

臨近午夜,方運、楊玉環、奴奴、方大牛和江婆子四人一獸坐在宅院的大廳內。

除了奴奴趴在方運懷裡呼呼大睡,其餘四人都有些留戀。

方運自身也不想離開,但逆種文人這次損失慘重,一旦緩過來必然會發起猛烈反撲,到時候別說自己,連楊玉環和這些僕從都有生命危險。

午夜一到,敲門聲響起。

「是我1周主簿的聲音傳來。

方運和方大牛去開門,只見周主簿帶著一些身穿便服的人站在外面。

其中有方運認識見過面的孫知府、陳將軍和幾位進士,還有四個人方運並不認識。那四人雙目有神,氣質不凡,看樣子不是進士就是舉人。

周主簿道:「閑話少說,先上車,出城。」

幾個士兵進來,幫忙拎著四個大包袱,然後方運等人上了甲牛車。

在靜悄悄的夜色下,五輛甲牛車向大源府的東門駛去。

車上的氣氛很壓抑,沒人說話。

不多時,車行到城門外,然後拐進一處林中空地。

「下車吧。」

方運拎著一個包袱下車,看到這裡被一片竹林環抱,除了木屋和平地,什麼都沒有。

方運疑惑地看著眾人。

周主簿和眾官員一起笑起來,周主簿指著一個四十餘歲的中年人道:「現在我為你介紹,這位是玉海城府文院院君馮子墨。」

方運真沒想到一府文院之首竟然親自來護送自己,立刻作揖道:「學生何德何能讓大人如此照拂,此生必銘記在心。」

馮子墨半開玩笑道:「其實我也不想來,不過劍眉公下令,我只好奉陪。這位是定海將軍於興舒。」

方運更加吃驚,定海將軍不僅品級比府文院的院君高,而且實權極重,負責玉海城周邊對海族的日常事務,一般都由接近翰林的資深進士擔任,可現在他竟然親自前來,說明連軍方都極為重視這次護送。

「謝於將軍1方運再次致謝。

於興舒是軍人作風,不苟言笑,點點頭,道:「方大眼把你誇到天上去,等到了玉海城,可不要在龍舟文會上輸給慶國那幫人。」

「這……我正在備考,並沒有打算參加龍舟文會。」方運道。

一旁的陳溪筆道:「老於,之前我們商量過,不讓方運參加龍舟文會,怕他暴露聖前秀才的身份。可惜現在已經暴露,他參加倒是無妨,不過我倒希望他靜下心備考,不去爭那虛名。」

「也好,務實為佳。」於興舒點點頭。

周主簿道:「此刻正是午夜,適合啟程,祝諸位一路順風。」

「一路順風1眾人紛紛祝賀。

方運心中仍然疑惑,這裡什麼都沒有,怎麼會在這裡送行。

方運正想著,就見於興舒從袖口拿出一頁捲起的紙,正是非常稀少的聖頁。

這紙頁非常奇怪,明明是卷著的,可一到了於興舒的手上,裡面好像一股力量向外釋放,最終這頁紙竟然立了起來,像是被紙上的字給撐起來一樣。

「字墨成骨1

「應該是文相的手筆。」幾個舉人低聲道,高興地看著聖頁上的那一個字。

舟。

這個字上蘊含一股剛正浩瀚的力量,彷彿是一塊精鋼鑲嵌在聖頁上。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