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八十八章逆種出動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誰還能跟他國的天才一較高下?方運的安全為重,那些虛名不要也罷。」 「話是這麼說,可是我還是不甘心,連輸十七年,再輸一年就是十八年了。」 「慶國可恨!我景國四面有妖蠻,國力自然被慢慢消...

「這可如何是好?風大人向來捉摸不定,可能今日去妖界,明天就回來,要是方運真沒死,他一定會殺光我們。」一人道。

「還能怎麼辦,只能殺方運出氣!也不知哪位半聖這麼狠,捨得消耗聖廟才氣加於所有《聖道》月刊暗算我等。這《陋室銘》又是那種少有的立志之文,我等改弦更張,本就和這種文的理念衝突,沒死的都是命大。」

「不愧是半聖手段,這一次下來,至少可讓咱們兩成的人死掉或徹底痴獃,至少讓五成的人文宮開裂。幸好妖界奇珍多,能彌補我等文宮開裂,只是不知何時能輪到我們。」

「我一直負責記錄那些人族天才的動向,這個方運的事情我很清楚。前些日子,方運和州文院秀才班前去米縣殺妖,按理來說,今日正好要回大源府。我們只需要在米縣通往大源府的路上埋伏,殺了他便可。」

「只殺他一個還是殺所有人?」

「既然風大人憤怒,自然要殺光所有人。我馬上召集所有人,不管文宮有沒有問題,只要能夠紙上談兵,所有人都要去1

「那種秀才班的殺妖隊伍,一般只有三四個舉人而已,用得著去所有人嗎?」

「風大人的脾氣你們又不是不知道,我們若不全力以赴,萬一被方運逃掉,必死無疑。既然半聖借《陋室銘》殺傷如此多的逆人,我等自然要報仇!我會拿著風大人的手令請三位進士和所有舉人,再帶兩位妖帥和十位妖將,這已經是我驚城峰的所有力量。就算他方運帶著整個大源府的府軍,也必死無疑。」

「大源府府將軍陳溪筆也不過是一個進士,剩下的都是舉人和秀才,根本不能跟我驚城峰相比。除非大源府的所有官員齊出,否則方運必死無疑,現在唯一擔心的是李文鷹和張破岳。」

「李文鷹和張破岳都在玉海城,他們來不及救援。我們既然調動驚城峰的所有力量,此戰必當功成1

「那就這麼定了。聖廟的力量覆蓋城市周邊近二十里,我等在離大源府外的三十里處埋伏,殺光所有秀才班的人後立刻撤離。」

「他們大概會在下午抵達大源府,我們現在召集人馬,午後設伏!務必要速戰速決1

半個小時后,一百多逆種文人和妖族集合。這些人中,三位逆種進士和兩位妖帥地位最高,其次是二十位舉人和十頭妖將,剩下的都是秀才和妖兵,足以殺光一府的府軍。

不多時,這些人離開驚城峰,前往米縣通往大源府的道路。

在他們離開半個時辰后,驚城峰的內院中,一隻妖鷹降落。

一個逆種文人走過去,從妖鷹的腿上取出一張紙,上面寫著蛟龍宮的妖龜潛入盧家鎮殺人,李文鷹將其殺死,隨後李文鷹沖入長江報復。

「盧家鎮也在米縣,不過既然是李文鷹動手,應該跟州文院的秀才班沒什麼關係,無需告知。」逆種文人說著,回到屋子裡繼續記錄整理整個景國的文人情報。

盧家鎮原本就不是個熱鬧的地方,鎮子被妖龜和蛇妖毀掉一部分后,全鎮人都沉浸在悲痛之中,幾乎人人披麻戴孝。

上午十一點剛過,浩浩蕩蕩的甲牛車隊從西南方前來,那些甲牛車上的人有的是同妖龜鏖戰的倖存者,有的是前去增援的大源府府軍和官員。

其中一部分甲牛車被隔離開,上面不僅有昨日參與戰鬥的士兵,還有聖院刑殿的人員,防止這些士兵跟外人交談。

一部分甲牛車上裝著死去的妖族屍體,而還有一些甲牛車上坐著活著的妖蠻,是幾位進士和翰林的私兵,有妖蠻私兵的進士比較少,而到了翰林或更高的文位則幾乎人人有妖蠻私兵。

在隊伍的第二輛甲車上,坐著十多位官員和一位德高望重的老翰林溫征桓,方運也在上面。

那老翰林曾任禮部侍郎,后因跟左相理念不合,辭官回家,在大源府城內養老,偶爾會指點一下後輩,跟葛州牧是忘年交。

一路上方運極少說話,只是聽這些官員閑聊。

這輛車的車廂內共有一位翰林、八位進士和四位舉人,哪怕這些人沒有調動才氣,可方運仍然能隱約感到才氣激蕩、元氣飛揚。

因為李文鷹下了禁令,所有人都沒有細談昨日的情況,只是聊著一些很普通的閑話。

不過葛州牧不時看一眼方運,偶爾給老友溫征桓使眼色,但老翰林一直假裝沒看到。

葛州牧一看老友拉不下臉,只好岔開話題,然後找了個由頭,笑著說:「方運,李大學士真是很看重你埃昨日我接到官印紅文的求援令,派了州文院的高院正、留園縣的鄭大人和謝副將前去增援。哪知不久后,李大學士從玉海為我鴻雁傳書,讓我親自率領一切可用之人前去增援,務必帶著刑殿的人去,做好隔離,並著重說要把你安全帶回來。我知道這件事重要,又怕自己實力低微無法做得盡善盡美,就把老溫也請了出來。老溫曾經是一朝侍郎,平時架子大得很,一聽說要幫你,二話沒說就與我一同前來。」

「謝葛大人,謝溫翰林。」方運恭敬地道。

溫征桓年過七十,精神矍鑠,笑道:「客氣什麼,我正想出來走走,就當是活動腿腳。」

葛州牧又道:「既然李大學士下了封口令,昨日的事情我不多問,不過你既然已經是聖前秀才,以後可要處處小心。在府試之前,你不要進文院,免得被人看出來。等府試當天,我們會為你遮掩一下,你必然會考中秀才,這樣那些逆種文人就不知你是聖前秀才。」

「謝大人。」方運道。

一旁的老翰林溫征桓道:「那風城絕做事不擇手段,你一旦成為舉人,很可能面臨進士和妖帥的刺殺,一定要小心。」

葛州牧輕咳一聲,道:「方運,聽說你的《陋室銘》手稿在劍眉公那裡?」

「是的。」方運恍然大悟。就算李文鷹命令葛州牧親來,他也沒道理拉著溫征桓老翰林來,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故意帶著溫征桓來表示看重方運,目的是《陋室銘》的手稿。

「若等劍眉公看完,可否借我一觀。」

方運遲疑道:「那《陋室銘》在我看來也不算什麼重寶,借予大人自然無妨,不過要借的人太多,很多人都在大人之前問過,我不知先借給誰。」

葛州牧頓時明白,方運這話看似拒絕,實則表示可以商量。

「既然這樣,那我就不強人所難了。只可惜我天賦有限,若無《陋室銘》,很難成翰林。若是有人可助我成翰林,我必以恩人相待。」葛州牧說到最後臉有些發紅,這話過於直白了。

在座的人有的不齒葛州牧的行為,但大多數人表示理解,畢竟進士之後難如登天,若能爭得一線機會,有求於人也不算什麼。一旦成為翰林,就可以算是十國的高層人物,地位和能力都有極大的提高,無論是為名為利還是為了聖道,都值得全力以赴。

車內出現短暫的冷場,溫征桓岔開話題道:「既然你要隱藏聖前秀才的身份,那你便不能參與今年的龍舟文會,可惜埃若無意外,我景國今年又要被慶國羞辱。」

「區區龍舟文會而已,輸了那麼多年,也不差這一年。方運的安全更重要。」

葛州牧道:「放眼景國年輕的學子,除了方運,誰還能跟他國的天才一較高下?方運的安全為重,那些虛名不要也罷。」

「話是這麼說,可是我還是不甘心,連輸十七年,再輸一年就是十八年了。」

「慶國可恨!我景國四面有妖蠻,國力自然被慢慢消磨,他慶國不知相助,反而年年落井下石,真乃人族之恥1

「希望陳聖之後後繼有人。」溫征桓輕嘆。

車廂內的氣氛無比凝重,景國最大的問題就是青黃不接,五年之內若是無人能封聖,陳觀海一旦聖隕,景國必然會被相鄰的慶國和武國吞併。

這支龐大的車隊在盧家鎮外停了下來,方運等所有院生下車,前去慰問安承材的家人。

他們自然沒有把安承材和蛇妖的事情如實相告,那樣的話盧家鎮的人必然會怨恨安承材和蛇妖,他們只是說安承材被妖龜吃掉,然後說安承材等同為國捐軀,三日後府軍會送撫恤金,其子侄可有一人免費入縣學學習三年。

方運此刻沒帶錢,說幾日後會送一千兩銀子給安家人。

眾人不知方運得到《桃花源記》殘篇,都覺得方運給得太多。方運無奈,其實他想給的更多,但太多反而不好,只能等以後幫襯安家人。

《桃花源記》殘篇已經成為奇書天地的一部分,方運哪怕想上繳聖院都做不到,只能立誓多殺妖滅蠻,不辜負《桃花源記》殘篇。

慰問完安家人,眾人向鎮外走去,陸宇低聲道:「一千兩銀子太多了,許多大戶人家一年也賺不到一千兩。」

「是啊,太多了。」寧志遠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