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八十六章 《桃花源記》

作者:永恆之火  |  更新時間:2014-06-23 22:29  |  字數:3457字

其他人還在忙碌,一些將領走過來恭迎李文鷹。

「院君大人!」

「李大人!」

「將軍!」

因為當年李文鷹曾任將軍,所以曾在他麾下當差的人習慣稱他為將軍。

李文鷹在空中已經看清形勢,最後目光落在陳溪筆的身上,點頭道:「不錯,那頭妖龜我見過,是蛟王之孫,有化龍的潛力,殺了它功莫大焉。吾輩文人斷臂而已,不算什麼,若你能成為翰林,我去聖院求一枚生身果,讓你斷肢重生。若實在不行,待我成為大儒,就去妖界為你取一顆。」

陳溪筆立刻道:「屬下不敢相瞞,我並不知這妖龜乃蛟王之孫,被它偷襲昏迷。殺它的不是我,而是方運以九層寶光的戰詩喚出箭聖神念,擊殺妖龜。」

「哦!」李文鷹目光如電,認真看著方運。

「我們當時都在場,親眼所見方運以戰詩射殺妖龜,我剛剛記下戰詩。請大人過目。」王先生把那首詩遞過去。

李文鷹接過一看,立刻認出這是以史實作詩,頌揚先賢,威力必然格外巨大,最後道:「這『沒在石棱中』乃點睛之筆,不是石面,不是石心,而是石棱,比之前那些誇讚射術高超的詩篇更加傳神。可有詩名?」

「石中箭。」方運道。

李文鷹說完神色一動,重新看了一眼方運,似是想說什麼,但思忖片刻道:「把事情經過細細說與我聽。」

於是那舉人偏將就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邊,幾個舉人離方運太遠,沒看清方運具體做了什麼,李文鷹又問了方運。

方運如實說了自己眼見同窗被妖龜活活吃掉、又受五重的碧血丹心影響,悲憤之下寫出這首詩。

李文鷹聽後道:「你的強兵詩和《石中箭》意義重大,先壓兩個月,之後我奏請半聖想辦法遮掩,等你成為進士,再為你正名,否則妖蠻兩族會不惜一切代價殺你。尤其這《石中箭》,威力巨大,距離又遠,多名秀才一起出手,足以殺死那些普通妖將,足以改變三族形勢!」

「意義不會這麼重大吧?」方運道。

那偏將解釋:「到了翰林的層次,誰都會自己作戰詩詞。除了極個別的傳世戰詩詞威力巨大,那些人還是會用自己的,畢竟只要是自己書寫都有一層原作寶光,年深日久還會養出詩魂寶光。偏偏秀才舉人的傳世戰詩詞最少。現在有了《石中箭》,妖族的中堅力量已然不再是威脅!最多兩年,等大部分秀才都學會《石中箭》,就是我人族大興之時!」

李文鷹點頭道:「《石中箭》之功,遠超你的想像。等你成為翰林之後,自然會明白,也自然會得到屬於你的獎勵。只是你現在文位太低,去了也無用。」

在場的人都猜到大概跟那些聖地有關,不由得無比羨慕。

「你既然吃了偽龍珠,又在翰林之下,或可入登龍台。我想想辦法,爭取把你送進去。別人去那裡是自尋死路,你去或許有大收穫。若是你一個人族取走裡面的好東西,不知道那些龍子龍孫和妖蠻眾聖的臉色有多難看。」李文鷹說著自己先笑起來。

眾人更加羨慕,人族哪怕是四大才子都難以去登龍台,登龍台非常神奇,那些妖蠻一旦從登龍台出來,必然實力大漲。

這時候,下山的何縣令回到山上,如實稟報,已經把安承材和妖蛇安葬,但沒有找到大儒污文,日後要慢慢搜索。

李文鷹吩咐眾人在這裡安營,等待援軍把官兵的屍體運回去。

吩咐完畢,李文鷹背負雙手,望著遠處寬闊的長江,問:「包括盧家鎮鎮民和士兵,今日有多少人因妖族死亡?」

「接近五百人。」

「我去殺五萬妖。」李文鷹說著,腳下生出白雲,直飛長江上空。

這裡的長江極為寬闊,寬近百里,李文鷹立在長江上空顯得很渺小。

眾人隱約可見李文鷹在紙上揮毫潑墨,隨後巨量的江水被無形的力量舉到天空,方圓幾十里內的長江突然被掏出一個大洞。

大量的江水飛到半空中,遠遠望去如同一塊鋪天蓋地的碧玉,然後突然下落,一起砸下。

那江水落到一半減慢,隨後化為億萬把水劍,飛快地向江里射去,籠罩了數百里的長江,足足持續了一百多息,那些水劍才消失。

隨後,密密麻麻的妖族屍體浮現在江面,江面一片鮮紅。

在場許多人都是第一次見到李文鷹全力出手,看得目瞪口呆,果然是一詩出而萬妖滅,太兇悍了,怪不得在聖院的地位比左相高那麼多。

方運低聲問:「院君大人那個『你殺我一人我殺你百妖』的傳言是真的?」

那舉人偏將帶著無比景仰的態度道:「當然是真的。自從院君大人成為大學士坐鎮江州以來,每年年末會統計當年被妖族殺死的江州人和我們殺死的妖族數量。若我們殺死的妖族數量不足死人的百倍,他會親自去海中、長江和荒妖山殺一遍,殺足百倍再回家過年。」

「這些年,江州被妖族殺的人越來越少,已經沒有過千的妖族殺人的事,頂多是妖將率領幾百小妖出動。有些聰明的妖兵包圍人族村鎮後也不殺人,只要人族村鎮的人給足肉類,它們就離開。」

「院君大人是人族的中流砥柱。有人對妖蠻的態度有不同意見,院君大人則說,妖蠻都是養不熟的狼崽子,只有殺得它們怕,殺得它們主動求和,才能談其他,否則,就是禍國殃民,就是人族罪人。我們當兵越久、殺妖越多,越認定院君大人的正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