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八十三章寶光層層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p> 方運繼續落筆。 在方運寫第四句的時候,那頭妖龜突然停下腳步,回頭看向方運,目光落在擁有七層多寶光的聖頁之上,眼裡露出一絲恐慌和莫大的貪婪之色。 「竟然是人族天才,那種力量能威脅...

第三個舉人挺身而出,再一次以消耗十年壽命的代價使出碧血丹心。

「鞘中光藏幹將劍……」

妖龜不等第三個舉人完成舉人戰詩《觀幹將莫邪》,就要發起攻擊。

王先生突然拋出手中的山狀筆架文寶,那筆架立刻化為一座高山,結結實實砸中妖龜。

這件文寶一旦砸下足以把普通妖將砸成重傷,可妖龜僅僅被砸得後退一步,晃了一下腦袋。

這時候,由碧血丹心激發的戰詩《觀幹將莫邪》完成,就見一紅一白兩把光劍飛出,對準妖龜斬下,這兩把劍的威力本身不如進士的唇槍舌劍,但上面附帶淡淡的浩然正氣卻是妖蠻的剋星。

妖龜不敢託大,再一次把頭尾和腿縮緊龜殼,六個洞口也被遮擋。

幹將莫邪兩把劍無法傷到妖龜,只能不斷攻擊它的龜殼。

「快走1王先生大喊。

「保重1眾學子說完開始全力逃跑,而那個舉人抱著陳溪筆逃亡。

幹將莫邪兩把劍很快消失,不等妖龜抬頭,第四個舉人發動碧血丹心。

其他舉人或站在樹樁上,或站在斷樹后,或不斷奔跑拉開距離,或出口成章,或紙上談兵,攻擊全部落在妖龜的身上。

第四次浩然正氣向周圍擴散,周圍每個人的戰詩詞威力足足提高了四成。

妖龜終於明白,要是這麼僵持下去,自己遲早會被這些舉人以碧血丹心耗盡氣血之力,最後被破殼殺死。

「沒有人可以殺死我!我要去登龍台化龍1妖龜怒吼一聲,頭腳伸出龜殼,攜帶淡淡浩然正氣的戰詩落在他的頭上,它頭部皮膚開裂,鮮血直流,連它強大的自愈能力都只剩原本的三成。

八個舉人的攻擊同時落在妖龜的身上,它的氣血在極快的速度消耗。

妖龜周身浮現一個水盾,頂著舉人們的密集攻擊,突然加速衝到最近的一個舉人前,張開大嘴一口咬下。

這個舉人身上的元氣鎧甲僅僅堅持了半息的時間就崩潰。

嚓一聲,那個舉人被齊腰咬斷,妖龜嚼了兩口吞下舉人的上半身,又吞下剩餘的身體。

「畜生1於先生大罵一句,口吐鮮血,第五道碧血丹心的力量出現。

「你們殺不死我!等我吃了陳溪筆,殺光你們1

妖龜不再縮緊龜殼,繼續頂著眾人的攻擊追趕抱著陳溪筆的人。

它散發出更龐大的妖族氣息,所有的士兵和童生都被那強大的氣息壓得癱倒在地,而那些秀才也是雙腿發軟,逃跑起來明顯變慢,唯獨方運的文膽一震便恢復正常,繼續奔跑。

方運雙拳緊握,牙齒緊咬,看著那一個個舉人消耗壽命發起攻擊,而自己卻只能逃跑,心中充滿恥辱。

但是,方運知道自己力量有限,不到舉人無法使用碧血丹心。妖龜現在還有強大的防護力,自己除非讓一首秀才戰詩擁有六層以上的寶光,而且必須要有詩魂,且詩魂擁有洞穿龜甲的力量,否則不可能傷到這妖龜。

「若是我文位足夠!若是我文位足夠……」方運一邊跑,一邊在心中悲憤地重複這句話。

星光燦爛,殘月低懸,漆黑的森林中,妖龜宛如一座奔跑的小山,凡是在它前進路上的人要麼被撞死要麼被踩死,或者被他外放氣血里蘊含的蛇毒殺死。

一路跑來,足足殺了三十多人。

方運等秀才急忙躲避,但三班的一個秀才離妖龜太近,被妖龜一口咬祝

鮮血迸濺,妖龜慢慢咀嚼,口中發出嘎吱嘎吱的脆響。

所有的院生面色慘白,一股悲痛之情在眾人胸中激蕩,沒想到這個一起讀書、一起喝酒、一起戰鬥的同窗就這麼被活活吃掉。

「他說過,要參加九月的州試!明明還有四個月他就能考舉人!他說考上舉人就安頓好家人,去玉海城殺妖,可是……」陸宇放聲大哭。

那妖龜聽到哭聲,回頭看了一眼,發出陰森森的聲音:「不用哭,馬上就輪到你們!誰也跑不了1

「老子跟你拼了1李雲聰立刻揮筆書寫《荊軻刺秦歌》。

那些舉人跟著衝過來,可速度再快也快不過妖龜。

「胡鬧!馬上逃跑1王先生在遠處大喝。

「逃的掉嗎?」陸宇擦著眼淚,和李雲聰一樣,一筆一劃地寫《荊軻刺秦歌》。

「我也拼了1寧志遠大喊一聲,也開始紙上談兵。

看著妖龜的速度,方運終於明白,現在已經無路可逃,這妖龜太厲害,除了拚命,沒有別的選擇。

方運背靠大樹,從背包里抽出一卷畫卷,遞給一旁的李雲聰,又把陳溪筆將軍給他的山嶽硯遞給陸宇。

「保護我。」

周圍的秀才突然呆了一瞬間,因為就在清晨被一百多頭妖族包圍的時候,方運作《擒王》之前就說過這三個字。

「好1

所有的秀才精神振奮,每個人的眼裡都閃爍著前所未有的希望之光。

所有人第一時間擋在方運身前,用自己的血肉之軀保護方運。

陸宇激發山嶽硯的力量,一座小山虛影落在方運身上。

李雲聰展開那副戰畫,赫然是《奔牛圖》,落款是赫赫有名的丹青聖手胡墨遠,上面畫著整整三十頭甲牛,每一頭甲牛牛角都畫著精鋼撞角。

李雲聰立刻把右手放在胡墨遠的私章處,注入才氣,就見那戰畫飛到半空,一頭頭牛向下掉落,最後整整三十頭撞角甲牛虛影擋在方運前方。

只要李雲聰一聲令下,這些甲牛就會衝上去,這些甲牛身形是虛的,但因為由元氣組成,力量比普通甲牛還要強三倍!

在李雲聰動用《奔牛圖》的時候,方運拿出蔡縣令給他的聖頁,放在板衣托盤上,蘸了一點龍血墨,閉上眼,無數的詩詞在他的腦海中閃爍。

詩詞太多,但戰詩詞不多,就算有,要麼難以殺死妖龜,要麼方運才氣不足,難以寫出來。

最後,方運想到了一首殺敵詩。

此時,方運身前的人都看向前方,而他身後的人都被斷掉的大樹擋住,離他最近的人也看不到。

方運睜開眼,正要寫字,就見奴奴突然對準盪妖筆的筆尖吐出一口血,泛著香氣的血液和墨汁融為一體。方運看了奴奴一眼,奴奴目光暗淡,跳到方運身後的背包上。

方運深吸一口氣,提筆寫詩。

「林暗草驚風。」

紙面立刻浮現一層又一層的寶光。

方運此刻受五重碧血丹心影響,得五成寶光,有盪妖筆攻擊妖龜,又得五成寶光,合成一層寶光,戰詩威力增加一倍。

龍血墨增加三成寶光,但是,寶光還在增多,很快達到兩層三成,比正常情況下整整多出一層寶光,方運心知除了奴奴的血沒有別的力量。

隨後,這一共兩層三成的寶光突然翻倍,變成四層六成寶光,接著又加了一層寶光。

聖頁擁有倍增的能力!

聖頁對其他寶光無效,但對戰詩詞本身有倍增的功效,對筆墨等力量也有翻倍的功效!

前方原本保護方運的人感到後面發亮,下意識回頭望去,五層多的寶光覆蓋在聖頁上!

這意味的方運不管寫的什麼詩,現在已經增加五倍多的威力!

「怎麼才一句就有這麼多寶光?」陸宇終究是少年,忍不住輕呼,連那些沒回頭的人也回頭看過來,傻獃獃地看著方運繼續寫第二句。

「將軍夜引弓。」

原作寶光出現。

「平明尋白羽。」

首本寶光出現。

第三句寫完后,方運的身體顫抖起來,額頭滲出細密的汗水,嘴角緩緩流出一抹鮮血,手中的筆怎麼也無法下落。

才氣不足。

「這首詩理應才氣兩寸才能寫出,我現在的秀才才氣只有一寸多,太勉強了!但是,我決不放棄!他們能以碧血丹心犧牲,我方運也可捨生取義1

文宮輕輕一震,奇書天地突然飛出五個金燦燦的大字,正是《正氣歌》正文的前五個字。

「天地有正氣1

五個金光大字飛入水滴狀的文膽內,文膽突然爆發出燦爛的光華,同時吸收所有文宮星辰的力量,最後把一束星光投射到才氣之上。

才氣立刻暫時增多。

方運繼續落筆。

在方運寫第四句的時候,那頭妖龜突然停下腳步,回頭看向方運,目光落在擁有七層多寶光的聖頁之上,眼裡露出一絲恐慌和莫大的貪婪之色。

「竟然是人族天才,那種力量能威脅到我!他的才氣不一樣,比那個進士的都更吸引我!吃了他,我必能擺脫偽龍之身,化為龍種龍龜!不能讓他完成!吼……」

李雲聰突然大喊:「保護方運!甲牛攻擊1

妖龜已經無法發出龍嘯,可這聲音蘊含它氣血的力量,又是沖著方運一個人去的,本可以打斷方運,但有《山嶽賦》的力量在,方運絲毫不受影響。

妖龜吼完后立刻沖向方運,它相信自己能阻止方運,就算無法阻止,大不了縮進龜殼,一個秀才的戰詩詞而已,不可能擊破它的龜殼,哪怕自身的氣血和龜殼已經被那麼多舉人削弱。

那些甲牛不是真牛,而是元氣凝聚,絲毫不怕妖龜的吼叫,迎頭撞過去。

「滾開1妖龜發足狂奔,但三十頭元氣甲牛的力量太強大,生生拖慢了它的速度。

方運身後的七個舉人一起以出口成章念誦戰詩《滄浪行》。

妖龜大吼一聲,偽龍珠懸浮在它的頭頂,隨後巨量的洪水從偽龍珠中傾瀉而出,衝散甲牛群,沖向方運。

眼看洪水就要衝過來,整整七道巨浪出現在洪水之前,牢牢擋住洪水。

「沒在石棱中1

方運寫完最後一句,聖頁上多了一層詩魂寶光。

八層寶光覆蓋聖頁。

方運抬起頭看著妖龜,目光如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