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玄幻魔法

儒道至聖 第八十二章碧血丹心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天地元氣封住傷口。 陳溪筆重重摔在地上,一旁的舉人急忙抱起他,隨後有毒的大水沖刷了過來。 許多人或者上樹,或者衝進桂樹虛影中。 那些毒水所過之處,寸草不生,毒水碰到桂樹虛影后立...

何縣令回頭看了一眼,又看了看逃跑的蛇妖,一咬牙,繼續憑藉疾行詩追趕,大儒污文太過重要,哪怕死傷一些人也值得。

「小心妖龜1

方運跟著秀才們一起後退。

「你們都要死1妖龜用妖語大吼一聲,突然向前噴出一道摻雜著墨綠色的血水,那血水突然化為毒霧,綿延百丈方圓,罩向眾人。

「不好1

陳溪筆突然一揮文寶筆,毛筆閃過一道奇光,整整三道幾十丈高的龍捲風拔地而起,吹動毒霧。

但是那毒霧太快了,不僅籠罩了上百頭妖族,數以百計的人族士兵和舉人也在其中。

那些舉人或動用文寶,或出口斷詩念「大風起」,周圍立刻颳起小風,吹散附近的毒霧。

那些士兵突然慘叫起來,與子同袍的元氣護甲雖然厲害,但毒霧的源頭是妖帥蛇毒,元氣護甲迅速潰散,毒霧進入那些人的皮膚,蛇毒入體,無葯可醫。

一百多名士兵慘叫了兩三聲后,氣絕身亡。

後面的眾人毛骨悚然,尤其是沒有真正上過戰場的十多個院生,個個面色發青,一百多個活生生的人就這麼突然死亡,真正的戰場實在太殘酷了。

毒霧還沒消散,妖龜突然再度使出妖術,一道比方才更大的巨浪打了過來,這巨浪里同樣夾雜著蛇毒,進士之下中毒必死無疑。

「使用文寶攔截大浪1

「全部上樹不要被水碰到身體1

王先生手持進士文寶,大聲道:「所有人靠近我1

方運等附近的人一起沖向王先生,隨後王先生手中的進士文寶發出一道綠色的光芒,文寶唱誦一位半聖所作的戰詩《詠桂樹》,一顆綠色的大樹虛影拔地而起,方圓十丈內的所有人都被這大樹虛影籠罩。

被大樹虛影籠罩的人向前方望去,就見陳溪筆以三道龍捲風撞向那滔天巨浪,而其他舉人全部以《滄浪行》喚出大浪與妖龜的巨浪對撞。

「轟轟轟……」

漫天水霧爆起,妖龜的巨浪攻勢終於減緩。

妖龜的巨浪動用了偽龍珠的力量,那不僅僅是妖術,而是猶如決堤的江水湧入,沒有十幾個舉人根本擋不住,幸好陳溪筆在,他的三道龍捲風紮根巨浪,形成龍吸水的異象,把大量的水吸走捲入天空。

眾人努力向前看,可視線被水霧和龍捲風擋住,看不到那妖龜在做什麼。

突然,一隻拳頭大小的水色圓球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洞穿水霧和龍捲風,如流星般飛向陳溪筆,那圓球攜帶可怕的力量,其後爆發出轟隆隆的巨響,而地面更是被犁出一道深溝。

「偽龍珠1

所有人大吃一驚,沒想到這妖龜竟然如此陰險,先以霧干擾視線,又以巨浪遮蔽調動偽龍珠的過程,現在偽龍珠已經迫近,速度太快了,連翰林都避不開,至少要大學士才能毫髮無傷。

陳溪筆沒想不到這頭妖龜竟然這麼果斷,剛剛交手就使出最強殺招。

陳溪筆第一時間放出一件進士文寶防護,竭盡全力躲避,但那顆偽龍珠仍然洞穿文寶的防護,砸中他的左肩。

鮮血噴濺,陳溪筆如斷了線的風箏飛出去,同時飛出去的還有齊肩而斷的左臂。

所有人都看到,一個巨大的缺口出現在陳溪筆的左肩部位,視力好的人還能從傷口處看到跳動的心臟。

若陳溪筆不是進士,現在已經死亡,但此刻他文宮內的才氣動了起來,引動周圍的天地元氣封住傷口。

陳溪筆重重摔在地上,一旁的舉人急忙抱起他,隨後有毒的大水沖刷了過來。

許多人或者上樹,或者衝進桂樹虛影中。

那些毒水所過之處,寸草不生,毒水碰到桂樹虛影后立刻分開,逐漸被地面吸收。

地面到處濕漉漉的,許多舉人都站在樹枝上,全身戒備望著前方的妖龜。

那妖龜把蛇毒排出大半,回頭一看,發現蛇妖在跟何縣令纏鬥,又看了看昏迷不醒的陳溪筆,眼中閃過貪婪之色。

「既然你們害我動用龍珠,那我就吃掉你們進補!一個進士,還有這麼多舉人和秀才,吃完後足以讓我馬上晉陞妖帥。之後跑龍宮裡一躲,李文鷹也找不到1妖龜說完沖向那個抱著陳溪筆的舉人,但速度比之前慢了許多,動用偽龍珠和中毒讓它實力大減。

舉人們都沒有逃,因為他們都知道陳溪筆一旦昏迷,所有人加一起都殺不死這頭妖龜,這可是一頭凝聚了偽龍珠的龜妖。

一個舉人偏將大聲道:「你抱著大人逃跑,文院的院生,你們也逃跑!所有士兵,同我殺妖!身之所在,義之所存,吾血化碧,以十年之壽,換天地正氣1

那偏將右手突然拍在左胸的心臟位置,猛地向前方噴出一口血霧,鮮紅的血霧立刻化為一個個大字,組成著名的《大風歌》。

大風起兮雲飛揚,威加海內兮歸故鄉,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這些血紅大字很快化為一塊塊碧玉文字,飛向妖龜。

那位偏將的頭髮瞬間白了一半,皮膚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衰老。

「人族的瘋子1妖龜如同見了鬼似的,急忙躲避。

那碧玉文字相互碰撞,發出叮叮噹噹的響聲,隨後化為一道碧玉色的龍捲風,龍捲風中浮現偏將的面孔,以比尋常《大風歌》快兩倍的速度卷向妖龜。

和普通的《大風歌》形成的龍捲風不同,這道大風歌里竟然有一股令妖族為之心驚的力量,一股淡淡的浩然正氣。

與此同時,那淡淡的浩然正氣向四面八方擴散,每一個有文位的人都感到自己的才氣正不斷增強,若是書寫戰詩詞至少可提高一成的威力。

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不由得熱血上涌,那些原本怕死的士兵或跳下樹,或走出桂樹虛影,手持武器向前沖。

「我的命,足以擋妖龜一息!舉人大人,靠你們了1一個士兵舉著盾牌邁步向前,腳步沉穩。

「我值兩息1一個秀才不斷向妖龜射箭。

一個持矛的老兵擋在一個舉人面前。

「碧血丹心。」方運喃喃自語,現在他終於明白為什麼人族能屹立聖元大陸數千年而不倒。

有這些連妖族都懼怕的勇士,人族怎會敗!

那碧色龍捲風終於卷中妖龜,可妖龜把頭和四肢都縮入其中,同時龜殼冒出淡淡的血光。龍捲風刮著龜殼發出沙沙的聲音,甚至有細微的粉末被刮下來,但始終無法傷到妖龜。

五息一過,龍捲風消失,妖龜完好無損地探出頭,張開嘴,露出一口鋒利的牙齒,雙目怒睜。

「浩然正氣颳得我好疼!要不是我消耗妖血保護,我的寶貝殼必然受損!你們一個都別想跑,死吧1那妖龜突然張開大嘴。

另一個舉人偏將失聲道:「快跑,是龍嘯1

已經來不及了。

「嗷……」

一陣充滿宏大威嚴的龍嘯聲從妖龜口中噴出,那龍嘯聲化為三波氣浪向四面八方滾動,這不是水,而是無處不在的聲音,無人能躲開。

第一波氣浪掠過,所過之處大樹折斷,所有的舉人文寶形成的防護力量瀕臨崩潰,王先生的進士文寶所形成的桂樹虛影為之震蕩。

那些沒有文寶或防護力量不足的士兵、童生和秀才,立刻被氣浪撞飛,昏迷過去。

第二波氣浪緊隨其後,所有的舉人防護力量崩潰,許多舉人被氣浪擊中,受到輕傷,之前昏迷的人被徹底殺死。

方運所在的桂樹虛影出現裂縫。

第三波氣浪沒等發威,後面突然響起俞伯牙所作名曲《高山》的樂聲,方運回頭看去。

只見殿後的那位舉人營校身前懸浮著一架瑤琴,他的雙手輕撫,優美的琴聲躍動,隨後在妖龜和眾人之間出現一座高山虛影。

「轟1

第三波龍嘯和《高山》相撞,發出巨大的聲響,塵土飛濺。

方運望向周圍,附近百丈內的大樹全部折斷。除了舉人,所有在桂樹虛影之外的人全部被妖龜的龍嘯殺死。

來的時候有四百人,此刻不足一百人。

方運死死握著拳。

王先生突然道:「你們院生馬上逃跑,這裡交給我們1

王先生說完,突然向前走,一邊走一邊高聲道:「身之所在,義之所存,吾血化碧,以十年之壽,換天地正氣1

一口熱血噴出,這次鮮血所化的不是殺敵詩詞,而是護詩《與子同袍》。

王先生的《與子同袍》本來就得詩魂,現在以碧血丹心激發,已經接近傳說中的聖魂。

就見碧玉文字炸開,發出千軍萬馬的呼喊聲,化為一件件碧玉色的元氣鎧甲,落在每一個人身上,每個人的元氣鎧甲表面都有一層薄薄的火焰,那些妖兵妖民只是看一眼就雙眼刺痛,不停流淚。

單單這碧玉鎧甲的防護能力,已經不下於一首《山嶽賦》。

第二重碧血丹心的力量爆發,所有讀書人感受到更強烈的浩然正氣。

妖龜猶豫了一瞬間,目光落在昏迷的陳溪筆身上。

進士的才氣源自文曲星,而妖蠻能從月華和別的星辰吸收力量,可始終不能直接吸取文曲星力,但卻可以通過吞吃有文位的人獲得力量。

一具進士的身體在任何一頭妖將眼裡都是珍寶。

「為了登龍台……」妖龜再一次向抱著陳溪筆的那個舉人衝去。

「攔住他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