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八十章 無上文心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筆疾書,一首戰詩詞只需要一秒就能寫完,簡直太快了。 於先生微笑道:「你太小看我等人族和眾聖。這奮筆疾書還只是普通的文心,之上有更神奇的,『一紙空文』『信口雌黃』等等,無比厲害!只是文心難得,上...

三十多輛甲牛車載著四百餘人,沿著妖族逃跑的方向駛去。

安承材坐在一班的甲牛車上,一直低頭不語,不知道在想什麼。

除了奴奴經常看他一眼,別人都各忙各的。

王先生道:「都在心裡默念眾聖經典,養精神,復元氣。方運,你至今不會戰詩詞,記得挽弓射箭就好,有何縣令和陳將軍兩位進士在,我們的詩詞都遠不如,無須你動手。一旦有危險,你就使用山嶽硯逃跑。你的命,比我們所有人加一起都重要,明白嗎?」

「一切聽先生的。」方運沒有逞強,也聽出王先生話裡有話,盡量不讓他暴露。

安承材抬起頭看了看方運,目光中有少許敬重,還有掙扎。

方運閉上眼在心中默讀《孟子》,默讀眾聖經典不僅會讓才氣凝聚,還能以更快的速度恢復消耗的才氣。

「我的才氣如水,論『質』比舉人都不差,但在『量』上就差了許多,所以不可能作出舉人層次的戰詩詞。不知道有沒有可以增加當前才氣的力量。」

方運在奇書天地中尋找,很快在一段野史里看到一句話:無上文心,才高八斗,以一勝八。

「才高八斗原本是誇曹植曹子建的,曹家一門三大才子,曹操名氣最大,曹植才氣最盛,可卻被曹丕害死。但是才高八斗和無上文心聯繫起來,是什麼意思?為什麼是以一勝八而不是以一敵八?」

等才氣恢復,方運睜開眼,看於先生閑著,低聲問:「於先生,何謂無上文心?何謂才高八斗?」

「才高八斗就是盛讚曹子建一人占天下八分才氣,沒有特別之處,人盡皆知。至於無上文心,我也從未聽說過,或許書山第九山會有。不過,每種文心分上中下品我是知道的,最常見的文心是『奮筆疾書』,據說得下品者,一息寫一句,得上品者,一息可寫一詩。」

「啊?那麼快?比妖族使用妖術還快。」方運驚訝了,他本以為寫戰詩詞要很多時間,要是得到上品的奮筆疾書,一首戰詩詞只需要一秒就能寫完,簡直太快了。

於先生微笑道:「你太小看我等人族和眾聖。這奮筆疾書還只是普通的文心,之上有更神奇的,『一紙空文』『信口雌黃』等等,無比厲害!只是文心難得,上品文心更難得。不過我們都看好你,你成為秀才登書山不可能摘得文心,但成舉人再上書山必然能得到一顆文心!你,是下一代四大才子的人選之一1

方運謙虛地笑道:「您別這麼說,十國每十年才誕生新的四大才子,而且每一位四大才子只要不死,都會成為大儒,我還不行。」

「你行。」王先生張開眼道。

其餘人也紛紛點頭,但沒有人當著外人的面說原因:既然方運現在就能作出強兵詩,那他不僅是下一代四大才子人選之一,而且絕對是最強的人選之一。

安承材看著方運,神色更顯敬重,還有一些慚愧。

於先生笑道:「我其實希望你韜光養晦,萬一你風頭太勁,兩三年內就扶搖直上,把當代四大才子最後一位擠下來,那就有笑話看了,哈哈。」

眾人莞爾,這種事雖然從來未發生過,可要是真出現,一定很有趣。

就安承材一人未笑。

陸宇看安承材很緊張,勸說道:「咱們一共有兩位進士和九位舉人,其中一位進士和四位舉人是將校,經驗十分豐富,他們都有實力單殺妖將。我們的敵人只有四頭妖將,殺他們綽綽有餘,妖將也不過是略強一些的舉人而已。至於那些妖兵妖民根本就不算什麼。」

安承材低著頭不說話。

王先生道:「陸宇,你可不要小瞧那頭妖龜,那妖龜有房屋大,極有可能凝聚成偽龍珠。偽龍珠可收一條大河的水,你想想有多沉。一旦砸過來,連進士都要被活活砸死。陳將軍沒必要親自領軍殺妖將,極可能是怕妖龜有偽龍珠,若是有,恐怕連他都需要求援。」

「偽龍珠有什麼用?」方運問。

「偽龍珠要是到了我們人族手裡,有兩個用處。一是練成文寶,最好是跟水有關的,比如注入《滄浪行》,比普通文寶的威力至少提高一倍,而且可以連續使用。至於二么,就是直接吃掉,就可以不懼風浪,分水而行,還會有一些奇特的妙用。不過,你們不要想著偽龍珠,要想著如何保命。」

「龜類在魚妖里的地位極高,僅次於龍族。妖龜最可怕的地方是龜殼堅硬,一旦鼓動妖血,同層次的讀書人根本無法攻破它們的防護。幸好陳溪筆和何縣令是兩位進士,若是不出意外,可以慢慢消磨妖龜的氣血,最後將其擊殺。換成舉人,恐怕還沒等消磨就被他殺死。」王先生道。

於先生道:「單單一頭偽龍血脈的妖龜還不可怕,可怕的是這山裡處處是妖族,萬一那龍龜引來大量妖族,我等都要葬身於此,所以連陳將軍都說只追擊一天,明天早晨若是見不到那妖族,就返回。」

「我們不會那麼倒霉吧?」寧志遠小聲道。

「比我們更倒霉的大有人在,許多天才秀才、舉人就因為倒霉或文宮碎、或文膽裂,或直接死去。不過有兩位進士在,你們不用太過擔心。」

「反正我們只殺妖兵妖民,離妖龜遠一點,進士是不怕妖龜,可妖龜要是發瘋殺咱們,進士未必攔得祝」

眾人想起之前鳴奇鳥的事情,心裡后怕,要不是有方運在,他們已經屍骨無存。

「小心一些總不會錯。」王先生輕嘆一聲,望向車外。

妖族一路上留下很多痕,陳溪筆作戰經驗豐富,一路疾馳。

一刻鐘后,所有的甲牛車減速,因為妖族已經遠離大路,進入高低起伏的丘陵。

甲牛力大無窮,但拉著人爬坡還是很困難。

陳溪筆明亮所有人下車開始步行,挑出六輛甲牛車裝著三天的給養和兵器。車夫挑出六輛甲牛車,讓每六頭甲牛拉一輛,上坡的時候有人推,下車的時候讓人拉住,這樣可以保證甲牛車在丘陵間行駛。

眾人一路跟隨妖族的痕,最後來到一片大森林前。

這片森林樹木參天,樹之間的間距很小,地面不平,甲牛車就算能在樹林穿行,也會很快被震散架。

眾人停在森林前,先派出一支斥候隊伍,然後陳溪筆下令,每人帶兩天的乾糧,穿戴齊全兵器護甲。

方運選了弓箭,其他學子都換上披甲。

安承材也選了弓箭,同時拿了一把鋒利的匕首。

大多數士兵上半身都是鎧甲,他們來之前都得到壯行詩的力量加護,身背百斤的東西都毫無問題。

之後陳溪筆發號施令,排兵布陣,讓眾人注意森林戰鬥的事項,最後強調軍令。

從現在開始,這裡的每一個人都是軍人。

州文院的院生們之前同樣是殺妖,但那只是磨礪,那時候他們的身份還是院生,而現在,他們是軍人,是士兵!

三位舉人老師還好一些,但方運和十五個秀才都不得不強迫自己改變心態,以適應這真正的軍旅生涯,若是稍有不慎,就可能軍法處置,要是犯了大錯,極可能被處死。

軍隊里沒有什麼聖前聖后,只有上級下級,只有聽命和殺敵。

原始森林高大茂密的樹冠遮擋住陽光,森林略顯陰暗,地面的腐爛樹葉散發著霉味,偶爾有毒蟲或蛇鼠路過,都會讓人更加緊張。

四百多人快速前行。

陳溪筆將軍和何縣令走在最前面,左右兩側各有一位六品偏將,三支隊伍呈品字形,而方運等院生在中間,他們之後還有一位正七品的營校在殿後。

方運深吸一口氣,仔細地觀察周圍,他現在已經不再把自己當一個試練的學生,而是把自己當成一個新兵,觀察老兵選什麼地方走路,怎麼對付那些毒蟲,怎麼保持體力。

方運發現,除了米縣的文官和州文院的人,那些府軍一共有一位進士、四位舉人和至少三十位秀才,這個比例遠超普通軍隊,顯然是挑選的精銳。

眾人一路追趕,不知不覺夜色降臨,在晚上七點多的時候,眾人休息了三刻鐘用來吃飯,然後繼續趕路。

森林裡一團漆黑,童生或更高文位的人有明眸夜視,不怕走夜路,那些普通士兵不行,所以隊伍不得不收縮,一位偏將舉起一件鑲嵌了許多夜明珠的文寶,這件原本用來在水下照明的文寶用在這裡也十分有效。

到了夜裡九點的時候,眾人發現前面的森林一片狼藉,大量的巨樹折斷,有的地方還有一些毒液,足有上百頭妖族屍體。這些屍體除了魚妖還有許多山妖,說明那妖蛇或妖龜又召集了山妖。

陳溪筆停留片刻,仔細檢查了戰鬥現場,神色凝重,說又有兩頭妖將加入,讓眾人小心,而後繼續出發。

方運一邊走一邊回憶在州文院的時候看過的江州地圖。

這裡應該是荒妖山的支脈黑曲山,山不是很陡,再往前走就是山頂,能夠看到長江。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