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七十七章 擒王(三更)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虎妖,有足有五六丈長的蛇妖,它吐出的舌芯子比人的手臂還長。 這裡面至少有三十頭妖兵,就算是一個舉人殺這些妖族都有些吃力,跟何況這些小秀才。 「不要怕!我們能守住1 「對,我們有...

《與子同袍》寫完,立刻燃燒。

之前別人寫的《與子同袍》是化為光點落入眾人身體,但這次卻不一樣。

整首詩突然化為一團白光,白光凝聚成一片戰場,戰場內光影閃爍,正是周宣王時期的士兵跟妖蠻大戰的場面。

這團白光散發著強大的感染力,在場的所有人的情緒都被白光內的場面所影響,隨後白光破碎,化為一件件透明的盔甲飛到眾人身上,讓所有人從脖子到腳都有一層透明的鎧甲。

方運還是第一次看到詩魂戰詩,伸手一摸透明的盔甲,冰涼光滑,而且這套鎧甲的防護能力還要超過全身重鎧,但只能維持半個小時。

王先生畢竟是舉人,寫詩詞引發的才氣震動立刻平息,接著依次寫出振奮詩和舉人才能用的強兵詩《兵戈頌》,讓所有士兵的武器更具殺傷力,殺妖民更加容易,但殺妖兵若是不能傷到要害,傷害仍然有限。

之後王先生寫了一首疾行詩,把筆墨給方運。

「先生您不用?」方運問。

「妖將不會給我寫字的時間,我只能利用出口成章來對付它,你們留著用。馬淵,你負責指揮,一定要在我們趕回來前守住1王先生說完腳下生風,以極快的速度往山上衝去。

眾人結陣準備好,不多時,就看到前面上百頭妖族壓了過來,有近兩人高的直立熊妖,有到人肩膀高的斑斕虎妖,有足有五六丈長的蛇妖,它吐出的舌芯子比人的手臂還長。

這裡面至少有三十頭妖兵,就算是一個舉人殺這些妖族都有些吃力,跟何況這些小秀才。

「不要怕!我們能守住1

「對,我們有紙上談兵1

突然,一隻綠色的鳥扇動著翅膀撲稜稜地落在一頭虎妖的頭頂。

馬淵面色大變,急忙捂耳朵,叫道:「不好!是鳴奇!鳴奇迷聲,馬上跑……」

不等他說完,那隻鳴奇鳥妖開始在虎妖頭上叫起來,它的聲音婉轉動聽,如泣如訴。

方運看到,所有的士兵手腳無力,接連倒在地上,而童生好一些,勉強能拿住武器。

秀才們明明想要握筆去寫《荊軻刺秦歌》,可手卻一直抖,怎麼也寫不出完整的字,難以紙上談兵,而且頭腦有些迷糊,連逃跑的想法都沒有。

馬淵就算捂著耳朵也沒用。

方運自然知道鳴奇妖鳥的大名,這種妖鳥可以說是人族剋星,最強的妖王鳴奇一叫,能讓大儒之下的所有讀書人心神搖動,難以紙上談兵甚至出口成章,只能勉強使用唇槍舌劍。

唯一能抵抗這鳴奇叫聲的,唯有文膽。

可這隻鳴奇鳥是妖兵的層次,相當於人類的秀才,秀才根本不可能有文膽,導致幾乎所有人無法戰鬥。

無論是普通士兵、童生還是秀才,全都露出絕望之色,萬萬沒想到把鳴奇招了過來。

那些妖族個個笑起來,甚至還笑著用妖語交談,完全把這些人當成美食。

聽到妖族的語言,方運和幾個秀才恍然大悟,因為昨日殺的妖族太多,所以附近的兩個妖將聯手布局,把三個舉人引走,然後讓鳴奇趁機帶著妖兵妖民殺過來。

但是,方運有文膽。

方運深吸一口氣,毫無畏懼地正視前方百妖,高聲誦讀《論語述而》中的內容,幾乎一字一句道:「子不語,怪!力!亂!神1

方運為救同袍而不顧妖族會先殺他,乃捨身之舉,不僅引得體內才氣,文膽也被他的精神所帶動,形成一股奇異的力量向四面八方傳播。

聖人之語、方運之聲、才氣、文膽和天地元氣共鳴,最後讓方運說出的話里竟然帶著猶如洪鐘般的聲音,震得所有妖族耳朵生疼,所有妖族目露驚恐,想起傳說中人族大儒的浩然正氣,那是天生克制它們的力量,嚇得連連後退。

鳴奇妖鳥叫了幾聲后,突然開始沙啞,最後突然徹底叫不出來,干張著嘴撲騰翅膀,在虎妖頭上急得又蹦又跳。

在方運說完「怪、力、亂、神」四個字后,所有人都徹底脫離鳴奇的控制,連孔子都不說怪異、暴力、變亂和鬼神,區區鳴奇鳥也敢放肆?

清醒的眾人迅速重新整備,在這個過程中,所有人都看了方運一眼或幾眼,被方運這突如其來的力量震懾和感激。

人人都知道,那些有浩然正氣的大學士、大儒一語出而浩然正氣勃發,所以哪怕大儒隨便誦讀一本眾聖經典,都能把大妖之下的妖蠻逼開。

可是,眾人不明白一個「聖前童生」怎會有如此力量?難道這人心中真的有強大的信念和正氣?這比倒背如流《論語》更加讓人震撼。

所有人壓下心中的念頭,望向眾妖,一百多頭妖族雖然被暫時震懾,可最多十幾息就會撲上來。

沒有一個人有信心戰勝這一百多妖族。

再強的秀才戰詩也殺不了這麼多妖族,秀才終究是基礎文位,這個層次的力量不可能寫成《大風歌》或《滄浪行》之類大範圍的攻擊戰詩,因為才氣不夠,哪怕亞聖在秀才的時候也做不到。

一個舉人在這裡能殺光這些妖族,但十五個院生秀才不行。

殺敵詩不行,強兵詩可以,雖然在此之前聖元大陸沒有秀才強兵詩。

方運想起一首完全可以做強兵詩的古詩,低頭拿起盪妖筆。

馬淵伸手向方運道:「借我盪妖筆,我要殺妖1

方運卻用盪妖筆沾了沾龍血墨汁,頭也不抬道:「保護我1

說完,方運在紙上用最簡潔的草書快速寫字,首先寫了詩名,《擒王》。

「方運瘋了?」

所有人也顧不得前面就是上百妖族,都驚訝地看著方運,一個聖前童生不把能增強殺敵詩的盪妖筆給才氣最多的馬淵,反而要求別人保護他,這和葬送所有人的生命有什麼區別?有這種人在隊伍里,還有什麼士氣可言?

但是,在方運寫完第一句「挽弓當挽強」的時候,每個人不由自主瞪大眼睛。

一層寶光出現在紙頁上。

「原作寶光1陸宇驚訝地叫道。

方運寫完第二句「用箭當用長」的時候,第二層寶光覆蓋其上。

「首本寶光1

「射人先射馬」寫完,第三層寶光出現。

「傳世寶光1一半的秀才忍不住說出聲。

方運接著寫出第四句「擒賊先擒王」,然後點出一個句號,表示寫完。

代表龍血墨和盪妖筆的力量寶光形成第四層寶光,但僅僅只籠罩四成的紙頁。

等那些妖族清醒過來,威力增加了百分之三百四十的強兵詩燃燒起來,化為白色光芒落入每個人身上,同時驅散了王先生之前強兵詩的力量。

別人沒有變化,但弓手身上的弓和箭立刻發出淡淡的白光。

馬淵狂喜道:「看什麼!快點射擊!先殺妖兵1

所有弓手如夢方醒,立刻挽弓射擊。

十五支微光利箭帶著刺耳的破空聲,瞬間擊中十五頭妖兵的頭顱。

巨大的虎妖慢慢倒在地上,額頭「王」字的中心,只露出半支箭,另一半的箭插在虎妖的腦中。

那隻鳴奇鳥被一箭貫穿,最後被釘在七丈外的一棵樹上,臨死前張著嘴。

十五頭妖兵無一例外,全部被箭矢擊中最要害的部位,正如那首詩所言「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

不僅所有的妖族愣了,連人族這一方射箭的十五個弓手都愣了。

陸宇道:「哪怕是舉人的強兵詩射出的箭,最多也就讓那頭虎妖吃疼,而無法貫穿虎妖兵的頭顱,方運明明是聖前……不對!方運是聖前秀才了1

「繼續射擊!時間有限」方運說完,心想可惜原作的後半首詩過於消極,寫出來就無法成為戰詩,不過僅僅前半首就能這麼厲害,不愧是詩聖杜甫的詩篇。

十五個弓兵再一次挽弓射箭,又是十五頭妖兵死亡。

僅僅兩輪射擊,妖兵只剩五頭。

妖將以下的妖族雖然智力低下,但也不至於蠢到不怕死,尤其是遇到「疑似大儒」和百發百中的神射手,又沒有妖將指揮,它們終於有了退縮之意,慢慢後退。

十五個弓兵哪裡會放過這個天賜良機,開始了第三輪射擊。

這一次死了十七頭妖族,有兩個妖民被貫穿。

所有的妖族如驚弓之鳥轉身就逃,一些被嚇破膽的妖民不斷重複一個詞。

「大儒1

「大儒1

正纏住王先生的豹族妖將一聽,嚇得轉身就跑,也不顧那頭被兩位舉人攻擊的熊族妖將。

王先生心中奇怪,轉身回頭往回跑,就見那些妖族正瘋狂逃竄,他也不管這些妖族,憑藉疾行詩很快看到方運等人,要不是馬淵等人阻攔,那些弓手和年輕的秀才竟然想要追擊。

「一隻老鼠敢追一群貓?」王先生心中疑惑。

隨後王先生看到滿地的妖族屍體,無一例外,全都是被一箭貫腦,最後他看著樹上的那隻死鳴奇發獃。

「是我的強兵詩突然厲害了,還是真有大儒路過?」他喃喃自語。

陸宇歡喜地大叫:「先生,先生!方運成聖前秀才了,還自創了秀才強兵詩,千古第一啊!以後我們秀才也可以用強兵詩了。」

王先生看著方運道:「不可能吧!我剛用五動大學士警示你,你就成了聖前秀才?還自創秀才強兵詩,我要是用半聖警示你,你是不是會創出一首秀才殺舉人的戰詩?」

「有可能。」陸宇點點頭。

小狐狸立刻興奮地跳來跳去,支持王先生的說法。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