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玄幻魔法

儒道至聖 第七十五章五動聖前秀才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是把奇書天地里的一切書籍都當成我的天賦或潛力了?」 方運抬頭一望,驚喜地發現文膽漩渦不見了,而在文宮星空的正中央,多了一顆水滴狀的東西,那東西和水晶一樣晶瑩剔透,彷彿是天底下最純凈的存在。

十國各地,或雪峰,或湖底,或茅屋,或竹林,一位位半聖或大儒都在推算,但文曲星的威能無上,毫無結果。

沒有人知道文曲星為誰動。

聖院的守護半聖伸指一彈,奇異的聲音傳遍聖元大陸,除卻幾人走不開,所有大儒和半聖前往聖院

「百聖殿」議事。

荒妖山,驚城峰,游夢殿。

一個極其古怪的人物坐在寶座上,這人有著狐狸的耳朵,一隻貓妖的眼,狼的嘴巴,左臂不是普通人的胳膊,而是一條龍爪,是他右臂的兩倍長,極為怪異。

在寶座之下,站著許多妖族和文人,那些文人個個和寶座上的人一樣,身穿暗紅血色的長袍,那長袍原本是白色的,全被鮮血染成。

「風大人,請您一定要嚴查此事!那文曲星動雖不能提高文位,但卻代表一個人的潛力。既然得五動者非半聖、非大儒,定然是新晉大學士引發,其潛力接近亞聖,必然得封半聖。」

「若我所料不錯,一次得文曲五動,他的才氣必然發生實質的變化,由才氣如霧提升為才氣如水,以後他的戰詩詞會異常可怕。一旦讓他成長起來,實乃我妖族大患,不得不除1

寶座上的風城絕用手臂支著下巴,懶洋洋地道:「我此刻只求大儒,其他的事懶得管。文曲五動若是因大學士而起,妖界那幫老傢伙一定比我還急。若是其他原因引發文曲五動,你們去尋人有什麼用?下個月的《聖道》刊發后,記得第一時間送來。」

「是,大人。那個叫方運的聖前童生要不要提前殺掉?他可是在《聖道》三詩同輝。」

「小時了了,大未必佳。要動手,等他成為聖前秀才再說吧,我堂堂逆種大學士命人殺一個童生,簡直自降身價1

隨著他一聲冷哼,一股狂風在游夢殿中出現,所有逆種文人和妖蠻全都嚇得跪下。

「等我成為大儒,就回一趟祖地。我不在的時候,莫要被李文逾個小子沒有我的天賦,卻有我的狠,若不是留著他對付龍族那群不聽妖界號令的叛徒,早就吃了他1

「大人,那頁大儒污文怎麼辦?」

「長江蛟龍的爛事不要參與。那麼重要的東西敢私藏,還被一條小蛇竊了去,讓他們鬧,鬧大了正好給李文鷹動手的借口。文曲五動這事不是你們能管的,上面自會下令,你們下去吧。」

「是。」

眾人散去。

風城絕看著大門外的夜空,自言自語:「衣知世,我成大儒時,定然也會文曲三動1

大草原,可汗大帳外。

一個全身金毛的狼蠻人望著天空,許久不語。他身體散發著濃烈的血腥味,身之所在,一丈內的野草全部枯死。

一個拄著拐杖的老狼蠻人一步一抖走過來,先是劇烈地咳嗽了一陣,道:「大蠻王,這應是文曲星異變,並非人族的文曲星動,莫要心急。」

「我不為文曲星心急,只為今冬之戰心急。」

「天狼大人既然答應助我狼族,痛擊陳觀海那老東西,今年定然可再吞景國一軍。再過兩三年,我們就可吞下整個密州,您必然成為草蠻諸部第一王。」

「但願那群逆種文人有用,說服慶國和武國不出兵。」

東海龍宮。

身體龐大的老龍聖翻了個身,眯著眼朝天看了一眼,然後閉上眼低聲抱怨:「動什麼動!還讓不讓老龍睡覺了1

龍王翻身,東海掀起滔天巨浪,形成百海嘯撲向海邊。

玉海城內聖廟供奉的半聖文頁突然一抖,一股莫名的力量向海邊擴散,把海嘯化為細浪。

米縣,澤山。

方運迷迷糊糊醒來,看到自己還在文宮裡,心裡嘀咕到底得罪誰了,怎麼連晉陞的秀才也要承受這麼大的痛苦。

「咦!橙光沒了?成功了?」

方運鬆了口氣,仔細打量自己的雕像頭頂,那裡多出一條直立的才氣,雖然和別的秀才一樣只比針粗一些,高度也和初入秀才一樣只有一寸高,可卻不是霧狀,而是如同橙色的水流一般,正在徐徐流動。

「啊?這不是傳說中的才氣如水嗎?據說只有接受多次文曲星動的人才能形成,像衣知世那種天才大儒和眾聖都是這樣,我怎麼樣也會這樣?剛才那五次聲音難道是文曲星動?」

方運這才明白之前的聲音來自什麼地方,隨後感到不可思議。

「現在活著的人里,最有天賦的衣知世也不過是在大學士的時候引發文曲一動,我竟然在秀才就能引發文曲五動,說明我的天賦和潛力比他高無數倍?這不可能。」

方運想著,目光落在雕像手裡的奇書天地。

「文曲星是不是把奇書天地里的一切書籍都當成我的天賦或潛力了?」

方運抬頭一望,驚喜地發現文膽漩渦不見了,而在文宮星空的正中央,多了一顆水滴狀的東西,那東西和水晶一樣晶瑩剔透,彷彿是天底下最純凈的存在。

「一塵不染,透明無瑕,果然是文膽1

文膽不明亮,也不是很大,但那些文宮星辰如同眾星捧月一樣環繞著文膽,方運在看到文膽的時候,心中自然而然升起一種說不出的自信。

方運露出笑容,沒想到自己竟然因為寫了《正氣歌》的三個半字就能凝聚文膽,而且看樣子絲毫不比舉人的差。

「文膽有著非比尋常的功效。我若是沒自制力,學習、工作到一半便會偷懶甚至半途而廢,可有了文膽,一旦定下類似的小目標,那麼文膽就會影響我,消除我的懶惰和氣餒,讓我一鼓作氣堅持下去,直到完成目標。」

「有了文膽,我就可以抵擋外界的**,更加堅定本心。以後別人妄圖攻擊我的文宮,文膽越強,則反擊能力越強。文膽以後會有種種功效,越早凝聚越好。」

「據說除了極個別的半聖世家的天才能在中秀才后形成文膽漩渦,進入書山磨礪,其他人不可能在秀才時有文膽漩渦,更不用說文膽。」

「現在終於可以紙上談兵了。賀裕樘學了一年多才掌握《荊軻刺秦歌》,一班的秀才也學了半年才能使用,我再快也需要學習一個月才能使用,畢竟這首詩歌里蘊含的精神是荊軻的,要悟通他的精神才能用以殺敵。」

「不過,若是自創一篇戰詩詞則可立即使用。哪些詩詞可以成為戰詩詞?威力太大的萬萬不能寫,連沒有攻擊力的《正氣歌》都差點出事,萬一寫了一篇過於強大的戰詩詞,恐怕會抽干我的才氣,病十天半個月都是輕的。」

方運心裡想著,離開文宮,深吸一口氣,發覺自己身體內生機勃勃,有種爆炸的感覺。

「嚶嚶?」小狐狸仰頭問方運。

「沒事了,我現在已經是聖前秀才。」

小奴隸立刻笑得眼睛眯成一條線,高高興興地蹦跳著,為方運祝賀。

「走吧。」

方運向山洞走去,小狐狸輕輕一躍跳上方運的肩膀。

走出樹林,方運看到所有人都已經出來,還在望著天空。

「方運你去哪兒了?我光顧著看文曲星,還以為你一直在。」陸宇好奇地問。

「我去出恭了。」方運捂著肚子,做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樣子,而奴奴很配合地用小爪子在鼻子前扇風,好像在說臭死了。

「你也聽到文曲星五動了吧?太神奇了,沒有萬鍾齊鳴,不是半聖;沒有才氣沖霄,不是大儒。很可能有不世天才新晉為大學士。這人的天賦和潛力已經超過衣知世,乃我族大幸!方運你不高興?」

「啊?沒有啊?」方運心想都樂開花了。

「唉,你不高興也可以理解,生不逢時埃你雖然也是天才,但成為大學士最多和衣知世一樣是文曲一動,再怎麼樣也不可能文曲五動。沒事,反正你還是有希望成大儒,我們這些人一點希望沒有。」陸宇很同情地拍拍方運的肩膀。

方運自從知道了逆種文人,一直小心翼翼,現在還不能說是自己引發了文曲五動,而且就算說了也沒人信。

「我真不在乎。」方運道。

「沒關係,我們理解1一旁的寧志遠也露出一副同情的樣子。

「別在意,以後文曲星還會動一動。」

所有同窗都好心勸說方運。

小狐狸忍不住想笑,可又怕被人發現,於是轉身背著眾人,用小爪子捂著嘴偷笑。

三位先生沒忘記用這次文曲星動教育眾人。

「你們看到了么?我人族對妖蠻縱然落在下風,但人才輩出!這位新大學士絕對可以封聖,若是精研詩詞,或許不久之後就會出現新的傳世戰詩詞。爾等定要刻苦讀書,以這位五動大學士為榜樣1

「學生謹記。」所有學子低頭道。

「方運,你不要氣餒。那五動大學士要麼是多年的老翰林厚積薄發,要麼是半聖世家的嫡系,我等寒門甚至九成九的士族都無法與其相比,你將來成就不如五動大學士也情有可原。你萬萬不可因為小有才名、少年得意,就盲目自認為天下第一。這位五動大學士就是最好的例子,你可明白?」

「學生知道。」方運老老實實聽從,卻不知是該笑還是哭,哪裡有什麼五動大學士,只有五動聖前秀才。

「你知道就好。你們去睡吧,我們三人守夜。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