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六十九章大儒污文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 賀裕樘不好意思地笑道:「我也喜歡丹青,可一直沒能練到第一境『詩情畫意』,聽說你竟然也懂丹青,甚至讓畫名甚大的蕭繹成功突破。就想在你去文院的路上向你指教。絕不耽誤你時間,到了文院我馬上走。」...

方運改完《早梅》后,繼續練字學習。

周主簿曾讓他晚一點再寫成《狐狸對韻》,不過方運偶爾在練字的時候寫一段,今日寫完最後一段,方運取了一頁白紙覆蓋在上面,鄭重寫下《狐狸對韻》。

奴奴則高興地撲上去,在上面打滾,嚶嚶地叫著,一點都不在乎身上沾染墨跡,所有的墨跡碰到她后都會自然掉落。

與此同時,方運感到文宮內有異動,立刻神入文宮。

方運愕然發現,因為《狐狸對韻》文成,再加上這些天不斷積累,自身才氣竟然長到十寸!一旦突破,就是秀才文位。

方運立刻抬頭向文宮星空看去,文膽漩渦依舊,看天空中多了一顆和《陋室銘》不相上下的新星辰。

「《狐狸對韻》雖然不錯,可萬萬不能跟《陋室銘》比,可這顆新星辰這麼亮,恐怕是因為這《狐狸對韻》有強大的啟蒙作用,對聖元大陸的意義重大,所以哪怕『文采』不足,但『文才』卻極強,雖非大才,卻有大功!怪不得周主簿直接動用刑殿的人封口。」

方運又看到,代表《枕中記》和《三字經》的兩顆星辰增長最迅速,尤其是《三字經》,明明只在大源府內各文院、書院或私塾流傳,可變得如此明亮,說明教化之功極大。

「看來先寫蒙學讀物選對了,雖無大才,卻有大功,對才氣幫助極大。」

「要不要暫且不去參與殺妖,留在家裡慢慢磨練直到成為聖前秀才?」

方運正想著,那文膽漩渦立刻變慢。

「不妥!我若沒有文膽漩渦,遇到殺妖退縮沒問題,但我已經寫下《正氣歌》的三個半字形成文膽漩渦,以後必須要靠《正氣歌》來凝練文膽,若此時心中無膽,日後還有什麼臉面談聖道!我既然選擇『義』之大道,完善浩然正氣,萬萬不可畏懼妖蠻!殺身成仁,捨生取義!更何況,秀才是要紙上談兵,笑戰沙場,我若想成為聖前秀才,不親歷戰妖蠻,絕無可能突破1

文膽漩渦陡然加快。

「更何況,一步快,步步快。別人到童生只能得到一次才氣天降,但我得兩次,若是能成為聖前秀才再考一次秀才,那就是四次1

方運又看了一眼文膽漩渦,想起文曲星動。

「不知道我何時能引發文曲星動。」

方運退出文宮,繼續學習,鞏固才氣,爭取早日突破。

在大源城中另一邊,柳子誠拜訪在床休養的庄幔

柳子誠把一瓶葯遞給他,道:「這是頂級的生肌膏,裡面有妖象之皮和妖龜膠,保你兩天結疤、五天一切如初。」

「子誠,姐夫沒能幫到你,反倒幫了方運那豎子,還被迫發誓,對不住你們。」庄帷愧疚地接過藥瓶。

柳子誠道:「自家人不說兩家話。我要是換成你,可能還不如你。誰想到方運那麼奸詐,故意拿李文鷹的詩來設陷阱害你。」

庄帷心知肚明方運根本不知他要毀詩,是他自取其辱,但聽柳子誠這麼說,心裡還是高興。

「你用文膽發誓,以後不會『主動』幫襯我們柳家,但我們柳家幫你卻不會動搖你的文膽。你五年內不考進士,可沒說不能當官。姐夫你怎麼想的?」

庄帷恨道:「五年不能再考,我的文膽必然會被消磨,不如早日踏入仕途1

「文院系你不能走了,但打著贖罪的旗號去軍中去北邊比較好。軍方在北邊有四支大軍,一支在去年被狼蠻打殘,一支苦苦支撐,另一支水潑不進,最後一支盡在叔公的掌控之中,你是去軍中,還是走文官之路?」

庄帷猶豫起來,問:「軍中安全嗎?」

「那些秀才還能戰死,就給你一個書辦、參軍的位子不上戰場,只在開戰前誦一些『出征詩詞』『振奮詩詞』,戰後誦一些『平軍心』的詩詞,怕什麼?」

「那好!我要儘早去北邊,我不想留在江州了。」

柳子誠點點頭,道:「你怎麼看方運?」

庄帷終究不是柳子誠那種極端卑劣之人,臉上露出慚愧之色,道:「若非他年紀太輕、文位太低,我恐怕已經被他折服。其實你心裡也明白,小小年紀就能倒背如流《論語》,對孔聖之言行化為己用,若假以時日,必成半聖1

柳子誠聽得懂庄帷的弦外之音,道:「我聽說秀才班不久后要去殺妖,有些人想使些小絆子而不是直接出手,你說我應不應該阻攔。」

庄帷終究是舉人,一時糊塗不代表一直糊塗,忙道:「必須阻攔!要是方運平安歸來,自然沒事,若是方運真因為一些小事被妖蠻所殺,刑殿必然出動,至少會是大儒帶人來。平日害方運文名不打緊,在那些人來看不過是磨礪,可若是方運身亡,景國最高的那位都可能發怒親臨,甚至不惜耗費聖廟數十年的積累來查。」

柳子誠點點頭,景國最高的那位自然是陳觀海,半聖威能無窮,要是點陳觀海的名害人,他必然有「天人感應」,從而不由自主做出利於方運的事,把危險扼殺於萌芽。

「唉,我倒是希望他成為聖前秀才,這樣一來妖族和逆種文人必然會暗殺他。」

庄帷沉默不語。

柳子誠輕嘆一聲,道:「真可惜。我來之前得到消息,曲水河裡竟然有『大儒污文』現世,引得一頭蛇族妖帥出動,妖帥可是相當於一位進士。舉人班的十人和一位舉人講郎撞上蛇妖帥,這些人原本敵不過那妖帥,可舉人講郎有一件文院的進士文寶暫時纏住蛇妖帥,然後向最近的縣城求教,那曲水縣的進士縣令立刻帶著縣裡的所有舉人出馬。」

「殺死蛇妖了?」

「怎麼可能。那蛇妖不僅狡猾,它還有大儒污文,你可知大儒污文上是什麼?」

「一般都是大妖的心頭血鎮壓吧?」

「錯,那上面有一滴妖聖血1

「難道那大儒污文是一位半聖在封聖前的名篇?」

「自然。幸好只是殘篇,那蛇妖帥仍然不敵,重傷逃入長江,府軍已經出動,會清洗方圓三百里內的所有妖物,避免漏網之魚,也防止蛇妖帥捲土重來。」

「那大儒污文拿到了嗎?若是送入聖院洗掉妖聖之血,那一篇文必然可護一城平安,妖蠻除非出動五尊大妖或大蠻王才能破除這大儒名篇的庇護。」

「可惜沒得到。據說今夜李文鷹會攜帶陳聖放置在玉海城的聖文全篇,再去搜尋一番。我本來想讓你今日請纓前去,就算得不到那大儒污文,殺一些妖兵立功也好,可惜發生這事,方運真是害人不淺1柳子誠道。

「唉……」庄帷輕嘆一聲,悔意深深。

第二天一早,天氣格外晴朗,萬里無雲。

方運照常去文院,可剛出了院門,卻發現方氏族學的先生賀裕樘在門外。

「賀兄這是……」

賀裕樘不好意思地笑道:「我也喜歡丹青,可一直沒能練到第一境『詩情畫意』,聽說你竟然也懂丹青,甚至讓畫名甚大的蕭繹成功突破。就想在你去文院的路上向你指教。絕不耽誤你時間,到了文院我馬上走。」

方運笑道:「我別的不能教,只能教你陰陽明暗。」

「夠了,足夠了。」賀裕樘歡天喜地。

「走,上車。」

在車上,方運就把昨天國畫中的「陰陽」概念重新闡述,國畫的「陰陽」就是明暗,而素描則在明暗之外多了一個灰,形成三大面,陰陽和三大面的名稱不同實則是一個概念,只是素描的說法更細而已。

工筆畫名家姚明魁所著的《工筆畫教案》中曾提到,學國畫中的工筆畫最好要學會素描三大面,和陰陽概念融為一體。

方運自然要貫徹後世國畫名家的教學理念,不然就是誤人。

到了文院門口,賀裕樘離開,方運背著書箱向文院走去。

文院門口站著二十多人,有文院的院生,有白髮蒼蒼的老人,還有氣質儒雅的中年人,甚至有人身穿七品的官服。

「他就是方運1一個州文院的舉人指著方運叫道。

方運嚇了一跳,要不是那人一臉欣喜,所有人似乎都帶著畫卷袋,他肯定扭頭就跑。

二十多人一起涌過來,方運離開也不是,不離開也不是,只能無奈地慢慢向前走,談語和聶石立刻擋在方運身前。

「別誤會,別誤會!我等都是喜愛丹青之人,這位是江州的丹青聖手胡墨遠,雖然是秀才,但早年就已達栩栩如生之境,昨日我們聽說了你的陰陽明暗三面之法,猶如醍醐灌頂,那蕭繹閉門不出,我們只好來向你請教。你只要再講一遍即可,我們各拿出自家的精品之作答謝。」

「原來諸位是丹青大家,失敬失敬1方運笑道,這些人哪怕隨便畫畫就能賣十幾兩銀子,像胡墨遠一年也只賣五幅畫,一幅畫至少能賣一千兩白銀。

於是方運就重新把陰陽陰暗之法說了一遍,眾人紛紛有所悟,極為感激方運,並送上各自的畫。

最後丹青聖手胡墨遠不僅送了一幅戰畫,還送上一方田黃石給方運,讓他以後製作私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