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六十八章又上一文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進入丹青第二境1陸宇低聲說。 李雲聰立刻瞪了他一眼,不准他說話。 在蕭先生收筆的一剎那,眾人聽到一聲清脆的鳥鳴,就見一隻半透明的翠鳥從畫中飛出,在空中撲騰著翅膀,嘰嘰喳喳叫著,最後竟然...

鄭重提示:

起點渣技術,我都要被氣死了,更新也不顯示,目錄頁也沒有,好多讀者都看不到,甚至以為我沒更新,我都快瘋了,對不起各位讀者。我說一下解決的方法。

1,下載手機客戶端,起點讀書。直接在推薦榜上找本書。

2,用手機登錄起點m站。同上。

3,點擊本書首頁我的作者名,下面能看到我自動發了一條廣播,裡面有我發的章節鏈接,點進去就能看到。

4,我以後每天在書評區發新章的主站連接,從書評區可進。

我不知道就我有問題還是別人的書都這樣,等過了周末一定找編輯問個明白。

蕭先生急忙道:「你能說得清晰一些嗎?」

方運只好提筆,以陸宇的那幅畫為例子,用非常生疏的筆法畫出了明暗灰三面和投影,進行了詳細的講解。

陸宇五人看不懂,蕭先生卻死死地盯著,一開始雙眼放光,隨後陷入深思,表情一直不斷變幻,但目光越來越黯淡,最後蕭先生雙目茫然,看著那幅畫發獃。

方運疑惑不解,心想莫非這套繪畫理論不適用於聖元大陸?不可能埃

其他五個秀才同窗也好奇地看著蕭先生,不知道他為什麼發獃。

蕭先生足足呆了一刻鐘,突然面露狂喜之色,大叫道:「吾得道矣!今日必入丹青第二境1

說完轉身跑到講桌,提筆作畫。

方運和其他五個秀才相互看了看,起身走過去,在講台不遠處看蕭先生作畫。

六個人默不作聲,靜靜地看著蕭先生作畫。

他先畫了太陽、小河和蘆葦,最後開始畫一隻翠鳥。

一開始還沒什麼,但眾人很快發覺蕭先生的才氣正慢慢湧入這幅畫里,整幅畫浮現淡淡的白色寶光,接著眾人看到水在流動,還聽到了風聲,而已經畫好的蘆葦竟然隨風擺動。

「果然已經進入丹青第二境1陸宇低聲說。

李雲聰立刻瞪了他一眼,不准他說話。

在蕭先生收筆的一剎那,眾人聽到一聲清脆的鳥鳴,就見一隻半透明的翠鳥從畫中飛出,在空中撲騰著翅膀,嘰嘰喳喳叫著,最後竟然落在蕭先生的肩膀上,用尖嘴梳理羽毛。

畫里的那隻翠鳥卻沒了。

蕭先生這個不苟言笑的中年人咧著嘴笑起來,小心翼翼看著翠鳥,生怕它飛走。

翠鳥的身影越來越淡,不一會兒發出一聲輕響炸開,隨後化為筆墨落在蘆葦上,重新還原成翠鳥,而原本流動的水停止了,風聲也沒了,畫上的寶光也沒了。

蕭先生放聲大笑,把畫捲起來放到自己懷裡,然後看著方運道:「不愧是聖前童生,果然是百年難得的大才!你若靜心學畫,必然可入聖院畫社,力壓四大才子之一的『畫君』1

「先生過獎了。」方運道。

「你莫要謙虛,我今天就回去寫一篇有關『明暗灰三面』的文章,然後呈送給院君大人,這篇文章必然可入《聖道》!而我十國必然會有更多的人入丹青第二境。那篇文章我把你列為第一署名,我排第二。至於《聖道》獎勵的聖頁或其他,都歸你1

方運道:「先生千萬不要這樣,我不過是說了心中想法,不能當第一署名。」

「莫要推辭!我也是沾了你的光!這篇文章大概需要一天的時間,三日後你去文庫,我會送你一副戰畫。我是舉人,入了第二境本應該可以畫一頭妖兵,可惜我剛入丹青第二境,筆力不穩,只能先送你一幅妖民畫。待我鞏固第二境,就送你一幅妖兵畫!三日後見1

蕭先生快步離開。

方運輕嘆一聲,真沒想到自己不過說了幾句話就能有新的文章上《聖道》,而且還是第一署名人。

陸宇突然捂著臉說:「我想死。」

「我也想死1寧志遠愁眉苦臉道。

李雲聰讚歎道:「方運,見到你我才知道什麼是全才!寫了詩詞寫駢文,寫完駢文還能自創丹青畫法,而且全都上了《聖道》,你要是不封聖,一定是文曲星瞎了眼。」

「求不污我1方運半開玩笑道。

杜書岱一本正經道:「方運必然不會比衣知世差。衣知世成為大學士的時候就能引發文曲星動,方運定然也可以1

「對,一定能!說不定還能在成為翰林時引發文曲星動,成為當世第一人1

「衣知世成大學士時,文曲星一動,方運要是成了翰林,說不定能兩動。」

「極有可能。」

方運急忙道:「我跟各位無冤無仇,不要捧殺我了。」

陸宇笑道:「你又有一篇文章入《聖道》,是不是要表示一下?請我們去望江樓吧,那裡的長江無骨魚最是美味,我還從來沒吃過。」

方運也聽說過那無骨魚,今日正高興,於是道:「走,現在就去1

「方運乃真君子1寧志遠大喊。

六人前往望江樓,吃了一頓大餐才返家,今日沒喝酒,只是吃飯聊天,又提到過幾日殺妖的事情。

方運沒讓方大牛跟著,只帶了一個談語,一路上走回家。

此刻已經是傍晚六點多,夕陽西下,天邊的彩霞發著微光。

到了明輝街,前面就是自家的大宅,方運發現許多人向自家門口張望,而自家門口停著兩輛馬車,幾個家丁模樣的人在馬車周圍,正門台階下站著一個身穿華服的老者,老者身側有一張門板,門板上躺著一個人。

那人背朝上趴在門板上,屁股周圍一片血跡,好像是被打了板子,傷勢十分嚴重。

那人沒有面向方運,方運看不清,但隱隱猜到一個可能。

方運向前走去,周圍的鄰居紛紛打招呼,對方運特別熱情。

方運走到門前,那老者看過來,露出疑惑之色,而躺在門板上直哼哼的那人扭過頭看來,正是庄幔

庄帷本來就因為失血過多而面色慘白,現在更加面無人色,眼中閃著驚恐之色,然後低聲道:「父親,他就是方運。」

庄父立刻撩起衣袍,就要給方運下跪,方運急忙伸手阻攔,同時盯著老者嚴厲地道:「你要是敢下跪,我必當你是來害我名聲1

方運心裡有些惱火,在這種儒家社會逼得一個老人給一個少年下跪,那可不是一般的惡名。

庄父急忙站起來解釋:「您千萬不要誤會!我絕無害您之心!我只是帶著我這個不孝子向您賠罪!我已經讓人打了他四十棍子,連葯也不給他敷!我現在把他放到您這裡了,要打要罰都聽您的。但求求您大人有大量,饒了他一條賤命。小老兒求求您了,我就這麼一個兒子埃」

周圍的人驚詫不已,他們都知道方運的文名,未來潛力巨大,但把一個舉人逼成了「賤命」,那可太強勢了,起碼要一任知府才能做到。

方運仔細看了看庄帷的屁股處,褲子都被打爛,鮮血淋漓,甚至還有碎肉,要是換成普通人可能被活活打死,可庄帷是舉人,死不了,但至少要修養半個月才能下床。

方運心知這是莊家怕了李文鷹,生怕遭到江州官員的黑手,所以來找他這個源頭化解。

方運微笑道:「伯父您客氣了,庄帷好心幫我改詩,可惜改錯了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馬上給庄帷敷藥送回去吧,傷口別化膿,就算是舉人也經不起這麼折騰。我先進去了,您老回吧。」

庄父一看要遭,急忙抓住方運的衣袖,哀求道:「方公子,求求您饒了我們家莊帷吧,我已經決定,讓他辭去院生,在家裡苦讀五年,五年內不得參加京試,他也發了毒誓,若是背誓,則文膽俱碎1

「哦?」方運看了一眼庄帷,沒想到他竟然敢拿自己的文膽發誓,而且五年內不考進士,這對一個舉人的前途有巨大的影響,雖然庄帷考上進士的機會不是很大。

「您要地還是店鋪,我們莊家都賠償你,只求你放庄帷一條活路。」庄父苦苦哀求道。

方運道:「伯父您誤會了,這件事真的跟我無關。是他為了柳家折辱我,我到現在也沒怪他埃您要怪,就去怪柳家吧。」

庄父一聽就明白了,低頭罵道:「逆子!你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以文膽發誓,以後絕不再幫襯柳家!難道你想讓我白髮人送黑髮人嗎?左相多大了,方運才多大?我一個老童生都知道方運以後會比左相走得遠,你們怎麼就看不出來1

庄帷很想說那起碼是幾十年以後的事,多少天才中途隕落,可他不敢說,他想了想,咬著牙道:「文曲星在上,眾聖在上,我庄帷以我的文膽發誓,此生絕不主動幫襯柳家!若有違背,文膽崩,文宮碎1

不遠處的鄰居聽到毒誓議論紛紛。

「這事要是傳揚出去,柳家的名聲可就差了,以後誰再攀附柳家,都得好好想想。」

「柳家的親戚都走了,這柳家人恐怕會氣得跳腳。」

「左相要是知道臉色恐怕也不會好看,一個舉人背棄柳家,說大不大,說小不校」

「這個方運,年紀輕輕,手段可厲害的緊。」

方運自然聽得出「不主動幫襯」是什麼意思,不過他沒有計較,向庄父拱手道:「伯父您回去吧,這件事我會主動向院君大人解釋,想必大人知道這是一場誤會,不會遷怒到庄兄。庄兄,你可要好好養傷,千萬不要再做傻事了,下一次我可救不了你了。」

「謝謝方雙甲!謝謝方案首1庄父連連致謝,然後把庄帷抬上車離開。

方運這才進門,而楊玉環和奴奴在站在門后。

進屋後方運向楊玉環說了這件事的來龍去脈,然後回屋,重新寫出李文鷹的那首《早梅》,不過把其中的「昨夜數枝開」改成了「昨夜一枝開」,用「一」比「數」更能體現出「早」,方運相信只這一字就能讓《早梅》達府。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