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六十六章 毀詩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沒麵皮!舉人對童生毀詩,虧你下得了手1 「毀詩是文比,他又是聖前童生,地位比普通秀才都高,怎麼會是以大欺小?夜兄你多慮了。」 庄帷說完還要毀詩,夜楓冷聲道:「你再敢動一筆,我拼著受罰,...

「極好。短短十日,五萬冊賣了三萬,其餘都交給玄庭書行代賣。再過幾日,《西廂記》就會在十國鋪開,據唐大掌柜推測,一月售書可達五十萬。」方運道。

「以後可以叫你小富翁了。來,我說你記。」李文鷹道

方運拿起桌子上的的筆和紙,等待李文鷹誦詩。

「萬木凍欲折,孤根暖獨回。

前村深雪裡,昨夜數枝開。

風遞幽香出,禽窺素艷來。

明年如應律,先發望春台。」

李文鷹念完后好一會兒,方運才把這首《早梅》寫完,只是神色有少許異樣。

這首詩先寫早梅的環境,再寫早梅花開,接著寫花香和姿色引得鳥兒心動,最後既寫寄語梅花,又寫出詩人想去「望春台」即京城的意思。

方運聯想到去年的朝堂之爭,猜到李文鷹那時候想要去京城會一會左相,不過江州南有長江和慶國,東有東海,西有妖山,至關重要,只有他最適合坐鎮這裡。

「大人有大才1方運讚歎道。

李文鷹卻不在乎方運的誇獎,而是看著方運的字,奇道:「你那《春曉》寫的如狗爬一般,《枕中記》還是差,《陋室銘》筆意剛直,仍然只能說平平。而你今日的字卻隱隱有了大家風骨。不錯,祝你的書法早日達到『筆下生花』的境界。」

「謝大人誇獎。」方運心中舒坦了許多,這意味著以後再考試,就沒人可以拿他的字說事,多日的苦練沒有白費。

「你去吃飯吧,什麼時候有了可改之處再來找我。」

「學生告退。」

方運拿著那頁紙,往食堂走去,一邊走一邊想著如何改這首詩。

進了食堂,方運看到李雲聰等人的飯已經吃了一半,正要去打飯,可手裡拿著詩頁,就走過去把詩頁放到陸宇身邊的椅子上。

「你們幫我看著,我去打飯。」方運說完離開。

一旁的陸宇拿起詩頁一看,道:「這方運還真是厲害,我們飯都沒吃完,他竟然作出一首詩來了,我念給你們聽。」

陸宇念完,其餘四人紛紛點頭。

「雖然時節不對,但應該是他去年想寫未寫,方才突然靈機一動才寫成。」

「這第一句極妙,寫出天氣的殘酷和梅樹的傲骨。」

「第三句也不錯,對仗工整,有聲有色。」

「最後一句可就有意思了,等他回來問問是不是心向京城。」

「可惜,這首詩竟然沒有才氣,應該需要改動一些吧。」

「他又不是聖人,不可能每首詩都做的那麼好,只是有些可惜。」

就在他們談話的過程中,一個舉人路過,掃了一眼,便離開走到遠處的一張飯桌前,柳子誠的姐夫庄帷坐在那裡。

「怎麼樣,方運寫出新詩了?」庄帷問。

「是的,我看了,一點才氣沒有,詩倒是還不錯,應該是一些地方有大問題,導致才氣不顯。字也是他的字,沒錯。」

「走,過去看看,只要沒有才氣,怎麼說都有理!這次的詩詞沒有才氣,不攻擊他的人,哪怕他能寫出比《陋室銘》還厲害的文章,也動搖不了我的文膽!你去拿筆墨,看我怎麼『毀詩』1

於是幾個舉人一起向一班五人所在的地方走去,走到桌前,庄帷仔細一看,果然沒有才氣,又見是方運的字,臉上露出一抹笑容。

這時候一人遞過木托盤,上面有筆墨。

庄帷從陸宇手裡搶過詩頁,放在桌上。

一班的五個人獃獃地看著這個舉人,想不明白他發了什麼瘋,搶方運的詩頁做什麼。

方運正好端著飯菜轉身,看到庄帷要在上面提筆寫字,急忙阻攔道:「庄帷,你做什麼1

庄帷大笑一聲,道:「你這破詩一竅不通且處處是漏洞,我實在看不下去了。你這詩最大的一個錯誤就是詩不對景。此刻明明是夏日,你卻寫冬天,這是大忌。還有第一句萬木凍欲折,我聽說樹木有被大風吹折的,有被人砍折的,卻從來沒聽說被凍折的。這句應該抹去1

庄帷說完大筆一揮,在「萬木凍欲折」上畫了一道濃墨橫線,再也看不清這一行字。

方運一看自己的字被塗抹,心中惱火,道:「馬上賠禮道歉,離開這裡,這首詩不是你能改的1

庄帷笑道:「同是州文院的學子,舉人為童生改詩是理所應當,我怎麼就不能改?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

方運沒想到一個舉人竟然用這種手段,若是雙方熟識,舉人幫童生改詩甚至評判都很正常,可庄帷明顯是帶著惡意來的,無非是為了昨日他邀請被拒。

方運神色一冷,道:「庄帷,你現在收手,我當你是為了你妻弟不平,道歉后我可以饒過你。但你要是再敢動一個字,到時候收不了場,別怪我沒提醒你1

庄帷笑道:「我不用你提醒。還有這第二句,孤根暖獨回,孤和獨字意相近,出現在同一句里也不妥,劃掉1說完大筆一揮,把方運的字跡掩蓋。

一旁的李雲聰道:「方運你不要衝動,這是在毀詩,是寒門和士族之間常用的方法,仍然是文比,你要是罵人或者動手,就等於輸了。」

方運深吸一口氣,道:「既然我警告了他還不聽,那就讓他毀下去1

這時候,勵山社的幾個人走過來,社首夜楓怒道:「庄帷,拿開你的臟手!身為舉人為了私仇報復童生,你們柳家之人怎麼都這般沒麵皮!舉人對童生毀詩,虧你下得了手1

「毀詩是文比,他又是聖前童生,地位比普通秀才都高,怎麼會是以大欺小?夜兄你多慮了。」

庄帷說完還要毀詩,夜楓冷聲道:「你再敢動一筆,我拼著受罰,也要以唇槍舌劍阻你1

庄帷神色一變,他周邊的人立刻擋住他。

方運卻道:「夜兄,多謝你的好意,不過我這個人喜歡看熱鬧,你不用管,我倒要他敢把這首詩毀到什麼程度!毀的不好,我還不高興1

「方運你……」

方運道:「夜兄靜待,我就不信庄帷敢毀全詩1

在爭執的過程中,食堂的所有人都走了過來,幾個講郎甚至在微笑,在他們看來這是競爭和激勵,只要不傷人或傷文宮,他們都不會制止。

一個講郎低聲道:「我倒是想阻止,可這個例子一開就不好了。不過方運受些打擊也好,我相信他會度過這次難關。或許兩三年後就能一雪前恥。」

「知恥而後勇,這對他來說是一件好事。」

「不過方運似乎很鎮定,莫非有什麼后招?」

「應該不會,那庄帷蓄謀已久,怎會出錯,那詩頁的確沒有才氣。」

其餘講郎一起點頭,都認為這是磨礪方運的好機會。

附近的人神色各異,有的明顯是在抱著看好戲的態度,少數人則很期待方運的詩名受挫,但大部分人都比較同情方運,畢竟哪怕舉人寫一年的詩也未必能有幾首有才氣,大多都是很普通的詩詞。

庄帷本來遲疑,但聽方運竟然有輕蔑之意,再次道:「前村深雪裡?簡直毫無詩意,白到無可再白,三歲小兒都能寫出來,毀掉1

方運嘴角卻不由自主浮現一抹嘲諷的笑意,沒想到事情竟然變得更加有趣。

庄帷繼續連連毀詩,毀完所有,最後在詩頁上打了一個大大的「X」,道:「身為聖前雙甲童生,竟然寫出這般詩文,簡直是有辱聖賢1

許多人都被庄帷激怒,但方運不開口,他們也不好說什麼,只能看著方運。

方運微微一笑,問:「庄大才子可毀完了?要不要再毀半個時辰的?」

「你倒是鎮定。我就是要告訴你,得饒人處且饒人,柳子誠縱然不好,那也是名門秀才,你連讓他改正的機會都不給,實在太過。記住這個教訓,昨天的事就算了。」

方運點點頭,走上前把木托盤放在桌子上,然後拿起詩頁疊好,放進衣服的口袋,慢慢吃飯。

眾人疑惑不解,本以為方運說了狠話會有後續,可他竟然吃上了。

庄帷看方運不說話,轉身離去,心裡卻在想:「子誠和子智兄弟情深,這件事要是被子智得知,必然會對我更親近。哼,我本不想毀詩,只想做個老好人,可你竟然不識抬舉,這事就不能怪我。」

庄帷心中得意,向外走去,走了幾步,就聽到方運的聲音響起。

「庄兄留步,我方才忘記說一件事。」方運道。

「你想說什麼?」庄帷轉身,以為方運要服軟。

「沒什麼,我就想說午間放學后,院君大人叫我去了他的明鏡堂,誦了一首詩,讓我幫他改一下,我就提記了下來。不曾想被你毀了,詩句我全忘了,飯後我會再去一趟明鏡堂。」

沒等方運把話說完,庄帷面色慘白,汗流如注,幾乎站不穩。

那些之前為方運憤怒的人全都笑起來,陸宇和寧志遠兩個少年更是拍桌大笑。

「哈哈哈……這……這個蠢貨舉人,竟然罵劍眉公的詩連三歲小兒都能寫出來1

「方運你太壞了,怎麼不早說?哈哈哈……」

那幾個講郎面面相覷,沒想到方運真的有後手,而且這後手還不是一般狠。

推朋友的書:《重生之神級學霸》

簡介:蘋果公司創始人兼ceo喬布斯接受時代周刊採訪時,說道:這個地球上,真正讓我感到恐懼的人只有一個,絕對不是蓋茨那個二貨,這個年輕人叫劉猛,來自華夏,所幸,我們把他留在了蘋果公司成為第二大股東。

。bookid=3187367,bookname=《重生之神級學霸》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