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六十四章酒樓談妖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願賭服輸做些怪事出醜,可謂悲慘至極。 陸宇大聲道:「不行!三班聚會一起比詩詞文是規矩,這個規矩不能破1 「下次!下次一定按照這個規矩來,但這次不能這樣1 「這可不行,方運,你說...

其他幾人都知道李雲聰是江州名門,知道的比普通人多,立刻快速吃飯,離開食堂后,在無人的小路上,寧志遠道:「雲聰,你快說。」

李雲聰道:「其實也沒什麼稀奇的。五妖山上通妖界,你們都知道。那裡有許多奇珍異寶,甚至有延年增壽的靈藥,那些人想活得久一些,自然會和跟逆種文人交易。據說也有別的東西,具體我也不知道。方運,陸宇說的沒錯,你現在文位不高,但成長的潛力太可怕了,一旦成為秀才,那些逆種文人必然會想辦法解決你。如果你成了舉人,他們恐怕會興師動眾針對你。」

方運無奈道:「原來出名還有這麼多麻煩?那以後我要特別小心,能不出城就不出城。若是非要出城,一定偷偷走,不能被任何人知道。」

「那就好。」

寧志遠道:「方運,反正你年紀小,不如韜光養晦,每兩年參加一次科舉,在二十二歲那年必然能中進士。」

方運正要說這個想法不錯,但又思索片刻,道:「王先生的話你們忘記了?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我若有機會必然努力爭齲那些逆種文人終究是蛇鼠之輩,我若中了秀才,會了紙上談兵,未必怕了他們!我不應該把他們當成阻礙,而是當成我的磨刀石1

「說的好!我不如你。」寧志遠贊道。

「唉,怪不得你是方雙甲!我當年要是有你這般見識,現在已經是舉人了。」湯善越道。

「你不說大話會死么?」陸宇白了他一眼。

眾人一笑,方運問:「你們五個人既然都是大源府的前五,一定進過書山,都過了幾閣?」

陸宇嘆了口氣,道:「除了李雲聰到了第二閣,我們連第一閣都沒過去。」

「不會吧?柳子誠都說他到了第二閣。」

「他定然在吹噓!十國有八百餘府,一次有八千秀才上書山,在山腳就會被刷下一半,能通過第一閣的連一千人都不到。通過第二閣的秀才一年最多三五人,到達第二山的,那都是僅次於四大才子了。哪輪得到他柳子誠。」

「原來他以前在騙我。四大才子一般能走到幾山幾閣?」方運問。

「定然能到第二山,而且到了舉人定然能過第三山,摘得文心歸。可以說,如果在舉人的時候摘不到文心,根本算不上天才。」

方運把這些記在心裡,他終究是寒門子弟,對這些東西知道的太少,又問:「那你們真的一點不記得書山是什麼?有沒有什麼感覺?」

「完全不記得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如果有感覺的話,就是難。」

其餘四人齊齊點頭,可見他們雖然記不起書山發生了什麼,但有些后怕。

「算了,我不問了。」方運道。

李雲聰道:「不過我感覺你不會比四大才子差太多,也應該能到第二山,或許成為下一代四大才子之一!可惜你沒有生在豪門世家,否則我敢確定你必然會是一代四大才子。」

「對!說真的,你的詩詞可比四大才子一點都不差,甚至不下於現在的那位詩君。」

「等你中了舉人,一定要摘得文心歸1

「我儘力。」

眾人說說笑笑回到教室。

下午放學,三個班的秀才聚集在大門外,相互見過後,十六個人一起向洗月樓走去。

十五個秀才和一個童生在一起,吸引了許多路人的目光,一些帶著孩子的父母指著這些人,鼓勵孩子長大了要當秀才。

三個班的人雖然有競爭關係,可在這個時候有說有笑。

方運暗中觀察一番,放下心,每個班裡的人都沒有什麼矛盾,而三個班相互間雖然會鬥嘴打趣,但也會相互誇讚,甚至連語言攻擊都沒有。

一行人進了洗月樓,洗月樓的一層人聲鼎沸,十六人一進來,說話聲立刻小了許多。

有幾個人相互認識,拱手一下算是打過招呼。

小二快步迎來,常萬緒報了名字,小二帶了眾人前往二樓的天字型大小單間。

步入房間,方運環視,有書有畫,有蘭有香,還有文房四寶,若是忽略當中的兩張飯桌,完全就是一間非常雅緻的書房。

眾人分了兩桌坐下,剛落座,陸宇突然趾高氣揚地道:「既然是三班相聚,自然少不了詩詞文,這次你們二班和三班任選題目,我們一班奉陪到底。至於怎麼獎、怎麼罰,我不跟你們爭,你們說了算1

一班幾個人立刻笑起來,個個充滿自信。

那兩班的人相互看了看。

「今天是為歡迎方運才相聚,主要是展現我等州院院生的和睦,非要比的話,就落了下乘1

「此言有理!方運若是先拔頭籌,那我們這些宴請他的人面子過去不:方運若是不能取勝,那他的面子不好看。今天只談風月,不談詩詞文!你們在文院還沒學夠嗎?」

「對,不談詩詞文,要和睦!要友愛!先生怎麼教你們的1

陸宇傻眼了,他今天憋了一個下午,就等著在這次聚會上靠方運一雪前恥。三班每次聚會都會比一下詩詞文,一班僅僅贏了一次,每次輸了要麼被灌酒,要麼願賭服輸做些怪事出醜,可謂悲慘至極。

陸宇大聲道:「不行!三班聚會一起比詩詞文是規矩,這個規矩不能破1

「下次!下次一定按照這個規矩來,但這次不能這樣1

「這可不行,方運,你說兩句1陸宇急忙看著方運。

一班的五個學子眼巴巴看著方運。

方運笑道:「我今天剛入學,什麼都還不懂,哪裡會說什麼,還是由你們來決定吧。」

「說的好!這才是雙甲案首的氣魄!等幾日後去曲水河殺妖,你若是想去,跟在我身邊,我保護你1常萬緒異常感激方運。

陸宇道:「啊?你們怎知幾日後就要去曲水河?」

二班三班的人微笑不語,常萬緒解釋道:「一個舉人班三日前去了曲水河,必然會把那一頭妖將殺死,然後殺散那些妖兵和妖民,為我們留一些,讓咱們這些秀才可以拿它們練手。」

「你們的消息真靈通。那曲水河出了什麼妖怪?」寧志遠問。

方運側耳聆聽,除了接觸奴奴,這是他來到這個世界后第一次跟妖物有了關係。

「據說是一條水蛇妖將,從長江逃進曲水河的,一夜之間殺光一個村子的人。」

一班眾人齊變色,李雲聰道:「妖蛇就麻煩了,那可是毒物,比普通魚怪難對付得多。」

「所以才讓舉人班去,若是一頭普通妖將,咱們三班秀才就可以解決,畢竟普通妖將也只相當於舉人。」

「若只是追殺落單的妖兵妖民,咱們三班又要比試哪班殺妖最多,無趣1陸宇道。

常萬緒笑道:「你們一班多了一個方運,這次或許能贏,千萬不要氣餒。」說完和幾個喜歡嬉鬧的人一起怪笑起來。

「他都不會紙上談兵,文采再高去了那裡也沒用,先生不會帶他去的。」陸宇道。

常萬緒卻正色道:「方運,你沒見過殺妖的場面吧?」

「沒有。」方運如實說。

「那我建議你同我們一起去。我們殺妖不只是十五個秀才,三個班的三位舉人先生都會跟隨保護我們,而且每班可以帶一什共十五個府兵。妖將和大部分妖兵都被殺死,那裡不會有太大危險,只有零星的妖兵和妖民,大家都很安全,最多受一點小傷。你雖然不能紙上談兵,但可以親歷殺妖,對你以後有很大的好處。」

方運笑道:「午間陸宇還說讓我留在城裡不讓我離開,避免遭遇逆種文人,現在你卻勸我跟你們殺妖,你說我聽誰的?」

「逆種文人?你們想的太多了。哪裡有那麼多逆種文人,更何況三位先生每人帶至少兩件舉人文寶,就算有逆種文人也不怕。」

「誰知道柳子誠會不會趁殺妖的時候害方運。」寧志遠小聲嘀咕。

許多人大笑起來,常萬緒道:「柳子誠是壞,但又不是傻子。他現在和方運不過是私人恩怨,他要是破壞我們平妖,那就是背叛人族,別說他柳子誠,連柳子智都會被取消參與科舉的資格,甚至左相也會因此遭到監察院的御史們圍攻。」

「說的也是。」寧志遠不好意思笑起來,他畢竟才十七歲,遠不如其他人老道。

「怎麼,方運,你去還是不去?」常萬緒問。

所有人都看著方運。

方運從這些人中看到了試探和考校。

在聖元大陸原本的教育里,妖蠻是人類的頭號大敵,但殺妖蠻只能排在第二,第一是踏上聖道。

可隨著千年不戰之約結束,殺妖蠻已經跟尋聖道同等重要,而在這些熱血的年輕人來看來,殺妖蠻就是聖道。

方運微微一笑,道:「殺妖滅蠻乃是我輩本分,我身為聖前童生若是連看都不敢看,當上秀才以後怎能提筆書寫、談兵殺妖?我一定會見識各位的殺妖英姿。」

「你能成為聖前童生實屬不易,不可能在幾天內成為聖前秀才,到時必然殺妖無功。所以等我們凱旋歸來的時候,你要作詩一首,如何?」

「義不容辭1方運痛快答應。

推薦一本好書給大家,《超級戰兵》,記得去看看哦!書號:2571593

bookid=2571593,bookname=《超級戰兵》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