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六十三章逆種文人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庄帷自知一個舉人跟聖前童生不能過於糾纏,不論輸贏都會大丟臉面,拂袖而走。 庄帷等人走出食堂,一旁的人道:「庄兄,這方運雖有才名,但也太狂了。你可是一位舉人,他就算推辭也應該找別的借口,考同年秀...

眾學子還想繼續議論倒背如流,但那舉人講郎提高聲音道:「方運通過請聖選后,劍眉公突然踏青雲而降,問方運應如何處置衛院君。衛院君不肯招出同謀,方運認定衛院君理當處死,於是劍眉公以唇槍舌劍斬殺衛院君1

「衛院君死了?」

食堂里再也沒人敢說話,衛院君可是有進士之位的府文院院君,只要不是背叛人族,連景國國君不能殺,可劍眉公說殺就殺,這就是在聖院有權位的好處。

這些人沒見到當時的場面,所以不知道說什麼,那講郎繼續道:「衛院君死後,人人叫好。方運說的沒錯,在聖選時再次加害於方運,此人不死,景國無法,人族不正1

許多人想象那個場面,隨後絕大多數人微微點頭,在請聖選的過程中害人,那和殺人沒什麼區別。

庄帷的臉一陣青一陣白。

方運身邊的李雲聰放下筷子,道:「恕我直言,衛院君是左相門人,是柳家的走狗,柳子誠竟然也在當場,那就不能不讓人懷疑了。不過,柳子誠最後向方運認錯,承認想謀害方運,這是不爭的事實。」

方運倒沒想到這個平日不多話的李雲聰這麼厲害,說「謀害」而不是「害文名」,知道的人當一回事,可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柳子誠真承認了要殺方運。

庄帷用遠比剛才小的聲音道:「方運,無論怎麼樣,你和你的童養媳都沒事。既然你剛才說已經原諒了他,不如看在我的面子上,和他正式握手言和吧。辦個詩會,邀請大源府的名流,你說怎麼樣?」

方運露出淡淡的微笑,道:「庄兄此言差矣,我已經在府文院原諒了他,自然就不需要什麼握手言和,你多心了。至於詩會什麼的,我是真沒有時間參加,我家裡的請柬拜帖已經可以用來燒火做飯。」

庄帷立刻拉著長長的臉道:「請聖選的過程我不知,若有冒犯,我向你告罪。我是真心想讓你們倆談和,難道你連參加文會的面子都不給我嗎?」

「庄兄誤會了,我準備參加六月的府試,正在備考,不能去了,還望你見諒。」方運道。

庄帷勃然大怒,但立刻壓制住怒火,道:「我當你是君子,親自在大庭廣眾之下邀請你,沒想到你竟然如此輕視我!府試?你剛考上童生,連經義都不會做,還想考秀才?你乾脆說你不僅要考同年秀才,還要考同年舉人算了1

方運微笑道:「庄兄好眼力,我就是要考同年舉人!要是今年考中舉人了,我還會考進士試試,說不定你我一起上京。」

「你……」庄帷自知一個舉人跟聖前童生不能過於糾纏,不論輸贏都會大丟臉面,拂袖而走。

庄帷等人走出食堂,一旁的人道:「庄兄,這方運雖有才名,但也太狂了。你可是一位舉人,他就算推辭也應該找別的借口,考同年秀才?笑掉大牙。」

「他有大才,卻不會做人,將來必將吃虧!庄兄一番好意全都成了驢肝肺。」

庄帷面色緩和,道:「我本不想跟他計較,可他太不識抬舉!你們幫我找人盯著他,下次他再有什麼詩篇問世,第一時間通知我。若是他能做出鎮國詩詞文,我半句不提,若是他做的達府以下的,我必然讓他知道什麼叫『舉人評語』1

其他舉人會心一笑,一人道:「他終究是小小的童生,哪像我們經歷過那麼多文會,幾乎可是說是從詩詞戰陣里殺出來的。寫詩詞或許不如他,要是評論嘛,他必然不如你我1

幾個人正走著,就見一個身穿紅色稠袍的中年人笑著趕來。

庄帷認出這是文院里一個童生小吏,連品級都沒有,在州文院素來沒什麼地位,此刻那人高高興興,手裡拿著一卷文書。

一旁的舉人笑著那小吏問:「今日有什麼大喜事?」

那小吏喜道:「當然有好事。方運通過無人通過的請聖選,為大景國爭了臉面,左相親自為方運請功,太后封方運為太子侍讀、宮中行走。命禮部和吏部發下文書,宮裡的賞賜再過幾日就到。」

「哦,那你去吧。」

幾個人面露詫異之色。

「這事不對。宮中行走也就罷了,這是和六部尚書一個品級的待遇。國君年三歲,封方運太子侍讀算怎麼回事?這太子侍讀雖然無品級,但一般來說至少要由六品的官員或勛貴兼任,而且要身家清白,可不是誰都能當的。」

庄帷笑道:「左相好手段!這次方運過了請聖選,是數百年難得一見的大事,若是不獎,則過於不公,若是獎了,方運如此狂妄,怎能讓他得到好處,所以就給了他一個毫無用處但好聽的閑職。看來左相果然不喜方運。」

「萬一這是左相的示好怎麼辦?」

庄帷冷笑道:「方運那種寒門別的沒有,骨頭倒是硬,他既然寫了《歲暮》,就斷了走左相的門路。我也不會像柳子誠那般打擊他,只是讓他吃點苦頭而已。這裡是州文院,不是小小的濟縣1

眾人知道他被方運掃了面子不高興,紛紛附和。

方運正在食堂里吃飯,就聽有人在食堂門口大喊:「濟縣方運可在?」

方運頓時無奈,心想這還讓不讓人吃飯了。

食堂里的許多人看了看小吏,又看向方運,許多人也是帶著無奈的笑意,和方運的心思一樣。

方運起身道:「在下就是濟縣方運,請問有何貴幹?」

那小吏笑著走過來,道:「恭喜方公子,賀喜方公子。吏部和禮部一起下了文書,剛用鴻雁傳書傳過來的,說是封您為太子侍讀、宮中行走,這可是天大的榮耀啊1

許多舉人露出羨慕之色,太子侍讀倒不算什麼,那宮中行走可不一般。如果沒有這個加銜,連三品大員都不能隨便進宮。著宮中行走除了地位,更彰顯和皇家的關係。

不過還有一些舉人深思,也都看出來這個加封遠不如爵位重要。

方運從拿出一塊碎銀,遞給小吏。

「使不得,使不得。」小吏假意推脫。

「只是分你一點喜氣,你可不能嫌少。」方運現在已經基本懂了這裡的一些規矩。

「謝謝方公子1小吏笑著接過銀子。

方運結果文書,展開看,上面寫著左相奏請太后云云。

陸宇湊過來看,方運笑著把文書推過去。

陸宇不悅地道:「請聖選乃十國之奇事,一個無品級的閑官就打發了?」

「方運年紀還小,不著急。」

李雲聰問道:「方運,既然是左相保舉你為太子侍讀,你按理說應該寫一封信表示感謝。」

方運笑道:「我自然要謝左相,但寫信就不必了,我身為童生,應該把時間用在學習上,而不是結交朝中大臣。更何況,這宮中行走可不是左相能求了的,必然是太后的恩賞,我總不能致信給太后吧。」

一桌人被這話逗笑了,那李雲聰點點頭。

寧志遠道:「方運,我看你還是想辦法弄個爵位吧,然後找劍眉公或者誰借兩個私兵。你現在已經名揚天下,那些逆種文人恐怕已經盯上你了。」

方運一聽逆種文人有些陌生,畢竟這個詞語很少提起。逆種文人明明是人類,卻認為妖蠻是最高貴的生命,或者純粹就是犯了大罪而背叛人類,自甘當妖蠻的打手,幫妖蠻屠殺人類,幾乎所有妖蠻大族都有逆種文人為之效力。

「還不至於吧?」方運道。

「未必。我聽說密州的小陶淵明,在舉人的時候被人暗殺。你雖然連秀才都不是,可名氣一點不比他差,更容易被殺。」

方運道:「逆種文人的文宮有變,一點在聖廟的力量範圍內會被發現,當地官員只要有官印都能輕鬆擊碎他們的文宮,他們不會冒著死亡的危險來城市周邊殺我。畢竟逆種文人並不是很多。」

「所以你以後不能離大源府城太遠。」

「他們又不會一直等著我,就算離開大源府城遠一些,也沒關係吧。」方運道。

陸宇神色凝重道:「逆種文人不可怕,可怕的是他們收買別人當他們的耳目。那些普通耳目不算什麼,那些士子耳目才可怕。尤其是那些升文位無望的童生秀才,他們不需要凝聚文膽,只要不是完全逆種,聖廟的力量查不出到來。」

「謝謝提醒,以後我會小心。不過我聽說有一些文位高的人也會跟他們交易?」

「雜家和兵家有些人會,雜家重利,兵家用計,都有辦法不違背文膽,當然,都是少數,或者說是小道。那些堂堂正正的雜家都是一國能臣或大商戶背後的主子,而那些有成就的兵家更是寧在直中娶不在曲中求。劍眉公就是例子,他輔修兵家的《孫子兵法》,所以他的《風雨劍詩》才那麼凌厲。」

方運好奇地問:「那些高文位的人什麼都不缺,為何還為逆種文人賣命。」

「這我也不知。」陸宇道。

李雲聰低聲說:「快吃,回教室時候說。」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