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儒道至聖 第六十二章食堂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英社的重要人物。」 方運仔細一看,那人沒有絲毫怒色,十分平靜,應該不是為柳子誠報仇的。 庄帷沒用絲毫舉人的架子,一拱手,微笑道:「早就聽說方雙甲不凡,今日一見,好一個翩翩少年,盛名之下...

王先生搖頭道:「雷鳴聖音只有鞏固之效,沒有增智之力。你若不是熟讀《尚書》,哪裡能知其意?又如何破題?那雷鳴聖音也好,你才氣驚世也罷,都如同文寶在手,你若操控不得,如何使用?你能妙語破題,縱然是偶得,那也是因為你有使用文寶之能。你若再自謙,就是虛偽了。」

方運只好沉默不語,心中坦然承受。

王先生立刻借題發揮,對那五人道:「你們親眼所見如此奇才,以後還會為秀才前五而自鳴得意嗎?」

「學生不敢。」那五人齊聲答道。

王先生嘆息道:「聖道之路至艱至險,如逆水行舟,稍有不慎便是船毀人亡,勝者萬中無一。我景國學子無數,兩百年來,唯有陳觀海陳聖能成為第一人,其他人如何?都化成了黃土,留名者極少。你們若不信,我只問一句,陳聖當年在京試上一鳴驚人,考中狀元,這是人盡皆知的事,可又有誰記得第二名榜眼的姓名?」

五個秀才搖搖頭,別說一百多年前的榜眼,就算一百年前的狀元都記不住幾個。

方運卻低聲說道:「吳煥意。」

教室內鴉雀無聲。

「你說什麼?」王先生和顏悅色問。

「請恕弟子唐突,陳聖同年的那位榜眼名為吳煥意。」

王先生臉微紅,道:「就算知道榜眼,那探花呢?」

「趙霖甲。」方運無奈地回答。

王先生的臉更紅。

五個秀才強忍著笑意低下頭。

王先生自己憋不住,無奈地笑道:「你們想笑就笑吧。」

最年輕的陸宇和寧志遠捂著嘴笑起來,其餘年長的三人也面帶微笑,沒想到原本好好的講道理竟然變成這樣。

王先生並沒有生氣,溫和地問:「你怎麼會記住?」

方運道:「我前些日子買過一本記錄景國曆年進士的冊子,因為翻到陳聖的那頁,就記住了這兩個人,並非有意針對先生。」

王先生一擺手,豁達地道:「無妨。我這話就是激勵你們後輩而已,你連這都能記住,自然是大才,不需要我激勵也會踏上聖人大道。」

「學生不說了。」方運閉口不言。

王先生笑著點點頭,繼續開始仔細評判方運的破題,說的極為精彩,其他五個秀才連連點頭。方運能寫出這破題也是妙手偶得,經王先生分析,理解加深。

一堂課很快過去,王先生離開。

方運正收拾書箱,陸宇道:「你第一天來,對文院不熟悉,我們一起去食堂吃飯,飯後帶你在文院走走,熟悉一下這裡。」

方運道:「也好,不過我先出去告訴我的隨從。」

「那我們一起陪你。」

六個人一起來到文院門外,方運讓談語三人回去吃飯,他留在這裡吃午飯,下午五點再讓他們來。

方運和五個同窗有說有笑往食堂走去。

州文院的食堂分官員和師生兩個大堂,飯菜實則一樣。

方運走進去,有種久違的熟悉感,跟眾人一起去排隊取碟碗筷。

六個人打完飯菜后找到一個空桌,圍在一起一邊吃飯一邊聊天。

沒等吃完,五個人走了過來,五人中年紀最大的一個向方運拱手,問:「可是方運方雙甲?」

他的聲音不大,可方運本來就是大源府的名人,今天又有半聖告之整個大源府的人他有大才,讓許多人都向這裡看來。

方運一看,心想這頓飯又吃不好了,咽下口中的食物,微笑著站起來,一拱手道:「正是在下。」

「你可願入我二班?」

「常萬緒你什麼意思1陸宇惱了,站起來怒視常萬緒。

常萬緒笑道:「沒什麼意思。就是覺得方運如此大才,我們十分仰慕,希望他能入我們班。」

「方運今天剛入州文院,自然要加入我們一年班。」陸宇道。

「方運乃不世奇才,一年的課程對他來說太過簡單,三年的又太難,加入我們二年最合適。是吧方運?」常萬緒笑眯眯的,他身後的幾個人也笑著看向方運。

方運看了一眼其他人,除了年輕的陸宇和寧志遠生氣,其他三人都不生氣,那湯善越甚至和平常一樣笑呵呵。

方運隱約明白,州文院的秀才班之間應該有競爭,不過不會有生死大仇,大概是文比、斗詩詞之類的。

「謝常兄盛情,不過我剛成童生,來州文院已經是一步登天,不能再好高騖遠,在一班就好。」

一班眾人非常高興,而二班的眾人則全都非常遺憾,看得出他們是真想和方運成為同窗。

常萬緒遺憾地道:「好吧,我們也不能勉強,不過希望兩班之間的文比不會影響咱們院生之間的和氣。有了你在,我們是萬萬不敢再跟一班比詩詞。」

「當然,以和為貴,大家都是景國子民,不能因為一些小事而浪費心力。」

「那是。今晚我想宴請咱們秀才班的所有同窗,不知各位可否賞光。」

方運一聽知道沒有惡意,明顯是交流感情,於是看向一班的其餘五人,除了陸宇和寧志遠不太高興,李雲聰三人都點點頭,表示沒事。

方運道:「既然如此,那我們一班就一起赴宴。」

「好,一言為定,放學后一起在正門,大家結伴去洗月樓。」

「一言為定。」

雙方拱手告辭。

不知不覺間,全食堂上百人都把目光投向方運,許多人竊竊私語,「方運」這兩個字出現的頻率極高。

方運有些不自在,不過仍然正常吃飯,吃了一口,問:「咱們一班和二班沒什麼吧?」

李雲聰笑道:「沒什麼,文院的老規矩了,為了防止後學自大驕傲,故意讓三個班一起考試、平妖或別的什麼,他們先成為秀才,又得舉人老師先教授一年,我們一年班自然處處落後,不過二班在三班面前也一樣。我們倒不是生氣,但被人壓著心裡總是不痛快。不過二班也知道輕重,不會真傷了和氣。等結業后,大家還是會相互照顧,畢竟是同窗同鄉。」

「那就好,說不定等大家結業了再談起這些年的事,反而會覺得有趣。」

李雲聰三人點點頭。

陸宇卻不情願地道:「話是這麼說沒錯,可每次看到常萬緒得意洋洋的樣子我就不高興。」

方運笑道:「他要是讓你高興,那老師們就不高興了。」

「這倒也是。」陸宇小聲嘀咕。

突然,有人大喊:「可是方運方雙甲?」

方運扭頭一看,有六個人走了過來,他並不認識那些人,但其中一人身上穿著舉人服,猜到這些人都是舉人。

整個食堂突然鴉雀無聲,無論是老師還是學生都看過來,有的人甚至擺出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方運站起來道:「正是在下。」

一旁的李雲聰突然低聲說:「小心,說話之人叫庄帷,是柳子誠的姐夫,英社的重要人物。」

方運仔細一看,那人沒有絲毫怒色,十分平靜,應該不是為柳子誠報仇的。

庄帷沒用絲毫舉人的架子,一拱手,微笑道:「早就聽說方雙甲不凡,今日一見,好一個翩翩少年,盛名之下無虛士。」

「庄兄客氣了,庄兄才是一表人才。」方運道。

庄帷突然彎腰九十度,向方運深深作揖。

方運急忙側走一步稍稍躲開,道:「庄兄這是做什麼?」

庄帷起身後,無奈地道:「我替我的妻弟柳子誠向你道歉。我知道他慣於沾花惹草,每次見面我都會勸說他。我知道,他是對你的童養媳動了邪念,他不承認也不行,我向你說聲抱歉。但你說他要殺你,這絕對是不可能的事,我們認識十年,他或許有劣跡,但絕不會做出殺人這種事。」

方運面色漸冷,道:「庄兄在為柳子誠辯解之前,可否去濟縣問問魯捕頭,他可是親眼看到在我說了是聖前童生后,柳子誠仍然用紙上談兵殺我。我今日在府文院已經說過原諒柳子誠,但你若是污衊我,那我只能收回這份原諒。」

庄帷也不再像之前那麼客氣,道:「他只是動用紙上談兵嚇你一嚇,你怎能說是殺你?」

「《景律》上,殺人未遂也是罪,你想顛覆《景律》?」

「他會蠢到在大庭廣眾之下殺人?」

「連衛院君都想在大庭廣眾借半聖之手逼死我,他柳子誠蠢一下又有什麼關係?」方運毫不客氣回敬。

食堂里的人只知道方運過了請聖選,大都不知道那裡發生了什麼,畢竟他們之前都在教室里上課,所以方運這話一出,眾人都覺得不可思議。

「你胡說什麼,衛院君乃是一府院君,怎會當眾逼死你!簡直強詞奪理。」庄帷怒道。

陸宇立刻道:「方運說的沒錯,衛院君已經死了1

「什麼1許多人不由自主脫口而出,那可是一位進士、六品的官員埃

這時候,一個講郎道:「方運所言屬實,來食堂前,我從主簿大人那裡聽到的。請聖選之時,那位半聖本來喜愛方運之才,出三個對聯就算了,可衛院君卻公報私仇,使得半聖把考題改成在兩個時辰內倒背《論語》。」

食堂沸騰了。

「這豈不是說方運能把《論語》倒背如流?假的吧1

推薦同城老鄉的玄幻:《無上刀鋒》

簡介寫的很有味道,摘錄兩句:

那年,浮屠寺的赤腳和尚一指斷山成永河。

那年,耍劍的先生手持草芥碎了萬壘城牆。

書號:3170623

bookid=3170623,bookname=《無上刀鋒》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