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聖 玄幻魔法

儒道至聖 第五十七章千鐘鳴

作者:永恆之火

本章內容簡介:股奇異的力量籠罩眾人,那力量明明極具壓迫力,卻讓人感到溫暖;明明有一種睥睨天下的傲氣,卻又讓人如沐春風。 那力量太複雜,以至於許多人難以適應。 「可有人請聖選?」 那聲音彷彿從...

「濟縣學子方運,請聖選1

方運清亮的聲音在文院內迴響。

衛院君驚愕地看著方運,一時間沒能反應過來,隨後大怒:「怎能如此!豎子爾敢1說完怒視柳子誠。

但柳子誠低著頭,臉上浮現惡毒的笑容。

「混賬1衛院君低聲罵道,不知道是罵方運還是罵柳子誠。

高明鴻輕嘆一聲,心中卻佩服方運的果斷,不由得想起「請聖馴的歷史。

在文院建立初期,發生過一件大事。

嘉國烏州的庸聞府,一個極有前途的秀才因為得罪當地府院君,被院君取消入文院資格,而秀才的母親被活活氣死。

那秀才含冤狀告府院君,但官官相護,這件事終被烏州官員壓下。

他忍辱負重,發奮苦學,在成為進士后,回到庸聞府滅了那個院君全族一百四十一口,雞犬不留,然後當眾自殺。

此事震動十國,有人為那一百多口人惋惜,有人為人族可能痛失一大儒惋惜。

聖院派出一支由法家半聖帶領的刑殿隊伍駕臨烏州,審理此案,凡是當年在庸聞府和烏州任職的高官都被調查,凡是包庇那院君的,全部斬立決,三族九代不得科舉。

為防止此類事情再度發生,聖院定下「聖馴。

若有人自認有大才卻被文院拒收,就可以請聖選,由半聖親自考核。

自聖選出現后,共有五個人請聖選,全部失敗。只因半聖見識太高,哪怕故意出簡單的題目,如果答的不夠好,也不會被確定通過。

那失敗的五個人的文宮都受到極大的打擊,全都默默無聞。

最後一次請聖選已經過去兩百多年,敢逼得人請聖癬願意請聖選的人已經不存在。

兩百年風平浪靜,讓衛院君根本沒有把逼走方運跟請聖選聯繫起來。

無論方運是否成敗,朝廷必然會派人調查衛院君,他是左相的人,不怕調查,可請聖選發生在他的身上,必然會文名大跌,左相想重用他都不能。

萬一方運通過請聖選,那衛院君就不是文名跌不跌的問題,而是遺臭萬年的問題,到時候聖院必然會派人嚴查,十個左相都保不住他。

衛院君滿目恨意,心想早知方運如此大膽,不如讓他入文院,然後用各種手段害他,可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

過半的學子熱血沸騰,他們原本都敬佩方運的才名,本以為方運會忍氣吞聲,現在看到方運竟然選擇跟衛院君玉石俱焚,不由得更加敬佩方運。

另外一些年紀大的人搖頭嘆息,為方運感到不值,一旦請聖選失敗,就等於被半聖否定,有天縱之才也會導致文宮碎裂。

柳子誠的同黨面帶微笑,如同勝券在握,認定必敗無疑。

人群中的管堯源用如釋重負的口氣嘲笑道:「那日你碎我和嚴躍的文宮,今日就讓你嘗一嘗同樣的滋味。不,被半聖之言碎了文宮,你會比我們慘十倍!你將成為十國的笑柄1

方運的聲音在聖院內傳遞,最終傳到前方的聖廟之內。

一開始什麼變化都沒有,但片刻之後,一股無形的力量從聖廟直衝天空,排開千里雲層,以聖廟為中心形成衝擊,向四面八方掀起狂風。

樹枝搖擺,塵土飛揚,衣衫作響,除了方運,所有人都不得不眯著眼,轉身背對聖廟。

「轟1離聖廟最近的幾座房屋轟然倒塌,幾棵樹也被連根拔起。

聖廟左側有一口大鐘,明明沒有人撞擊,此刻卻突然發出巨響。

「咚……」

鐘聲向四面八方傳播。

聲音到達州文院,州文院聖廟的鐘聲同樣自鳴,發出更為宏大的鐘聲向遠處傳播。

這聖廟鐘聲的傳播速度遠遠超過普通聲音,以大源府為中心,周邊縣城的聖廟鍾陸續響起,接著是整個江州的鐘聲,最後景國全國文院里的聖廟鍾全都響了起來。

景國各地子民議論紛紛。

「怎麼了?不會是妖蠻入侵吧?」

「不是,妖蠻入侵的鐘聲會非常急促,長鳴不停,這次鐘聲只響一次,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不會是誤撞的吧?」

「聖廟鍾是敲不響的,只有聖廟本身的才氣能敲鐘。」

「希望不是壞事。」

江州文院內,李文鷹聽到鐘聲猛地站起,手按官印,雙目看到府文院里的一切。

「竟然逼得方運請聖選,膽大妄為!卑劣至極!來人1

李文鷹說著,一旁的白紙飛到桌前,上面立刻浮現一個個文字,隨後李文鷹拿起官印按在上面。

一個差役快步進來,道:「院君大老爺有何吩咐?」

「拿著我的文令去府文院,無論方運請聖選成敗,都要把這文令給他,從現在起,他就是我州文院的院生。」

那差役聽到請聖選三個字愣了許久,然後急忙告罪,拿著文令匆匆離開。

差役剛走,周主簿沖了進來。

「大人,發生什麼事了?可是請聖選?何人?」周主簿慌張地問。

李文鷹沉悶地說道:「方運。」

周主簿猛地一拳砸向門框,憤怒地吼道:「怎會如此?怎會如此!他有大儒之資啊!是左相賊黨的衛院君?除他之外無人可以逼走方運。請聖選豈是兒戲,那可是聖人出題,方運必然失敗!我馬上去寫奏摺,衛奸賊在位一日,我就要參他一本,不死不休!不死不休1

周主簿氣得眼眶發紅,幾乎落淚,他不敢想象方運文宮碎裂對景國和人族來說是多大的損失。

李文鷹沉默不語。

周主簿突然一咬牙,罵道:「毀我景國大儒,斷我人族棟樑,我要提劍殺了那個老匹夫1說完轉身就跑。

「回來1李文鷹喝止住,大學士的威壓把周主簿定在原地。

李文鷹輕嘆一聲,道:「都是我的錯。我怕方運文名太大,才氣驟升,又遭人非議,導致日後文宮不固、文膽不固,所以讓他留在府文院磨練。卻沒想到堂堂府院君竟然為一己私利扼殺人族大才,若方運有任何閃失,我必殺他以正國法,連根拔起左相在江州的黨羽!他左相半景國,但江州有文鷹1

李文鷹的最後一句擲地有聲,震得整間房屋一抖。

周主簿怒道:「若是方運文宮碎裂,可有補救之策?」

「他有大才,做出好詩文可以彌補一部分。他又有詩文兩鎮國,入聖塔可得彌補,若能再去聖院溫養十年,他的文宮或可以歸位。」

周主簿沉默不語。

「已經來不及阻止,只盼他文宮堅固,不會碎得厲害。」李文鷹唉聲嘆氣,他知道方運必然失敗。

府文院的狂風過後,天空更加澄凈,隨後一股奇異的力量籠罩眾人,那力量明明極具壓迫力,卻讓人感到溫暖;明明有一種睥睨天下的傲氣,卻又讓人如沐春風。

那力量太複雜,以至於許多人難以適應。

「可有人請聖選?」

那聲音彷彿從天邊傳來,聽在耳中,所有人眼前都不由自主浮現一座巍峨高山。

坐在椅子上的官員全都站起來,和其他人一樣,向聖院的方向彎腰作揖。

方運道:「濟縣童生方運認為大源府衛院君不公,特請聖選,為我正名。」

「我知你文名。你詩詞文極佳,若考詩詞文,則不公;你只是童生,若考經義策論,則不正。那我就先考你幾個對子,若百息答不出,後面的便不用答了。」

「學生恭請聖人出題。」方運恭敬地道。這「聖人」不是指聖人文位,而是指人中之聖。

方運心想:這一息就是人的一次呼氣和吸氣的時間,和一秒的時間極為接近,換言之就是要在一分四十秒內答出下聯,不愧是半聖考核,太難了。

高明鴻等人聽到是對聯更為擔憂,若是出詩詞題目,內容都可以自己掌握,只要不跑題就可以,但對聯不同。

下聯必須要跟上聯對仗,要考慮平仄。普通對聯就罷了,萬一出那種雙關、拆字、迴文、嵌字之類的上聯,別說一百息,一百個小時能對出來就不錯了。

普通人出的對聯或許好對,可半聖就算故意降低標準,那也是極難。

那聲音道:「你聽好,上聯是:松葉竹葉葉葉翠。」

高明鴻一聽差點暈過去,脫口而出道:「這可是疊字聯,怎麼第一道題就是這種,這是考童生還是考舉人1

「怎麼,你敢質疑聖人?」柳子誠身邊的一人譏笑道。

「肅靜1萬學正怒道,不想方運被別人打擾。

眾人皺眉思考,百息內想出這個下聯太難了,而柳子誠周圍的人則個個幸災樂禍,認定方運連這個對聯都答不上。

方運皺起眉頭,然後望向周圍,一般來說對聯都是就地取材,讓人有具體的觀感,然後再想法對下聯。

這上聯是松葉竹葉葉葉翠,大源城內倒是有竹子,可只有城外的小山上才有松樹,方運不由自主低聲道:「大源府內無松樹。」

那半聖道:「為聖者觀天南地北。」

柳子誠等人更加高興。

方運低頭思考。

眾多學子嘆氣,他們已經對方運完全失去信心。

六十息剛過,方運突然抬頭,高聲道:「松葉竹葉葉葉翠,秋聲雁聲聲聲寒。」

方運話音剛落,萬學正忍不住低聲道:「對得好1

眾多學子紛紛點頭,這個下聯極為精妙。

「景國江州有秋日?」那聲音似是在笑,正好針對方運之前的質疑。

方運立刻答道:「讀書人歷春夏秋冬。」

眾學子暗暗叫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