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十五章 讓路

作者:永恆之火  |  更新時間:2014-06-08 13:39  |  字數:3805字

方運笑起來,現在奴奴和自己越來越親近了。

「奴奴,你那天為什麼跳我車上,而不選擇跳別人的?我後面還有好幾輛車。」方運問。

奴奴伸出小爪子指著書架上一本《禮記》。

方運看了一眼,道:「對,我當時在車上讀《禮記》,你是聽到我的讀書聲,覺得我是好人才衝上來的?」

奴奴點了一下頭,笑眯眯地看著方運。

「看來我們很有緣分。」方運伸手輕撓奴奴的脖子。

奴奴立刻眯起眼,舒舒服服享受著。

吃過午飯,方府的管家帶著七個人前來,說都是方夫人親自挑的,都是身家清白的大源府人,讓方運選兩個當長隨。

那七人在院子里,面容肅穆,身體挺得筆直,每個人的目光里都好像藏著一把刀,楊玉環根本不敢靠近。

方運站在七個人面前走了兩個來回,這些人有的只剩一臂,有的瞎了一隻眼,有的傷勢不明顯,看樣子都是受傷後不得不退伍的童生士兵。

童生的身體原本就比普通人強太多,他們一旦練武很快就會成為高手,若是近身偷襲,連舉人都可能被殺死,但遇到進士就不行了,唇槍舌劍能在瞬間殺死他們。

方運道:「你們既然是被伯母挑選的,應該大都認識,如果你們組成一支隊伍,要選一個隊長,你們會選誰。」

其餘六個人一起看向那個斷臂中年人,那人並不強壯,看上去甚至有些老實,但目光比其餘六個人都沉穩。

方運問那人:「你叫什麼名字,在軍中擔任過什麼職位?」

「談語,擔任過伍長、什長和隊長,後來擔任方將軍的親兵,三年前因傷退伍,一直為方家做事。」談語的語速很慢,咬字清楚。

方運點點頭。

景國五人為一伍,三伍為一什,五十人為一隊。

隊長大都由秀才擔任,能成為隊長的童生絕非尋常。隊長再上一步就是從九品的副尉,那是真正的官吏,不過一般要秀才才能擔任,只有極少數童生能成為尉。

方運心裡清楚,自己需要的不只是身強力壯的士兵,更需要的是一個有經驗有頭腦有閱歷的人。

方運看向方管家道:「方伯,我第一個選談語大哥。」

「小少爺果然是有眼光的,一個談語頂四個老兵。」方管家露出讚揚之色。

方運又問剩下的六個人:「你們六個人誰最能打?」

「我!」身體最壯的那人走出來,其他人沒反對。

方運看他身體沒有什麼問題:「你為什麼退伍?」

「在玉海城要跟海妖作戰,但我接觸海水久了會起疹子,疼痛難忍。」那壯漢道。

方運問:「作為我的長隨,你認為最重要的是什麼?」

「保護方少爺!」

「好,你叫什麼?」方運問。

「聶石。」

方運點點頭,問談語:「若是保護我,聶石適合用什麼兵器?」

談語道:「殺敵的話,我的快刀足夠。石頭要保護你,當盾刀兵最佳。只不過需要一面好的妖龜盾,民間極少,要是用普通的盾牌就差了。」

方管家道:「少爺和老爺都收藏了不少海妖之物,妖龜殼不下二十,到時候你們隨我去挑一件。談語你的刀不過是凡鐵,你可以在府里選一件妖怪之物打造成兵器,妖牛角、妖鯊齒之類皆可。」

方運笑道:「謝方伯,也替我謝謝叔公和伯父。」

「我早就覺得他們父子倆的東西太多,與其放著發霉不如拿出來用。夫人已經應允,你們先去挑,挑完我再稟報老爺。」方管家一臉淡然的模樣。

方運來大源府久了對方家有了更多的了解。這位方管家是方老太爺從小的玩伴,一起上陣殺敵,救過方老太爺一命,還打過孩童時的方守業的屁股。方守業夫婦都很尊敬他,若是方老太爺發火,也只有他能勸住。

「好,就選談語和聶石了。」方運道。

方管家道:「我會讓人在初十前把兵器打造好,您前去府文院報道的時候,一定帶著談語和聶石。初十那天一定要鎮住柳子誠,不讓他有機會折辱你,這樣他以後會收斂很多。談語和聶石都是軍陣里殺出來的,一旦拚命,柳家那些家丁不夠看,他們也不敢拼。」

方運正色道:「晚輩謹記。」

「好,我們先回去,明天開始談語和聶石就來當你的長隨。」

送走方管家,方運站在院子里思考,連方管家都能看出來柳子誠要在初十惹事,看來那一天不會順利。

「你柳子誠縱然有左相庇護,也不敢在城裡動手。無非就是做一些壞我文名的事,現在還只能被動反擊,等成了秀才就可以主動出擊!唯一的問題就是府文院的衛院君,他若是撕破臉皮,可比柳子誠麻煩的多,畢竟他是六品官員。」

方運心裡想著對付衛院君的對策,向屋裡走去。

午飯後方運繼續讀書,而方大牛一直在收各種請帖拜帖,然後不斷告訴來人方運病了。

到了晚上,方大牛一共收了四十三封請帖加拜帖,全都放在方運的桌子上。

有的是請方運吃飯結交的,有的是請方運參加私人文會的,還有人想請方運教他的孩子。

方運不斷翻看,最後看到一封奇葩的童生信件。

那童生把方運的詩詞罵得一文不值,說他自己寫的詩詞才是鳴州鎮國,別人都瞎了眼。那個童生信中還說,方運若不去他家登門拜訪求教,他就廣發書帖在各茶樓、文會和書院罵方運,讓別人知道方運的詩詞文臭不可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