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十三章 不勝其煩

作者:永恆之火  |  更新時間:2014-06-07 13:01  |  字數:3472字

方運也知道漕運財大氣粗,不過沒想到一個六品實權官員這麼快就送來請帖,一點都不在乎左相。

方運問:「這趙通判和左相的關係是否深厚?」

賀裕樘笑道:「這你就有所不知了。漕運乃國之命脈,一向是皇家宗室擔任漕運總督,現在由那位酒肉皇叔擔任,他喝醉了酒就罵左相,無賴至極,左相見了他只能繞道走。不過他除了好吃好喝,幾乎沒有污點,監察院的御史們都不想搭理他,總不能天天彈劾他喝酒鬧事。」

方運不禁笑了起來,景國有關那位酒肉皇叔的故事很多,雖然大都很荒唐,卻不讓人生厭,而且做過不少看似糊塗卻很公正的事情。

「既然趙通判走的是皇室的路子,那見見無妨。」

方運話音剛落,咚咚咚的敲門聲又響起。

「可是方府?」

兩人相視一眼,方運再次去開門,來的依然是一個家丁模樣的人。

「這是我家大人的請帖,還望您一定賞光。」

方運接過信一看,是江州法司的龔司正的邀請,四品大員。刑司負責抓人,而法司負責審案,這位龔司正同樣是江州實權大員。

方運打開請柬一看,原來是他的一個小兒子剛剛聘請了一位秀才當啟蒙老師,舉辦一場謝師宴,邀請方運參加。

方運問賀裕樘:「這位跟左相的關係如何?」

「左相的同鄉。」賀裕樘神色有些不對。

方運道:「他請我去參加他兒子的謝師宴,似乎是想讓我教他兒子,只是他為什麼不怕左相?」

賀裕樘道:「他是左相的同縣,怎麼都不可能背叛,左相對他很放心。不過,人都是有私心的。你現在名氣那麼大,又很會教學生,他自然想讓自己兒子得到最好的教導,畢竟他年紀不小了,要為後代著想。只要左相一天沒親自開口針對你,他就可以裝糊塗。左相正是用人之際,就算知道他的小算盤也拿他沒辦法,畢竟他在江州幫了左相不少的忙,換了別人等於自亂陣腳。」

「你對朝堂上的事倒是很清楚。」方運道。

賀裕樘笑道:「我們這些秀才都是『口舌閣老』『街頭相爺』,將來都想謀一份功名,所以一直關注政事,聽得多了,也就明白了怎麼回事。」

方運道:「他年紀大了,可以主要考慮後代,但我還要上進,不想跟左相有牽扯,這個宴會我不能去。」

賀裕樘道:「如此甚好。等你搬到新宅院,一定記得雇個門房,到時候你的拜帖、請帖會如雪花般傳來。江州的一大半州衙門都在這裡,加上大源府的官員和望族名門,就算過半官員懾於左相之威不會邀請你,其他人也足夠你忙的了。」

「不會吧?真有那麼多人邀請?」

「怎麼不會?先是聖前雙甲,接著三詩同輝在《聖道》,然後是煉膽的《陋室銘》,又得劍眉公庇護,邀請的人當然會很多。說句大家心裡都明白的話,這十年內景國或許是左相的天下,但十年後,你至少可以抗衡左相,甚至可能力壓左相。你的潛力,景國第一!」賀裕樘深深地看著方運。

「十年,太久了。」方運輕嘆。

「是啊,十年太久了,不然左相一系的人不會針對你,柳家更會主動求和。所以我勸你,等中了秀才後,讓你伯父方守業將軍送你一張『平妖詩會』的請柬,然後你一直留在玉海城,等到確信中舉的那一年再回大源府參加州試。」

「左相在玉海城的力量薄弱?」

「何止薄弱。玉海城在一百多年裡被軍方力量控制得水潑不進,文院一系的官員可以進入,左相手下的人誰去誰倒霉,左相只能放棄那裡。只要你去了玉海城,給柳家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去招惹你。江州有句俗語叫院君斷,將軍狂,州牧一直在思量,那位將軍就是州軍的統帥張破岳張都督,人是狂,但俠肝義膽,極為受江州軍士愛戴。他身為軍方的翰林極為愛才,柳子誠要是敢去玉海城找你麻煩,那就不是燒柳家當鋪那麼簡單了。」

「多謝賀兄提醒。據說成為秀才以後,若想增強才氣,最好要去殺妖滅蠻。精彩的名篇不是人人能做,但殺妖滅蠻每個秀才都可以。」

「對,所以各國軍方也是人才輩出的地方,一點不下於文院系。一旦文院系的人感覺才氣難以精進,都會試著通過平妖突破。畢竟我們讀書人都修文膽,不能殺妖滅蠻算得什麼文人!。」

「賀兄也殺過?」

賀裕樘驕傲地道:「我曾經和士兵配合,殺過數百妖民、十多個妖兵,還輔助殺過一頭妖將。你可能不知道,妖怪極強,普通妖民的身體就比童生強,那妖兵更是可以跟秀才獨戰而不落下風。至於妖將,我其實就是偷偷用《易水歌》的刺客刺了它一下而已。」

「賀兄是我等楷模。」方運道,他知道《易水歌》就是《荊軻刺秦歌》。

哪知賀裕樘心虛道:「其實我那是咬著牙跟海妖戰鬥,後來完成最低的軍功,有了當九品官的資格,我就急忙回到大源府。」

方運點點頭,這點他知道,舉人或以上文位的人可以直接當官,但秀才要當官必須要歷經殺妖滅蠻,有了基本的軍功才能任職。

賀裕樘嘆息道:「其實還是傳世戰詩詞太少了,秀才能用的更少。我天資愚魯,花了三年的時間才能掌握《易水歌》、《與子同袍》和《君子於役》。只有《易水歌》能殺人,可距離有限,只能殺五丈遠的敵人。至於後面兩首詩都是《詩經》上的,一個鼓舞